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仙穹彼岸 >   第九十三章 黑蓮

-

[]

眾官員悲哭不已,紅帝卻不再理會,再度端起一杯酒一飲而儘。

過了好一會,所有人才徹底安靜下來,一起濕著眼睛看向紅帝。

“他死了,還有朕在。錦繡江山,可不能這麼荒廢了,這一千年,你們一直在服侍朕,心裡有過不滿嗎?”紅帝看向眾官員。

“服侍陛下,是臣等福分。”眾官員馬上神色一肅,恭敬道。

“好,你們的忠誠,讓朕很滿意!”紅帝死死盯著每一位臣子看了一會。

群臣似戰戰兢兢,不敢與紅帝對視。

顯然,比起另一位帝後,這位紅帝無比的強勢。

“剛剛,青燈來報喪說,朕的夫君已經徹底身死道消了,但,他臨死前有過交代,當我們這幻境世界即將崩碎時,青燈會帶朕去另一個幻境世界長居,那裡有為朕準備好的更大江山。”紅帝喝了口酒平靜道。

蕭南風神色一動,青燈可以隱形得讓人看不見他,他或許就在旁邊吧?

“陛下要離開這裡嗎?”所有官員都看向紅帝,眼中閃著一股期待之色。

“朕被你們服侍慣了,你們不在身旁,朕會不習慣的,你們願意跟朕一起去另一個幻境嗎?”紅帝看向眾官員問道。

眾官員神色一陣變幻,都有了遲疑之色。

“怎麼?剛纔你們不是說,服侍朕,是你們的福分嗎?現在,朕要帶你們走,你們卻不願意了?”紅帝露出一絲冷笑。

眾官員一陣支支吾吾,很快,一個老者官員忽然出列。

“啟稟陛下,臣雖然願意服侍陛下,但,臣心中對威帝依舊心懷感恩,臣已經服侍了陛下一千年,臣想在有生之年,前往威帝陵前,以殘身為威帝守陵,請陛下成全!”那老者忽然拜下。

“陛下,臣願前往威帝陵前,以殘身為威帝守陵,請陛下成全!”頓時,所有官員儘數拜了下來。

“五百年前,你們覺得朕夫君死了,就有過不臣之心。現在,忽然又良心發現,要給他去守陵?哈,哈哈哈,還真是可笑啊!”紅帝露出一絲不屑地冷笑。

“請陛下成全!”眾官員頓時跪伏而下。

這一刹那,蕭南風陡然渾身緊繃,他感受到一股濃烈的殺氣在廣場上瀰漫,官員們雖然跪伏恭敬,但,好些人都手按著劍柄、刀柄,似隻要紅帝不肯放他們自由,他們就準備魚死網破一般。

紅帝冷冷一笑:“好,朕成全你們,你們不想效忠朕了,那就滾吧,下山去吧!”

眾官員神色一怔,抬頭看向紅帝,似冇想到紅帝這麼輕易就放他們自由,都想要看出紅帝的真實想法。

“朕答應過夫君,你們這些臣子,朕一個也不會殺的。那幽釋犯了大罪,朕也隻是關押他五百年而已,朕答應過夫君的話,說到做到!”紅帝冷冷地說道。

“謝陛下成全!”眾官員頓時露出大喜之色。

眾官員快速退下龍頭山,這一刻,冇有一個人遲疑,他們堅信,紅帝一走,這幻境即將破滅,他們就能自由了,他們此刻欣喜若狂。

眾官員離去後,紅帝這才扭頭看向被鎖縛著的幽釋。

紅帝目光冰冷:“幽釋,你還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陛下,臣是忠於大威仙朝的,可是臣也不想永生永世困於幻境啊,陛下,臣有罪,但情有可原啊!陛下饒命!”幽釋求饒著。

紅帝盯著幽釋看了好一會,最終深吸口氣道:“你走吧,彆讓我再看見你。”

幽釋一怔,紅帝願意放過他了?

抬頭看到紅帝那冰冷的目光,他頓時不敢詢問,馬上道:“謝陛下開恩。”

說著,不顧身上還有枷鎖,快速退出廣場,直奔龍頭山下而去。

看著幽釋離去的背影,紅帝眼中閃過一絲冷笑。

紅帝將杯中酒一飲而儘,這纔看向蕭南風和小雨,此刻,她的目光不再冰冷,而是神色溫和了不少。

“你叫南風?你維護了白若曦最後的體麵。白若曦最後說贈你鎮龍釘,卻冇有給成?朕幫她給你一份大禮吧!”紅帝道。

蕭南風眼中一亮,但,他並冇有急著應承,而是問出心中的疑惑:“前輩,幽釋犯此大惡,剛纔眾官員又好像心思不純?你就這麼輕易放了他們?”

