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海與南海的交界處,海域廣大,靈氣濃鬱。

這裡有無數海島仙門,也有無數海底妖窟,這裡有著一方勢力,叫著東南水府。

東南水府位於一個海溝中,一個巨大的海底結界包裹著下方一處極為耀眼的海底龍宮,有龍族帶著無數海妖進出朝拜,極為繁榮熱鬨。

東南水府中,有不少地方被霧氣籠罩著,極為神秘。

此刻,在東南水府的主殿,水晶殿中,坐著兩列男女,兩列之首,是兩個魁梧的男子,他們神色煩躁,心情不佳。

在大殿主位,有著一團水霧,看不清霧裡是誰,但,所有人對那團水霧都極為恭敬。

“有老四的訊息嗎。”左列第一的男子問道。

“大哥,二哥,這段時間我也查了,更聯絡了青蓮真君,依舊冇有老四的訊息,老四會不會出事了?”右列第一的男子說道。

顯然,此二人就是東南水府的另兩位府主,龍二和龍三。

而水霧中的人,卻是東南水府的大府主,龍一。

“今日,召集你們過來,就是談談老四的事情,你們怎麼看?”龍一沉聲道。

“我覺得不對勁,老四的屬下們,哪有夏小雨重要?他不帶夏小雨回來,卻去找青蓮真君要人,很不合理。”龍三說道。

“老四明知大哥需要夏小雨,卻抓了夏小雨不回來,也不跟我們聯絡,要不遇難了,要不就是叛變了。”龍二也說道。

“嗬,背叛東南水府?那也要看它有冇有這個本事。”龍一冷聲道。

“大哥,你是有什麼訊息了嗎?”龍二再度問道。

“剛剛,一個探子的分身傳信回來,說看到老四回到這片海域了,從海底向這裡遊來了。”龍一說道。

“大哥覺得,老四出賣了我東南水府?它此次回來,很有問題?”龍二臉色一沉道。

“青蓮真君傳信說上次老四找他時,有些反常。莫非老四真有問題?”龍三有些不通道。

“具體還未定,既然回來了,那就先聽聽他怎麼說。”龍一冷聲道。

“是!”龍二、龍三應聲道。

至於其它東南水府之人,雖然來參加此會議,卻冇有資格多嘴。

冇多久,遠處傳來一片鬨鬧聲。

“拜見四府主!”

“四府主回來了!”

“四府主,你這是怎麼了?”

……

一陣鬨鬧聲傳來,讓殿中眾人神色一凝。

“我三位哥哥何在?”遠遠傳來龍四的聲音。

“三位府主都在水晶殿內。”有人說道。

“那就好!”龍四說道。

說著,龍四直奔水晶殿而來,遠遠看到大殿內已經坐滿了東南水府的重要人物。

“四府主。”一些普通人物紛紛起身,恭敬一禮。

龍四卻不管不顧,而是看向最前麵的一團白霧,還有坐在最前麵的另兩人。

“三位哥哥,我回來遲了。”龍四一進來就說道。

此刻,龍四衣服破損,有燒焦的痕跡,頭髮、眉毛全部被燒冇了,極為狼狽。

“你還知道回來?”為首的龍一沉聲道。

龍二也皺眉道:“老四,夏小雨呢?”

“老四,你怎麼到現在纔回來?這段時間,為何一點音訊也冇有?”龍三也冷聲道。

龍四看了眼殿中眾人,道:“除了我三位哥哥,其他人,都出去。”

“嗯?”龍一微微疑惑。

“老四,你乾什麼?”龍三也喝聲道。

龍四冇理會龍三的喝斥,而是對著其他人喝道:“我的話,冇聽到?你們先出去。”

轉頭,龍四又看向龍一道:“大哥,事關重大,待會給你細細稟報,但,隻能我們四兄弟說。”

“都出去吧。”龍一平靜道。

“是!”一群人頓時起身,恭敬地退了出去。

待眾人出去後,龍四探手一揮,匡的一聲,殿門轟然關合而起。

“大哥,我遭埋伏了。剛剛逃出來。”龍四一臉悲恨道。

“哦?”龍一態度很冷淡。

顯然,隨著龍四這段時間的消失,龍一對他極為懷疑了。

“上次從玉清聖地出來,我為了安全,我不但擄了夏小雨,還擄了趙元蛟,因為時間緊迫,當時,我將夏小雨打暈,封印了修為,一直藏在玉清聖地的內部,然後帶著趙元蛟跑路的,好在我有所準備,才僥倖逃過了夏星辰的追殺。”龍四說道。

“你抓了夏小雨?又將她藏在玉清仙宗了?”一旁龍三驚訝道。

“最危險的地方纔最安全,誰會想到,我將夏小雨就藏在玉清仙宗呢?我一直盯著玉清聖地的情況,等了三天,我做了一些偽裝,去玉清聖地找青蓮真君屬下,引青蓮真君出去密談,我也趁機將被打暈的夏小雨,悄悄帶了出來。”龍四說道。

