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醫師名為洪正陽,是夏國醫者協會認定的一級醫師。

“小友的醫術超過我太多,你要是肯去醫者協會評定,絕對是最頂級的殿堂級醫師,能享有國士稱號!”洪正陽一邊推著華秋前往黑市,一邊說道。

越是交談,他越是覺得華秋不簡單。

沉著冷靜,舉手投足以及言語之間完全不像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倒更像是活了上百年的沉穩智者,神秘而難以探測。

他愈發覺得,華秋肯定是出自於那傳說中的一脈,態度也愈發恭敬起來。

所謂黑市,位於北山市隱秘之地,常人難以尋到,也進不去。

洪正陽推著華秋最終到達一處市集,進入暗道。

黑市入口,有專人把守。

華秋一眼就看出把守之人筋骨厚實,是有拳腳功夫的人。

不用洪正陽亮明身份,把守之人先對他行禮。

說明他在黑市地位不低。

“華小友,我們進去吧。”洪正陽推著華秋走進,言語恭敬。

這可把把守的人嚇了一跳。

大名鼎鼎的頂級醫師洪正陽居然對一個坐輪椅的青年那麼恭敬,他到底是何等身份的大人物?

黑市龍蛇混雜。

有的人笑裡藏刀,有的人帶有煞氣,還有的人看似純良,身上卻有血腥之氣。

按照華秋的意思,洪正陽直接把他帶到黑市張貼懸賞的地方。

這裡同樣有很多人,以亡命徒居多。

張貼的懸賞很多,千奇百怪。

有尋人的,尋物的,殺人的……

張貼在最高處的,赫然是鐘家的懸賞貼。

“鐘家,願出一半家產,尋高人對抗王級殺手!”貼上如是寫著。

旁邊還有人在議論。

“鐘家的這懸賞張貼多日了,卻一直未有人敢接啊……”

“誰敢接啊?那可是窮凶極惡的王級殺手!整個北山市有何人能抗衡王級?不要命了?”

“就是,錢再多,那也得有命拿啊……”

“鐘家,算是完了,怎麼會招惹國際王級殺手?可惜啊,偌大的家業就要毀於一旦,鐘家人不知能逃得幾條性命……”

“難啊,那可是王級殺手……鐘家,怕是要滿門皆儘……”

聽著周圍人的談論,華秋沉吟。

他不知道眾人口中那王級殺手是何等層次,聽起來似乎很厲害……

然而凡人再強大,又能強大到哪去?

他雖是《造化功》入門,但比起凡人,說是超凡脫俗也不為過。

“洪院長,幫我接了鐘家的懸賞吧。”華秋淡淡說道。

話音剛落,整個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看向華秋,神色充滿怪異。

一個坐輪椅的年輕人……

竟要接鐘家的懸賞?

他……怎麼敢的啊?

腦子秀逗了?

那可是王級殺手!

一個癱子抗衡王級殺手……天大的笑話!

就是洪正陽也是呆若木雞。

“華小友,我冇聽錯吧,你要接鐘家懸賞?”

“不錯。”華秋點頭。

洪正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華小友,你知道王級殺手是怎樣的存在嗎?那可不是一般的凶悍啊……”

“那是真正的殺人機器,殺掉幾十個訓練有素的保鏢都是輕輕鬆鬆的殺手!”

他不知道華秋哪來的勇氣……

坐著輪椅,看起來乾瘦柔弱,怎麼可能對付得了王級殺手?

這可不是有神奇醫術就能解決的事。

“洪院長,聽我的,接吧。”華秋道。

洪正陽仍猶豫不決。

華秋見狀,手指微微一彈,一道無形勁氣迸發而出,將鐘家懸賞貼擊落。

他伸手將其接住。

“鐘家懸賞……真接了?”眾人震驚之餘,用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著華秋。

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哎呀,這可不是隨便能接的啊!”洪正陽急得拍大腿。

懸賞被接,就會立刻有人通知釋出者。

“鐘家的人來了!”不多時,有人喊道。

隻見一行人快速走來,以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為首。

華秋望去,看見其中正有鐘思菱。

“誰?是誰接了懸賞?”鐘家老爺子火急火燎地趕過來,大聲地喊著。

“鐘老爺子,是那人接的懸賞。”有人提示,指著華秋。

鐘遠山立刻滿懷希望地隨之看去。

而後,他愣了。

所有鐘家的人都愣了。

一個年紀輕輕的殘廢……

“是你!”鐘思菱驚撥出聲。

“不錯,是我。”華秋一臉平靜。

“我說過,你若有困難,我會出手相助,所以,我來了。”

“你……”鐘思菱難以置信地看著華秋。

此時此刻,她不知說什麼好。

她早就說過,她的忙,幫不了。

可這個人居然尋到黑市來接了鐘家的懸賞……

他知道王級殺手是什麼概念嗎?

而他固然醫術高明,可那又有什麼用?

“思菱,他是什麼人?”鐘遠山詢問。

“他……是個……醫生……”鐘思菱囁喏著答道。

“什麼?醫生?我們又不是要治病!”鐘家人怒了。

“年輕人,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嗎?”鐘遠山臉色不善地說道。

這個時候開這種玩笑,他們可開不起。

“我冇開玩笑。”華秋麵色不變。

他打定主意,鐘思菱,他一定要救。

“鐘家張貼懸賞,我便接下懸賞,合情合理。”

“你這是在戲耍我們鐘家人!”一個強壯的青年憤怒地跳了出來。

“混小子,你以為鐘家的懸賞是誰都能接的?就你這樣的,我一拳就能打死十個,你拿什麼去抗衡王級殺手?”

“不知死活,你有十條命都不夠用!”

華秋笑了。

很久冇人這麼跟他說話了……

鐘思菱走了過來。

“謝謝你的好意,但你真的幫不了我的忙,這懸賞,就當你冇揭吧……”她勸解道。

“把貼給我吧。”她伸出手。

華秋卻是絲毫未動。

“我既揭了,便會做到。”

“區區王級殺手罷了,有何困難?”

華秋的狂妄之語直接驚呆了眾人。

好傢夥……

居然連王級殺手都敢瞧不起……

怎麼有人敢這麼目中無人?

連鐘思菱都露出了無語之色。

“哼,不知天高地厚,那便讓我先來教訓教訓你,好讓你意識到自己有多麼不自量力!”強壯青年無法忍受,當即就動了手。

他的功夫,在鐘家之人中不算低。

出手迅捷,要抓住華秋的衣領把他扔出去。

華秋看著他的動作,微微搖頭。

慢……

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