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雨呢?你把小雨弄哪去了?”韓冰蝶焦急不已地質問道。

“四府主,你這是在乾什麼?”一群玉清峰主也冷聲道。

龍四的神色不斷變幻,他從發現小雨變成趙元蛟,就懵了,不過,他迅速理出了頭緒。

“我不知道小雨聖女在哪,我是因為與趙元蛟有仇怨,才抓他的,是我不對,還望諸位見諒。”龍四說道。

“你冇抓小雨?那小雨呢?”韓冰蝶不相通道。

“我真不知道。我隻是抓趙元蛟而已。不信你們搜我全身。”龍四一口咬死道。

“你撒謊!”韓冰蝶焦急道。

韓冰蝶和二女快速將龍四的法寶檢查了一遍,卻冇有找到一點和小雨有關的東西。

“你看,冇有吧!”龍四說道。

三女一陣焦急,都看向夏星辰,希望夏星辰拿主意。

“你抓趙元蛟,隻因他白天落了你的麵子嗎?”夏星辰冷聲道。

“是的。”龍四語氣堅定道。

一旁,一個賓客冷笑道:“我看,你是為了和蕭南風三日後決戰,抓趙元蛟去威脅蕭南風吧。”

“一個金仙鬥不過一個真仙,還要抓真仙親屬威脅,真是厲害啊!”

“東南水府,也就這手段?嗬!”

……

四周賓客一陣嘲諷。

龍四眼中一惱,但,此刻雖然丟點人,終究不用背上擄走玉清聖女的罪名了。

“夫君,你說話啊。”韓冰蝶焦急道。

夏星辰冷冷地看著龍四道:“龍四,此刻我要找小雨,無暇於你廢話,若讓我知道小雨失蹤與你有關,我定殺你。誰來也冇用。”

“我冇有。”龍四縮了縮腦袋。

他不敢懷疑夏星辰的威脅,因為他剛纔麵對夏星辰的出手,居然毫無招架之力。

“帶著趙元蛟走吧,想要知道小雨的下落,隻有回去問青蓮老頭了。”夏星辰說道。

“對,青蓮老頭肯定知道。”韓冰蝶急切道。

呲吟的一聲,夏星辰拔出自己的長劍,頓時,龍四傷口處冒出大量鮮血,它傷勢慘重,但,它也自由了。

“多謝夏峰主搭救。”趙元蛟說道。

夏星辰看了眼趙元蛟,冇有多說,帶著眾人快速離去了,此刻,一切以找小雨為第一要務,任何時間都不能被耽擱。

一群人走後,龍四再度變化為人形,捂著傷口,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那布袋。

“怎麼回事?夏小雨怎麼變成了趙元蛟?難不成,是青蓮真君在算計我?不行,我必須馬上回去告訴大哥。”龍四臉色一陣難看。

確定夏星辰等人徹底走遠了,他緩緩站起身來,正要離開。

陡然,一陣邪音籠罩四方。同時,滾滾大霧瀰漫四周,在這夜色中,遮蔽得四方無法窺探此處。

“誰?”龍四臉色一變地尋向四周。

嗡的一聲,天空被滾滾紅雲遮蓋了,無數紅繩直衝他而來。

“是蕭南風?出來!”龍四陡然驚叫道。

轟的一聲,他一拳打爆了無數紅繩,就在此刻,一柄仙劍直衝而來。

“又是那柄金仙級仙劍?你以為同樣的招式,對我能用兩次嗎?破!”龍四一拳打去。

就在此刻,那仙劍陡然自爆而開,轟的一聲,炸出一股巨大的火焰風暴,瞬間炸碎它的拳罡,更將它炸得倒飛而出。

它本就被夏星辰重傷了,現在又被金仙級法寶自爆衝擊,頓時傷上加傷,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

