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月神宮。

蒲團孤零零地躺在涼亭中吹著冷風,它再度被拋棄了。

旁邊是張淩君閨房,陣法環繞,隔絕內外。

內部,蕭南風懷抱著香汗淋漓的張淩君,溫柔道:“金仙的體質,果然非同凡響,練功的時候,居然能壓我一頭了。”

張淩君臉上一紅,錘了蕭南風一下道:“不許再說練功的事了。”

“好,不提了。”蕭南風笑道。

“我真的不煉丟字道音嗎?”張淩君好奇道。

“你為什麼要煉?”蕭南風問道。

“有蒲團相助,或許,我引動丟字道音的威力會更強,更何況,那丟字道音,居然能助人煉魂,不是挺好的?”張淩君說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道:“你的煉魂已經夠快了,不要冒險了。”

“很危險嗎?”張淩君好奇道。

“我不知道有冇有危險,我對天脈弟子們也說了我的擔憂,他們是自己選擇引鈴入體的,而你,我不希望你去做實驗,有一絲危險的可能性,我都不願意你嘗試。”蕭南風說道。

“好!我聽你的。”張淩君頓時心中甜蜜道,她溫柔地躺在蕭南風懷中,過了一會,她又道:“你最近修為冇有突破嗎?”

“我的修為有了很大的進步,但,離下一次突破,還差得遠,我們雙修日短,不能操之過急。”蕭南風說道。

“誰問你這個了,真是的。”張淩君臉上一紅道,繼而又問道:“你天天陪我,會不會耽擱你的事情?”

“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你。至於其它事情,也並未落下,我的另一軀正在運轉著,同時,天庭內的調查也在進行著。”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心中甜蜜,又問道:“上次的事情,查出來了嗎?”

蕭南風點了點頭:“查到了大概,魔童子的確是被人利用了。”

“誰?”張淩君好奇道。

“具體是誰,還冇浮出水麵,但,其目的,應該是為了這一次的戰神選舉。”蕭南風說道。

“是敖滄海的人?他在挑撥你和魔童子的矛盾,想要在接下來的戰神選舉中,引魔童子仇恨你,將你安排的人全部淘汰?”張淩君神色一動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冇那麼簡單。”

“哦?”

“兩天後,就是戰神選舉了,到時,我帶你看一場好戲。”蕭南風笑道。

“嗯1張淩君點了點頭。

兩天後,大羅天的紫光大校常

那是被一個大型紫光結界包裹的山林區域。

此刻,紫光結界外的一個廣場上,大量天庭戰神聚來,準備選出新的五名戰神。

蕭南風、張淩君、敖周帶著葉大富等一眾小金人前來。

“不是準備讓趙元蛟、咕咕他們參加戰神選舉嗎?他們怎麼都冇來?”張淩君好奇道。

“他們不來了,這次讓葉大富他們上。”蕭南風說道。

“為什麼?”張淩君好奇道。

“這次,我們的人需要先抑後揚,要賣慘,葉大富他們的演技更好。”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一臉不解。

蕭南風卻看向一旁的葉大富道:“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皇上放心,我們都準備好了。被人打?這是我們的強項。”葉大富說道。

“那就好1蕭南風點了點頭。

“皇上,是那個散發殺氣的小傢夥嗎?”葉大富指著一個方向問道。

眾人扭頭望去,卻見不遠處的魔童子神色凶煞地盯著他們,那眼神恨不得將蕭南風吃了。

“冇錯,他就是魔童子。”蕭南風說道。

“那就好,待會我們就去找他。”葉大富興奮道。

就在此刻,敖滄海走到了廣場的最前麵,瞬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敖滄海深吸口氣道:“承蒙另外三大戰首推薦,此次的戰神選舉,由我來主持。東部殞落五名戰神,需要馬上填補,而擁有替補戰神資格者,方可參與戰神選舉之戰。現在,諸位看好我手中的戰神旗,以三天為限,三天後打開紫光大校場的結界,到時,誰帶著戰神旗出來,誰就是新的戰神。”

說話間,敖滄海取出五麵戰神旗,呼的一聲,投入了紫光結界中。引得所有替補戰神都是一陣眼熱。

“現在,憑替補戰神的推薦文書,入常”敖滄海沉聲道。

“是1

頓時,眾替補戰神直奔紫光結界而去,有專門的人負責稽覈,繼而放人進去。

此刻,敖滄海也走向了一旁的宮殿,那裡可以坐下來休憩,可以看到紫光大校場內的一切。

“戰首,蕭南風的五名真仙手下,各拿著一份推薦文書進去了。”一名戰神低聲道。

敖滄海臉色一陣陰沉,那五份推薦文書,是當初為了幫兒子洗罪,才簽署給蕭南風的,原以為蕭南風會死在大殷仙都,也冇當回事。可結果,蕭南風回來了,他兒子卻因蕭南風而死,他此刻恨意滔天。

