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接下來的幾次進攻。

馬丁冇有再上來盯防自己。

呂景也抓住這些空檔時間。

將球傳出去,做一些引導球,老老實實地組織進攻。

同時也是在乘機休息。

該說不說,在第三節的最後兩分鐘裡,火箭隊的手感異常火熱。

呂景好幾次引導做出去的球,隊友都神奇般進球。

這使得呂景白白得了好幾次的助攻。

而國王隊從馬丁的失態開始也是徹底啞火,一時間竟然冇有人能夠站出來得分。

幾個回合下來。

比分來到了82:82。

比分居然被扳平了!

場下的裡克教練看向在場上組織進攻的呂景,眼睛微微眯起。

對這位華國球員今天的神奇表現很是滿意。

而場上的呂景也是身形一滯。

因為他的腦海裡出現了一道機械聲音。

【叮咚!隱藏任務:扳平比分。】

【恭喜宿主完成隱藏任務!現在發放任務獎勵。】

【係統結算中...】

【恭喜宿主,獲得特殊技能:每場比賽第一個三分百分百命中率!】

呂景眼睛一亮。

百分百命中!

這是什麼逆天技能!?

哦,係統,我讚美你!

呂景心裡頓時有了想法。

被火箭隊打了這麼一個小高chao之後。

國王隊的主教練瑟烏斯也是不得已叫了一個暫停,想要調整一下戰術。

呂景這邊也是終於獲得了一個休息的時間。

回到場下。

裡克教練一臉欣賞地看著呂景,其他隊友也是被這個在球場上大放光彩的神奇小子所征服了。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

威爾斯對於下場的呂景冇有給一點好臉色。

要知道,原本他還想著這個菜鳥上去將事情搞砸之後。

自己和管理層談判的時候就更有底氣。

令威爾斯冇有想到的是,這個菜鳥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興奮劑。

居然帶著球隊將比分追平了。

這不僅讓威爾斯在之後的談判中完全處於被動,更可能會影響到他原本首發控衛的地位。

所以在呂景準備在板凳席上坐下休息的時候。

威爾斯並冇有挪動自己的位置。

反而是老神在在地坐著。

呂景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坐在位置上的威爾斯。

呂景知道自己的發揮已經讓威爾斯有了危機感。

這是在給自己使絆子,以此展示自己在球隊的地位。

而在板凳席上麵的其他球員礙於威爾斯的麵子。

也是都不敢給呂景讓位置。

場麵一下子變得有點僵持。

裡克教練的目光也是被這邊吸引過來了。

他一眼就看出來了是威爾斯在對呂景使絆子。

要是還在之前,也許阿德爾曼會對這一切熟視無睹,但是現在一個不上場和球隊管理層鬨變扭的球員和一個剛剛帶領球隊扳平比分的球員。

裡克教練冇有絲毫猶豫,開口說道:

“威爾斯,快給呂讓位置,他現在急需恢複體力。”

“還有後勤組的,你們都是木頭嗎?還不快拿能量棒和水過來?”

主教練都已經開口了,威爾斯也不得不起身讓開自己的位置。

一旁原本還在看熱鬨的工作人員也是手忙腳亂地將東西拿了過來。

望著威爾斯臉色鐵青地給自己讓位置。

呂景心裡一陣舒爽。

心安理得地做到位置上,嚼著能量棒,順便再喝一口水。

呂景這纔有時間檢視剛纔比賽時候的係統提示。

除了隱藏任務獎勵的特殊技能。

呂景還注意到從自己剛纔搶斷的一攻一防之後,就不斷有提示音響起。

就像是這樣: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大姚的震驚值x10。】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阿爾斯通的震驚值x1。】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威爾斯的震驚值x10。】

【......】

就連剛纔給自己使絆子的威爾斯係統也是有提示。

這下呂景明白了係統的抽獎麵板需要用到的震驚值原來是這樣獲得的。

就在呂景還打算打開抽獎麵板好好探究一下的時候。

“嗶!!!”

裁判哨聲響起。

暫停的時間已經到了。

冇辦法,呂景隻好先將自己的探索停一下,準備上場了。

令呂景驚訝的是,國王隊居然將馬丁按在了板凳席上。

看來剛纔馬丁的那些情緒化的舉動引起了主教練的嚴重不滿,直接讓他坐上冷板凳。

呂景朝著馬丁的方向眨了下眼睛,然後就不管他恨得牙癢癢的表情,持球進攻了。

冇有了馬丁的逼防,呂景本以為自己可以輕鬆很多。

冇想到國王隊的主教練不講武德,讓鋒線和控衛一起來包夾自己。

這下呂景冇有辦法,隻好將手中的皮球傳出去引導。

幾個回合下來,呂景一直也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進攻。

這把反而是將呂景氣得牙癢癢的。

可惡!

場下國王隊的主教練看到呂景被自己的戰術給限製住了,也是嘴角一勾,小樣,還治不了你了。

眉間也是舒展了不少。

暫時失去了呂景的組織,火箭隊也冇有之前那麼勢如破竹。

但是靠著大姚的內線支柱,還是能和國王隊打得你來我往的。

呂景這邊也是有些著急了,要知道大姚今天的手感雖然不能說是冰冷,不過還是有失水準。

反觀國王隊,一個個就像是開掛了一樣。

經過剛纔暫停的調整之後,終於在小前鋒的一個強行突破上籃,造成二加一犯規之後總算是吹響了反擊的號角。

同時也是打破了得分荒。

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

儘管大姚死死撐住,但還是不免隱隱有些要被反撲的跡象。

比分又來到了86:87。

時間已經是來到了最後的20秒。

這麼點時間,最多也隻夠一個回合。

國王隊的控衛持球過了半場。

他的眼神時不時看向小前鋒的位置。

要知道後半程大都是這位小前鋒在進攻,得分也基本上是通過他得手的。

知道他的手感此時火熱,這位控衛也是想要再給他做球。

這樣不僅是很好的處理球,而且自己時不時也能混個助攻。

觀察了一下站位之後,在那位小前鋒一甩開自己的防守者,向自己招手要球的時候。

冇有多加思考。

國王隊的控衛就將自己手上的皮球傳了出去。

不出意外的話...

要出意外了!

隻見一道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竄到了兩人隻見的傳球路徑,一把將球給斷下。

又是這個華國球員!

該死!

這位控衛轉身就跟了上去。

他要彌補自己的失誤!

其實通過剛纔馬丁被搶斷那個回合,他知道這個華國球員的爆發力並不強。

儘管被搶斷,自己也是能夠追上了。

所以他冇有絲毫猶豫,就跟著呂景的後麵追了上去。

美的,怎麼一個個都跑得比自己快啊!?

呂景此時哭喪著一張臉。

照這樣下去,自己又得被追上,剛纔的套路也不能再用了。

他們都已經有了防備,自己這會皮球也是傳不出去了。

冇辦法了,隻能提前放大招了。

隻見呂景跑到了三分線的位置上。

麵對前麵空蕩蕩的半場,一個急停。

隨後,收球。

屈膝蹬地...

抬肘壓腕...

隨著呂景高高揚起的右手。

皮球順勢飛了出去。

是追身三分!

在場的球迷都是屏住了呼吸,這也太瘋狂了吧。

要知道在這個小球時代冇有到來的時候,追身三分是極其罕見的一種選擇。

敢這樣做的,多半都是聯盟裡麵成名已久的射手。

可是呂景他可不是什麼成名已久的射手。

他怎麼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