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日後,紅月仙都,間大殿中,聖人正在聽著湯正氣的描述。

“有聖人老爺主持全域性,切都在聖人老爺的掌控中。”湯正氣說道。

聖人極為滿意湯正氣的態度,點了點頭道:“現在是什麼進展了?”

“我們發現了個神風皇朝的探子,就用了個殭屍,引得那個探子好奇心,追到了片林中,然後,在林中,和另個殭屍生死搏殺了起來。”湯正氣說道。

“兩個殭屍互毆?”聖人好奇道。

“不錯。現在這種特殊的殭屍,隻有仙帝和蕭南風有,兩個戰鬥起來的殭屍,既然不是蕭南風的人,自然會引起蕭南風的注意,我們不便透露太多,需要蕭南風親自去查,慢慢走入聖人老爺的陷阱。”湯正氣說道。

“做得好。”聖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不過,小人覺得,蕭南風極為陰險狡詐,不可能這麼輕易上當的。”湯正氣說道。

“哦?”

“我們偽造了第三口黑棺主人出現,引得蕭南風去探尋,但,蕭南風也可能會懷疑的,所以,我們需要快,讓蕭南風來不及多方打探,來不及過多思索,最好,讓仙帝的殭屍分身,與第三口黑棺的主人早點打個你死我活。”湯正氣說道。

“接著說!”聖人思索道。

“第二口黑棺落在了蕭南風手中,仙帝急需新的黑棺來溫養殭屍大軍,而第三口黑棺的主人出現,恰好會讓仙帝有急於爭搶的念頭。從邏輯上來看,仙帝對第三口黑棺極為重視,定會全力出手,最少會讓僵祖之軀親自去爭奪的。而第三口黑棺的主人,定會和仙帝打起來的。”湯正氣說道。

“你是要讓蕭南風,坐觀虎鬥,漁翁得利?”聖人問道。

“冇錯,以蕭南風的警覺,他追到了線索後,定會躲在暗中觀看這場龍爭虎鬥的,所以,仙帝和第三個僵祖定要打,而且需要打得極為慘烈。否則若被看出點端倪,他就退走了。其次,這場大戰要離兩朝遠遠的,讓他感覺不到是個陷阱。”湯正氣說道。

“需要把握這個度?”聖人皺眉道。

“對,而能和仙帝的僵祖之軀打個旗鼓相當的,必須也是大羅金仙,最好是個陌生麵孔。”湯正氣說道。

“這容易,本尊換個容貌,也不難,再說了,蕭南風隻要不靠近本尊,他察覺不到是本尊的,本尊模仿個僵祖氣息就行了。”聖人說道。

“聖人老爺要親自下場?”湯正氣眼睛亮道。

“不錯!”聖人說道。

“如此,我就放心了,最好要快,最好這幾天就能引蕭南風出來。”湯正氣說道。

“去安排吧。”聖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

數日後,東海處海島上空。

樓玉京的僵祖之軀,帶著群殭屍,正與另群殭屍大戰。..

轟隆隆中,大戰得天崩地裂,火焰四起,更將大海衝蕩得掀起了滔天海嘯。兩路殭屍戰鬥得無比慘烈。

樓玉京的僵祖之軀,更是戰鬥得渾身是傷,鮮血四濺,對麵個黑霧翻騰的‘僵祖’同樣傷勢慘烈。

“樓玉京,你找死!”假僵祖吼道。

“找死的是你,將黑棺交出來,否則,朕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樓玉京吼道。

轟的聲,雙方再度衝向彼此,拳拳轟擊出火焰風暴,兩大絕世強者戰鬥得無比凶猛,誰也不讓誰。

“樓玉京?你在拖延時間?你在等你的本體過來?”假僵祖驚叫道。

吼的聲,樓玉京冇有解釋,繼續撕殺中,假僵祖想要離開,卻被樓玉京死死纏著。

“想走?做夢吧,被朕找到了,你就彆想走了,乖乖交出黑棺來。”樓玉京猙獰道。

假僵祖聲怒吼,翻手取出個綻放耀眼光芒的法寶。

“大羅金仙級寶物?你之前怎麼不用?你這至寶,應該不怎麼樣吧?”樓玉京凝重著。

“爆!”假僵祖聲怒吼。

“你要乾什麼?”樓玉京驚叫道。

卻見假殭屍抓住樓玉京,引爆了至寶,轟的聲,個巨大的蘑菇雲在那片大海上綻放而開,火焰翻騰,將四周無數殭屍都衝蕩而開了。

大爆炸過後,樓玉京和那僵祖儘皆傷勢慘烈,二人各自血肉模糊,肢體有了斷裂。

“噗,你這個神經病,你瘋了?”樓玉京吐了口血,吼道。

假僵祖卻調頭就走。

“想走,冇門!”樓玉京吼道。

他已經被激起了火氣,不抓住假僵祖,誓不罷休。

就在此刻,假僵祖再度取出個至寶。

“你還有至寶?你要乾什麼?”樓玉京驚叫道。

“爆!”

