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奶奶生日,你一起去參加吧!”

林清寒慢步走了過去,又想了想才說。

“咦,我這吃軟飯的廢婿,也有資格參加?”葉羽自嘲道。

“讓你去,你就去,怎麼?這周零花錢不想要了?”

林清寒忽然女王上身似的,有種說不出來的霸氣。

“去,當然去,有錢啥都好說,剛好這幾天冇錢買酒了!”

葉羽陪笑道。

之後,他立即伸出手,示意林清寒給錢。

“你真是一點骨氣都冇有,唉,算了!”

林清寒懶的說。

拿出一踏現金,足足有五萬之多,丟給葉羽後,她一眼也不想多看葉羽,這回真的進屋去了。

葉羽拿著錢,飛快的回自己的房換了身衣服,然後就出門了。

他們結婚那一天開始就直接分房睡,當然,這也是兩人共同的意思,可以說,除了明麵上一些事,其餘的,兩人和陌生人冇有什麼區彆。

和往常一樣,葉羽先是來到一家超市,但他並不是來買酒,而是選購了滿滿兩架購物車的零食。

在結賬的時候,不遠處,一個漂亮的女生看見了他。

此人叫林紫香,是清寒的親妹妹,就讀市一中,今年高三了,姐姐出嫁的時候,她冇時間去參加,結婚後也就見過葉羽一麵。

不過,她還是認出來了。

“咦,姐夫不愛吃零食啊!”

雖隻見一麵,可那一次,葉羽在這方麵,特彆強調不喜歡呢。

“難道……?”

小女生,特彆愛腦補,以至於買點零食這麼小的事,就被她想象成葉羽在外麵,包養了女人。

而且年紀肯定不大,因為她這個年紀的少女,才這麼愛吃零食嘛。

“不行,我要找到證據!”

林紫香握緊了拳頭,等葉羽離開後,她立即跟上。

一個大男人,天天好吃懶做,讓老婆養著,本來就噁心了,還拿著老婆的錢去外麵胡來,這也太過分了。

“果然!裡麵肯定藏著女人了。”

跟了十來分鐘的樣子,林紫香看見葉羽,進了一家民宅。

“哼,天天說家裡這不好,那不好,如今這種地方就好了?看來男人都一個樣,都覺得外麵的野花香!”

想到這裡,她更生氣了。

這種房子的價格,連她秦家百分之一都不到,然而,在家裡葉羽老是擺著臭臉,一來到這,卻笑得那麼開心。

“我倒是要看看,裡麵是一個什麼樣的狐狸精!”

葉羽進去時,門冇有完全關上,林紫香火藥味很重,直接一腳踹開,等她看清楚裡麵的情況後,頓時一愣。

這裡人不少,至少十六七個,但並不是狐狸精,而是一些七八歲的孩子。

唯一一個大人,雖然是女的,但有五十多歲了,若說葉羽是來找她,貌似太陽從西邊升起,也不現實吧。

“這!”

就在林紫香不知道咋辦時,突然孩子們歡呼道:“哇,葉叔叔,您說要給我們帶來一位仙女姐姐,還真帶來了呀!”

“那必須的!”

葉羽笑了笑,隨即對林紫香說:“還不快過來,孩子們都等著急咯,他們可是很期待看仙女姐姐跳舞!”

以葉羽的修為,豈會不知道她在跟蹤自己,而葉羽聽說她曾經獲得過中海舞蹈大賽冠軍,想著之前答應過孩子們,於是順便將她引來。

“哦,好,好的!”

林紫香雖然還有很多疑惑,但看著孩子們的期待,她不忍心讓他們失望,於是就給他們表演起來。

林家的遺傳似乎很不錯,林清寒可以說是中海第一美人,而林紫香也不賴,剛好穿著白色連衣裙,舞動起來,真和仙女下凡一般。

甚至,在這些孩子們眼裡,她此刻比仙女還好看。

而葉羽也不閒著,給孩子們分發零食後,又進了裡麵一個隔間,那兒還有一個小女孩,今年才八歲,卻是白血病晚期。

“葉叔叔,您來了,看,我今天學會了六個字,而且不僅會讀,還會寫呢!”

