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冇事吧,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蕭先生,不對,蕭姐夫說什麼呢?”

林超群目光灼灼地看著林雨萱。

林雨萱的臉色難看,強忍著內心的悲憤,道:“冇事,蕭哥哥說先把禮物,弄到婚禮現場,到時候在賓客麵前炫耀一番,在給我們。”

林超群眼神詫異,瞥了一眼林雨萱,微微頷首了一下。

不過心裡麵,卻疑惑重重。

另外一邊。

商城。

張小凡帶著林雪瑤,並肩行走,如同熱戀的情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雪瑤,你二十年冇有說話,可能某些器官衰退,隻要你用心訓練,是可以做到流暢表達的!”

“來,和我學習,氣沉丹田!”

張小凡驟然停下腳步,深情地看著林雪瑤。

林雪瑤俏臉緋紅,如同成熟的水蜜桃,嬌豔欲滴,讓人想一親芳澤。

她學習著張小凡的動作,深吸了一口氣,而後,閉上眼眸,慢慢地將氣息往下。

這時。

張小凡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嘴唇一貼,親吻上了對方的臉頰。

林雪瑤大驚失色,捂住臉頰連連後退。

看對方慌張如同小鹿,張小凡忍不住哈哈大笑。

林雪瑤嬌嗔地白了張小凡一眼。

就在二人打情罵俏的時候。

一個染著黃色頭髮的男子,摟著一個時尚靚女,迎麵走來。

男子一身名牌服飾。

女子也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穿著包臀裙,黑色**,兩條**熱火耀眼。

男子正是蕭默,也就是剛纔林雨萱聯絡的蕭家公子。

女子是他的玩伴!

蕭默看到林雪瑤和張小凡在一起,舉止親密,忍不住齜牙一笑:“這不是林家的那個啞巴嗎!”

“怎麼著了,這是找到男朋友了嗎!”

“不錯啊,一個啞巴,一個某絲,天地絕配啊。”

蕭默本來想用金錢攻勢,逼迫林雪瑤屈服的。

奈何林雪瑤軟硬不吃,不喜歡蕭默,讓蕭默無可奈何,隻能退而求其次,勾搭上了林雨萱。

不過在和林雨萱一起的時候,蕭默還是賊心不死,目光緊盯著林雪瑤。

妄圖找機會,將林雪瑤拿下。

對於蕭默這種人來說,林雪瑤這種清純婉約的女子,對他有著很致命的吸引力。

如今看到林雪瑤和另外一個男子,舉止親密,心中醋意大發。

看到蕭默,林雪瑤臉色一變,挽著張小凡的胳膊,就要奪路而走。

“雪瑤,你來買戒指,要嫁人了啊!”

“聽說是一個從監獄出來的某絲,不會就是這個小子吧!”

蕭默目光陰鷙,陰冷地看著張小凡。

林雪瑤還是想走,卻被蕭默堵住了去路。

“真想打開你的小腦袋,看看裡麵到底藏著什麼,你不嫁給我吃香喝辣,做貴婦人,卻甘心嫁給這個某絲,到底圖什麼啊!”

“在我們廊州市,一般人家的彩禮都是二十萬起步!那個小子,連個彩禮都付不起吧!”

張小凡上前一步,走到蕭默眼前:“敢問公子姓氏名誰,怎麼一下子吐出這麼漂亮的象牙來!”

蕭默麵色一變,眼神森然:“馬德,你罵誰呢!”

張小凡咧嘴一笑:“我罵人了嗎,我嘴裡冇有帶臟字吧!”

“還有,誰說我拿不起彩禮了,我要可以掏的出來,你怎麼樣?”

蕭默半眯著眼睛,脫口道:“對雪瑤這種級彆的女神,二十萬是不可能的了!”

“你要能掏出來二百萬,我直接給你跪下!”

“怎麼樣,掏不出來吧?”

“你要掏不出來,今天你給我跪下,然後離雪瑤遠點!”

張小凡凝聲道:“跪下還不行,還要對著手機鏡頭,說四個字:我是傻叉!”

蕭默聞言,咧嘴輕蔑一笑:“行!我看看你怎麼掏出來二百萬的!”

“今天你這個傻叉的名號,要傳遍廊州市了!”

這時,張小凡給徐老大去了一個電話。

掛斷電話十分鐘後。

一輛輛轎車如同脫韁野馬般,迅疾而來,轉眼在張小凡一行人麵前停頓下來。

從上麵下來一個個青年男子,穿著剪裁得體的西裝。

他們手裡,還一個個拖著托盤。

為首那個管家打扮的服務員,悄然走上前來:“您好,請問您就是林雪瑤林小姐吧!”

林雪瑤瞥了一眼張小凡,微微頷首。

管家咧嘴一笑,釋然道:“終於找到您了!”

“之前有一次誤會,將彩禮給運到了林家,讓林家林雨萱小姐給誤會了。”

“這些彩禮都是給您的,祝您新婚快樂!”

話畢,他就扯著嗓子,喊出來一連串的彩禮名單。

“玉麒麟一對!”

“帝王翡翠手鐲一對!”

“南海夜明珠十顆!”

“現金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