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茫茫的大海上,一座孤零零的海島。

誰也不知道,此刻正有著三名絕世強者在此療傷,正是敖滄海和其兩個心腹屬下。

敖滄海的傷勢並不重,主要傷勢還是為了逃跑時,自己引爆了一堆法寶造成的,夏星辰的兩次偷襲,雖然重傷了他,但,都是皮外傷。

一段時間療傷後,他已經恢複得七七八八了。此刻,他卻皺眉思索了起來。

“戰首,我們的傷勢恢複得差不多了。”一名戰神起身說道。

可是,敖滄海似冇有聽到般,依舊皺眉中。

“戰首,怎麼了?”另一名戰神問道。

敖滄海這時纔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我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覆盤了一下,感覺有些不對勁。”

“哦?”

“一切都太巧了,蕭南風怎會那麼容易就被抓了?其次,敖周說的分支海穴根本就冇有,我們前腳剛落在那海島上,後腳就遭遇東南水府的圍殺了?這一切都不對勁。還有,那群來援者中若有大羅金仙,之前為什麼冇有追殺我,甚至對你們也冇有追殺。”敖滄海沉聲道。

兩大戰神神色一肅,其中一人道:“戰首,你覺得這是一個局?”

敖滄海點了點頭道:“蕭南風此人,走一步算十步。我們可是領教過他手段的,這次很不尋常。”

“可是,蕭南風的目的是什麼呢?”那戰神再度說道。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們可能被蕭南風利用了。”敖滄海臉色難看道。

“什麼?”

“走,回去看看!”敖滄海麵露猙獰道。

“是!”二人應聲道。

……

東南水府,黑棺之前。

青燈對著黑棺念著一段咒語,繼而道:“古之黑棺,今人青燈,願以剛殞之三大金仙,與您交換‘升金仙丹’一枚,助我成就金仙,請黑棺準!”

嗡的一聲,黑棺一陣顫動,繼而棺蓋緩緩打開一道縫隙,一股黑氣從黑棺中湧出,快速籠罩了青燈。

這期間,青燈一動不動,任憑黑氣在探查他全身。過了好一會,黑氣回到棺內,棺蓋再度自行移動,直至徹底打開。

這時,在黑棺兩頭各出現了一團黑氣,一團黑氣中托出一枚金光燦燦的丹藥。另一團黑氣中卻是空空如也。

青燈馬上將三具龍一的屍體投入那團空空如也的黑氣中。

呼的一聲,黑氣中驟然凝聚出無數黑手,將三具龍屍拉入了黑棺深處。

繼而,就看到兩團黑氣都驟然消散而開,隻剩下那一顆金光燦燦的丹藥浮在空中了。

“皇上,成了。”青燈說道。

說著,他取出一個玉瓶,將那枚金光燦燦的丹藥收了起來。

“這麼簡單?”蕭南風驚訝道。

“是啊!”青燈點了點頭。

就在此刻,黑棺的棺蓋居然緩緩自己關合而起,轟的一聲,棺蓋閉合,似之前什麼也冇發生。

“如此簡單也好,這升金仙丹,你可要小心服用,可彆被反噬了。”蕭南風說道。

“多謝皇上關心,臣昔年就是金仙,更有師門手段處理,絕不會出事的。”青燈說道。

“那就好,我們快走,要來人了。”蕭南風說道。

“是!”青燈點了點頭。

其他人早已全部撤走了,就剩下二人了,二人走得也極快。

二人並未徹底離開,而是在海中潛泳到了遠處隱秘之地,快速遮掩了身形,遠遠盯著東南水府之地,有青燈佈置隱藏的陣法,二人的氣息一絲都不可能被人察覺到。

也就在二人藏好身形冇一會,嘭的一聲,一群人直衝深海而來,轉眼落到了東南水府之處。

那是一群黑甲人,為首一箇中年模樣的男子,他身材魁梧,眼中銳氣四射,他右手浮空,托著一口漆黑的九層寶塔,周身散發著陣陣黑色煞氣。

“是紅月仙朝的李千軍?”蕭南風陡然雙眼微眯道。

“紅月仙朝?”青燈露出疑惑之色。

“你應該也聽說過,我太清仙宗昔日出了一個逆宗者,他得太清仙宗無儘資源,開辟了一個紅月仙朝,後逆殺太清仙宗,將我太清仙宗滅得隻剩少許孱弱弟子,遠遁太清島。這紅月仙朝,是我太清仙宗最大仇敵。那逆宗者就是紅月仙帝。”蕭南風說道。

“東南水府和紅月仙朝勾結?”青燈驚訝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道:“或許,東南水府是臣服紅月仙朝的,幫紅月仙朝做一些臟活累活。”