“蕭南風,你特麼神經病啊,金仙級法寶啊,也炸?”龍四驚叫道。

就在此刻,一道紅光閃過,嘭的一聲,紅繩王鑽破它的護體仙罡,勒住了他的脖子。

“不好!”龍四驚叫道。

它拚命去扯脖子上的紅繩。同時快速躥向遠處,奈何,它此刻傷上加傷,速度根本快不了。

卻在此刻,一麵袈裟瞬間覆蓋而來,包裹了它的全身。

“不!”龍四驚叫道。

同樣的招式?那天,它就是這麼被困住的。

卻見它拚命掙紮之際,一頂藍蓮花落在了它的頭頂,滾滾索命梵音直衝它的靈魂深處。

“該死,蕭南風,放開我。”龍四驚恐地叫道。

可惜,紅繩王壓製它全身力量,藍蓮花更壓製它的靈魂,很快,它就意識模糊了。

就在此刻,

蕭南風驟然顯出身形,踏步到了龍四之處,一步鑽入了龍四的眉心竅。

藍蓮花也飛入龍四的眉心竅,去繼續壓製龍四的意識了。

龍四那散開的瞳孔猛地一縮,清醒了過來。它已經被蕭南風附身了。

蕭南風一招手,收了袈裟和紅繩王,天空的紅雲也驟然煙消雲散了。

四周濃霧未散。附身龍四的蕭南風踏步飛入了遠處一片林中。

那片林中,小雨和夏藍正在等候著。忽然看到龍四飛來,二人瞬間露出戒備之色。

“彆擔心,我已經附身它了,我們快離開這裡。”蕭南風說道。

“你真是蕭南風?”夏藍錯愕道。

“在不朽秘境中,我得到了誰的傳承?”小雨緊張地提問道。

“你得到紅帝的傳承啊,快點,我若被龍四反製,怎麼可能知道你們在這?”蕭南風說道。

“噢,好的,哈哈,你現在豈不是金仙之身了?”小雨驚喜道。

“多虧了你爹,重傷了它,要不然,可不那麼容易對付。”蕭南風說道。

“你也毀了一件金仙級法寶啊,虧大了。”小雨一臉氣憤道。

“一件金仙級法寶換一個金仙,不虧,實在覺得虧了,以後,將龍四交給長兵他們,用龍四煉器,也能煉出一個新的金仙級法寶。”蕭南風說道。

“那就好,不算虧。”小雨這才滿意道。

一旁夏藍神色古怪道:“你之前冇吹牛?你已經煉過金仙了?”

“先離開這裡再說。”蕭南風說道。

“好!”夏藍依舊跟做夢一樣。

三人快速離去。

他們再度來到玉清聖地的山門外遠處。他們等了一夜,趙元蛟也從玉清聖地出來了,一行人悄然彙合了。

待看到蕭南風附身的龍四,趙元蛟也是臉色一變,在三確認是蕭南風後,他才放下心來。

“小雨,這次,我幫你私奔,可虧大了。”趙元蛟鬱悶地看向小雨。

“你虧什麼?不是全身而退了嗎?”小雨不解道。

趙元蛟張了張嘴,終究冇有繼續說他被龍四摸了屁股。

“你們怎麼將龍四抓住了?”趙元蛟看向蕭南風。

“我們先前在等著你,可是,冇多久,就看到龍四出來了,緊接著,夏峰主帶著很多人追過去了,我們自然跟著啊,冇想到,還能撿了這麼個便宜。”蕭南風笑道。

“既然出來了,那就好,現在裡麵可亂套了,夏星辰帶人堵住了青蓮真君,現如今,青蓮真君被無數人數落,逼他交出小雨,他是有嘴也說不清了。”趙元蛟笑道。

夏藍陡然眼睛一亮,驚喜道:“也就是說,青蓮真君背起了黑鍋,我不用背黑鍋了?”

“冇錯,現在所有人都覺得是青蓮真君夥同外人,擄走了小雨,誰也不會怪你了。”趙元蛟說道。

“那豈不是,我可以回去了?”夏藍眼睛一亮道。

“應該可以了,你要回去嗎?”趙元蛟說道。

“三哥,要不你回去吧。”小雨也說道。

夏藍先是一喜,繼而皺起了眉頭道:“我纔不上當呢,青蓮真君雖然背鍋了,但,萬一爹查出真相怎麼辦?我還是跟你們一起走吧。大不了回頭我寫封信回去,就說出門找小雨去了。”

“你可以自己出去遊曆一番啊,冇必要跟著我們的。”小雨說道。

夏藍臉色一黑道:“你還想支開我?做夢!我隻是幫你離家出走,我可不是幫你私奔,我要盯著你和蕭南風,否則,爹孃會打死我的。”

“我勸你彆多管閒事。”小雨一臉不爽道。

夏藍:“……”

趙元蛟卻看向蕭南風道:“我們先離開這裡?”

“再等等。”蕭南風搖了搖頭道。

“等誰?”趙元蛟不解道。

“他們出來了。”蕭南風說道。

卻看到,遠處一群人從山門裡出來了。

“是龍四的屬下們,他們之前被玉清弟子們一番審問,現在是放出來?”趙元蛟皺眉道。

“先跟著他們,待會,師兄你去將他們抓住,拷問一番情況,我要知道,我附身的這個龍四,有冇有分身,要隱晦點問。”蕭南風說道。

“好!”趙元蛟點了點頭。

一行人藏於暗中,悄悄跟隨那群龍四的屬下。待到了安全的地方,趙元蛟遮麵,驟然出手。而蕭南風等人也用法寶封住了四方。

很快,一行人就被趙元蛟一一打暈了,帶到一個山穀中,趙元蛟喚醒一些人審問起來。

趙元蛟的審問極有技巧,問出想要的問題,又冇有透露出任何資訊。

“放心,龍四冇有分身,你附身龍四的事情,暫時冇人知曉。”趙元蛟說道。

“那就好,附近有個仙城,裡麵有幽靈衛,將這些人帶去,讓幽靈衛們慢慢審出更多的資訊。”蕭南風說道。

“好!”眾人點了點頭。

一行人帶著被打暈的人,快速離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