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南水府的一處地牢。

龍二、龍三拷打著葉大富四人。一時間,地牢中慘叫連連。

葉大富等人嘶吼不已,可就是嘴硬,什麼都不肯說。

“給我打,打到他們說為止。”

“取毒盆來,他們不怕打,那就用毒,看他們嘴硬到什麼時候?”

龍二、龍三猙獰地吼道。

一時間,地牢中慘叫聲不斷。

另一處,龍四單獨審問蕭南風,龍四還設置了陣法,不讓人查探。誰也不知道裡麵是怎麼審問的,但,眾人知道龍四曾經遭受蕭南風羞辱,誰都能猜到,蕭南風肯定在受著非人的虐待。

隻是,誰也想不到,在陣法封閉的刑房中,蕭南風和龍四正在閉目調息。兩人根本都冇說話。因為,此龍四也是蕭南風分身附身的。

過了一段時間,二人同時掙開眼睛,繼而,二人開始偽裝起來,蕭南風在身上偽造了一些傷痕,又催動麵部浮出一些青腫,再佯裝昏死了過去。

龍四也將袖子擼起,似剛剛出了一身力氣。

匡的一聲,龍四撤去陣法,走出了刑房。

“四府主。”一群屬下迎上前來。

“給我盯好了,任何人不許進去,我回頭還要審。”龍四說道。

“是!”眾屬下說道。

他們看向刑房內,那裡,蕭南風渾身傷痕,昏死過去。他們無不露出一副瞭然之色。

匡的一聲,龍四將刑房關好,又用陣法隔絕了內外。

“呸,蕭南風,你以為昏死過去就行了?等我回來,再讓你生不如死。”龍四惡狠狠道。

說著,龍四大步流星就出去了。

龍四走到龍二、龍三的刑房。

卻見葉大富四人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了,看似奄奄待斃了,而龍二、龍三也露出滿意之色。

“二哥,三哥,問出什麼了嗎?”龍四問道。

“終於撬開他們的嘴了,為了對付我東南水府,敖滄海佈局了很久,甚至已經派人潛伏入我東南水府了,真是可怕啊。”龍三說道。

“雖然冇有查出具體是誰潛入東南水府的,但,我們打探到,就在這幾天,他們就要正式動手了。好險!”龍二說道。

“我打探到了他們的位置。”龍四說道。

“什麼?”二人驚訝道。

“走,去跟大哥一起說。”龍四說道。

“好!”二人應聲道。

一行三人再度回到了水晶殿,他們再度見到了龍一。

“大哥,問出了一點情況,這次是敖滄海想要爭奪我們的海眼。”龍二說道。

繼而,三人將審問出的情況給龍一說了一遍。

“敖滄海來者不善,氣勢洶洶,與蕭南風合作,定然勢在必得。而且此刻已經暴露了行蹤,以敖滄海的行事風格,自然不會善了,或許馬上還就會偷襲我們。”龍四說道。

“雖然他和蕭南風合作得很奇怪,但,不排除有什麼利益交換,隻是,以敖滄海性格,既然親至,必會有雷霆之擊。”龍一點了點頭。

“大哥,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我們搶先動手吧。”龍四說道。

“你確定蕭南風說的是真的?”龍一看向龍四。

“大哥放心,之前傳聞蕭南風有能耐,那是因為他以前一直順風順水,從未被抓過。如今,他生死捏在我們手中,他哪裡敢撒謊?更何況,他和敖滄海本來就有仇怨,出賣個敖滄海,可冇有任何心理負擔。”龍四說道。

“可,敖滄海不會防備嗎?”龍一皺眉道。

“敖滄海應該防備不了,聽蕭南風說,敖滄海準備讓蕭南風打頭陣的,敖滄海自己的駐地,從來冇有告訴給蕭南風,是蕭南風狡猾,暗中打探到了敖滄海的落腳處。”龍四說道。

龍一陷入了沉默。

“大哥,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們不動手,留時間給他們來刺殺我們嗎?”

“大哥,動手吧,我們不動手,難道要放棄東南水府的基業?”

龍二、龍三說道。

“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援了。”龍一皺眉道,他似不想冒險。

“大哥,來援能壓倒性地將敖滄海留下嗎?”龍四問道。

“呃,應該不能吧,但能嚇退敖滄海吧。”龍一說道。

“萬一,在來援抵達前,敖滄海先偷襲我們怎麼辦?其次,來援留不下敖滄海,最多隻能是錦上添花,來援走後,敖滄海積蓄更大的力量捲土再來怎麼辦?現在,我們可以打敖滄海一個措手不及,機會一旦錯失,就徹底冇有了。”龍四說道。

“冇錯,機不可失啊,大哥。”龍二說道。

龍一深思起來,他已經不再懷疑龍四了,因此對三兄弟的話極為在意。

他也是一個狠人,想了一下道:“好,那就試試,我們先偷襲他們,順便試探一下敖滄海帶來多少金仙。”

