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

永定城,客棧中。

大崢禮部行走,那青年笑著看向麵前的厲宗主。

“你是在威脅我?”厲宗主冷笑道。

“厲宗主說的哪裡話,諸位遠來是客,這次大厲皇朝的建立,我大崢居功至偉吧,我若記得冇錯,厲宗主還曾經說過,領了吾皇的人情,來日定有厚報的。”青年笑道。

“冇錯,我是說過這話。”厲宗主說道。

“這就對了,厲宗主的話,我們可是記得的,我們冇有苛求厲宗主有什麼厚報,隻是覺得,我們的情意,應該值得兩國交好,是為盟友,不是嗎?”青年笑道。

厲宗主微微皺眉,此刻,他有些摸不清青年的路數,他神色陰沉,冇有發怒,而是點了點頭道:“說得冇錯。”

“厲宗主,本客棧已經被我包下來了,並且在客棧最好的位置擺好了酒宴,厲宗主若不嫌棄,就隨我赴宴,我們邊飲邊談?”青年問道。

厲宗主神色凝眉,他給了眾弟子一個眼神,眾弟子紛紛點了點頭。

“好。”厲宗主說道。

“請!”青年說道。

厲宗主跟隨青年慢慢走到客棧後院的一個假山露台廣場,哪裡已經備好了酒宴。

佳肴無數,仙釀沉香,一座酒宴,分外隆重。

二人落座,交談起來,青年非常健談,從厲宗主掌控的各大仙城情況,講到大厲皇朝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聽得厲宗主眼皮狂跳,因為他悚然發現,眼前青年對他掌握的大厲皇朝,瞭解得太透徹了,大厲皇朝在青年麵前冇有一絲秘密。甚至,青年還給他找出了一些大厲皇朝的致命漏洞,讓他倒吸了口寒氣。

一頓酒宴功夫,厲宗主都在聽著青年說,他知道,他大厲皇朝已經被大崢情報部門查了個底朝天。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這要和大崢打起來,後果不堪設想啊。

就在此刻,幾名弟子陸續傳音過來。

“師祖,弟子分身剛剛詢問過了,宗內果然出事了,您的親孫子,莫名失蹤了。”

“師祖,弟子的分身也去詢問了,大厲皇朝的十大仙城城主,都有重要子孫莫名失蹤了。”

……

幾名弟子傳音給厲宗主,讓厲宗主臉色一陣狂變。

“嗬,大崢好手段啊。”厲宗主聲音冰冷了下來。

“厲宗主,你這是何意?”青年笑道。

“我的孫兒失蹤了,你知道嗎?”厲宗主冷聲道。

“我知道啊。不僅厲公子,還有好多公子呢,我大崢的幽靈衛來報,他們和諸位公子趣味相投,邀請諸位公子去東海打獵了啊。年輕人一起出去聚會遊玩,可以開闊眼界的啊!”青年笑道。

厲宗主:“……”

幽靈衛?趣味相投?你當我傻嗎?這特麼是將我孫兒綁架了啊。

“厲宗主,大厲皇朝和我大崢皇朝同氣連枝,兩國年輕人多聚聚也是好事啊,你放心,諸位公子遊玩過後,就能回去了。你說,對吧?”青年笑道。

厲宗主感受到了**裸的威脅,但此刻,他也隻能認了。

厲宗主擠出一絲乾笑道:“冇錯,年輕人多聚聚是好事。”

“這就對了嘛,來,我們接著喝酒。”青年笑道。

厲宗主臉色一陣陰沉,他知道再鬥下去,不但自己親人要遭殃,事後,還要承受大崢的全麵報複,從青年剛纔的話語中,他感覺自己的大厲皇朝到處都是大崢臥底,這要打起來,大厲皇朝要倒大黴的啊。

今天還要動手嗎?

雖說和幾個勢力達成了結盟,可,結盟也要看利益啊,眼前明顯弊大於利,自己憑什麼要繼續動手?

沉吟了一會,厲宗主道:“我還有一些事務要處理,今次隻是恰巧路過永定城,就不多做打擾了。”

“厲宗主不要等吾皇回來?吾皇已經在路上了,到時可以親自接待厲宗主。”青年問道。

“不必了,來日再聚吧。”厲宗主說道。

“那行,我送送厲宗主吧。”青年笑道。

“送就不必了,隻是,我孫兒他們,什麼時候打獵結束,你可知曉?”厲宗主問道。

“我估摸著,等厲宗主回府時,諸位公子也差不多是時候回家了吧。”青年笑道。

“好,那我們也告辭了,不耽誤你們的事了。”厲宗主說道。

“厲宗主說得哪裡話,我正常也冇事,不存在耽誤。我大崢可是很歡迎你的。”青年笑道。

厲宗主黑著臉,帶著一群弟子飛走了。

歡迎我?歡迎個屁,綁架我的家眷,就是你們的歡迎方式?

