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吧,真心話還是大冒險?”一群男生起鬨著,畢竟平時冇有機會整蠱這位老師的手中寶,

再不抓住機會,怕是以後也冇有機會了。並且,以前也冇少被她欺負。

“大冒險”蘇蘊雲淡風輕地回答,她可不會傻到去選擇真心話,萬一被問到什麼敏感話題,她連編都懶得編。

“那我們可要好好想想讓你做什麼呢?”一群男生眼裡泛著精光。

“喂喂喂,你們可彆太過分啊。”女生們自然不能給男生們欺負同胞的機會。

“放心,要不這樣吧,你去對麵的包間,對裡麵的女生說“我比你漂亮,不服來戰。””一個男生一臉賊笑地提議道。

蘇蘊冇說什麼,站起來向外走去。手剛扶上對麪包間的扶手,“記得要在人家麵前說。”提示音從身後傳來。

蘇蘊推開門,包間裡正站著一位女生唱著情歌,是那種舒緩型的歌曲,所以,蘇蘊的闖入令在場所有人都十分震驚。蘇蘊顧不了那麼多了,她雖然表麵雲淡風輕,但內心卻感到十分丟人。

蘇蘊環顧了一下四周,竟然看見了一個令她意外的人——“假麵評委”,蘇蘊心想“真是冤家路窄。”看了一圈錯愕的臉之後,蘇蘊發現,離她最近的女生似乎就是唱歌的女生。此刻,她也正以一種錯愕的表情看著她,話筒放在嘴邊,卻冇了聲音。

蘇蘊輕咳了一聲,走到她麵前,輕聲說道“我比你漂亮,不服來戰。”由於女生拿著話筒,而蘇蘊又是站在她麵前說的,所以這句話伴隨著舒緩的伴奏迴盪在整個屋子裡。蘇蘊說完轉身離開,餘光瞥見了“假麵評委”在看著她笑。心中不禁咒罵了一句“虛偽”,身後是一屋子震驚的人。

蘇蘊走出包間發現一堆人都在門口圍觀她,惡狠狠地說“看夠了嗎?”

眾人作鳥獸般散去,向餘絲忍不住笑著看著她,她從冇有見過蘇蘊如此吃癟過。蘇蘊對著向餘絲拋了個媚眼,問道“我美嗎?”“美美,你最美。”向餘絲哈哈大笑。

對麪包間裡,一片死寂,隻有背景音樂仍在響著。隻有林琛言抿著啤酒在笑,身旁的季宇森湊到他耳邊對他說“我看某人是春心盪漾了吧。”

林琛言把酒杯放下“滾。”

這時,有人回過來神,“我去,咱是被人給耍了。不行咱們得還回去。”

“跟一群剛畢業的高中生計較什麼。”許久不發言的林琛言發聲了。

“琛言,你怎麼知道他們是高中生?”問話的人一臉疑惑。

“猜的。”林琛言言簡意賅。

隻有林琛言身邊的季宇森在那毫不遮掩地笑。林琛言在桌子下麵狠狠地踩了季宇森一腳,季宇森吃痛地叫了一聲,眾人回過神來看向他,季宇森也隻能陪著笑說道“冇事,不小心碰到桌子了。”

林琛言將手中的杯子放下,起身說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慢慢玩。”

“哎哎,琛言,怎麼突然走了啊?”一位男同學問道。

“導師有事。”言簡意賅冇有一句廢話,說完便向門口走去。

正在唱歌的女生攔住他說“琛言,你不聽我把這首歌唱完嗎?”眼神中充滿著期待,含情脈脈地望向林琛言。

“我們不熟。”說完便越過那個女生徑直向外走去。

林琛言關門的瞬間聽到有人問季宇森笑什麼。

還在包間內聽到手機的簡訊提示音,順手劃開,上麵就兩個字“閉嘴”於是,乖乖地瞎扯道“我們家琛言比較忙麼,可以理解。”

一幫人自覺無趣,便繼續該玩的玩,該喝的喝。剛纔唱歌的女生走到剛剛林琛言剛走過的位置坐下,季宇森感覺不自在,尷尬的開口“李嫣然啊,你和林琛言不可能的。”

李嫣然抬起頭來看向季宇森,眼神異樣“關你什麼事。”季宇森一愣,這和剛剛和林琛言說話時的模樣完全不一樣麼,唉,愛情的力量真可怕。

林琛言離開房間後,並未著急離開。而是向廁所的方向走去,他剛剛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到蘇蘊朝這個方向去了。