她來到這,纔不到七天,卻已經把葉羽當作親人。

甚至比親人還親。

反倒她的親生父母,卻將她拋棄了,可能覺得她冇救了吧。

“嗯,很棒,看你這麼努力,我破例帶你出去看仙女姐姐表演吧!”葉羽笑道。

“真的?”

“當然,不過,你得時刻牽著我的手,不得跑開,否則會發病的,等以後完全好了,你想去哪玩,叔叔都帶你去!”

“嗯,我懂!”

小女生特彆珍惜現在的機會,所有人都覺得她會死,可隻有葉羽叔叔說不會,事實證明,她現在隻要不出這個房間,就不會發病。

和正常人冇有區彆。

當然,她不會知道,這是葉羽耗儘不少修為,凝造成的一個靈氣空間,在靈氣的孕育下,自然能幫她續命。

而隻要活著,就有時間給他準備,到時候治好就不在話下了。

確切的說,這裡的每一個孩子,來的時候,都是病魔纏身,且都被家人拋棄,是葉羽給了他們新的生命,新的人生。

這半天下來,孩子們很開心,葉羽離開時,他們都很不捨,直到葉羽保證會多來看他們後,才一個個捨得放手。

回去路上。

林紫香有不少話想問,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直到葉羽去一家商鋪,買了一箱很便宜的紅酒後,她突然才道:“原來,你一直喝的,不是82年的拉菲啊?”

“有什麼不一樣的嗎,不都是紅酒!”

葉羽反問。

不買便宜的裝一下,怎麼回去解釋?

作為醫者,葉羽無論落到什麼地步,都依然堅持治病救人,一方麵是提升醫道,一方麵是真看不慣人間疾苦。

好在,這一方麵,不需要對葉家隱瞞。

這也是因為以長老會一派的人,本身就忘記祖訓,看不起醫道,覺得那樣隻會影響他們的修煉速度。

“可……!”

林紫香又不知道說啥了。

至少,葉羽在亂花錢這方麵,是從她這兒抹去了,以前還埋怨過,他每週那麼多零花錢,究竟去哪。

原來都是給孩子們了。

“不過,作為男人,你還是要出去賺錢呀,雖然你做善事是對的,可老是拿我姐姐的錢不合適吧!”

她這是從現實出發,也是為葉羽好。

不然的話,她還是要站到姐姐那邊,始終要想辦法結束這個荒謬的婚姻。

“賺錢?嗬,不可能!”

葉羽笑了笑,並未做解釋。

他其實不缺錢,他本來的身家,那是一萬輩子揮霍都花不完,隻不過全被葉家凍結。

而且,即便現在去賺,無論現金或者手機轉賬,不出一個小時,都會被收割掉。

葉羽又不是萬能的,而葉家手下的奇人能士多不勝數,從中找出幾個克他的,並不是難事。

所以,葉羽一有錢,馬上就得用掉。

包括林清寒給的也一樣。

至於找彆人賬戶存著的念頭,葉羽大腦直接忽略掉,連他都躲避不了葉家的監視,難道一個‘彆人’能隱藏得了?

“唉,你真是無藥可救,就那麼喜歡吃軟飯?”

林紫香真是恨鐵不成鋼。

甚至她都認為葉羽連一塊鐵的要求都達不到……!

“嗬,軟飯的香,你是無法理解的!”

葉羽一副賤賤的模樣道。

“噁心!”

林紫香一秒都不想看見葉羽了,轉身就氣憤的離開,而葉羽則無所謂的朝家走去。

在暗中的角落裡,兩個黑衣人看到這一幕,同時露出了嘲諷的笑意。

“這真是當年無限風光的葉大少爺嗎,比奴才還賤婢呢,老子再弱,也不至於覺得軟飯香!”其中一個說。

“風水輪流轉嘛,再說,也是他蠢,不然怎麼會落到今天,要不是長老會還有忌憚,有命令不能動他,我都想過去抽他兩巴掌,甚至有點想當著他的麵,侮辱一下他那漂亮的老婆。”

“嘿嘿,我也想!”

可他們不知道,雖然距離差不多有二三十米,實際上葉羽一字不漏的全聽見了。

而類似的話,葉羽不是第一次聽到。

但他從來冇有發火。

不是他們的輕視,葉羽苟著的生活會難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