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她話都冇說完,就被慕莞莞拽走了,慕莞莞惡狠狠地盯著她,像是要把她活活吞下去一樣。

慕莞莞抱著胳膊趾高氣揚,“你這個醜八怪!你想要乾什麼?那是我的男人!你這輩子想都不要想!”

哦.....

原來那個男人,是慕莞莞的男朋友?

她竟然救了慕莞莞的男人.....

她不悅地皺眉,內心懊悔。

不過她記得,對方好像說過,給她一千萬?

“你隻是一個傭人的女兒!注意你的身份!”

“下次要是再讓我發現你出現在我男人身邊,我直接打斷你的狗腿!聽清楚了冇有!”

林簡露無語地扯了一下嘴角,一把推開慕莞莞,“告訴你男朋友,讓他儘快支付我一千萬!”

談及一千萬,慕莞莞頓時渾身發抖,手指冰涼,一張小臉“唰”的慘白下來。

她死死咬著牙,眼神淬毒一樣盯著林簡露的背影。

她絕對不能讓林簡露壞了她的好事。

在醫院照顧了母親一個月之後,林簡露回到了一趟慕家收拾母親的衣物,不曾想,又看見她之前救的那個男人。

慕家還大擺筵席,似乎是有什麼高興的事情。

看見林簡露,慕莞莞氣得嘴巴都歪掉了。

今天夏冥廷出院,她藉著這個機會給夏冥廷慶祝,順便拉近一下她和夏冥廷的關係。

冇想到晦氣的林簡露竟然也回來了。

林簡露在看見夏冥廷的時候,愣了一會。

這個男人有一雙冰冷的丹鳳眼,看人的時候,無形之中具有一股壓迫感。

“夏少爺,這是我們慕家傭人的女兒,平時我們太寵著了,所以冇規冇矩。”說話間,夏美瞪了一眼林簡露,皮笑肉不笑,“你怎麼來了?”

林簡露看了一眼夏冥廷,原來.....他是夏家少爺啊?

難怪敢開口說給她一千萬。

林簡露看都懶得看一眼,就去了傭人的房間。

飯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夏冥廷出了慕家大門,讓自己的助理徐瓜去開車。

倏然,一個身影竄了過來。

林簡露開口就說:“夏少爺,我救了你,你答應給我一千萬!”

一千萬......

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多年來,她在組織兢兢業業,攢了不少錢,終於買了自己的自由,但是也和組織徹底斷絕了關係。

現在的她,彆說一千萬,就是十萬都冇有。

自然,她得要這筆錢。

聞言,夏冥廷怔了片刻,微眯著冷冽的眼睛,周身散發著一股寒意。

麵前的女人五官生得精緻小巧,然而皮膚不好,臉上斑斑點點,身上卻自帶著一股不卑不亢的氣質。

“我說,你承諾過......給我一千萬!”

“林簡露!”

慕莞莞急匆匆地跑過來,把林簡露拉開,“你乾什麼?這可是夏家少爺,你一個傭人的女兒怎麼這麼不要臉?”

“我.......”

“來人!把她給我拉走!”

幾個慕家的保衛二話不說就把林簡露帶走。

慕莞莞鬆口氣,轉而又換上一副溫柔的麵孔,“對不起啊,夏少爺,我們慕家的下人,冇有頂撞你吧?”

“她說,是她救了我。”

“夏少爺,你千萬彆聽她胡說,她肯定是知道了我救了你的事情,所以想要藉機要錢。”

慕莞莞又繼續胡編亂造,“她平時總是偷雞摸狗,拿了我們慕家好多值錢的東西.......”

“上次還偷了慕家的調香秘方,揚言不讓她讀南青大學就曝光。”

夏冥廷揉揉眉頭,也冇有多想,畢竟林簡露對他來說,隻是一個不熟的陌生人。

“這種人,掃地出門即可。”

“我就是心軟啊,她和她那個啞巴母親,在青州無依無靠的,所以我就想著......不要這麼殘忍。”

說這句話的時候,慕莞莞一臉的哀傷,彷彿她真的是一個人美心善的人。

這番話讓夏冥廷沉默了片刻,“冇想到你心地這麼善良,不過對於有些惡人就不必了。”

“嗯!”慕莞莞甜蜜蜜地笑了,踩著林簡露樹立自己的好形象,真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