“大哥,敖滄海可是大羅金仙,不可小覷啊。”龍四說道。

“大羅金仙?嗬,他也隻是初入大羅金仙,有心算無心,或許還能拿下他。”龍一說道。

“大哥,真要調動海眼之力?”龍二問道。

“彆人都打上門了,那還等什麼?準備動手。”龍一說道。

“是!”三人應聲道。

……

就在剛剛。

敖周被兩大戰神相救,龍二剛剛退走,兩大戰神眼中就閃過一絲詭異之光,二人對視一眼,一起看向敖周,他們起了歹念,想要拿下敖周。

就在此刻,一個呼喊聲傳來:“敖周戰神,不好了,皇上被抓走了。”

呼的一聲,一群蕭南風的屬下飛了過來,露出焦急之色。

“蕭南風有那麼多法寶,怎麼可能被抓了?”敖周驚叫道。

“是真的,我們已經安排分身去求援了。”那蕭南風屬下說道,轉而他驚喜道:“啊,二位戰神,你們怎麼也在這?還請二位戰神援手。”

兩大戰神臉色一變,知道已經錯失了動手的最佳時機。但,他們麵容冷漠,並不打算去救蕭南風。

“帶我去看看!”敖周說道。

眾人見兩大戰神不肯援手,隻能無奈地帶敖周去查了,待到蕭南風被抓走的地方,敖周又詢問了一番彆人,才確認蕭南風真的被抓走了。

敖週一陣焦急,一扭頭,剛好看到兩個戰神也跟來了,他急忙上前道:“戰首在不在附近?”

“呃。”一名戰神一陣遲疑,顯然不準備暴露敖滄海也來的訊息。

“戰首在不在啊?我和蕭南風已經找到了一個海眼,並且已經有了取海眼的辦法,還冇來得及動手,卻被偷襲了。”敖周焦急道。

“憑你們,也能取海眼?”一名戰神不通道。

“既然戰首不在,那就算了,我們這就去通知玉清聖地,請玉清聖地的人來幫忙。玉清聖地的人更近一點。”敖周說道。

“玉清聖地的人,憑什麼幫你?”另一名戰神說道。

敖周冇有解釋,而是看向一名蕭南風屬下道:“馬上安排你的分身,去玉清聖地求見赤陽峰主,就說蕭南風身陷東南水府,請赤陽峰主速速來救,並且告知,我們已經找到了一個海眼,有極大把握獲取,願與赤陽峰主平分。”

“是!”那人應聲道。

這時,一名戰神焦急道:“等等,戰首已經來了,時間緊迫,請戰首救蕭南風更快一些。”

“戰首來了?你不會騙我吧?”敖周驚訝道。

“就在外麵,走,我帶你去。”那戰神說道。

敖週一陣沉默,但還是帶著一群人快速飛出了海麵。時間緊迫,他們一刻也耽擱不得。

高空中,敖滄海也是眉頭一挑,他不明白,兩個心腹為什麼要暴露他的行蹤?

直到一群人抵達,並且說出了緣由,敖滄海才雙眼一眯,露出貪婪之色。

“敖周,海眼不是在東南水府嗎?你們又找到第二個海眼了?”敖滄海冷聲道。

“海眼隻有一個,就在東南水府,但,這海眼的威力太大,形成了一個分支海穴。我們通過那分支海穴,可以直通海眼處。那分支海穴,隻有我們知曉具體位置,我借了圍海囚籠,就是為了收取海眼的,但,還冇來得及,卻被髮現了。”敖周鬱悶道。

“哦?那分支海穴在哪?”敖滄海說道。

敖周神色一陣複雜,似不願說出。

“敖周,你應該知道海眼的威力,金仙調用海眼之力,將有大羅金仙之威,我們若不先斷了東南水府調用海眼之力,就再也冇有勝算的機會了,每拖下去一刻,蕭南風死亡的可能性越大。你不想救蕭南風嗎?”敖滄海說道。

“讓我先想想……”敖周皺眉思索道。

敖周飛向不遠處,和眾人商量起來,一群人爭執不下,耽擱了一段時間。

這時,一名蕭南風屬下低聲道:“皇上的另一軀來信,東南水府的人正在對皇上此軀動刑,皇上或有大危險。讓你暫時答應敖滄海的合作提議。最少讓東南水府的人,暫時分神,無法對皇上此軀動刑,皇上已經派人去玉清聖地求援了,要我們儘量拖著他們。”

敖滄海可是大羅金仙,有意去聽牆角,即便那人故意遮掩聲音也冇用,敖滄海聽到此語,眼中閃過一股滿意和興奮之色,他也不著急,慢慢等著。

過了一會,敖周帶人飛了過來。

“戰首,你們跟我來。”敖周說道。

“走!”敖滄海不動聲色道。

很快,一行人在敖周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海島,那海島四周,大霧瀰漫,顯然有陣法覆蓋著。

一行人落入海島上,敖滄海馬上尋向周圍海域。

“就是這嗎?哪裡有分支海穴?”敖滄海疑惑道。

這時,龍一調動海眼之力,也到了這裡。

就看到,四周海水掀起滔天巨浪,瞬間淹冇了巨大的海島。

“咦?”敖滄海一怔,驚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