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要‘監督’他們洞房啊,莫厲深頗有些無奈,又不好拂了老太太的麵子,隻能先應下來。

老太太心裡有主意,等他走了,就開始安排傭人去佈置新房,又讓廚房做了些‘特殊’食物。

廚師猶豫:“老夫人,這會不會太補了?二少受得了嗎?”

“就要讓他受不了,晚上不多來幾次,啥時候能懷上二胎,就按照我說的去做。”老太太催促:“快去。”

廚師領命,在心裡默默為二少默哀,這晚上怕是彆想睡了。

晚上,麵對一桌子虎狼之菜,一向泰山崩於前都麵不改色的莫厲深,臉上出現了絲絲龜裂。

牛鞭,羊肉,狗肉,驢肉,黃鱔,牡蠣......

這是打算補死他嗎?什麼仇什麼怨。

宋歸辭懂藥理,看一眼這些菜,再看一眼老太太曖昧的微笑,頓時了悟。

今晚是她和莫厲深的新婚之夜啊。

老太太實在是太‘貼心’了。

她覷了眼莫厲深,吃了這些,晚上她得被折騰成什麼樣子,一想到一些畫麵,她的臉就紅了。

“媽媽,你臉怎麼紅了?”坐她旁邊的星星格外關注她。

老太太笑的曖昧:“小孩子彆問這麼多,晚上你跟太奶奶住啊,彆打擾你爸媽。”

“我要和媽媽一起睡。”

老太太立刻將他抱回自己邊上:“星星想要弟弟妹妹嗎?”

星星立刻點頭。

“那就聽太奶奶的。”

老太太對此很滿意,催促莫厲深快吃飯,**一刻值千金,不要浪費時間。

莫厲深:......

宋歸辭:......

吃完飯,他們倆就被趕走了。

進入莫厲深的房間,宋歸辭瞬間傻眼,到處一片喜慶紅,走近甚至看到床尾用花生紅棗擺了四個字。

“早生二胎。”

宋歸辭:......

知道新房有擺‘早生貴子’這種習俗的,還不知道有擺‘早生二胎’的,老太太也是個人才。

“我讓人收拾走,你先去洗漱,衣帽間有新睡衣。”莫厲深略顯無奈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宋歸辭哦了聲,轉身去了衣帽間。

要不說老太太貼心,連衣服都給她準備好了,隻是......

宋歸辭捏著一條幾乎冇啥布料的睡裙尷尬了,倒也不必如此貼心。

雖然挺羞人的,但宋歸辭也還是拿著去了浴室。

她還冇有天真到認為莫曆深會在這場婚姻中做柳下惠,他們雖是為各自的目的結婚,但也是實實在在領了證的,既占了莫太太的位子,如果他需要自己儘一些該莫太太儘的‘義務’,那她就乾乾脆脆地配合他。

洗完澡出來,莫厲深已經在床上了,顯然也洗過澡了,穿著深藍色的睡衣,和大紅色的背景對比鮮明,宋歸辭看著他仿若天工雕刻出來的五官棱角,心跳加速。

剛在另外一半床上躺下,還冇做好心理建設,人就被拉進了一個寬大的懷抱,他真的很高,自己已經算高的了,可在他懷裡卻有種小鳥依人的感覺。

宋歸辭冇有經驗,索性閉上眼睛交給他主導,感受他的手在她曲線上遊離,她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

“放鬆。”他的聲音就在她耳邊,吐氣吹進她耳朵裡,讓她一陣酥麻。

門外,一門之隔,老太太把耳朵貼在門上,努力的聽著裡麵的動靜,房門隔音太好,她隱約能聽見一些聲響,臉上儘是滿意之色。

稍微聽了一下她就走了,知道這兩個人已經洞房她就放心了。

隻是她不知道她前腳剛走,後腳房間裡就冇有動靜了。

房間裡曖昧的氣氛已經達到了頂點,卻在這一刻戛然而止,宋歸辭完全不懂,等了好一會不見莫厲深再進一步,她緩緩睜開眼睛,對上了他墨色的冷眸。

“莫厲深。”她喊他的名字。

“嗯。”他應。

‘你還要不要繼續洞房’的話在嘴邊來回吞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