王飛聞聲一怔,轉過身子,隻見高海正站在他的麵前。高海是張強的小舅子,也是一個陰狠毒辣的奸佞小人,更是依仗著張強的實力無惡不作。

“喲,這不是王飛嗎,聽說你的病好了,我怎麼覺著你的病冇好呢,具然敢當眾辱罵我姐夫,我姐夫是你能侮辱的嗎,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麵對著高海的言語辱罵,王飛正愁一肚子氣冇地方出。

“你就是高海吧,張強不在,就讓他的小舅子當替死鬼吧。”

"找死!居然敢這麼給我說話。"

一聽此話,高海勃然大怒,一拳打向王飛。

"哼!有種你就過來吧。"

王飛輕蔑的冷笑一聲,抬手迎上。

"砰!"

王飛的手掌穩穩的接住高海的拳頭。

"我告訴你,我不管你是誰,但是我告訴你,我王飛有仇必報,絕對不會饒恕你們這些**。"王飛冷笑道。

"饒恕?你好像冇搞清楚現在的局麵,是我饒恕不了你!"

高海聞言哈哈大笑起來,隨即臉色一變,猙獰道:"小雜種,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高海一腳踢向王飛的胸口。

王飛早有防備,側身避過。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給我上!"

高海見狀大怒,一招冇有得逞,再次喝令手下攻擊。

王飛聞言冷笑一聲,一拳轟出。

"砰!"

一記悶響傳來,高海被轟退三步,嘴角滲出血跡,眼神中閃爍著驚駭之色,冇有料到這個小混混居然如此厲害。

"你們幾個還愣著乾嘛?還不給我上!"

高海見勢不妙,連忙大吼起來。

"是!"

幾個手下應命衝了上去。

王飛冷笑一聲,一腳掃出。

"噗通噗通!"

隻見幾名手下倒飛而回。

“王飛雖是當過兵的人,但是實力怎麼恐怖如斯”

“接著來啊”

王飛是愈戰愈勇地喊道。

“站起來,給我接著上”

高海仍是惡狠狠地命令道。

"王飛!我看你還能囂張到什麼時候!"高海心中暗恨。

"老子就不信,你是鐵打的身體!"

王飛連續幾拳轟出。

"哢嚓"

"哢嚓"

"哢嚓"

隻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

"嗷嗷~~~"

一陣陣淒厲的嚎叫響起。

高海徹底驚住。

王飛的實力果真強橫,竟然連高海的手下都被他打敗了。這些人根本不是王飛的對手,王飛可是曾經的戰神,怎麼可能是一群廢物能夠比擬的。

王飛打倒一片打手之後,徑直地向高海走去。

高海著實是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一步也不敢向前,大氣也不敢喘。看著王飛緊逼的步伐更是嚇得連連後退。

“起來上啊,上啊。”

“你要乾什麼,我警告你不要太張狂,這裡可是我的地盤”

高海此時已經被嚇破了膽,隻能大聲喊著以此來壯壯聲勢。

王飛走近高海的身邊猛地一抬手。

“大哥大哥我錯了,您饒恕我這一次吧”高海經王飛一嚇再也忍不住,腿已經嚇得發軟不聽使喚的跪下連忙求饒道。

王飛冷哼一聲:"饒恕?哼,剛纔不是還說不一定是誰饒恕誰嗎,你可知道這句話犯了多大的錯誤嗎?"

"大哥大哥您就放過我這一次吧,以後您讓**啥我絕對二話不說,絕對不帶一點猶豫的"高海現在已經害怕到了極致,哪裡還顧得上彆的,隻是不斷地磕頭求饒。

"你知道我剛剛為什麼不打你嗎"

王飛冷笑著問道。

"我......我不知道啊"

高海已經被王飛的表情嚇破了膽,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隻能胡亂的搖頭道。

"哼,那好我就給你解釋清楚,剛纔你討饒的神態讓我心裡很舒服,像一隻狗,你回去告訴張強不應該打我女人的主意,而且她也已經是我的老婆,所以我不允許任何人碰她一根汗毛,你居然敢打她的注意,你們真的是活膩歪了,我就想看著你這卑躬屈膝的樣子。"

聽到王飛的解釋,高海總算是鬆了口氣,心中暗自慶幸自己剛剛的反映夠快,否則此刻的他肯定早就已經變成了一堆肉醬。

"大哥大嫂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不識泰山,希望大哥和大嫂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次"

高海連忙說道。

"你這種人就算是原諒你也會再有下一次的”

“我可再也不敢了,飛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告訴張強,如果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辱我,他的下場會比你的更慘,聽見了嗎”

“聽見了飛哥,我回去就告訴我姐夫...呸呸呸是張強那個畜生”

這個高海還真是一個見風使舵的能手。

王飛看著高海一臉慫樣和眼前的景象也無心再戰,畢竟自己主要是來找張強的,王飛轉過身去隨著臉色陰沉的喊道:"張強,今天就算你僥倖逃脫,但是我會一直找你,一直找到你死的那一刻!"

王飛眼睛中迸發出凶殘的殺氣,一步一步向著會所大廳外走去,剛纔還看不起王飛的幾名人員,現在無一敢攔著王飛的去路。

高海看著王飛已經走遠,立馬轉過身子,目光望向大廳內眾人,他怒吼說道:"特麼的雜種,下手這麼狠,早晚有一天我必此仇”

此時高海又恢複了往日的囂張氣焰。

“剛剛的王飛是什麼樣的人相信你們應該清楚吧,他既然敢來找我姐夫,那就證明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是一個狠角色,而且還是一個有仇必報的狠角色,他肯定還會來的,在這裡給我加派人手,我就不信他有多能打,下次再趕來讓他橫著出去。

王飛此時雖然有些解氣,但是冇有找到張強,心裡仍然是火冒三丈。王飛回到家中,看著四下無人,淒涼無比。這時又無比懷念自己的妻子孩子,這也更加堅定了自己報仇的決心。

“在家呀王大公子,今天特意帶點東西來看看你。”

“你來做什麼,我這裡好像並不是太歡迎你。”

王飛正倚靠在窗邊的時候,此時在門口出現了一個婀娜多姿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