“都安排得怎麼樣了?”敖滄海冷聲問道。

“安排妥了,蕭南風的人,必死。”那戰神說道。

“好1敖滄海點了點頭。

紫光結界極為奇特,從外界能看到裡麵,但,從裡麵卻看不到外界,一群人在結界內的一座山峰之巔,正盯著四方,搜尋著什麼。

“給我盯好了,蕭南風的人一進來,就以搶奪戰神旗的名義,將他們乾掉。給公子複仇,給戰首出一口惡氣。”為首一人說道。

“是1

“給我找,蕭南風的人,在哪?”紫衣人說道。

一群人四處找了起來,忽然,其中一人叫道:“找到了,葉大富他們五人,都在那。”

眾人眼睛一亮,正要撲殺過去,忽然,遠處傳來一聲斷喝。

“就是他們,給我打,往死裡打。”一聲稚嫩的斷喝聲響起。

卻看到,魔童子手執伏魔金圈,惡狠狠地衝向葉大富等人。身後跟著一群強者,無不凶神惡煞,以魔童子馬首是瞻。

“殺1一群人怒吼道。

葉大富等人“臉色一變”,調頭就跑,但,他們根本跑不過魔童子,瞬間被魔童子等人圍毆而起,轟隆隆的巨響下,濺起滔天土石風暴。

“啊,不要打了,痛死我了。”

“救命啊,不要打臉,我好痛啊1

“饒命啊,我要回家,不要打我啊1

葉大富等人發出鬼哭狼嚎之聲,叫聲無比淒慘。

可魔童子卻無比興奮,甚至開懷大笑:“哈哈哈,誰讓你們是蕭南風手下?活該,我要打得你們娘都不認識你們,哈哈哈哈1

魔童子等人打得無比暢快,葉大富叫得鬼哭狼嚎,遠處,敖滄海安排的一群人麵麵相覷,什麼情況?我們還冇出手,五個小金人就被打了?這還要我們出手嗎?

此刻,在紫光結界外。

“果然和你猜得一樣,魔童子居然成了替補戰神?還糾集了一群人,暴打葉大富他們?”張淩君皺眉道。

蕭南風還未開口,一旁忽然走來一人,不是黑狗兒又是誰。

黑狗兒馬上苦笑道:“蕭戰神恕罪,在下是來給你解釋的,魔童子那天回去,哭個不停,讓人給主人傳信,還不停哭鬨糾纏,我家主人無奈,隻得讓我給了他一份替補戰神的推薦文書。”

“楊戰首讓魔童子找我尋仇?更遷怒我的屬下?”蕭南風沉聲問道。

“不,上次回去以後,我們已經查清楚了,是有人故意挑撥魔童子來找蕭戰神麻煩的。我推斷是敖滄海或者其心腹,是他們想要借刀殺人。此事,我已經向魔童子講清楚了。魔童子知曉後,更是氣惱,他此次參加戰神選舉,隻是為了出一口惡氣,找罪魁禍首報仇。”黑狗兒解釋道。

“哦?”蕭南風疑惑道。

“蕭戰神放心,魔童子是小孩心性,他隻是氣不過那天被你打了一頓,他說了,進去是為了報複敖滄海的人,不會對付你的人,此刻,應該隻是氣不過吧,等氣消了,就不會為難你的人了。魔童子還是知道分寸的。”黑狗兒苦笑道。

蕭南風疑惑道:“你是說敖滄海設局,挑撥魔童子來找我晦氣?這是楊戰首判斷的結果?”

“不是,我家主人在南海辦事,無暇顧及此處,都是我和幾位南部戰神分析的結果。”黑狗兒說道。

“哦?好的1蕭南風點了點頭。

“隻是,苦了你的那群屬下,真是抱歉。”黑狗兒在旁還在陪著罪。

“無妨,隻要魔童子不殺我的人,我的屬下被打一頓,也是技不如人,我不怪你,去忙你的吧。”蕭南風搖了搖頭道。

“蕭戰神大度,多謝1黑狗兒千恩萬謝道。

黑狗兒退走時,還心懷愧疚,可是,走到留在外麵的小金人身旁時,忽然聽到了一些異樣的聲音。

“嘖嘖,真是羨慕他們被魔童子打,一定很舒服吧。”

“被伏魔金圈錘在身上,看了都想要埃”

“我也想被捶啊,為什麼輪不到我啊1

“好想被伏魔金圈錘啊1

留在外麵的小金人們竊竊私語。

黑狗兒一時瞠目結舌,暗忖著:“我是不是產生幻覺了?我都聽到了什麼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