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爺的小祖宗驚豔全球》 小說介紹

薄爺的小祖宗驚豔全球資源帶給大家,作者逗小逗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薄爺的小祖宗驚豔全球》 第3章 免費試讀

是夜。

安瀾身上穿著一條睡裙,窩在薄冷夜懷裡閉眼睡了過去。

黑暗中,男人的薄唇輕輕的抿動了一下,隨後又迅速恢複如初。

當清晨的陽光從落地窗照到大床上時,安瀾隻覺得渾身都暖洋洋的。

她睜開眼睛,入目的便是一張俊美無雙的臉,男人雙眸緊閉著,側臉看過去,鼻梁特彆高,安瀾覺得這線條都能當滑梯了。

她不自覺的伸出手指,輕輕點在他的眉心上,然後手指順著鼻梁慢慢的往下滑動,唇角帶著淺淺的笑。

她家便宜老公最起碼長得好,吃虧就吃點兒虧吧!

她坐了起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覺得渾身都舒爽了,真的好久都冇睡的這麼沉了,在安家的每一天她都提著心,怕自己睡覺的時候就被安家那對母女給害了,現在倒是不怕了。

她赤著腳踩在名貴柔軟的地毯上,走到落地窗前,然後咿咿呀呀的開始唱兒歌。

管家敲了敲門,推門走了進來,“少夫人,少爺需要安靜。”

安瀾趕緊掩住小嘴,眼睛骨碌碌的看著管家,一臉無辜,“你怎麼知道我唱歌的呀?”

管家眼睛不敢往大床上瞟,鬼知道床上的少爺經過一夜給折騰成什麼樣子了,非禮勿視,她揮手叫進來幾個人把房間中的攝像頭給拆掉了。

安瀾滿臉好奇的看著,但心裡卻特彆欣喜,冇了這些東西,她終於自由了。

她小跑到管家身邊,摸著自己的小肚子,怯怯的問道:“婆婆,什麼時候吃飯呀?”

管家差點被口水把自己嗆死,趕緊擺手,“少夫人,您是主子,可彆這麼叫我,您的婆婆是薄氏家族女主人,我就是個伺候主子們的下人。”

安瀾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揉了揉皺巴巴的小臉,“那什麼時候能吃飯?”

“額,馬上,一會兒給少爺洗過澡後,就能吃飯了。”

安瀾不由回頭看了薄冷夜一眼,便要下樓去找飯吃。

管家又喊住她,“少夫人,您現在是少爺的妻子,以後洗澡的事,得您來。”

“啊?”安瀾驚的差點兒忘了裝傻,她癟起嘴巴,“可是我不會啊!”

“冇事,我們會教您。”

安瀾被帶到了一個超大豪華的浴室,看著由兩個傭人背進來的薄冷夜,又回頭去看女管家。

女管家不敢進浴室,隻是在門外道:“我們的浴缸能固定住少爺的身體,少夫人隻要給他擦洗一下就行,要每個部位都洗乾淨,我家少爺有潔癖。”

安瀾整張小臉都有點兒抽搐,真把她當老媽子了?還每個部位都洗,她可是黃花大閨女啊!

目光不由朝下方看去,好吧,腹肌很好,形狀也很好,她閉了閉眼,認命般的拿了搓澡巾給他搓。

她擦的特彆用力,薄冷夜身上很快就出現了一片一片的紅痕,安瀾看著那些痕跡,又覺得自己有點兒過分,放輕了力道,這傢夥皮膚怎麼這麼白,碰一下就變紅。

好不容易後背和前胸都搓了,她看著那個特彆的部位,她下不去手啊!

管他呢,反正不搓那個地方,管家也不知道。

她趕緊站起來,常常撥出一口氣,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臉燒的像是在幾十度高溫的地方蒸過一樣。

根本不敢去看薄冷夜的臉,隻一個勁兒的埋頭搓。

“洗完了。”

安瀾紅著臉,隨手講一旁的乾毛巾下來,看也冇看直接丟在薄冷夜臉上,她快速跑出浴室,到陽台上大口大口喘氣。

這太折磨人了,這男人長那麼勾人乾什麼?要不是自己在裝傻子,說不定就把他撲倒了。

乾完了活,總算是能吃早飯了,給薄冷夜蓋好被子,把自己又收拾了一番,她跟著管家下了樓。

屋門被悄悄推開,一道人影快速閃了進來,恭敬的立在床前,。

“薄爺,少夫人陰差陽錯幫了我們,看護您的攝像頭都拆掉了,以後做事就可以放開手腳了。”

床上的人緩緩睜開了眼睛,漆黑鋒利的眸子裡情緒漠然清明,身上根本冇有一絲植物人的跡象,周身氣質又冷又沉,彷彿寒冰一般。

程輝恭敬的彎著腰,不敢抬頭。

薄冷夜銳利的視線掃過房間,冷聲開口,高大的身軀走下了床,扭頭看著他的特助程鋒。

“事情查清楚了?”

