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有和彆人亂來......奶奶也不是......我害死的......咳咳......”方璃脖子被一把掐住,頓時呼吸不暢。

“方璃,你和那些男人在一起的噁心畫麵,根本不是P的;奶奶慘死時,隻有你在場,你怎麼解釋?你良心不會痛嗎?”

淩驍噁心憤怒得肺都要炸了,加大了手上力道。

方璃小臉發紫,呼吸困難,慌忙道:“我無法自證清白......可是,我發誓......我真的冇有做......過這些事......”

看著她澄澈哀傷的眸子,淩驍有一瞬間的恍惚,可藥性發作的更加猛烈,饒是他再堅忍,此刻也到了崩潰的邊緣,嫌惡的一把甩開她:“滾!”

他一拳狠狠砸上浴室玻璃,藉助血淋淋的傷口來換回一點清醒。

方璃的脊背狠狠撞上牆壁,疼得她眼前發黑,再看看淩驍血淋淋的右手,她的眼淚奪眶而出:“你彆這樣......淩驍哥哥,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出現你麵前,可......奶奶真不是我害死的......”

她上前攙扶住意識再次渙散的淩驍,想給他紮幾針,再推到花灑下衝冷水,緩解藥物的作用。

可隨著她的靠近,她身上清冷微苦的熟悉藥香,恰似催化劑,讓壓抑已久的淩驍腦海裡浮現出一些久遠的模糊畫麵,終於徹底失控,一把撕開她的裙子......

大半夜過去,淩驍身上的藥性驅散得差不多,精疲力儘的沉沉睡去。

方璃強忍著渾身碎裂般的疼痛,穿上破碎的裙子,眼眶通紅的回頭看了一眼劍眉緊蹙昏睡著的男人,內心滿是涼意。

就算所有人都不相信她了,可他呢?

他也不再相信她的真心和人品了嗎?

那她萬裡迢迢考來帝都大學中醫係,離得他這麼近,又有什麼意義?

看著方璃跌跌撞撞離去,躲在暗處死死盯著的季薇,幾乎咬碎了牙齒:死賤人,等著瞧,我一定會讓淩驍對你深惡痛絕到親手殺了你!我看上的男人,必須是我的,誰搶誰死!

說罷,她裝作驚慌失措的樣子,闖進了淩驍的房間。

“阿驍,我剛剛看到方璃被一個開著豪車的男人接走了。”

剛剛甦醒的淩驍眸色一沉:“該死的女人,果然如此不堪!”

一個多月後。

“方小姐,你懷孕一個多月,初期要注意身體啊。”

方璃拿著孕檢單,愣在醫院走廊上。

那晚她離開後,淩驍四處派人找她,她不得不到處躲藏,如果被抓回去,必然是死路一條。

但連續幾天嘔吐不已,她實在難受的不行,隻好偷偷地來醫院做檢查。

她隻有過和淩驍的那一夜,居然會懷孕......

三年前她對他的救命之恩,他不記得了,他們在山裡的三個月美好時光,他也都忘了。

如今,淩奶奶的死,她也無法洗脫嫌疑。

誰讓那個時間段裡,隻有她出入奶奶的院子呢?

淩家人推門而入時,她還在淩奶奶的屍體旁邊。

奶奶的屍檢結果,冇有中毒跡象。

人人都認定,是她用不留痕跡的中醫手段,殘害了奶奶。

因為她是中醫係公認的百年不遇天才,有殺人於無形的能力。

她目前能做的隻有逃,逃過季薇的步步謀害,逃過淩驍的淩厲追殺。

要報仇昭雪,也得等她有足夠實力時。

“方璃!”

她正想著,突然聽到一聲怒吼!她抬頭一看,瞬間瞳孔緊縮!

是淩驍!

淩驍衝過來,狠狠掐住她的脖子:“誰的種?”

“你怎麼來了......”

“來打了你肚子裡的野種,也算是為我奶奶抵命!”

淩驍說著示意保鏢把她拖去婦產科,她撲通一聲跪下,抱緊他的腿:“寶寶是你的,求你饒他一命......”

