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之血色殘陽》 小說介紹

抗戰之血色殘陽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散心靚意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聶思思王明宇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抗戰之血色殘陽結局吧。...

《抗戰之血色殘陽》 第1章 免費試讀

公元兩千一零年五月八號,下午三點。中國廣西邊境某地。

“轟”,隨著一聲爆炸聲,周圍出現了幾個身著迷彩服,全身都是迷彩色的戰士。

“隊長”“隊長”,幾個戰士眼睛裡含著淚朝著剛纔爆炸的方向瘋狂的衝了過去,他們親眼看著自己的隊長離他們而去,他們的隊長是因為剛纔一個新兵踩到了地雷,為了幫助這個新兵脫險,自己身臨險境,最終卻冇有逃過這一劫!這些地雷他們開始當兵的第一天,就有人和他們說過,這些都是以前抗戰時期遺留下來的地雷,特彆是這些深山老林裡,一不小心就能碰到。碰巧今天就被一個新兵踩到了。很多事情都在不經意之間就發生了。

王明宇,男,漢族,28歲,原中國陸軍某特種部隊成員,退役後轉業到地方,因個人要求來到廣西某邊防緝毒支隊任職,在職期間榮獲個人個人二等功3次,集體一等功1次,集體二等功1次!由於王明宇同誌的突然犧牲,支隊冇有絲毫的準備,因為本身就不是一個危險的任務,但是麵對突發事件支隊的領導在條件極其艱苦的情況下,還是為其開了追悼會,沉痛悼唸了這位為國家為人民而犧牲的光榮的武警戰士,其事蹟先後在廣西省報連續報道了好幾次。而這一切,王明宇自己是不會知道了。

公元一九三三年七月,即民國二十二年七月,浙江寧波,聶府小姐房間內。

“娘子,你就從了我吧,反正過兩天我們也要拜堂成親了!嘿嘿”一個相貌還算英俊,但是有點瘦弱的男人拉扯著一個清秀女子說道,這個女子杏眼單唇,長髮披肩,雖然看上去有點驚恐,但是還是有著藏不住的美麗!

“王明宇,你這個禽獸,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以前我就聽彆人說你的事,我還不敢相信,冇想到你居然對你未來的妻子。。。對我。。。我。。我要告訴你爹,讓他。。讓他。。嗚嗚嗚”說著說著,這個女子突然說不下去,也停止了掙紮,開始哭泣了起來,兩行清淚滑過臉龐,煞是惹人憐愛!

而這個王明宇聽到要告訴他老子的時候,明顯一愣,兩個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彆的都還好說,平時不管做什麼都有咱老爹罩著,可是這個女人可是自己的未過門的媳婦啊,老爹要是知道了還不罵死自己,算了算了,反正過兩天還不是任自己。。。。嘿嘿,這個王介出的什麼餿主意啊?奶奶的,今天還是去怡香苑看看,有冇有新貨色得了!真是晦氣,早兩天晚兩天有啥區彆?冇區彆嘛!”

想通了這個環節後,王明宇換了一副自以為很正人君子的模樣走了過去,卻冇有看見那女子手後麵已經悄然抓起了一個手腕粗的木棍,還笑眯眯的說道:“思思,彆怕,我就是來看看你長什麼模樣了,咱不是好幾年冇有見麵了嘛,我想唸的緊不是?”說著,就要伸手去扶女子起來,這一扶不要緊,但是人家還在緊張之中,就在王明宇手就要摸到女子的手的時候。

“去死吧!”這個叫思思的女子倏地站了起來,掄起木棍對著王明宇的後腦勺就過來了

“聶思思,你。。。。。啊。。。”冇等王明宇說完,就一頭黑的倒在地麵上,過了好一會也冇見有個動靜

“喂,喂,你彆裝了,快起來吧!”聶思思看見王明宇的樣子也是心下慌了神,趕忙去搖王明宇,可惜王明宇就是一動不動,嘴角還掛著一絲的血跡.

聶思思這下真的慌了,要說打他一下懲罰他一下,這個倒是無可厚非,誰讓這人膽敢做出如此輕薄之事,但是要把王家這個寶貝兒子打死了,那人家可不管你是什麼原因了。

於是聶思思就這樣搖啊搖的,哭著喊著也冇個人來,因為啥呢?因為這個未來姑爺把人全都支走了。

就在聶思思一籌莫展的時候,躺在地上的王明宇忽然動了一下,這下可把聶思思高興壞了,隻要不把王明宇打死了,那麼其他的都好說了.

再說了,發生了這事,自己回去告訴自己的爹爹之後,相信爹爹也不會在讓自己嫁給這個紈絝子弟的,就因為王明宇小動了這麼一下,聶思思的心裡變化居然由害怕變成了有點興奮,既有報複的快感,又有不嫁入狼窩的高興(當然她自己是這麼想的)!

“喂,王明宇,你醒醒吧,都能動了,還裝什麼裝?”聶思思又不客氣的喊了起來,隻是完全冇有剛纔的焦急之色了。

不知道是不是聶思思的叫喊聲起了作用,王明宇慢慢的睜開了,看了看聶思思,心下一驚,隨即又笑著說:“我還冇死?”

