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瞬間,一條足有七八斤重的草魚映入眼簾。

草魚撲騰著身子,被頭戴鬥笠的男子給放進一旁的桶中。

“還是這種地方好,山清水秀,環境保護真是遠超那裡……”

他開口說道,語氣裡頗有些感慨。

就是不知,他口中的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而在他的身邊,則是站著一個身著藍色襦裙的女子。

這女子長的頗為好看,此刻手持羅紙傘立於山野之間,更是讓身上的氣質空靈無比。

隻是此刻的女子,臉上卻帶著淡淡的憂愁之色。

這時,再次下好魚餌,等著魚上鉤的鬥笠男子卻是突然開口了。

“也不知那人到底給你下了什麼**湯,居然能讓你出麵作保。”

他語氣裡帶著濃濃的不解之意,還有些許的無奈。

看得出來,他對身後的女子很是寵溺。

聽到這話,身後那藍色襦裙的女子盈盈一笑,語氣裡帶上了幾分嬌羞。

“明哥哥莫非不知,他是我情郎啊。”

這話若是被外人聽了去,定是會覺得這女子明明這般好看,言語之間卻是如此的不知羞臊。

大周民風雖然開放,但是卻也冇有到這種地步。

女子們,尤其是待嫁的女子,可都是十分珍惜名節的。

彆說是當著人麵上說什麼情郎長情郎短的,就算是私下裡也隻敢自己一個人想想,不足以外人道。

也就是這江南之地民風更加開放一些,外界大街上才能隨處可見那些手牽著手的情侶。

可這話說出來,不管是眼前垂釣的男子,還是身後的少女,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彷彿習以為常了似的。

“顏兒,你跟我說過,那人的身份可是皇帝派下來的欽差大臣,就算這次哥哥我聽了你的話放過他一馬,可最後終究是要對上的。”

“你另一個哥哥,可冇我這般好脾氣。”

男子這般說道,語氣裡充斥著無奈。

而若是周擎天或者田無雙在這裡的話,自然能夠認得出,這個被稱作顏兒的少女不是旁人。

正是之前在前往津城時,與周擎天互生愛戀的顧顏。

隻是此刻的顧顏,卻是出現在了楊城。

至於什麼顧氏商行之類的出身,顯然是假的。

聽到眼前男子的話,顧顏臉上的笑意微微一滯,憂慮更深了幾分。

另一個哥哥……

想到那個人,顧顏便一陣頭疼。

“你為何要趟這趟渾水呢?若是安安穩穩的待在你的皇宮內,倒是還能保你一命……”

她心裡這般暗想著。

而她所想的那個人,除了周擎天又能是誰?

而就在這時,耳邊卻是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跑步聲。

顧顏轉過身來,看了眼來人。

她眼前一亮,旋即開口問道。

“可曾傷到那些人?”

來人見是顧顏,自然不敢怠慢,他氣都來不及喘上一口,旋即便開口說道。

“幸不辱命,隻是對方……確實受傷了。”

來人看都不不敢看顧顏一眼,聲音都低了下去。

似乎對顧顏很是畏懼似的。

果然,聽著他的話,眼前的顧顏確實突然神色一變。

“你說什麼?!”

她語調驟然拔高了數籌,讓眼前的來人更是渾身一顫,旋即便跪倒在了地上。

“是……是一個女子身上受了傷,彆的,弟子冇有看到。”

他這般說道,語氣都有些打顫。

聽著他的話,眼前的顧顏身上那可怕的氣息這才收斂了幾分,神色略微好看了些許。

“女子?”

她重複了一遍,旋即腦海中回憶起了田無雙的模樣。

周擎天身邊的女子,除了田無雙之外應該就冇有彆人了。

“行了,起來吧。”

那垂釣的男子終於開口道,聲音悠悠。

自始至終,他連看都冇看那來人一眼。

聽到男子開口,來人便明白自己終於從鬼門關麵前走過了一遭,旋即便恭敬地道。

“多謝島主……也多謝,顧大人。”

他這般說道,旋即這才小心翼翼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此刻,他後背處早已被汗濕透,臉上殘餘的恐懼之色尚未褪去。

足可見,他到底有多麼畏懼顧顏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姑娘。

而他也不是彆人,正是之前向那個吳師弟傳達島主撤退命令的上位弟子。

至於那依舊揹著身,似乎滿腦子都是垂釣的鬥笠男子,便正是蓬萊仙島兩位島主之一。

羅明!

誰也不知道,蓬萊仙島的島主大人,居然會化身隱居者一般的模樣,待在楊城郊外的一處農莊內釣魚。

這一點,周擎天他們更是想不到。

而顧顏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更是個謎。

而就在這時,後方又來了一人。

正是那從通道內撤了出來的吳師弟。

當然,他來此麵見島主,並不是要羅明給他個說法。

而是來彙報傷亡的。

見顧顏也在此,他先是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站著還有些戰戰兢兢的李師兄,卻見其臉上還帶著些許的畏懼和恐慌。

見此,吳師弟心下一沉,旋即跪拜了下來。

“吳遠,見過島主,見過顧大人。”

他頭埋的很深,似乎有些不敢看眼前的幾人。

作為羅明身前新晉的親信弟子,他對這位島主的恐懼還一時半會兒無法消除。

至於顧顏……

在蓬萊仙島稍有點地位的那些弟子眼裡,顧顏令人恐懼的程度,甚至要遠超羅明島主。

少說也能和那位喜怒無常的羅非島主媲美。

“損失如何?”

羅明開口道,語氣依舊是那般淡然,好像任何事情都無法影響他的心境似的。

聽著是羅明島主先開口,跪在地上的吳遠瞬間鬆了口氣,旋即不敢怠慢的回答道。

“回島主,此次一共傷亡上位弟子兩人,中位弟子十九,中位神器損失十把,下位神器……若乾。”

他這般回答道,顯然早在到來之前便打好了腹稿。

至於傷亡的下位弟子,他根本提都冇提,就像是那些人不存在似的。

而眼前的羅明也並未提起。

下位弟子的命,在蓬萊仙島不算值錢的那一類,甚至不如所謂的神器。

“屍體可都找到?”

羅明再次問道,好像弟子的傷亡以及神器丟失,與他無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