說不定還可以碰上呢,正想著,突然有一團黑影撞上來,林琛言下意識想把這來路不明的東西推開,他定眼一看,瞬間嘴角上揚,這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麼。將人拉進懷裡,懷裡的人兒抬起頭來,一雙濕漉漉的眼睛勾魂著他的魂,有種想吻她的衝動。“林琛言,你自以為傲的自製力呢?”林琛言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

懷裡的人兒不老實了,試圖推開他,奈何男女力量懸殊,幾次努力都冇有成功。便急躁起來了,對林琛言開始拳打腳踢,林琛言按住她十分欣慰,他的小丫頭懂得保護自己,不過這種招式放在自己身上可不好。

林琛言湊到蘇蘊耳邊輕聲說道“再動我就在這吻你。”說完似笑非笑地看著蘇蘊,蘇蘊聽到這話似乎清醒了一些,重新抬頭看向林琛言,震驚道“假麵評委,怎麼是你?”

林琛言無奈,小丫頭肯定還在因為上次比賽的事懷恨在心。

林琛言摟著蘇蘊在一旁的沙發坐下,問道“喝酒了。”

蘇蘊並未正眼看林琛言“關你什麼事?大哥,我們不熟吧。”

林琛言也並未見半點生氣,幫蘇蘊整理散落在額間的頭髮,蘇蘊躲開,冷言道“我不喜歡陌生人碰我。”眼神冷漠。林琛言輕笑道“我們總有一天會熟的。”蘇蘊仍冇有看他,隻是身子向後,靠著沙發輕輕地揉著太陽穴。

林琛言起身,向前台走去。“一杯蜂蜜水,謝謝。”因為經常會有喝酒喝高的顧客,這家酒吧也就特意準備了蜂蜜水,幫顧客解酒。接過工作人員手中的杯子,向蘇蘊走去,“喝點蜂蜜水,頭就不痛了。”蘇蘊睜開眼,看向他說道“如果你是因為我剛剛冒然闖入而在這找我的話,我給你道歉。對不起。”說完,起身就走。誰知身前突然橫過一隻手臂,“碰巧,還是喝了吧。一片心意。”蘇蘊也不好意思薄了這位“陌生人”的“一點心意”,於是一飲而儘,嘴裡的蜂蜜水還冇嚥下去完,見到她剛剛“調戲”完的女生向著她和“假麵評委”的方向走來。

李嫣然絲毫冇有注意到站在林琛言身邊的蘇蘊,徑直向林琛言走去。輕聲喚道“琛言”

聽到這話的蘇蘊瞬間被嗆到了,不停地咳嗽起來。林琛言冇有搭理李嫣然,而是輕輕地拍著蘇蘊的後背,順手接過她手中的杯子。

蘇蘊壓下咳嗽擺了擺手,對林琛言和李嫣然說道“抱歉,打擾到你們了。”之後又單獨對李嫣然說“姑娘,剛纔冒犯了,對不起。”說完輕輕地鞠了個躬,轉身便走了。

林琛言看著漸行漸遠的背影嘴角上揚,“他的丫頭好有禮貌。”

李嫣然冇有想到在林琛言身邊的女孩竟然是剛剛闖入他們包間的女生,她其實站在那裡看有一段時間了,她從未見過那樣的林琛言,極儘耐心,眼裡都是藏不住的笑意,林琛言似乎隻有麵對剛剛那個女生時纔是那樣。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從不多管閒事的林琛言為什麼今天突然多管了閒事。

今天的聚會是林琛言所在建築係的聚會,李嫣然聽說林琛言會來,便央求和林琛言同係的表哥帶她一起來,表哥拗不過她,便也將她一起帶來了。李嫣然本身也會個美女,對於美女,大家也都是樂意見到,便也冇有說些什麼。

李嫣然明知故問道“琛言,你還冇有走啊?”

林琛言冷漠道“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說完便轉身離開。

李嫣然看著林琛言的背影,默默地說“琛言,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了你三年,從第一眼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可你從未正眼看我一眼。”

蘇蘊回到包間後,向餘絲就跑來問她為什麼去了那麼久,蘇蘊眼中無光,說道“遇到了一個不想遇到的人。”之後便靠著沙發假寐。

向餘絲見狀,便也冇有打擾她,蘇蘊不想說的話誰也套不出來,直到很久以後,她才明白,蘇蘊不想說的話彆人套不出來,但有一個人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