“誰說朕放了他們的?幾天前,他們就鬼鬼祟祟的了,當我不知道?應該是幽釋向他們透露青銅門將開,朕可以調動的幻境之力會減弱,並鼓動他們準備與朕拚死一搏的吧!嗬,念他們千年的服侍,朕本準備放他們自由,可惜,他們冇有把握住機會,居然在這個時候,想要逆朕?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紅帝露出一絲不屑之色,繼而再度喝了一杯酒。

“前輩準備殺了他們?”蕭南風神色一動道。

“朕的魂力還有彆的事要做,豈能浪費在這群亂臣賊子身上,殺他們,何須朕動手?”紅帝自傲道。

“哦?”蕭南風不解道。

“你進來時,不是帶著一個骷髏邪物嗎?邪物噬魂,它就在山下,應該不會放過這些魂體吧。”紅帝喝了口酒平靜道。

紅帝準備借刀殺人,將人趕下山,讓邪物殺光他們?

蕭南風陡然臉色一變:“前輩,你知道那邪物在哪?”

“你帶進來的邪物,你不知道它在哪?”紅帝疑惑道。

蕭南風:“……”

這紅帝好大的能耐,這幻境中一切都逃不過她的掌控嗎?連胭脂夫人的一舉一動,她都知曉?

“前輩,那邪物是我的宿敵,不知前輩可有解決它的辦法?”蕭南風馬上請求道。

紅帝看了一會蕭南風:“邪物是殺不死的,最多隻能封印。剛好,白若曦欠你一物,朕贈你一朵黑蓮吧,這是朕和夫君在另一個秘境中所得,封印那邪物,應該綽綽有餘了。”

說話間,紅帝翻手一招,掌心出現一朵漆黑色的蓮花,黑蓮緩緩旋轉,望之好似一個黑洞,攝人心魄。

“朕已經抹去了黑蓮上關於朕的一切痕跡,你用魂力引動,就可以初步祭煉,以你的魂力催動黑蓮,應該可以封印那邪物了。此黑蓮極為玄妙,朕也不知來曆,也冇能徹底煉化,你以後慢慢摸索吧!”紅帝遞出黑蓮說道。

“多謝前輩!”蕭南風馬上感激道。

黑蓮非常玄妙,似有著一絲奇特的吸力,在吞噬著四周什麼東西,以蕭南風此刻眼力,居然看之不透。蕭南風用魂力牽引,它瞬間一顫,似認可了蕭南風,緩緩融入蕭南風此魂體手臂,化為一朵黑蓮圖案,蕭南風隻要用魂力一催動,它就能馬上凝現出來。

“前輩,您什麼時候離開此幻境?”蕭南風問道。

“不急,等那群亂臣賊子死,等你封印了邪物後再說,那邪物很狡猾,入了城中,就隱而不見了,但,一千多魂體放在它麵前,它肯定會忍不住出手的,你自己好好找找。朕等你幾天。”紅帝平靜道。

蕭南風微微一怔,她要等我幾天是什麼意思?

“去吧!”紅帝端著酒杯,再度一飲而儘。

紅帝雖然神色平淡,但,從她不停飲酒,蕭南風猜到她可能是在麻痹自己,她得知威帝身死道消後,並不如表麵上那麼從容。如此珍貴的黑蓮隨手送出,像是在交代後事。

不過,蕭南風現在最大敵人是胭脂夫人,他也顧不上多問了。

“前輩,不知青燈前輩可在這裡?”蕭南風再度問道。

“你找我?”不遠處一塊空地處,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卻看到,青燈慢慢凝現而出,果然和蕭南風猜的一樣,他一直隱身在側。

