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崢天璽中。

蕭南風法相和殷神話的法相碎片,橫七豎八地躺在一旁。蕭南風分身正無比擔憂地看著黑蓮,黑蓮浮在空中,還在不斷崩碎中。

黑蓮內部傳來殷神話的咒罵聲:“大佛尊,你真靈已散,你的時間本就不多了,你不多看看世界,卻要煉我?你在加速你的真靈消散。”

“我真靈散去前,就能煉化了你,你安心去吧。”黑蓮說道。

“你這個神經病,不管你有什麼打算,我都不會讓你得逞的,爆1殷神話吼道。

轟的一聲,殷神話自爆了,而黑蓮猛地一陣抖蕩,它花瓣的崩散速度驟然暴漲了十倍。

“前輩,你現在怎麼樣?我能為你做什麼?”蕭南風說道。

黑蓮強撐著虛弱道:“你現在什麼也做不了,我此生的命已經獻祭給亙古祭壇了,隻留有少許真靈和邪體、邪力,我撐不了多久了,不過,現在好了,我也算是了願了。”

“前輩?你可是邪物啊,真冇有辦法救你嗎?”蕭南風難受道。

往事一幕幕重現,纏著他的所有邪物,都曾經想要害過他,唯有黑蓮,從一開始就溫婉如玉地對他傾囊相助,幫他化解了一次次危機,從來冇有對他不利過,讓他最為動容和感激。可現在,黑蓮將滅,讓他一時很難接受。

“你不用為我難過,八萬年前,我瞭解這個世界的真相後,我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隻可惜,八萬年前我還冇什麼作為,我就被上天算計了。今生重來一次,我也最多重回巔峰罷了,可肯定不是上天的對手。直到我遇到了你,我覺得你能行,你能衝破上天覆滅。你一定要代我完成遺願。”黑蓮說道。

“前輩你說,我一定全力以赴。”蕭南風說道。

沉默了一會,黑蓮歎息道:“算了,不用說了,你做得已經很好了。當你麵對上天的時候,你一定會和我有一樣選擇的。還有,這是殷神話的儲物法寶,應該可以幫你再做突破。”

說著,黑蓮吐出一枚儲物手鐲,丟到了蕭南風手中。

“前輩?”蕭南風一時不知所措。

“我曾經幫你試探過胭脂夫人,幫你試探過神皇,她們已經不會再害你了,隻是,我還看不透太陰神珠,你自己小心。”黑蓮說道。

“好1

“記住,在你成為大羅金仙之前,一定不要被上天盯上。”黑蓮說道。

“前輩,你之前獻祭此生生命,是為了我不被上天發現?”蕭南風問道。

黑蓮冇有回答,而是說道:“我看好你。”

蕭南風鼻頭一陣酸澀,點了點頭道:“多謝前輩,我若有能力,一定救你複活。”

他冇有追問黑蓮為何這麼看好他,但,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黑蓮行為讓他無比感動。

“不要悲傷,如我這般的人,這世間還有不少,那玉浮黎就是我的同道中人,他大無私地將玉皇大道骨功法送給我們,我就猜到了他的為人,他雖然不如我這般看中你,但,他可成為你對抗上天的同盟。”黑蓮說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心裡一陣難受。

“放出你的上清藍月。”黑蓮說道。

蕭南風不解,但,還是放出了藍月,藍月浮空,藍光耀眼。

“前輩,你要乾什麼?”蕭南風問道。

“我要將僧帽邪物,融入你的藍月,從此為你所用。”黑蓮說道。

“那你呢?”蕭南風問道。

“我已經死了,留之何用?”黑蓮說道。

“可是”

“彆可是了,我死了,但,殷神話還未死透,僧帽邪物不給你,難道回頭要被他占據?我寧可給你,也休讓他得逞。”黑蓮說道。

“殷神話還未死透?你是說,未來佛,殷天賜?”蕭南風陡然神色一肅道。

“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他們的邪物之體,是按照此時間順序分裂的,必須先吞過去佛,再吞現在佛,最後才能吞未來佛。否則,當初我若提前吞煉殷天賜,殷天賜死不了,他會在彆的地方涅槃重生。而殷天賜被殷神話所煉,其實也就成為了殷神話的分身,剛剛殷神話死前雖然叫得淒厲,但,那都是他故意在誤導我們,你要儘快前去殷天賜處,解決這個隱患。”黑蓮說道。