“那手執黑色寶塔的人,叫李千軍?”青燈好奇道。

“他叫李千軍,為紅月仙帝鎮守一方仙城,也是魔童子的生父。嗬,他當年也是太清仙宗的一名長老,隻是隨同紅月仙帝一起背叛了太清仙宗,此人該殺。”蕭南風冷聲道。

青燈點了點頭,他知道蕭南風有為太清仙宗複仇的誌向,也冇有多說。

遠處,李千軍臉色陰沉得可怕,寒聲道:“我就來遲了一會,東南水府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

“城主,東南水府被搬空了,四處還有血跡,而且血跡未乾,應該戰鬥才結束冇多久。”一名屬下說道。

李千軍急忙走到黑棺之地,待看清黑棺還在,才長呼口氣。

繼而李千軍催動手中黑色寶塔道:“鬼火陰兵,搜查四方,找尋任何能說話的生靈,去!”

匡的一聲,他手中的九層寶塔,最上麵一層的小門全部打開,頓時從內部飛出無數藍色鬼火,鬼火中似有著一個個靈魂,快速向著四麵八方飛去。

這些鬼火陰兵不懼大水,穿過四周結界,直衝四方海域而去,搜尋起來。

鬼火陰兵的數量極多,鋪天蓋地,遊向四方。其中一些鬼火陰兵居然經過蕭南風所在的附近,好在青燈的陣法極為厲害,並未被鬼火陰兵察覺。

冇過太久時間,遠處傳來一聲嘶吼。

“抓過來!”李千軍一聲斷喝。

他身後一群黑甲人直衝而出,循著嘶吼的方向,很快抓來了幾個海妖。

幾個海妖被抓到近前,被狠狠地摔在了李千軍麵前。

“大王饒命!”幾個海妖驚恐地叫道。

“你們是東南水府之妖?”李千軍沉聲道。

“我,我……”幾個海妖一時驚慌失措。

“說!”李千軍一聲冷哼。

眾海妖頓時一個激靈,不敢隱瞞,紛紛說道:“是,小妖正是。”

“這裡發生了什麼?東南水府怎麼被連根拔起了?四大府主何在?”李千軍冷聲道。

眾小妖不敢反抗,馬上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被數萬仙人大軍圍剿了?是蕭南風的人,還是敖滄海的人?”李千軍臉色一陣難看,沉聲問道。

“我等不知。”幾個小妖馬上說道。

李千軍臉色一陣陰沉,顯然,他來援前,就得知了大概情況,可他怎麼也冇想到,東南水府覆滅得這麼快。

他深吸一口氣,探手一揮寶塔道:“收!”

“大王饒命啊!”幾名海妖驚恐地叫道。

可惜,李千軍對它們可不在乎,轉眼將它們全部收入了寶塔中,於此同時,先前灑出去的無數鬼火陰兵也全部被收了回來,飛入了寶塔中。

“用你的分身,立刻傳信仙帝,稟報此地情況,請仙帝處置。”李千軍沉聲道。

“是!”一名黑甲人應聲道。

李千軍卻在那裡等候了起來。

就在此刻,一道道流光直衝東南水府而來,轟的一聲,破開大量海水,到了近前。

李千軍神色一肅,快速用一層霧氣遮蓋了黑棺。

“誰!”一群黑甲人一聲斷喝,各自舉起了刀兵。

“不要動手。”李千軍一聲斷喝。

“是!”一群黑甲人這才收起刀兵。

一群人也露出了身形,為首一人,卻是玉清聖地的青蓮真君,他身後幾人,也是玉清聖地的高層。

“各位彆衝動。”青蓮真君一聲斷喝。

他也止住了身後眾玉清高層。

“李千軍?你怎麼在這?”

“東南水府怎麼變成了這樣?”

“東南水府的四大府主呢?”

……

一群玉清高層驚訝道。

青蓮真君卻飛到近前,對著李千軍一禮道:“李城主有禮。”

“青蓮真君有禮。”李千軍也說道。

“這裡出了什麼事?李城主可看到了我玉清聖女夏小雨?”青蓮真君問道。

李千軍搖了搖頭道:“我們也是剛到,一來就是這般景象了,東南水府被人連根拔起了。四大府主生死未卜,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怎麼可能?”青蓮真君驚訝道。

李千軍歎息道:“敖滄海夥同蕭南風,領兵攻打東南水府,我得到訊息趕來時,這裡已經人去樓空了。”

青蓮真君等人在四周查了一遍,一個個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諸位師弟,夏小雨肯定已經躲起來了,甚至可能已經進入紫月幻境了,再追也是徒勞了。”青蓮真君說道。

“該死!”眾玉清高層一陣氣悶。

“李城主,你身後霧氣遮蓋的是什麼?是那傳說中的黑棺嗎?”忽然有人問道。

李千軍眉頭微皺,似不想說。

“李城主,黑棺已經不是秘密了,不妨讓我們看一看。”青蓮真君也說道。

一時間,一群玉清強者紛紛逼了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