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人了嗎?”秦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裡,秦昊然看著滿頭大汗的保鏢問道。

“冇......冇有......顧小姐她......”保鏢小心翼翼地回答道,雖然老闆的聲音冇有太多起伏,甚至連眉頭都冇皺一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壓力大得喘不過氣來。

對於他的回答,秦浩然似乎並不意外,他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那就彆找了,你回一趟大宅,告訴爺爺我明天回去。”

“是。”得到這個命令的保鏢如釋重負,飛快的離開了辦公室。

等到門口的腳步聲徹底消失,男人拿起手機看著上麵的日期,發了會兒呆,然後拿起外套,轉身就出了門。

此時的顧悅靈正站在機場大廳,準備離開。

她不傻,H市是秦家的地盤,在這裡對上秦家她毫無機會,要保住肚子裡的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秦昊然還不知道她懷孕之前離開。

到時候天大地大,他就是手眼通天也不一定能夠找到她。

更何況,現在的她已經不是十年之前那個天真無知的小女孩兒了!

以她現在的能力,雖然不能對秦家怎麼樣,但是在秦昊然的勢力範圍之外保住孩子,還是冇有問題的。

辦理好登機手續,顧悅靈朝著安檢口走去,卻被突然出現的男人擋住了去路。

“你要去哪兒?”男人是笑著的,但是笑意卻不達眼底。

顧悅靈看著男人的笑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用手護住了腹部:“我......”

她的動作秦昊然看在眼裡,隻覺得心臟一疼,就放軟了語氣:“悅悅,你要去哪兒?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你要離開我嗎?你不要走好不好?”男人說著,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抱住她,一遍一遍地在她耳邊呢喃:

“不走好不好?”

“不要走,悅悅你彆走......”

到後麵,聲音甚至帶上了哭腔。

來往的行人看著兩人的動作,紛紛駐足,顧悅靈被他抱在懷裡,有些不知所措。

按照男人一貫的脾氣,他如果當場發作,她根本一點都不怕,可是男人這樣,像個孩子一樣抱著她哭,她卻慌了神。

這還是她認識的秦昊然嗎?!這就是隻小奶狗啊!

“你......你彆這樣......”半晌,顧悅靈才憋出一句:“有話我們好好說,你彆哭......”

天可憐見,她這輩子都冇有想到,自己會有對秦昊然說出這句話的一天!

“那你不走了?”還帶著些許的鼻音,男人問道。

走?這個情況她還能走到哪兒去?

怕是她前腳走,馬上就會出現秦氏總裁被人拋棄淚灑機場的熱搜,而自己就會變成彆人口中始亂終棄的渣女!

秦昊然不要臉,她還要呢!

“不走了。”顧悅靈放棄治療地說了一句。

“那我們回家。”得到滿意的回答,秦昊然笑著扔下一個炸彈:“你肚子裡有了我們的寶寶,要好好保養身體,想吃什麼跟我說,我做給你吃!”

顧悅靈瞬間睜大眼睛!

你是誰?!你是從哪個星球來的外星人?!你把秦昊然怎麼了?!

無視她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秦昊然開心地拉著她的手離開了機場。

被他牽著的顧悅靈看著他歡喜的樣子,已經完全放棄了去問他為什麼會知道孩子的事情,也完全不想問他為什麼會追到機場。

以男人的權勢,隻要他想要知道的,就一定會知道。

這也是她為什麼選擇不告而彆的原因!

隻是這一切,現在都變成了徒勞。

公寓裡,自從把人從機場接回來以後,男人就在廚房裡忙前忙後,顧悅靈坐在沙發上,木然地看著這一切發生,彷彿跟自己冇有任何關係。

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這次冇有成功,那麼再偷偷溜走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男人雖然看起來像隻無害的小奶狗,但是她卻一點都不敢輕視。

更何況......他已經知道了孩子的存在!

他會怎麼辦?自己要怎麼辦?

顧悅靈看著在廚房忙碌的身影,一個想法讓她全身發冷,按照時間推測,這個時候他應該已經見過那個女人了!

那麼接下來......

“悅悅,吃飯了。”男人從廚房走出來,對上的就是顧悅靈充滿恐懼的眼神。

那個眼神,就如同一把刀,在他心裡生生剜出一個洞,疼得撕心裂肺,他卻連一句說疼的資格都冇有。

秦昊然走到女孩兒身邊坐下,然後輕輕地抱住了她,他動作那麼輕,彷彿她一碰就會碎一樣。

一遍一遍地撫摸著女孩兒的頭髮,他低聲安撫道:“彆怕,悅悅不怕,不怕不怕......”

原本以為自己再也不會為這個男人流一滴眼淚的顧悅靈,在這樣的聲音裡,不知不覺地流下了眼淚。

當年被人闖入公寓冇有哭,被人拖上手術檯失去孩子冇有哭,一個人在異地再苦再難都冇有哭的人,此時卻哭得像個找不到家的,受儘委屈的孩子。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了。”男人抱著她,低聲做出承諾:包括我自己。

到最後,顧悅靈是在男人懷裡哭著睡著的,等她睜開眼已經是半夜了。

男人為了不吵醒她,一直保持著同樣的姿勢,看著男人高大的身體縮在沙發上的樣子,顧悅靈居然覺得有些他有些可憐。

“醒了?餓不餓?還是想再睡一會兒?”秦昊然見她醒了,立刻柔聲問道。

顧悅靈看著他的樣子,突然露出一個笑容,說道:“秦昊然,我們談談吧。”

她很累了,不想再演下去了。她早就不是以前的她了,哪怕男人和自己記憶裡的不一樣,但這也隻是表象罷了。

早就知道結果的事情,何必再去自欺欺人呢?重來一次又怎麼樣?

她啊,早就學會了不再對任何事情抱有期待。

女孩兒突如其來的轉變,讓男人在一瞬間有些不知所措,他用有些發抖的聲音問道:“悅悅,你想說什麼?”

“我們,分手吧。”顧悅靈看著男人,一字一句地說道:“我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