“我的?”淩驍嫌惡的揮開她:“那就更不能留了,奶奶在天有靈,也不會接受害死她的凶手生下孽種!保鏢,還不拖她去手術室?!”

兩個保鏢一左一右,拖著方璃朝手術室而去。

方璃驚恐又絕望的回頭哭喊:“淩驍哥哥,你忘了自己的誓言嗎?你說過會一生一世,寵我愛我的......”

“一生一世,寵你愛你,你配嗎?”淩驍冷笑一聲:“我瞎了眼,纔會認為你在晨練路上救了奶奶,是醫者仁心,而不是蓄謀已久。”

“我是真的恰好路過那裡......”

“不必狡辯!我居然把你帶入自己的朋友圈子,還把你帶回老宅,不顧老爺子反對,想和你訂婚,可你,不但殘害了奶奶,還誆騙我來酒店,在酒裡動手腳,噁心的和我發生關係......”

狡辯?誆騙?噁心?方璃無力的閉了閉眼,百口莫辯,隻剩悲哀。

兩個保鏢把她推到手術床上,固定住她的雙手,退了出去。

她一臉絕望的看著頭頂的日光燈,做手術的醫生拿著手術刀,來到她麵前。

隔著口罩,她一眼認出,這醫生是季薇假扮的,不由一驚:“你來乾什麼?”

“嗬嗬......”季薇笑得得意:“當然是送你一場冇有麻醉的手術,弄掉你的孽種,毀了你的子宮呀。到時候就說手術失敗,一屍兩命。”

“你敢?!”方璃一顆心沉到穀底。

“我怎麼不敢?我現在背後有大靠山,想弄死你,易如反掌。”

方璃又驚又怒,又寒心。

有些事,她忽然想明白了:“季薇,害死淩奶奶的凶手是你!給淩驍下藥的人也是你!”

“對哦,”季薇得意一笑:“我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三年前淩驍的救命恩人,現在變成了我。有這份大恩在,不管我做什麼,阿驍都會縱容幾分,我得到他,是遲早的事兒。而你,就帶著你的孽種滾去地獄吧!”

說罷,季薇手術刀朝著方璃捅去。

方璃目眥欲裂,做夢都冇想到,季薇會如此恩將仇報,喪心病狂。

要不是她出手相救,季薇小時候被毒蛇咬中,必死無疑。

她還好心的央求墨叔叔收季薇為徒,讓她有一技之長謀生。

在文化課上,她更是不遺餘力的教季薇。

甚至,她還帶著季薇一起去帝都求學,找工作。

可季薇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暗中耍手段,頂替她成為淩驍的救命恩人,還一步步設局,把她逼上絕路!

不能忍!不甘心!她和寶寶決不能死在這個蛇蠍女人的手裡!!

方璃竭儘全力掙脫雙手的束縛,猛地一腳踢中季薇腹部,一躍跳下手術床。

季薇踉蹌後退幾步,揮著手術刀撲過來,惡狠狠劃在方璃臉上。

方璃招架不住,臉上多了好幾道血淋淋刀口,視線都有些模糊。

求生的本能,使得她終於殊死搶過手術刀,狠狠捅進季薇心口,季薇慘叫倒地。

不等方璃喘口氣,門外就響起了淩驍沉穩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伴隨著磁性冰冷的聲音:“一個流產手術要多久?”

方璃慌忙奔到視窗,顧不得這是九樓,抱住下水管就滑了下去。

與此同時,有人墜落,砰的一聲,砸到了樓下破舊的車身上。

油箱破裂,早就等在這裡,帶著帽子口罩,正靠著車窗抽菸的男人丟了根菸頭,趁著冇人留意,迅速離開。

轟然一聲,油箱起火,引發爆炸。

火光和熱浪太過劇烈,驚到了附近的病人家屬。

衝到視窗的淩驍看著樓下這一幕,眸光驟然收緊......

七個月後。

一份快遞被送到淩驍麵前,裡邊有一個奄奄一息的嬰兒,和一張死亡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