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麵蜜寵:霍總,你人設崩了》 小說介紹

雙麵蜜寵:霍總,你人設崩了男女主角(趙清珠霍皓軒)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琉璃風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雙麵蜜寵:霍總,你人設崩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朦朧的晨光透過厚重的窗簾,折射到奢華的房間內,雪白的大床上衣衫散落,室內縈繞著氣息。

趙清珠呼吸微顫,感到一陣沉重的壓迫感,稍稍一動,便是撕裂般的疼。

“嘶!”她倒吸一口涼氣,迷迷糊糊睜開眼,入眼便是一片狼藉的大床以及散落一地的衣物。

思緒漸漸回籠,耳邊傳來浴室裡淅淅瀝瀝的水聲,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著她昨晚發生的事。

趙清珠無力地推開被子,看到身體,透著水光的眸子帶著十足的震驚,伸手緩緩捂住嘴巴,腦海裡逐漸浮現出昨晚的記憶。

她跟繼母吵架之後便離家出走,受到刺激後情緒不穩,出了彆墅便走到了一處人煙稀少的小巷子,後來天色漸沉,周圍一片漆黑,她隻記得身後突然竄出一群黑衣人將她打暈,再次醒來竟是在這樣的地方。

難道說,她昨晚是被人?

趙清珠頓時清醒過來,渾身的血液湧入臉頰,心底的怒氣蹭蹭上漲。

豈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如此的事情!

趙清珠覺得自己倒了八輩子黴,好好的第一次竟給了一個素未謀麵的男人,也不知那人是地中海還是啤酒肚。

想到這裡,憤怒爬滿身體,她臉色鐵青地想翻身下床找人算賬。

這時候,浴室的門被推開,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走出來。

趙清珠微愣,一側眼,瞳孔中映入男人放大的容顏...........

“啊!”一聲顫動的驚叫響徹雲霄。

突然的驚嚇讓她險些摔倒在地,她一臉驚恐地抓住被子不停往上拉,向浴室的方向望去,眼底浮現一抹驚豔之色。

這男人長得真好看,劍眉星目,挺鼻薄唇,一雙深邃的眼眸透著攝人心魂的魅力,結實勻稱的身材使人淪陷其中。

男人抬腳朝她走去,趙清珠慌張喊道,“彆過來!”

她迅速抱住衣服躲在被子裡,將就著將穿好衣服。

當她探頭從被子裡出來的一瞬,剛好撞上男人深邃的視線。

趙清珠臉色漲紅,瞪了他一眼。

那男人非但冇有解釋的意思,神情之中反而透著打量之色,像是在欣賞籠子裡的獵物。

趙清珠被他這種悠然自得的樣子激怒,她將衣服拉上,蹭一下下床,幾步走到男人跟前,一把扯住他的領子。

她被憤怒衝昏了頭,大聲質問道,“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知道了,是你……你趁人之危,然後……你,真不要臉!”她雙手泛白,卻絲毫不願鬆開,緊緊掌控著他。

霍皓軒眉眼微低,淩厲清冷的視線凝在驚愕的女人身上。

的確美得驚心動魄,男人波瀾不驚的心底泛起一絲漣漪,但這絲漣漪很快恢複平靜。

他昨晚原本不打算動她,可誰讓這女人暈倒了也帶著吸引力,倒不如將計就計,先毀掉她的清白。

他薄唇微微一勾,順手一把攬住她的腰身,低沉嘶啞的聲音輕敲她耳側?

.....................

趙清珠渾身抖了個激靈,難怪她今天腰痠背痛,像是被抽乾了一般。

眼見這男人說得如此理直氣壯,趙清珠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奮力想從他的控製下逃離。

誰知她越掙紮,男人的禁錮就越深,他手心帶著熱意,在她腰身掐了一把,“你還想逃?”

趙清珠聽到這話,三觀炸裂,她抬腳就對著男人的膝蓋踹去,怒罵道,“我睡了你?是你把我打暈送來酒店,是你趁我冇有意識!”

霍皓軒眸中閃過一絲冷意,唇角卻勾著幾分涼薄的笑,他抬手抵住趙清珠身後的牆壁,將人圈死。

趙清珠發泄完之後,這才意識到後怕。

這男人穿著浴袍,精緻的鎖骨凹陷,凸起的手臂帶著力量,男女力量本就懸殊,昨晚他能,萬一今天要殺人滅口怎麼辦?

她聲音低了幾度,眼底劃過一絲慌亂,“你……你想乾什麼?”

霍皓軒也不著急,悠然地欣賞著女人手足無措的樣子,不緊不慢開口,“我昨晚也是被人強迫。”

“你被強迫?”剛剛壓下的怒意又一瞬上漲,“拜托,是你,誰強迫你了!”

“我也是被人陷害纔出現在這裡。”他說著,放開了禁錮在她身上的手。

趙清珠看他冇有傷害自己的意思,狐疑地盯著他看,還是不敢放鬆下來。

霍皓軒觀察著女人的情緒,淡聲開口,“既然我們已經發生了,你總得為我負責吧?”

趙清珠嚇得嗆了口氣,“負責?”

男人說著,垂下視線盯著滿身的紅痕,戲謔地笑,“你昨晚——”

“你彆說了!”趙清珠急了,長睫微顫,遮住眼底的陰影,“我昨晚什麼也不知道,你要是想要錢的話,我給你!”

“可惜了,我昨天晚上也一無所知。”男人語氣低下來,撐著身子看向身邊的女人,“所以,你不該對我負責嗎?”

負責負責,她一把拿過床頭的包,翻著裡麵所剩不多的紅票子,肉疼地遞出去,“給!拿了錢就趕緊走,你彆想賴著我。”

男人聞言輕笑一聲,看著橫在自己麵前的纖纖玉指,調笑道,“太少了。”

“那我回去再拿給你。”趙清珠無奈地深呼吸。

霍皓軒一動不動,深不見底的眼中帶著不為人知的情緒。

“我不要錢。”

趙清珠一愣,而後惱羞成怒,“愛要不要!”

她說著將手臂一揚,一把扔出幾張鮮紅的鈔票,轉身就要離開。

霍皓軒忽然拉住她的手,俯身而上,順勢壓製住趙清珠的身體,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盪開——

“我隻要你。”

灼熱的呼吸打在耳邊,趙清珠渾身一軟,喉嚨中還未出口的怒罵收回,“你說什麼?”

霍皓軒沉沉呼吸,望著女人嬌俏的容顏,一字一頓地開口,“以身相許,行不行?”

趙清珠微微愣住,好久才反應過來,看著麵前冷峻的男人,半天說不出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