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曙光集團人仰馬翻,亂成一團。

罪魁禍首景初坐在小會客廳裡,優哉遊哉的喝著茶。

一路上被打翻的保安此刻全都聚在門外,怒瞪著她。

如果目光能殺人,這些人的眼神就足夠她死上好多次了。

然而冇有一個人敢再上前驅趕她。

隻見她慢悠悠的放下茶杯,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自稱Lina的助理秘書,紅唇微張,緩緩吐出一句,“綠茶味太濃。”

Lina扯著僵硬的笑,正要說話,就見眼前的女人目光越過她,微微挑眉。

她以為身為反派的厲行止會氣質陰沉,冇想到他的長相氣場居然和她的喜好完美吻合。

門口大步而來的男人長得很好看,刀削斧鑿的五官,高大健碩比超模更吸引人的身材,穿上西裝,整個人就是行走的荷爾蒙。

就連他右眼眼角下的疤痕,都透著野性的魅力。

三年前原主在異國的黑暗巷道裡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時,他滿身狼狽,渾身是血,揮出的拳頭又凶又狠,眼底燃燒著熊熊烈火。

難怪原主一眼就淪陷了,為了他受儘冷落也甘之如飴。

思緒飄忽的瞬間,男人已經進了門。

“厲總可真是大忙人啊。”

景初譏笑,“想見你還要先預約,還安排這麼多人來招呼我,可真夠有意思的。”

Lina委屈的迎上去,“厲總,這位小姐無預約硬闖,我是為了您的安全才讓安保部去攔......”

“滾!”

厲行止腳步不停,徑直越過她。

Lina臉色大變。

跟在後麵的肖林招了兩個保安過來,示意把她拉出去。

在厲總麵前惺惺作態,真以為自己把眼底的野心隱藏得很好?

厲行止在景初麵前站定,眼中明明白白的寫著不耐,“你到底想乾什麼?”

嘖,這態度真欠揍。

景初掃了眼裡裡外外圍觀的人,“你確定要這麼說?”

厲行止皺眉,轉頭冷聲道:“都滾回自己的位置。”

外麵的人片刻間散了個乾淨。

肖林走出去,將門拉上。

“現在可以說了?”

厲行止在景初對麵坐下,長腿交疊,渾身透著上位者的氣勢,冇有半點麵對妻子該有的態度。

他根本不在乎。

景初下意識的按住抽痛的心臟,微微皺眉。

是原主殘留的情緒。

她從包裡抽出兩份檔案,毫不猶豫地將檔案拍在厲行止桌前。

“離婚協議,勞煩簽個字。”

小會客廳裡,氣氛沉滯。

厲行止並冇有看那份離婚協議。

他目光冷沉,探究的盯著她,“你又鬨什麼脾氣?”

景初勾唇一笑,她早知道厲行止不會信,索性掏出手機,將出門前臨時搜的八卦貼懟到他麵前。

“一年前,你和某集團女高管相談甚歡,共赴酒店。”

“半年前,你為博美人一笑,包下整座餐廳,親手為她做了一道菜。”

“三個月前,你攜某流量小花赴國外海島旅遊,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假期。”

“一個月前,你與某新晉演技小花秘密逛傢俬館,欲共築愛巢。”

“兩天前,你和國外名媛一見鐘情,揚言非她不娶。”

景初用筆敲了敲離婚協議:“厲行止,我是來通知你的,不是來征求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