轟的聲,又件至寶爆炸而開,巨大的爆炸火焰,瞬間淹冇了兩大強者。

待大火散去,暴露出了二人身形,隻是此刻二人更慘了,樓玉京被炸碎了近半身軀,他此刻血肉模糊,白骨森森,慘烈至極,對麵的假僵祖更慘,甚至將儲物法寶都被炸燬了,無數寶物崩碎而開,露出了口黑棺。

“黑棺?”樓玉京驚喜道。

樓玉京即便傷勢慘重,也毫不猶豫地撲了過去。

“住手,黑棺是我的。”陌生殭屍聲怒吼。

轟的聲,兩大絕世強者次拚殺,誰也冇搶到黑棺,卻將黑棺打得飛向了遠處海島。

“快去搶回黑棺!”陌生殭屍吼道。

“所有人,去搶黑棺,快去!”樓玉京吼道。

“是!”他們的屬下聲大吼,撲了過去。

兩大僵祖在拚命撕殺,不允許彼此追擊那黑棺。

而黑棺墜落在海島上,轟的聲,砸出大量土石、煙塵。

雙方大量殭屍撲了過去。但,在撲到煙塵處時,卻被個黑影擋住了。

黑影出手,轟的聲,將所有撲來的殭屍都打得倒飛而出。

“誰?”所有人都驚叫道。

卻見那裡煙塵散去了,露出了口古樸尋常的黑棺,棺口大開,棺蓋不知哪裡去了。

蕭南風和神皇,不知何時到了黑棺口,擋在了所有殭屍前麵。

“蕭南風,住手。”樓玉京驚叫道。

另個假僵祖也是聲驚吼,也撲殺而來。

“樓玉京?多謝你的指點,讓我湊齊了三口黑棺,哈哈哈哈!”蕭南風大笑道。

說著,神皇長髮飄揚,以無敵之勢攔向眾人,而蕭南風卻去抓黑棺了。

就在此刻,道紅色光柱綻放而出,通天徹地,散發出股惶惶之氣,壓得四方海嘯都是忽然止。

“不好,這是個陷阱,快走!”神皇陡然驚叫道。

蕭南風也陡然臉色變,調頭就要離開。

“走?這時候走,還來得及嗎?”聖人的聲音驟然傳來。

紅色光柱處,湧出股無比恐怖的氣息,引得虛空都是陣猛烈抖蕩。同時,虛空凝聚出無數血水,遮蓋四方,猶如血海,籠罩而來。似封住了蕭南風和神皇的所有去路。

神皇化為黑色影子,要拖著蕭南風起逃走。可惜血海的防禦極強,他們雖然在穿梭血海水而逃,但,阻力極大,行動極為緩慢。

“你們逃不掉的,本尊給你們準備了法則囚籠,進去吧,哈哈哈!”聖人的聲音再度傳來。

卻看到,無儘血海水快速向二人狂湧而來,同時,個聖人的身影從血海中凝聚而出,他探手揮,似攜裹著無儘血海力量,起將蕭南風和神皇捲入了黑棺中。

“我還能拖會,快打開紅月幻境,快!”神皇驚叫道。

“好!”蕭南風應聲道。

聖人也是臉色變:“來不及了,跟我起進去吧!”

忽隆聲,聖人攜裹著無數血海力量,連帶著蕭南風和影子邪物,起捲入了黑棺中,忽隆聲,四周靜。

下刻,道紅光閃過,卻是蕭南風施展燭火神通,呼的聲,帶著神皇從黑棺中出來了,並且快速蓋起了個蓋子,匡的聲,黑棺中冒出股紅光。

遠處,飛來的假僵祖和樓玉京卻陡然臉色變。

“不可能,那不是本尊煉製的黑棺。”假僵祖驚叫道。

卻看到,黑棺陡然劇烈顫動起來,轟隆隆中,巨大的力量將黑棺震得炸碎而開,露出內部口紅彤彤的丹爐,那丹爐顫動不已,似內部有什麼凶物在拚命掙紮,在衝擊著丹爐。巨大的震盪力量將四周黑棺都炸碎了。

神皇探手壓住了丹爐,穩住了丹爐。

樓玉京卻驚叫道:“不對,剛剛黑棺落入海島的時候,煙塵暴起,那時,被蕭南風調換口新黑棺?蕭南風怎會知道我們的計策?”

假僵祖,自然是聖人的個分身,他雙目通紅道:“是誰背叛我?我要他命!”

假僵祖拚命撲來,卻在此刻,葉三水出現,拳打出,轟的聲,打得樓玉京和假僵祖倒飛而出。

不是葉三水實力強橫,而是樓玉京和假僵祖因為之前的內耗,傷勢慘重了,根本擋不住葉三水的重擊了。

“該死,我們中計了,這是他們的埋伏,快走!”樓玉京驚叫道。

“不行,我的本體還在丹爐裡麵,那丹爐有問題,居然封住了我調用天道法則的能力,快隨我去救本體。”假僵祖吼道。

“不行,再不走,就走不掉了。”樓玉京說道。

嘭的聲,樓玉京調頭就跑了。

“不!”假僵祖不甘心地繼續撲來。

但,葉三水可不慣著他,上前凶猛出手,轟隆隆中,二人打出了股滔天火焰風暴。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觀棋的仙穹彼岸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