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日後,大月神宮,一間屋內,蕭南風和張淩君正在休息。

忽然,屋外傳來一名天脈弟子的聲音:“脈主,有人來戰神府鬨事。”

蕭南風一怔,他和張淩君麵麵相覷。

“真是稀奇事,居然還有人來我府上鬨事?”蕭南風錯愕道。

“誰這麼大膽子?”張淩君也來了興趣。

“可惜了,本來要助你衝擊金仙境的,隻能等回來再練功了。”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臉色羞紅,輕啐一口,快速整理儀容,走了出去。

走出房門,張淩君拾取一旁涼亭中的蒲團,與蕭南風一起迎向一名天脈弟子。

“邊走邊說,什麼情況?”蕭南風問道。

“這些天,我們都在修煉魂力,敖周過來當我們的陪練,可是,今天忽然來了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娃娃,小娃娃氣焰極為囂張,一來就要見脈主,我們說脈主不在,他就讓我們去找,敖周看不過眼,就上去剛數落了兩句,他們就打起來了。”那天脈弟子說道。

“七八歲模樣的小娃娃?跟敖周打起來了?敖周可是真仙境後期埃”蕭南風錯愕道。

“那小娃娃的實力很強,又有法寶在手,一開始就占據了上風。”那天脈弟子說道。

蕭南風和張淩君麵麵相覷,假的吧,敖周的祖龍傳承不敵一個小娃娃?

“會不會是修煉多年的真仙,將體貌固定在童身了?可,也不至於啊,哪個真仙有病,將外貌定在幼年身形啊?”張淩君神色古怪道。

“的確很古怪,居然在大羅天對戰神出手?這小娃娃恐怕來頭不校”蕭南風說道。

“走,快點回去1張淩君說道。

一行三人飛出了大月神宮,遠遠地就看到了蕭戰神府外的大戰。

此刻,不僅三人看到了,大羅天無數目光都轉了過去,無不露出好奇之色。

就看到,高空中一條黑龍咆哮,周身煞氣滔天,但,不知何時,黑龍身上被一條紅綾纏住了,纏得黑龍行動極為艱難。

在黑龍後背上,坐著一個身穿紅衣的小娃娃,小娃娃周身冒著火焰,笑容亢奮,手中抓著一個金圈法寶,一手抓著龍身,一手用金圈法寶砸了下去。

轟、轟、轟的巨響,響徹一方天地。

“小畜生找死,昂1敖週一聲大吼。

轟的一聲,無數黑光爆發,掙得紅綾巨顫,卻怎麼也無法掙開紅綾和小娃娃。

小娃娃抓著黑龍的龍鱗,狠狠地用金圈法寶砸下,轟鳴之間,發出嘯聲:“你這小泥鰍,也敢跟爺爺拿大?爺爺我來找蕭南風,關你屁事,你非要來說我,討打,看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煲湯喝。”

“滾一邊去,有種彆用這紅綾纏著我,老子吞了你。”敖周吼道。

“呸,你居然還騙小孩,我都拿住你了,還讓我放了你?做夢1小娃娃大喝道。

噹的一聲,金圈法寶狠狠地砸在黑龍腦袋上,砸得黑龍一陣七葷八素。

昂的一聲,黑龍憤怒咆哮,小娃娃也凶神惡煞。

這一刻,無數目光盯著,卻冇人插手。

“太清紅綾?伏魔金圈?這是我太清仙宗丟失的重寶埃怎麼會在這小娃娃手中?”蕭南風驚訝道。

“那就是太清紅綾?南風,剛剛太清道祖傳音給我,希望你將太清紅綾拿下。”張淩君說道。

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太清道祖是什麼意思?讓他去搶小娃娃的寶物?

不過,都已經來了,他自然不會不管。

“敖周,你這是怎麼回事?”蕭南風喝聲道。

遠處,戰鬥的一龍一娃娃,頓時扭頭望來。

“蕭南風,快來助我,我先前隻以為一個小娃娃,冇當回事,結果這小娃娃好不曉事,居然偷襲我,用這紅綾捆縛了我,害得我縱有滔天手段也施展不出來。”敖周頓時大叫道。

蕭南風臉色一黑,你有個屁滔天手段啊,一個小娃娃都讓你栽跟頭了,你吹什麼牛皮埃

那小娃娃也看到了蕭南風,他眼睛一亮道:“哈哈,你就是蕭南風?你來得正好,我拿下這黑龍了,你想要贖回它,必須拿東西來換。”

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這小娃娃也是個土匪啊,抓了敖周就想勒索他?

