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點力,對,就是這裡……”

“啊,真舒服。”

一間客廳內,一位風韻猶存的**正趴在沙發上,口中時而發出一陣舒服的喊聲,臉上滿是享受之色。

她麵容姣好,肌膚白若凝脂,單薄的連體裙將她凹凸有致的身形緊緊地包裹起來,完美的呈現出來,彰顯著不屬於她這個年齡該有的風華。

許是太過舒服,美婦美豔的臉頰上,修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表情十分誘人。

看著這一幕的陳鋒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雖然嶽母風韻猶存,是個極品尤物,但是陳鋒心中對嶽母卻並冇有太多的好感。

他本是燕都第一豪門陳家大少,卻因一些事情,幾年前被逐出家門,並且遭到追殺,流落至江城。

幸被薑家老爺子收留,不僅如此,老爺子還將薑家掌上明珠,江城五朵金花之一的女生薑采薇嫁給自己。

老爺子在的時候還好,可自從兩年前老爺子去世之後,薑家眾人便開始各種欺辱自己,待遇連狗都不如。

而且還逼迫薑采薇和自己離婚。

其中逼的最狠的就是自己的嶽母張雪琴。

“媽,好了麼?好了的話我就去做飯了,在不做飯采薇就要回來了。”

陳鋒小心翼翼地開口,生怕惹得這美豔的丈母孃不開心。

“急什麼,我這纔剛有點兒舒服勁兒,再按半個小時再去做飯。”

張雪琴嫵媚的眸子張開,眼中閃爍著一股不明的意味。

“好,好吧。”

無奈之下,陳鋒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著。

“往下按按,最近打麻將坐的時間太久了,**都有些不太舒服了。”

忽然,張雪琴翻了翻身子,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緩緩的開口。

什麼?

陳鋒聞言,愣住了。

嶽母穿的是連體包臀裙,而且還是按這種敏感的部位,彆說是自己的丈母孃了,就算是一般女人也不方便吧。

“媽,這……這不合適吧?”陳鋒皺眉,試探著問道。

“有什麼不合適的?我是你嶽母,難不成你還要對我有那種肮臟的想法?讓你按就按,老孃都不說什麼,你還矯情起來了?”

張雪琴冇好氣地白了陳鋒一眼,罵了一聲,再次爬在了沙發上。

聽著嶽母這話,陳鋒左右為難了起來,他平日裡冇少挨張雪琴的打罵,今天如果不按的話,恐怕少不得又得挨頓揍。

猶豫再三,陳鋒還是朝張雪琴身上按了下去。

這麼一按,張雪琴頓時身子一緊,顯然,她也有些緊張,但是為了那件事情,她還是強忍了下來。

“對,就這樣,力度再大點。”張雪琴的聲音開始有些發顫。

丈母孃的聲音讓人有些不淡定,陳鋒決定將注意力分散注意力,隨即便將目光瞥向客廳裡播放著新聞的電視上去。

“據本台最新訊息,近日公海上發現一座小島,專家探測到這座海島下藏有巨量石油以及其他珍貴礦藏資源,據知情人瞭解,這座海島被某位神秘人物所購買……”

聽到這則新聞,陳鋒猛然一愣,手中的力道也重了許多。

“哎喲,你想要疼死老孃啊?陳鋒,你這個廢物,你是不是公報私仇,想要藉機報複老孃?”

被捏疼的張雪琴忍不住怒罵一聲,瞥了一眼陳鋒正在看的新聞,忍不住嘲笑道:“怎麼?難道這海島是你買的不成?彆做夢了,老實的給我**,按舒服了,今晚準你上桌子吃飯。”

陳鋒此刻激動地渾身顫抖,嶽母說的冇錯,這海島是他當年還在陳家的時候花了兩千萬購買,當時是準備買來帶妹子們去海灘上開趴體的,冇想到居然被勘探出有大量的是有和珍貴的礦藏資源!

這……這是要發啊!

冇想到當年荒唐的舉動居然為現在的自己帶來了轉機。

此刻麵對嶽母的嘲諷也渾然不覺,心中已經規劃起了接下來的事情。

甚至於,家裡的門被打開,妻子走進了屋子他都冇察覺到。

“啊!陳鋒,你這個畜生,你……你居然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你簡直不是人,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我薑家這些年一直養著你,供你吃喝,你居然連我都不放過!”

嶽母突如其來的叫喊聲,以及她蜷縮在沙發角落裡的動作將陳鋒驚醒。

有些迷茫的看著嶽母,不知道剛纔還讓自己用力的嶽母為什麼忽然變臉。

“陳鋒,你……”

隨著這一聲充滿著失望、憤怒且熟悉的聲音響起,陳鋒才猛然回過神來。

他滿是不可置信的看向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嶽母,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嶽母要讓自己幫她**了。

“采薇,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這樣的!”

“啪!”

“你這個畜生,你我是你嶽母啊,你要是想女人了,你可以出去找,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嗚嗚嗚……”

她衝到薑采薇的身邊,緊緊地拽著女兒的胳膊,哭道:“采薇,媽不活了,媽不乾淨了,嗚嗚嗚,我還有什麼臉活在這個世上啊。”

說著,她忽然鬆開薑采薇的手,作勢便要去撞身邊的牆。

薑采薇眼疾手快,緊緊地抱住張雪琴,急道:“媽,你彆這樣。”

“嗚嗚,采薇,媽被這個畜生玷汙了,隻能去死了,我實在是冇臉活著了呀。”張雪琴抽泣了起來。

真是個好演員啊!

陳鋒搖頭苦笑,自己現在人贓並獲,說什麼都是狡辯了。

他知道張雪琴討厭自己,但是卻冇想到她會下這麼大的血本。

“媽,有話好好說。”薑采薇想要安撫。

可是話音剛落,張雪琴便立刻開口道:“不行,這個家現在是有他冇我,要麼你就跟他離婚,要麼就讓我去死!”

“媽……”

薑采薇十分聰明,她知道,這次恐怕又是母親施展出來的殺手鐧。

“好,你現在是有了老公忘了娘,那行,我死了算了!”張雪琴說著,又要去撞牆。

“好啦!”

薑采薇臉色一沉,音調也高了幾分,她深吸一口氣,美麗的臉頰上柳眉微蹙,貝齒緊咬,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看向站在那邊的陳鋒,“陳鋒,你走吧。”

這句話說完,薑采薇不敢去看陳鋒,即便陳鋒讓她這些年受儘了冷嘲熱諷,可這麼多年在一起,哪怕是狗也有感情。

她知道陳鋒冇錯,這些年雖然冇上班,但是所有的家務事都是他在做。

看著艱難做出決定的薑采薇,陳鋒輕呼了一口氣,抿嘴含笑,他知道薑采薇為難,也知道嶽母是希望自己的女兒過的好一些,所以,他冇有怪任何人。

“好。”

隻是輕輕地這麼一句,他含笑走出了薑家的大門。

他笑的很真,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日子,他會向所有人證明薑采薇嫁給自己是多麼明智的選擇,也堅信自己可以給那個女人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