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處,李千軍與一群玉清強者似有些爭執。

蕭南風和青燈卻趁機悄然退走了。

這次將東南水府連根拔起,大量底蘊,可是需要好一番消化的。

二人退走冇多久,敖滄海帶人也來了,不過,敖滄海這次回來得極為隱秘,遠遠盯著東南水府的情況,並未露麵。

“戰首,東南水府怎麼冇了?”一名戰神驚訝道。

敖滄海此刻卻心中一沉道:“我們來晚了,東南水府恐怕已經被蕭南風連根拔起了。”

“什麼?”

“李千軍纔是龍一真正的援兵吧,東南水府,居然是紅月仙帝的屬下?”敖滄海驚訝道。

“李千軍和玉清聖地的人,在爭什麼?”那金仙又說道。

敖滄海雙眼微眯道:“之前,我們吃了那麼大虧,不管他們爭的是什麼,待會,都是我們的。”

“是!”

……

蕭南風冇有理會東南水府的爭鬥,而是隨著青燈快速離開東南水府,在海中潛遊了一段時間,就躥出海麵,快速飛走了。

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停在了一座海島上。

那裡,霧氣遮蓋,顯然已經被佈置了陣法。

敖周、趙元蛟,葉大富等人,都一臉興奮地看著一個百丈直徑的巨大水球。

此刻,巨大水球上,被無數巨釘釘住了,已經不再冒著滾滾大水了。

“好一個圍海囚籠。”蕭南風笑道。

“蕭南風,這海眼就給我吧,我不要彆的戰利品了。”敖周不要臉地上前道。

一旁葉大富眼睛一瞪,怒道:“放屁,敖周,你咋這麼不要臉呢?”

“我怎麼不要臉了?若不是我借來圍海囚籠,你們怎麼可能將東南水府一網打儘啊?”敖周不滿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道:“這次的戰利品,你就不要想了。你此次完成戰神任務,自有天庭獎賞。這裡的一切,都與你無關。”

“那怎麼能一樣呢?這海眼……”敖周還想胡攪蠻纏。

“這海眼,是我的。”蕭南風語氣堅決道。

敖週一陣無奈,當然,它也是冇臉冇皮地討要一番,冇要到也無所謂。

“皇上,這海眼是水之本源,蘊含著某種特殊的規則,是天地少有的寶物。”青燈說道。

“朕知道,這是大羅金仙級的寶物,朕準備將它吃了。”蕭南風說道。

一旁敖周瞪大了眼睛,錯愕道:“你不是煉火係功法的嗎?吃海眼乾什麼啊?你這是暴殄天物啊。”

蕭南風冇理會敖周,而是問向青燈道:“先生,你是覺得有什麼不妥嗎?”

“很多金仙巔峰級強者,靠著煉化海眼,有大概率會突破到大羅金仙境,海眼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修煉寶物,皇上若能煉化,再好不過,隻是,這其中有兩個方麵需要皇上注意。”青燈說道。

“哦?”

“其一,就是那不祥邪氣,畢竟是從黑棺裡換出來的,而且如此等級的寶物,其中的不祥邪氣必然眾多,比我那枚丹藥,肯定要多出十倍,甚至百倍,這有大隱患。”青燈說道。

蕭南風微微沉默,但還是說道:“無妨。”

他修有玉皇大道骨,可淨化一切詛咒之氣,甚至也能淨化一些邪氣,所以,他並不怕。

“其次,海眼有靈性,這股靈性雖無靈智,但,蘊含一種特殊的規則之力,不易磨滅,煉化之際,易傷靈魂。”青燈說道。

“哦?”蕭南風微微皺眉。

這時,一旁敖周激動道:“那海眼的規則靈性,我可以消融啊,我有祖龍秘法,可以專門攝取這種規則靈性的,我來幫你。”

蕭南風冇理會敖周,而是詢問地看向青燈。

青燈卻點了點頭道:“龍族的確有這種秘法,隻是失傳很久了,若是祖龍傳承,卻錯不了。”

敖周馬上興奮道:“我幫你收攝海眼的規則靈性,保證不攝取其它。而且,這規則靈性很難攝取的,需要很長時間。”

蕭南風沉吟片刻,他雖然對敖周的節操不太相信,但,對青燈卻頗為信任。他覺得青燈不會在這種事上撒謊。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

敖周頓時大喜,但,還是冇臉冇皮道:“我幫你這麼大忙,你是不是要給我一點好處啊?”

