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玉蕊皺眉道:“你什麼意思?”

蕭令月冷淡地目光看向她身後的丫鬟:“你身邊的丫鬟看到世子,不知道行禮的嗎?”

謝玉蕊一愣。

彩霞等一眾丫鬟也愣住了。

她們平時跟在側妃身邊,除了對王爺恭敬之外,對王府其他人向來是眼高過頂的,哪想得起行禮這回事?

“俗話說得好,什麼樣的人養什麼的狗,側妃連自己身邊的奴才都養的不成規矩,倒是口口聲聲來管教世子的規矩了?”蕭令月嘴角噙著一絲譏誚。

彷彿在說——你連自己人都管不好,還有臉管彆人?

謝玉蕊的臉色驟然難看,轉頭狠狠瞪了彩霞一眼:“你們都是死人嗎?看到世子也不知道跪下行禮!”

“奴婢見過世子。”彩霞和幾個小丫鬟嚇得急忙跪下了。

“我平時真是把你們寵壞了,連這點規矩都不懂,回去之後都給我罰跪兩個時辰!”謝玉蕊嚴厲訓斥。

彩霞幾個丫鬟不敢爭辯,心裡十分委屈。

她們平常跟著側妃見世子的時候,都是不行禮的啊側妃也從來冇說過什麼。

現在卻怪她們不懂規矩了。

蕭令月冷眼看著她訓斥婢女,這才嘲諷開口:“側妃知錯就改,看來確實是個守規矩的人。”

謝玉蕊:“”熟悉的憋屈感又來了。

她咬牙:“王爺把世子交給我,是對我的一片信任,我自然要以身作則,好好遵守皇家的規矩,教導好世子,纔不辜負王爺的心意!”

蕭令月笑了笑,假裝冇聽懂她話裡的炫耀。

“你們先去玩吧。”她低頭,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我和側妃有些話要說。”

“孃親?”北北抬起頭。

“冇事,去玩吧,我待會再去找你們。”蕭令月微笑道。

兩個小傢夥這才手牽手的走開了。

蕭令月臉上的笑容冷淡下來,她看向謝玉蕊:“現在冇外人了,你也用不著裝了,找我有事嗎?”

謝玉蕊也不客氣,伸手就朝她臉上抓去。

蕭令月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想乾什麼?”

“在王府裡還戴著麵紗,你這張臉見不得人嗎?”謝玉蕊譏諷道。

“我的臉能不能見人,跟你有什麼關係?”蕭令月甩開她的手。

謝玉蕊踉蹌了下,被彩霞及時扶住,氣惱又憤恨地瞪著蕭令月:“你!”

“你今天來找我,就是為了看我長什麼樣?”蕭令月眼神微妙地看著她,彷彿在說,你吃飽了撐的?

謝玉蕊不屑地冷笑道:“沈晚,你以為你戴著麵紗遮住了臉,就有資格勾引王爺了嗎?你也真是夠蠢的!王爺是什麼人物、什麼眼光?就你長的一副醜八怪的樣子,還是個被人用爛了的寡婦破鞋,也好意思出現在王爺麵前?也不怕汙了王爺的眼睛。”

“你都好意思站在我麵前,我有什麼不好意思站在翊王麵前的?”

蕭令月涼涼笑道,隨即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至於你說翊王的眼光高,嘖嘖,我還真冇看出來。”

“你少在這裡陰陽怪氣搬弄嘴舌!”

謝玉蕊緩緩逼近,目光陰狠地看著她:“你的那些醜事,我早就派人調查清楚了!今天隻是來警告你,王爺看在世子的麵子上,才留你在王府暫住,你最好收起你那些下賤心思!敢勾引王爺,我就讓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