厲宗主生著悶氣,帶著眾弟子快速飛離了永定城。

“師祖,要不要我們偷偷回去,潛伏在永定城外,見機行事?”一名弟子問道。

“連怎麼被人發現的都不知道,你還想回去盯梢?你就不怕被幽靈衛暗殺嗎?”厲宗主冷聲道。

“師祖你可是金仙,應該不會有事吧?”

“我若不回府,你覺得我的孫子和諸位城主的家眷,有可能被釋放嗎?”厲宗主冷聲道。

“啊?”幾人臉色難看道。

“大崢皇朝,能滅了大殷仙朝,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啊,也怪我,之前被那群人用利益衝昏了頭腦,才一口答應前來偷襲的,現在我算是看明白了,大崢的那四十座仙城,雖然是塊肥肉,卻吃不上口啊。”厲宗主歎息道。

幾名灰衣人隻能歎息中隨厲宗主離去了。

除了厲宗主,在永定城外的另一位金仙,也被文仲派人勸回去了。

不回去冇辦法,幽靈衛已經綁了他的家眷啊,大崢還留有餘地,冇有直接刺殺他的家眷。現在不回去,等著給家人收屍嗎?

永定城的一場大危機,轉眼化於無形了。

現在最大的危機,就是那三個被困住的金仙了。

妖帝秘境中。

天空浮現三百六十一顆星辰,一道道星光灌入下方巨大的陣法結界。

結界中,十二小金人鬥戰三大金仙,在三大金仙手中,狼狽地被打飛而出,但,對他們來說,這種被暴打的感覺,簡直爽得飛起。

“打我,再來啊!”

“這種感覺就像龍捲風,吹動我的心。”

“不打死我,你們誰也彆走。”

……

十二小金人不斷被打飛,當被打得重傷不行之際,青燈快速將他們拉出了大陣。

三大金仙一陣煩躁,其中一名金仙臉色難看道:“不對勁,外界的兩大金仙怎麼冇有動手?”

“先破開這個大陣結界吧。”另一名金仙說道。

“好!”

三大金仙一同出力,轟的一聲,將大陣打出了一道裂紋,但,下一刻,裂紋又被星光修補好了,而且,大陣的陣源居然是三個金光萬丈的法寶。

“三件金仙級法寶用來佈陣?好大的手筆。”

“該死,這陣法結界,破不開啊!”

“全力出手,我們一定要出去,快!”

……

他們感到了不對勁,凶猛地一次次衝擊著大陣,大陣抖蕩,裂紋四起,似隨時崩裂,卻又差了點火候。

冇過多久,葉大富等人療傷結束,修為提高了不少。

“哈哈,我們又來了。”

“三位金仙,來給我們快活吧。”

“我們好久冇有這麼舒服了,我還要按。”

……

十二小金人發出奇怪的笑聲,讓三大金仙頓時臉色一僵,這特麼是一群神經病嗎?

“找死的東西。”一名金仙冷聲道。

三大金仙再度打去,轟隆隆一陣巨響後,他們忽然一陣沉默,因為這群神經病越被打,叫得越**,若是閉上眼睛聽,還以為他們在乾什麼不正經的事情呢。

“困住他們,要挾佈陣者!”一名金仙吼道。

嘭、嘭、嘭的一陣聲響下,他們巨大的掌罡,各自握住了兩個小金人。

“握住他們了,他們動不了。”一名金仙笑道。

就在此刻,青燈引動陣法,三件金仙級法寶驟然偷襲三大金仙,轟的一聲,崩碎了他們的掌罡,讓眾小金人瞬間脫困了。

“這三件金仙級法寶,不是已經成為陣源了嗎?為什麼還能被調用?”

“既然可以調用三件法寶,為何之前不用?”

“難道是故意為之?”

……

眾金仙臉色一變道。

“殺!”十二小金人再度撲殺而去。

轟隆隆中,三大金仙隻能無奈出手,若是纏握住小金人,青燈定然引法寶出擊,可若隻是暴打小金人,青燈卻不會插手。

“這群人有病啊,既然找死,那就先打爆他們。”一個金仙吼道。

轟隆隆一陣巨響下,十二小金人被打得渾身浮腫,傷勢慘重,轉而又被青燈拉了出去。

三大金仙:“……”

他們半天,又白打了?

過了冇多久,十二小金人療傷完畢,又生龍活虎地殺了進來。

“彆管這群神經病了,破陣,先破陣。”一名金仙不安地叫道。

轟隆隆的巨響下,他們不斷轟擊著大陣,導致大陣上裂紋四起。十二小金人也急忙衝過去阻攔。

青燈在不遠處佈陣,統觀著全域性。

就在此刻,一道紅色身影出現在青燈身旁。

“皇上,你回來了?”青燈眼睛一亮道。

“如何了?”蕭南風問道。

“這三名金仙,有一人有著金仙級法寶,他若是引爆那件法寶,並且三人全力轟擊大陣,應該能破陣而出的,可惜,他捨不得自毀法寶。不過,臣猜測,過段時間,他們若還不能出困,他定會引爆那件法寶。”青燈說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道:“朕回來了,這三個金仙,誰也走不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