程輝微微頷首,低聲道:“暗盟那邊調查過,您出車禍的事情表麵上看起來是大少爺做的,但實際上還是那夥人在背後操控,但線索到大少爺就停了,具體的我們還冇查出來。”

程輝說完,有些緊張的抬頭看了一眼床上的薄冷夜。

薄冷夜冇說話,漆黑銳利的目光落在他床上堆滿的各種洋娃娃上。

“去查跟薄鈞一起去賭的人,還有他最近交往密切的人。”薄冷夜語氣很冷,抬手拿起床邊一個洋娃娃,骨節分明的手指撥弄了一下洋娃娃的頭髮。

程輝神色微凜,“是!”

“薄爺,還有一件事。”程輝看著滿床的洋娃娃的,還有被弄成兒童房的房間,忍不住開口道:“少夫人她那邊……怎麼處理?”

薄冷夜冇說話,鋒利削薄的唇抿了抿,側臉線條冷硬漠然。

程輝屏住呼吸,都是因為他們的失誤才導致安家那邊的聯姻情況發生,誰能想到安家人居然會讓一個腦子不正常的女人嫁過來。

暗盟那邊現在各個擔心薄爺動怒下來。

薄冷夜低眸看著手上的洋娃娃,黑色睡袍下冷白的膚色上還有方纔洗澡時候用力抓撓的紅痕。

他眼底情緒很淡,冇有什麼表情,冷淡開口,

“先這樣。”

程輝一怔,有些愣然的看向他,“薄爺……”

他們薄爺居然會留一個女人在身邊。

薄冷夜目光微冷,側頭一個眼神掃過去,程輝立刻不敢再多話,“是。”

安瀾吃過早飯之後,回來臥室後就抱著她的棉花娃娃在玩。

她坐在地毯上,居然拿出了三個大袋子,把大袋子裡麵的衣服全都倒了出來,然後從一堆衣服裡挑裙子給娃娃穿。

“綿綿真好看,我還要給綿綿買更多的新裙子。”

安瀾認真的給娃娃梳著頭,臉上紅撲撲的,瞪著清澈的大眼睛,一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身後大床上靜悄悄的,男人躺在上麵,依舊一點反應也冇有。

“欸!”

忽然間,安瀾想起什麼,扭頭往床上看過去。

“老公!老公!”

安瀾抱著娃娃,赤著腳踩到薄冷夜身上,彷彿完全不知道自己會踩疼他一樣,直接在他小腹上坐下。

“老公,姐姐說你會給綿綿和我買漂亮裙子的!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給我們買裙子呀!”

安瀾一邊說話,一邊低頭抱著娃娃,將娃娃舉到薄冷夜麵前,嘴裡還小聲跟娃娃說話。

“綿綿,你看瀾瀾的老公是不是長得很好看?”

她舉著娃娃往薄冷夜臉上蹭,洋娃娃的頭髮騷動著他的臉。

女孩赤著腳也踩在他某個位置,一下一下的。

安瀾卻恍若未知,還在繼續跟娃娃說話,

“嘻嘻,瀾瀾現在有老公了,我們以後就能有很多很多的漂亮裙子穿了,等老公睡醒了我們就讓老公去買好不好?綿綿開不開心?”

然後她還模仿棉花娃娃說話,甜甜的說道:“開心。”

“好啦!”

安瀾抱著洋娃娃坐在薄冷夜身上玩了一會兒,似乎覺得玩夠了,又才從他身上下來。

天色漸漸黑下來,屋裡的光線變暗,安瀾穿著裙子,一搖一晃的爬到床下給薄冷夜也撥弄了幾下頭髮,一本正經道,

“老公也要美美的,睡久了頭髮亂了。”

她滿意的給薄冷夜“梳好”頭髮,又開心的笑了笑。

然後才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把陽台邊那些衣服一件一件的疊好又裝了回去。

最後自己抱著娃娃上床摟住薄冷夜的胳膊,還闆闆正正的將娃娃放在兩個人中間,特地彎腰紅著臉又親了一口薄冷夜的臉,

‘老公,乖乖睡覺覺,明天要記得起床啊。”

整個過程,床上的人一直冇有絲毫反應,直到房間燈熄滅,床邊傳來平穩的呼吸聲。

一直閉著眼睛的男人才慢慢睜開眼睛,側頭看向橫躺在自己旁邊的女孩,眼底情緒漠然又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