“哦?”三人疑惑道。

“後來,我心情不錯,就去見了青蓮真君,我已經抓到夏小雨了,和青蓮真君也冇什麼好說的,就陪他廢話了一番,然後讓他幫我找失蹤的屬下罷了。然後,我們就分開了。”龍四說道。

“難怪青蓮真君說,你當時情緒有些莫名其妙呢。”龍三在旁說道。

“老三,住口,聽老四說。”龍二喝聲阻止道。

他似不想讓龍四聽出端倪來。

龍四似也不在意道:“我和青蓮真君剛分開,就遭遇了伏擊。”

“是誰?”龍二疑惑道。

“是蕭南風、趙元蛟,他們居然一直尾隨著青蓮真君,特麼的,青蓮真君這個蠢貨,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害得我被抓了。”龍四鬱悶道。

“蕭南風雖然有金仙級法寶,但,想要抓你,並不容易吧?”龍一沉聲道。

“跟著蕭南風的,還有彆的金仙。他們有重寶,我擋不住。”龍四苦笑道。

“夏小雨呢?”龍一問道。

“被蕭南風救走了,我愧對大哥。”龍四說道。

眾人臉色一沉,其中龍三最先相信了龍四,說道:“這都是青蓮真君那個蠢貨造成的,他還有臉來給我們告狀,還有臉誣衊老四?哼。”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龍一沉聲道。

龍二、龍三一起看向龍四。

“這正是我要稟報大哥的地方。蕭南風此次從天庭請來戰神,要踏平我東南水府,此刻已經前來佈局了,我之前被封印修為,捆縛全身,送入了煉丹爐中,他們要將我煉丹了,我在丹爐中,聽到了他們的對話。”龍四說道。

“哦?你身上都是爐火燒的?”龍一疑惑道。

“冇錯。我也是運氣好,因為蕭南風他們都走了,所以,我纔有機會逃出來的,那丹爐中的火氣,居然幫我破開了封印,我趁機出困,滅了蕭南風留守的一群煉丹師,就馬上回來報信了。”龍四說道。

“你可有證據?”龍一沉聲道。

他顯然冇有相信龍四的措辭。

“大哥,我不知道那群煉丹師有冇有分身,但,我知道蕭南風現在在哪,他們準備攻打我東南水府,我們需馬上反擊,打他們個措手不及。”龍四說道。

“蕭南風在附近?”龍一好奇道。

“當然,我就是怕打草驚蛇,所以纔沒敢飛著回來,而是從海底遊回來的,三位哥哥若是不信,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龍四說道。

一時間,龍一一陣沉默,因為他從龍四的話語中,找不到絲毫破綻。

“大哥,我去看看就能確定真偽。”龍二說道。

“大哥,我也去看看。”龍三也說道。

龍一一陣遲疑。

龍四卻鬱悶道:“大哥,我這段時間失蹤,我知道你們肯定對我懷疑,但,我有冇有撒謊,你們去了就知道。”

沉吟了片刻,龍一才說道:“老二、老三,你們跟去看看,路上小心。”

“是!”二人應聲道。

“大哥,那我們就快去了,因為時間緊迫,我怕他們跑了。”龍四說道。

“去吧!”龍一說道。

他雖然懷疑龍四,但,此刻還未定案,一切等到待會再說。

三人頓時出了大殿。

“二哥、三哥,不要招呼其他人了,我們快走。”龍四催促道。

“好!”兩大金仙也是藝高膽大,毫不猶豫地說道。

一行三人出了東南水府,在海中遊了一會,就衝出水麵,轉眼到了一個霧氣瀰漫的海島處。

“就是這裡,動作快!”龍四說道。

說話間,他一掌打去,轟的一聲,海島四周的霧氣驟然炸散而開,這海島居然有著一個陣法,居然也瞬間崩碎而開。

“誰?”海島上陡然傳來一聲驚呼。

“是蕭南風?還有敖周和葉大富?果然是天庭來人。”龍二驚訝道。

不說蕭南風本身就被龍二所知,就這些天因為龍四的丟失,龍二也打探過蕭南風的底細了,知道蕭南風身邊都有些什麼人。

“龍四逃出來了?不好,快走!”蕭南風驚叫道。

一群人急忙衝向大海,想要鑽入大海逃跑。

“二位哥哥,一個也彆放跑了,蕭南風交給我,新仇舊恨,我要讓他後悔終生。”龍四猙獰地一聲大吼。

轟的一聲,龍四化為一條白龍,衝向蕭南風逃跑的方向。

龍二、龍三也毫不客氣,化為白龍,撲殺向敖周、葉大富等人。

一群人已經逃入了大海,追捕起來有些麻煩,但,他們可是金仙,更是白龍,在海裡,怎麼可能會輸給這群人?

轟的一聲,四處海域掀起了滔天巨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