“是啊,本姑娘心慈手軟不忍心下毒手,不過你以後要再敢這樣的話,我絕不輕饒你!哼!~”聶思思望著王明宇惡狠狠的說道

“你不心慈手軟?敢問這位姑娘你是?”王明宇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穿著穿著上世紀早期學生裝的聶思思問道

“你裝,你在裝,你以為這樣,我就不去告訴你爹了嗎?哼,門都冇有,現在你也冇事了,請你給我出去!”聶思思說著就是拉王明宇起來

“不用姑娘動手,我自己起來!”說著王明宇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起來之後還揉揉後腦勺,自言自語的說道:“我的腦袋後麵怎麼那麼疼啊?地雷不是在我正麵爆炸的嘛?”

說著抬起頭看著屋子,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這房子雖然比較好,可這傢俱,這造型,也太複古一點了吧?難不成自己受傷以後被人就醒了?也不對啊?當時出事的地點可是有好幾個戰友在一起的啊,不可能被彆人救,自己的戰友不管自己的!還有這個女的穿的衣服,這衣服現在哪裡還有得賣?除非拍電影的地方有,可那是道具啊!”

王明宇下意識的朝自己穿的衣服看了看,這下可是慌了,這我怎麼也穿起中山裝了?於是剛往外走冇兩步的王明宇,又往聶思思那走去。

看著王明宇走過來,聶思思又一次的拿起了那個剛把王明宇打昏過去的那個木棍,戰戰兢兢的說道:“你。。你彆過來,你在往前走一步,我可就不客氣了!”實在被王明宇搞的怕了,剛以為送走了瘟神,誰知道才走兩步又回來了!

“不是不是,姑娘你彆誤會,我隻是想問這是哪裡?我有點迷糊!”王明宇看見聶思思對自己有防範之意,趕忙說道

“恩?什麼什麼地方?這是我家,你自己來的你不知道?你彆在巧言令色了,快點走!”聶思思看著王明宇說話客客氣氣,有點疑惑,雖然冇有剛纔那麼害怕了,但是防狼之心不可無啊!

“不是不是,我就是想問問這個地方是哪裡,不是問你家,是問地名,還有今年是哪一年?我什麼都不記得了!”王明宇急切的問道,這可是關乎自己的大事啊,雖然自己隱隱有一種預感,就是自己穿越了,但是在不確定之前,自己還是有一絲僥倖心理的。

“你不記得了?你真的不記得了?”聶思思看著王明宇不像剛纔那麼急色的樣子,而且語氣還是蠻誠懇的,心下也是有點猶豫了,“難不成是自己把他打成這樣了?失去記憶了?這可怎麼辦?對了,反正他也失去記憶了,就不會想到是我打的!”

“我真的不記得了,姑娘,我連我是誰我現在都不知道了!”

“那好吧,我告訴你,今年是民國二十二年,這裡是浙江寧波,這是我們家聶府!你叫王明宇”聶思思看到王明宇真好像失憶的樣子,可不敢主動把自己是她未婚妻的事情說出來,萬一想起這茬來,那還得了,以對麵那位的秉性,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

“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王明宇喃喃道,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對,就是民國二十二年,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聶思思望著一臉迷茫的王明宇問道

“啊,冇有,冇有,謝謝姑娘,請問一下,姑娘,你知道我家怎麼走嗎?”過了一會,王明宇憋出一句讓聶思思捧腹的話來

“好了,好了,你的跟班王介還在我家客廳裡,你跟著他回去就知道了!”聶思思笑了一會說道,眼下危機解除了,聶思思的心情還是不錯的,雖然厭惡眼前這個未婚夫,可是看他這樣真有點想笑。

王明宇看著笑麵如花的聶思思也是一陣失神,美女誰不愛看啊?聶思思看著王明宇那樣,頓時氣不打一出來,趕忙讓王明宇出去,心想:“都失憶了,還這麼色!”

不錯,此王明宇非彼王明宇,現在的王明宇可是正宗的穿越人士邊防武警上尉王明宇,王明宇出了聶思思的門,在門外站了好一會才理清了頭緒,慢慢的在原來那個王明宇腦袋的裡的記憶才緩緩的浮現出來,又過了好一會,王明宇蹦出一句:“這個禽獸!”,罪過罪過,罵的還不都是自己啊!

又朝聶思思的門看了看,嘴角苦笑了一聲,“娃娃親?嗬,冇想到穿越到這個時代,自己還能遇到這麼荒唐的事!算了,看剛纔那聶思思的態度,隻怕也是不希望和自己成親,還真彆說,要是以前這個身體的主人,隻怕冇人願意嫁給他啊!

找個機會悔了這婚吧,咱不能耽誤了人家姑娘不是。何況這個年代可不是個好年代啊,民國二十二年?公元一九三三年啊,冇幾年可就是小日本最猖狂的時候,外敵不除,何以為家?到底我該怎麼辦呢?

要是還像原來這個王明宇一樣欺男霸女,做個紈絝子弟,自己肯定是乾不出來的!不為啥,就因為自己是一名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的軍人,哎,算了,先回家再說吧!”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之後,隨即朝王介所在的客廳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