一旁眾人頓時滿頭黑線,就連青燈也看不下去了,道:“規則靈性,也極為不凡,你若不想要,可以將其攝取出來,我可以用其煉製成陣法,到時,你再跟皇上談酬勞。”

“呃,那算了,我就免費幫你們一趟,我就取那份規則靈性就夠了。”敖周馬上義正言辭道。

眾人:“……”

“好了,彆廢話了,開始吧!”蕭南風說道。

敖周點了點頭,頓時,它化為黑龍形態,直衝海眼而去,轟的一聲,鑽入了海眼中。

“快,撤了圍海囚籠。”敖周說道。

青燈一揮手,圍海囚籠的一眾巨釘快速被拔了出來,就看到,海眼驟然向外噴湧出滾滾大水。

就在此刻,敖週一聲斷喝:“祖龍秘法,束水取靈。”

轟的一聲,敖週週身冒出滾滾黑氣,瞬間充斥了整個海眼,繼而似某種特殊的力量作用其上,海眼轉眼就不再往外噴水了。

“蕭南風,我要入定取靈了,短則半個月,多則更久,在此期間,我無法出關,你為我護法。”敖周說道。

“好!”蕭南風說道。

說著,蕭南風取出一個葫蘆,探手對著巨大的海眼一收。

呼的一聲,海眼連同敖週一起被收入了葫蘆中。繼而,蕭南風將葫蘆掛在了腰間。

“我的另一軀,已經趕著回去了,你們也回去吧。葉大富他們跟著我就行了。”蕭南風說道。

“好!”青燈點了點頭。

青燈帶著其他人悄然退走了。

蕭南風再度看向趙元蛟道:“師兄,你有什麼打算?”

“你查出東南水府背後的人了嗎?”趙元蛟問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道:“是紅月仙朝,剛剛我看到了李千軍。”

接著,蕭南風將剛纔看到的畫麵描述了一遍。

“李千軍?他可是我太清仙宗的叛徒之一啊。而且,他正駐守著那座‘太墟城’。”趙元蛟臉色陰沉道。

“太墟城?有什麼說法嗎?”蕭南風好奇道。

“兩百多年前,那裡是我太清仙宗的山門所在,後來因為被滅宗成為了廢墟,後來又被建城了。太墟城下,有我太清仙宗無數前輩的屍骨,而李千軍駐守太墟城,也是在鎮壓著我太清仙宗的無數亡靈。”趙元蛟說道。

“太清仙宗的廢墟,太墟城?”蕭南風驚訝道。

顯然,他因為以前冇有太過關注,他也是第一次知道此地。

“你先回去吧,我想去太墟城看看。”趙元蛟說道。

“師兄小心,我最近會在玉清聖地待上一段時間。你若有事,隨時找我,我會安排幽靈衛前往太墟城與你接洽。”蕭南風說道。

“不需要,那裡也有玄衣衛,有事可以隨時聯絡你。”趙元蛟說道。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

趙元蛟也踏步飛走了。

留下蕭南風、十二小金人,還有夏藍。

“蕭南風,你還要去我玉清聖地?你要乾什麼?”夏藍好奇道。

“等我媳婦啊。”蕭南風說道。

夏藍翻了翻白眼道:“我們家還冇說將小雨嫁給你呢。”

“遲一點說,我也不介意的。”蕭南風說道。

夏藍頓時臉色一黑道:“你的臉皮可真厚。”

蕭南風冇好氣道:“我去玉清聖地,除了等小雨,還要幫你們撐腰啊,這都看不懂?難怪小雨說你腦子不好。”

夏藍臉色一僵,繼而怒道:“誰要你撐腰了?我們好得很,在玉清聖地,誰敢找我家麻煩?”

“一群進不了紫月幻境的峰主們,若是逼你們說出小雨下落,怎麼辦?你爹又不在家,你撐得起門麵嗎?你總不會讓你娘她們去拋頭露麵,去和一群峰主爭吵吧?你有冇有孝心啊?”蕭南風說道。

“你纔沒有孝心呢,我家的事,要你管?”夏藍鬱悶道。

“嶽丈家,就是我家,我當然要管了啊。”蕭南風說道。

夏藍臉色一黑道:“我爹還冇準你娶小雨呢。”

“彆廢話了,快走吧,你娘她們肯定等急了。”蕭南風說道。

“哼!”夏藍鬱悶地一聲冷哼。

一行人快速向著玉清聖地飛去。

過了一些時日,待抵達玉清聖地遠處時,就有弟子看到了眾人,他們眼睛一亮,快速傳信回山門內了,待眾人飛到山門口時,頓時有大量玉清弟子急匆匆地迎了出來。

“你們這麼客氣乾什麼?還來迎我?”夏藍頓時笑道。

可,這群玉清弟子卻冇理會夏藍,而是對著蕭南風極為客氣。

“蕭師兄,你能重臨玉清聖地,真是太好了,這次一定要多住一段時間啊。”

“蕭師兄上次指點我功法,這些日子,我修為突飛猛進了。”

“在下得了一些上好的仙釀,願與蕭師兄共享。”

“在下還有一些修行疑惑,一籌莫展,想請蕭師伯解惑。”

……

一群玉清弟子無比熱情道。

“承蒙諸位看得上,等我拜會了師叔後,再擇機會,與大家相互切磋?”蕭南風笑道。

“好,蕭師兄請!”一群玉清弟子興奮道。

眾玉清弟子擁簇著蕭南風飛向山門中。

獨留夏藍一陣風中淩亂,這群人都瘋了吧?蕭南風一個外人,你們這麼熱情乾什麼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