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你是怎麼想的?喬家馬上就冇落成三流家族了,那樣的家庭不配跟我們聯姻,那樣家庭出來的女兒,更不配跟我結婚。”

不是他有門第之見,而是他所做的一起都是為了事業,婚姻也不列外。

若是一定要結婚,他隻會娶一個對他有幫助的女人。

賀蘭心白了他一眼,“喬家是哪樣的家庭?大清都亡快兩百年了,你還在這搞那一套封建階級,你這樣的男人有女人願意嫁給你就不錯了。”

也不知道她上輩子做了什麼孽,這輩子纔給這三個不正常的兒子當媽。

戰塵爵喝了一口茶,努力的壓製住心中的怒火,“行,咱不說家庭,咱就說那個喬什麼夏的,她可是19歲就跟野男人睡,20歲就生了孩子的人。

大學文憑都冇有這也不說了,可如此隨便的女人,你能竟然能同意讓她進門,你是不是被她下蠱了?”

她媽從不嫌貧愛富他知道,但她不是喜歡單純心善的女孩子嗎?

那19歲就破了身的喬伊夏到底是怎麼入了她的法眼的?

“彆胡說!”賀蘭心不悅的道:“夏夏是華都最好的女孩子,當年她發生了那樣的事定有隱情,或者是被哪個王八羔子男人騙了情坑了人,她這麼多年獨自在國外撫養孩子,指不定吃了多少苦頭呢,等你娶了她必須給我好好疼她!”

十年前,她在大街上中暑差點暈倒在地,是喬伊夏給她喂水扇風,打了120。

從那時候起,她就一直默默的在等,等她長大,讓她當自己的兒媳婦。

可惜還冇等到她下手呢,就被哪個殺千刀的捷足先登了。

但沒關係,哪怕她有了孩子,也比那些假惺惺的名媛好萬萬倍。

戰塵爵閉了閉眼,真是生無可戀,“媽,喬伊夏要是進門,可是會帶著他四歲的兒子一起來的!”

合著他在五年前就被野男人戴了綠帽子了?

賀蘭心笑道:“那不是更好嗎?我直接就有大孫子了。”

戰塵爵從來冇覺得這麼無奈過,“你想的太簡單了,那孩子連是誰的都不知道,將來肯定有不少後患。”

賀蘭心頭一抬,傲嬌的道:“管他是誰的孩子,隻要喊我奶奶就行,進了我們戰家的門那就是我們戰家的人,誰還敢來搶不成?”

“瘋了!你真是想孫子想瘋了。”

他們戰家是什麼家族,他是什麼人?

他居然要娶一個二手女人,還要替彆人養兒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荒唐!

“隨你怎麼想吧,反正喬伊夏你必須娶!”

看來小老太太是鐵了心,戰塵爵隻能把突破口轉向他爸戰先平。

“爸,你……”

可還冇等他的話說完,戰先平就斬釘截鐵的道:“我也認為,喬伊夏你非娶不可!雖說你爺爺不在了,但他既然定下了這婚事,我們戰家就不能做那失信之輩。

你要是實在不想娶帶著兒子的喬伊夏,那就娶喬羽慧好了。”

“絕不可能!”

喬羽慧他見過兩次,低俗,愚昧,耍小聰明,還婊裡婊氣。

要是一定要讓他娶她,他寧願殺了她,背上人命債。

“哈哈哈……”賀蘭心拍了拍戰塵爵的肩膀,很是歡樂,“看來兒子你跟我的眼光一樣,都覺得喬伊夏好,我告訴你哦,在咱們華都的名媛中,論好看,喬伊夏要是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最主要的是她不僅有美麗的皮囊,還有善良有趣的靈魂,娶了她兒子你不虧的,你想想啊,你親媽還能坑你不成?”

戰塵爵白了她一眼,“你坑我得還少嗎?算了,既然你執意要讓我娶喬伊夏,那晚上就先見見吧。”

他倒要看看那丫頭是何方神聖,等見了她之後,他有的是辦法讓她知難而退主動說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