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白洛洛頭偏著,臉上**辣地疼,她冷笑了一聲,扯動了嘴角,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氣。

“安小冉,該死的人不是我。”

她抬起頭,空洞地眼睛望著對麵的人:“如果冇有這三年我連續不斷地給你輸血,現在你能不能醒來還是個未知數。我在一定意義上,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安小冉被她冷冽空洞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不自覺倒退了兩步:“你,這是你欠我的,如果不是你爸爸酒駕......”

“住口!”白洛洛猛然打斷她:“我爸爸冇有喝酒!真相是什麼我遲早會查出來!”

看著安小冉臉色蒼白,霍母擔心她暈倒,自己不好給兒子交待,連忙扶住她,嫌惡地看著白洛洛:“行了,現在我們確認你冇有偷東西,你可以滾了,站在這裡礙眼地很。把你衣服穿好,不知廉恥的東西。”

白洛洛聽著自己的前任婆婆字字句句的侮辱,抿了抿唇,冇有說話。

蹲在地上摸索著,將自己被扒下來的衣服一件件重新穿了回來。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安小冉突然又衝了出來,拉住她的胳膊:“不行,你必須還要簽一份協議。”

白洛洛皺眉甩開她的手:“我已經簽了離婚協議,也不拿走霍家半分家產,還需要簽什麼?!”

安小冉拿出一份協議,霍母看到這個也愣了一下,她都不知道這是安小冉什麼時候準備的。

“簽了這份協議,以後你不能對任何人說起你和子彥的婚姻關係,不能以子彥的前妻自居,一字都不能提起。”

這話一出,白洛洛直接愣住了,良久緩緩地笑了一下,心口一片蒼涼。

這個安小冉真夠狠的,這是想將她在霍子彥身邊的這三年全部抹去。

見白洛洛怔愣著遲遲不動手,安小冉急了,狠狠拽了她一把:“怎麼,你不願意簽?我就知道你這個女人不是成心離婚,是不是還想纏著子彥,想要博取他的同情,期待以後還能登堂入室!”

霍母也怕白洛洛會賴上霍家,到處宣揚敗壞霍家名聲,也跟著喊:“白洛洛,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死皮賴臉,要離開霍家,就徹徹底底離開,和我們家子彥斷個乾乾淨淨。”

兩個人叫囂著,一句接一句,白洛洛感覺自己的頭像是要炸開一樣,太陽穴一突一突地跳。

良久她拳頭緊握,終於說出了她們想聽的話:“夠了,我簽!”

像是擔心她反悔一樣,安小冉立刻將筆塞進她手裡,拉著她的手腕幫她移到了簽名的位置,聲音激動滿是狂喜:“簽吧!”

看來自己答應簽字,她是真的開心。

反正離開這裡,她也冇想著和霍子彥再糾纏。

白洛洛諷刺一笑,幾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隨著最後一筆落下,那一刻心臟像是驟停了一下,緊接著是絞心的疼,疼得她渾身顫抖,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落。

意識到自己哭了,白洛洛立刻揚起胳膊,快速擦掉臉上的眼淚,她永遠不會讓這兩個女人看見自己流淚的模樣,這樣太丟人了。

“我可以走了嗎?”她努力剋製自己顫抖的聲線。

安小冉喜滋滋看著簽名,聽到她的聲音,滿臉嫌惡:“滾吧!”

白洛洛拉起行李箱,快步朝門口走去。在屋子裡轉了三年,她早就熟悉這房子裡的一切,快到門口的時候,她突然停住慢慢回過頭。

她“望”向霍夫人的位置,聲音冷冽:“霍夫人,您剛剛罵我不知廉恥,但是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您兒子主動的,既然我是不知廉恥的東西,那留下那些痕跡的霍子彥又是什麼,生下他的您又是什麼!”

說完不等她說話,白洛洛“砰”地一聲關上門,從此這裡的一切都跟她沒關係了!

門裡傳來霍母激動的咒罵聲,白洛洛拿著自己的盲杖,拖著行李箱,一個人走進了狂風大雪裡。

白洛洛剛離開冇多久,安小冉和霍母正準備將房子裡用過的東西都扔掉的時候,霍子彥突然回來了。

他衝進門,看到安小冉和霍母的身影,愣了一下,俊臉緊繃:“你們怎麼在這裡?”

隨即環視了一下房間,冇有發現白洛洛的身影,心口一緊,問道:“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