“閣下何人,敢在大羅天放肆?你可知道,你冒犯的是天庭戰神?”蕭南風一聲冷喝。

“我知道,不過,天庭戰神就這個慫樣子,真讓我失望埃我還以為天庭戰神有多厲害呢。”小娃娃不屑道。

“放肆,天庭戰神豈是你可辱的?”蕭南風一聲冷哼,踏步飛來。

“來得好,我也看看,最近被傳得神乎其神的蕭戰神,到底有多少手段。”小娃娃興奮道,繼而手中金圈法寶一揮道:“伏魔金圈,去1

嗡的一聲,伏魔金圈綻放出耀眼的金光直奔蕭南風而去,速度之快,轉瞬即至,猶如一輪太陽飛來,氣焰滔天。

蕭南風眼中一冷,不朽神刀驟然斬出。

“破1蕭南風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不朽神刀與伏魔金圈相撞,瞬間炸出滔天火焰直衝四方。巨大的震盪,讓四方所有人都倒吸口寒氣。

張淩君冇有出手,她要照顧蕭南風的威嚴。

轟的一聲,伏魔金圈被撞飛而回。

小娃娃臉色一變,驚訝道:“好個蕭南風。”

蕭南風速度不減,瞬間到了小娃娃麵前,不朽神刀再度斬下。

“喝1小娃娃臉色一變,用伏魔金圈再度擋去。

噹的一聲,刀、圈相撞,再度炸出一股滔天火焰風暴,就在此刻,蕭南風另一個手驟然打出拳法。

“霸拳1

無數拳罡鋪天蓋地打向小娃娃。

“蕭戰神,手下留情1遠處陡然傳來一聲驚呼。

但,已經遲了,這時候的蕭南風根本不會留手的。

轟的一聲,無數拳罡落在小娃娃身上,瞬間打得他猶如流星墜落,狠狠地砸入大地,轟的一聲,引得大地一陣震盪。而伏魔金圈卻瞬間飛下去護主了。

蕭南風抓著黑龍身上的太清紅綾猛地一扯,瞬間,將黑龍放了出來。

昂的一聲,黑龍發出一聲震天長嘯,惱火道:“小畜生,找死。”

呼的一聲,黑龍直奔下方巨坑而去。

此刻,小娃娃身旁飛來一個黑衣男子,他見黑龍凶猛殺來,臉色一變,急忙叫道:“蕭戰神、敖周戰神息怒,都是誤會。”

“誤會你姥姥,特麼的,打了我半天,一句誤會就結束了?現在輪到我了。”敖周凶神惡煞地撲到近前。

黑衣男子一臉無奈,頓時身形一晃,變化為一條數十丈高的黑狗妖,迎向了敖周所化的黑龍。

轟的一聲,一狗一龍在虛空相撞,炸出一股滔天風暴,黑狗妖和黑龍儘皆撞得身形一退,似誰也冇能奈何誰。

“二位戰神息怒,我家主人是南部戰首,楊川。望二位戰神看在我家戰首的麵子上,請先息怒。”黑狗妖焦急道。

黑龍麵露猙獰,欲不管不顧地繼續撲殺,但,蕭南風卻飛到近前道:“敖周,先等等。”

“特麼的,他打的不是你,老子的臉都丟儘了,現在讓我罷手?”黑龍氣憤道。

“你看那個小娃娃。”蕭南風說道。

卻看到,黑狗妖護著的小娃娃,被蕭南風霸拳打中,整個人的臉都浮腫了起來,此刻正在哇哇大哭,根本不顧形象。

“哭了?這特麼是老妖怪裝嫩嗎?裝得這麼像?”黑龍錯愕道。

“先問清楚情況,他手中的伏魔金圈,可是我太清仙宗的遺失寶物。”蕭南風說道。

黑龍無奈地一聲冷哼,終究冇有繼續撲殺下去了,它身形一晃,化為了人形。

黑狗妖頓時輕呼口氣,他搖身一晃,變化為一名消瘦男子模樣。

“在下黑狗兒,多謝二位戰神手下留情。”消瘦男子黑狗兒說道。

蕭南風、張淩君、敖周,三人麵麵相覷,這人叫黑狗兒?還真是人如其名。

“你是楊川戰首的手下?楊戰首何在?”蕭南風問道。

“蕭戰神勿怪,我家主人奉天帝之命,此刻去南海查案了,暫時不在天庭。”黑狗兒說道。

蕭南風瞬間猜到了緣由,上次他也在場,天帝說要安排南部戰首去查黑煙怪物的情況,南部戰首還未迴歸?

“這小娃娃是怎麼回事?”蕭南風問道。

“這位是玉清聖地的一位聖子,名喚魔童子,算是我家主人的師弟,這段時間在大羅天小住,對天庭規矩不明白,冒犯了二位戰神,還請息怒。”黑狗兒說道。

“魔童子?玉清聖地的一位聖子?”蕭南風神色一凝。

他還是第一次知道,南部戰首居然也出自玉清聖地。

要說這玉清聖地,他再熟悉不過了,小雨的爹,就是玉清聖地的高層。兩百多年前,太清仙宗浩劫,差點被逆宗者徹底滅宗,是玉清聖地從中周旋,保留了太清仙宗的一縷香火,說起來,太清仙宗欠了玉清聖地一份人情。

“既如此,我就給楊戰首一個麵子,也給玉清聖地一個麵子,不再繼續追究這位魔童子了。”蕭南風說道。

“多謝蕭戰神。”黑狗兒長呼口氣道。

畢竟,一個外來者冒犯戰神,可是大罪,更何況在大羅天,多少雙眼睛看著呢,若戰神不依不饒,魔童子肯定會倒大黴的。

“嗚嗚嗚,蕭南風,你敢打我,我要告訴師兄,讓他們幫我報仇,把你屁股打扁。”魔童子從大坑裡爬出來,頓時哭嚷起來。

蕭南風:“”

黑狗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