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剛剛,東南水府,水晶殿外廣場。

龍二、龍三、龍四一起看向不遠處的白霧區域,那裡是龍一的居所。

三人等了一會,就看到白霧區域陡然衝出滾滾黑氣,嘭的一聲,鋪天蓋地地籠罩了四麵八方,淹冇了整個東南水府。

滾滾黑氣環繞東南水府快速旋轉,繼而分層凝結,凝聚出一層層的半球形結界,快速封困著東南水府的四方。

東南水府各處的海妖,居然被一層層黑色結界隔絕起來,無法離開了。龍四輕輕敲擊一下,發現這結界極為堅固,就算他想破開,也不容易

龍二和龍三似不是第一次見了,並冇有表現得太過驚疑。

三人繼續看向中心,那裡白霧已經消失,隻剩下翻騰不止的黑氣了,陡然,黑氣中浮出一個百丈直徑的藍色透明球體,那似一個完全由水凝聚而成的球體,水球極為奇特,在瘋狂地噴湧著海水,速度之快,猶如天河崩塌,無儘大水狂泄而出。

“海眼?”龍四驚訝道。

這時,一條白龍衝向那海眼,就看到,白龍與海眼融為一體,海眼快速變形,從球形,變化為一條透明的水龍。

水龍一聲咆哮,昂的一聲,震得四方黑色結界一陣巨顫。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讓龍四陡然心中一緊。

“大羅金仙之威?”龍四眼皮一陣狂跳。

“走!”水龍一聲大喝。

轟的一聲,水龍撞破一層層黑色結界,飛向外界。

龍四等人緊隨其後,快速飛出了東南水府,而那被撞破的黑色結界快速複原而起,轟隆隆間,恢複如初了。

整個東南水府都被黑色結界籠罩著。

水龍在前麵奔襲,所到之處,大水無止境地噴湧著,以至於四周海水受到暴漲的水壓,形成巨大的動盪,引得大片海域一陣翻湧。

“老四,帶路。”水龍說道。

“大哥,你們跟我來。”龍四說道。

龍四帶領下,他們直奔敖滄海所在的海島,當抵達那海島之際,四周海水陡然被水龍引得暴漲沖天。

轟的一聲,大水淹冇了海島,同時無儘大水遮天蔽日,形成一個巨大的水囚籠,將那一方區域都包裹了起來。

“果然是分支海穴。”敖滄海激動地飛去。

可是,飛過去的瞬間,他見無儘大水不斷在空中暴漲,似一條千丈水龍在張牙舞爪,同時,千丈水龍張口一吐,無數寒氣風暴直衝而來。

“不對,是龍一?海眼被它調用了?”敖滄海陡然臉色一變。

“蕭南風已經供出了這裡,現在,看你們往哪裡跑。”龍四一聲大喝。

敖滄海臉色一變,驚怒道:“蕭南風泄露分支海穴的秘密?他就不能多堅持一會嗎?”

滾滾寒氣風暴已經襲來,敖滄海不敢大意,快速化為金龍形態,調動無儘大水迎去。

“無量大海!”敖滄海一聲斷喝。

“殺!”水龍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兩股寒冰大水相撞,炸出一股滔天冰錐風暴。

海島瞬間被凍結成了冰山,海麵上更是快速結冰。

敖滄海和水龍大戰而起,一時間,天地儘是冰錐碎片,極為激烈。

“二位哥哥,協助大哥動手吧!小心他們的金仙。”龍四吼道。

“好!”龍二、龍三大喝道。

龍二、龍三衝向兩名金仙戰神。

轟的一聲,四名金仙大戰而起。

龍四卻撲殺向敖周和蕭南風的屬下們,一時間,龍四大戰四方,所向無敵。

轟隆隆中,各處都進入了激戰,整片海域都陷入了風暴中。

……

東南水府,蕭南風本體所在的刑房。

蕭南風本體自然已經知道外界的戰鬥情況了,他露出一絲輕笑:“成了,惡人終須惡人磨啊。”

說著,他站起身來,他輕輕一抹,身上的“傷勢”就消失不見了。

他走到刑房結界前,施展燭火神通,嗡的一聲,他穿過一道紅色光幕,就出了結界。

“蕭南風越獄了,抓住他,生死勿論?”一名獄卒冷聲道。

一群獄卒一起猙獰地撲殺上來。

蕭南風眼中一冷,化作一道殘影,不朽神刀斬出,轟隆隆一陣巨響,眾獄卒被瞬間斬殺,鮮血爆灑四方。

蕭南風踏步走到不遠處另一個刑房。

卻見葉大富等人被封印著修為,鼻青臉腫地吊在空中,看似半死不活的樣子。

“傷勢如何?”蕭南風問道。

四個小金人瞬間睜開了眼睛,葉大富鬱悶道:“皇上,他們打得不夠勁,還不如上次那兩個金仙打我們舒服呢。”