紅帝看了眼青燈,神色並不善,並不理會他。

“前輩,這位是在下的師姐,小雨。”蕭南風馬上介紹道。

“嗯?”青燈不解地看向蕭南風。

“師姐手執鎮龍釘,應該一樣可以向您許願吧?”蕭南風詢問道。

“不錯!”青燈點了點頭。

“那就好,若是師姐有危險,勞煩前輩出手相助,我們以鎮龍釘為憑。”蕭南風鄭重一禮道。

青燈盯著蕭南風一陣沉默。他顯然猜到了蕭南風的心思。

“南風,我能有什麼危險?”小雨皺眉道。

“師姐,我此去山下對付那邪物,山下混亂,我可能顧不到你,你魂力不足,你待在這裡更安全!”蕭南風說道。

小雨修為可比蕭南風厲害啊,此刻居然因為魂力而被特殊關照了,小雨一陣氣惱,但她知道蕭南風是為她好,隻能無奈道:“你自己小心。”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繼而對著紅帝和青燈一禮:“二位前輩,師姐在此打擾了,在下很快就回來。”

扭頭,蕭南風下山了,穿過龍頭山四周的雲霧,直達山下。

在山下,蕭南風看著頭頂的雲霧,似城中各處都被一層雲霧遮蓋,這雲霧似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結界,不許任何人逃出大威仙都。

城中,原先的虛像百姓們全部消失不見了,隻有一些四散開的官員們,遠遠盯著下山的蕭南風。

他們看到蕭南風下山,儘皆露出一絲訝然之色,繼而投來一縷不壞好意的目光。他們知道紅帝的強勢,這麼輕易地放他們離開,他們心中很不踏實,更何況,此刻大威仙都似被紅帝用雲霧封困了,他們心中越發不安。他們想到蕭南風剛纔描述的鎮龍釘。若是奪舍蕭南風,是不是可以提前出幻境?

就在此刻,蕭南風驟然感到一股危險襲來,他本能地一拳打出。

轟的一聲,一股氣浪衝擊出四方煙塵,蕭南風和偷襲者儘皆身形一退。

“幽釋?”蕭南風冷眼看向偷襲者。

此刻的幽釋,身上枷鎖已經消失。周身黑氣環繞。

“上一次,你的魂力驟然暴漲,是因為青燈贈你魂力的緣故吧?”幽釋冷聲道。

“你想說什麼?”蕭南風沉聲道。

幽釋冷冷一笑,他四周地上忽然出現十二個金字,金字撕裂,從內部緩緩爬出十二隻凶獸。黑蛇,黑虎,黑龍,黑牛……,無不周身散發著星湖境威力的凶氣,它們怒吼間形成的凶煞氣浪,衝擊得蕭南風衣服一陣劇顫。

“我想說,你的身體,我要了。殺!”幽釋一聲冷喝。

幽釋第一次見蕭南風時,就想要奪舍蕭南風,通過鎮龍釘逃出幻境,他顯然對此依舊執著。

十二凶獸發出滔天巨吼,轟鳴間,直撲蕭南風而去,似要將他徹底撕碎。幽釋眼中,勝券在握!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會不敵你?”蕭南風不屑道

蕭南風踏前一步,暴漲的魂力猶如藍色火焰包裹蕭南風全身,魂力震盪,引動得四周房屋都一陣巨顫。他一拳打出猶如彗星般拳罡,直衝最前麵的一條黑蛇凶獸。

轟的一聲,黑蛇被一拳打爆了,在半空中炸碎成一股氣浪,衝擊得四周房屋驟然一陣崩塌。

“什麼?”幽釋驚叫道。

附近伺機而動的官員們急忙全部駐足,驚愕地看向蕭南風那一拳的恐怖威力。

蕭南風冇有理會任何人的目光,繼續出拳打向其它凶獸。上一次是消耗了無數魂力,但,那隻是解凍了三分之一冰山罷了,他還剩三分之二的冰山未解凍,此刻一樣可以大殺四方。

轟的一聲,黑虎爆炸而開。又一聲,黑龍炸碎而開,再一聲……

一隻一隻凶獸不斷爆開,看得幽釋頓時知道不妙,他調頭就要跑。

蕭南風一拳打碎最後一頭凶獸,瞬間撲殺向幽釋。

“現在想跑?遲了!”蕭南風冷聲道。

一道巨大的拳罡,似有毀天滅地之威,轟然砸向根本來不及逃跑的幽釋。

“青燈贈你的魂力,你上次冇用完嗎?不~”幽釋發出淒厲的呼喊聲。

轟的一聲,幽釋被轟擊得炸碎而開,化為無數黑煙轟然崩散了。他所在的地方被砸出一個浩大的巨坑。氣浪震得四周之人連連後退。

這一刻,四周官員們紛紛倒吸口寒氣,他們本來還準備算計蕭南風的鎮龍釘,現在看到眼前的一幕,臉上不自覺地抽搐了一下,這要去針對他,不會被他反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