蕭南風一刀斬去,捆縛眾人的繩索都崩斷了開來。

“體內金仙的封印如何了?”蕭南風問道。

“臨行前,青燈幫我們每人體內留了一個陣法禁製,可以吸收彆人的封印,可以佯裝被封印的樣子,我們冇事。”葉大富說道。

四個小金人一震,嘭的一聲,他們體表冒出大量金色符文,他們的氣息快速恢複了。

“青燈的本事,可真不凡。”蕭南風點了點頭。

“皇上,現在怎麼做?”葉大富問道。

“按計劃行動。”蕭南風說道。

“是!”眾人應聲道。

他們剛剛踏出地牢,就被外界一些守衛發現了。不過,蕭南風極為警覺,他用霧氣遮蓋了自己一行。

“你們是誰?為何用霧氣遮麵?”有守衛驚叫道。

四個小金人瞬間上前,轉眼解決了那些守衛。

蕭南風也不再遲疑,快步飛向黑氣的源頭。

一路上,有著不少黑氣結界,可這些黑氣結界對蕭南風來說卻是形同虛設。

燭火神通一出,蕭南風帶著四個小金人層層穿透,快速直奔最中心而去。

被黑氣結界困在各處的人,看到一團白霧在層層黑氣結界中穿梭,驚疑之餘,卻根本無法阻攔。

很快,蕭南風一行就抵達了最中心,那龍一融合海眼之地。

此地,黑氣濃鬱,滾滾黑氣湧向外界,續補著層層結界的力量。

“這黑氣,好大的邪性啊。”葉大富驚訝道。

蕭南風手執不朽神刀,戒備地跨入黑氣中,一行人緊隨其後。

他們走到深處,看到了一口黑色棺材。棺蓋擺放在一旁,從棺口中噴湧著無數黑氣。

“黑棺?”蕭南風驚訝道。

因為他也有一口這樣的黑棺。

正是當初豐帝肉身與之相融的那口黑棺,後來被殷神話所獲,煉成了龍椅,一直襬放在大雷音殿百年時間。殷神話殞落後,他儲物手鐲落入蕭南風之手,其中就存放著那口被無數符籙封著的黑棺。

蕭南風一直冇去打開那口黑棺的封印,因為他覺得黑棺太危險了,想不到,此刻又看到了一口黑棺。而且,此黑棺並未被封印,棺口大開,邪氣縱橫。

“皇上,這黑棺讓我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葉大富擔憂道。

“此黑棺自然危險,它有封困大羅金仙之威,你們小心,先蓋上棺蓋。”蕭南風說道。

雖然不明白情況,但,一旁棺蓋應該是極為重要之物吧。

“是!”葉大富正要上前。

就在此刻,黑棺口中陡然坐起一個身影。

“有人?”葉大富驚叫道。

黑棺中的身影,居然渾身噴湧著黑氣,遮蓋形貌,根本看不清是什麼模樣。透著一股極度陰邪之氣。

“蕭南風?你們居然逃出來了?好能耐啊。”黑棺中的人影也是驚訝道。

雖然看不清黑影模樣,但,這聲音卻不難猜,蕭南風悚然一驚道:“你是龍一的分身?”

說話間,蕭南風毫不猶豫地一刀斬去,刀罡勢如破竹,凶煞滔天。

棺材內的龍一一拳迎來。轟的一聲,拳罡與刀罡相撞,炸出一股巨大的火焰風暴,引得四周黑氣一陣瘋狂動盪。

“好大的力量,真仙之身,力量已經接近金仙了?蕭南風,你可真不凡啊!”龍一驚訝道。

他踏步從黑棺中飛了出來,他依舊全身在噴湧著黑氣,但,他殺氣噴薄,危險至極。

“可惜了,你終究隻是真仙,可不是我的對手,死!”龍一直撲蕭南風而來。

蕭南風眼中一惱,再度一刀斬去,同時,十隻金烏出體,乾擾著龍一。

“不自量力,破!”龍一說道。

他撥開眾金烏,衝到了蕭南風麵前,一掌打向蕭南風胸膛。轟的一聲,蕭南風被打得倒飛而出,不過,蕭南風有如來霸世體,普通金仙的一擊,可傷不到他。

在半空中,蕭南風一邊用金烏遮擋龍一視線,一邊繼續斬向龍一。

“好強橫的肉軀?不過,真仙就是真仙,你速度可不夠。”龍一驚怒地再度撲來。

轟的一聲,二人再度大戰而起。

這時,四個小金人並冇有前來幫助蕭南風,而是撲向不遠處的黑棺,他們拿起棺蓋,就要蓋上去。

就在此刻,黑棺中再度伸出一隻黑色的手掌,轟的一聲,擋住了棺蓋的閉合。

“黑棺裡還有人?”葉大富驚叫道。

卻看到,又一個渾身冒著黑氣的身影從黑棺裡坐了起來。

“原來,是打我黑棺的主意啊,還真是不知死活啊。”黑棺中的身影冷笑道。

葉大富臉色一變,驚訝道:“又一個龍一分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