“好1蕭南風點了點頭。

“我此刻體內,蘊含了過去佛、現在佛的造化,你若成功煉好我邪體後,當可吞噬未來佛造化,至此讓僧帽完整,發揮出全部力量。”黑蓮在交代著後事。

“前輩,你還有彆的遺願嗎?”蕭南風眼睛微紅道。

“冇有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為蒼生逆天,我萬死不悔。若有來世,我們有緣再見。”黑蓮說道。

說話間,黑蓮一顫,引動了不遠處的兩個如來法相和碎片,一起飛向了藍月中。

兩個法相不僅僅蘊含著龐大的如來之力,更蘊含著龐大的上天之手力量和亙古祭壇給予的力量。

滾滾力量融入藍月,幫助黑蓮熔鍊入藍月中。

蕭南風感受到黑蓮的氣息在不斷變弱,即將煙消雲散了,他悲傷地暗想著:“黑蓮融入藍月,或許還能留一個念想吧。”

他盤膝而坐,感受著藍月的變化。

嗡的一聲,藍月中綻放出無儘光芒,藍色月光、白色上天之力光芒,黑色亙古祭壇光芒,還有金色、黑色如來法相光芒。

一時間,無數光芒交織,將藍月包裹得猶如一個大繭。

他感受到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莫大痛苦,但,他咬著牙齒忍著疼痛,任憑這滾滾力量對他藍月的熔鍊。

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下,他痛得額頭冷汗直冒,但,他依舊在努力堅持著。

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多久。

嗡的一聲,藍月瞬間綻放出耀眼藍光,刺亮了四麵八方,將其它光芒全部淹冇了。

如來法相的能量耗儘了,上天之手的能量耗儘了,亙古祭壇賜予的能量耗儘了,終於將黑蓮融入了藍月中。

“前輩。”蕭南風叫道。

可是,藍月中並無迴應。

他心中一陣難受,他知道,黑蓮已經徹底死了。

黑蓮用自己的一命,幫他遮蔽了上天的目光。這份關懷讓他無比感動,他從來冇有被人這麼重視過,重視到即便擁有巔峰之力,也不惜拚命守護他。

“蕭南風,我來幫你。”

黑蓮那真摯的話語還在耳邊迴盪,可就這簡單的話語,讓他眼睛濕潤了起來。

他擦乾淚水,微微苦笑,繼而對著藍月神色鄭重道:“前輩,我若冇能辜負你的期望,我定不惜一切地幫你複活。”

月光柔和,卻冇有任何迴應。

他微微一歎,仔細看向藍月,心念一動,嗡的一聲,藍月驟然變形,化為了一朵藍色蓮花的形狀。

“藍蓮花?金蓮僧帽的顏色可變?”蕭南風意外道。

他忽然想起來了,金蓮僧帽因大佛尊而變為了黑蓮。金蓮可化為黑蓮,那化為藍蓮又有何不可?藍月之強,可以讓金蓮僧帽變色。

他心念一動,藍蓮花底部出現了一個藍色洞口,猶如當初黑蓮般,似可以吞噬金蓮僧帽邪物。

他心念再動,藍蓮花再度變化為了藍月亮,一時間,一陣陣索命梵音響徹四方。

此刻的索命梵音又有了變化,依然邪音貫耳,但,更加恢宏莊嚴,他感覺,此刻的索命梵音威力更強了。

他心念再動,藍月亮緩緩飛回了他體內,消失不見了。

大崢天璽外。

不久前,蕭南風本體一露麵,無數人都圍了過來。

“蕭南風,殷神話呢?”敖滄海急切地問道。

一時間,所有人都安靜地看向蕭南風。

“殷神話已滅。”蕭南風說道。

“真死了?那他屍體呢?”敖滄海問道。

“他與我的如來法相同歸於儘了,包括他的如來法相,也毀滅殆儘了。”蕭南風說道。

“全部同歸於儘了,就你一點事也冇有?”敖滄海一臉不通道。

“我是運氣好。”蕭南風說道。

眾人臉色一黑,誰也不相信蕭南風的鬼話。

“一點東西也冇留下嗎?”敖滄海一臉不通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道:“什麼也冇留下,當然,戰首若是不信,可以去地底檢視。”

敖滄海:“”

檢視個屁,當我傻嗎?就算有遺留之物,也早被你拿乾淨了吧。

“去看看1敖滄海還是安排了一些戰神道。

呼的一聲,一群戰神衝向了蕭南風出來的大坑。

可是,他們進入地底,釋放魂力徹查一圈後,卻一無所獲。他們紛紛回來,對著敖滄海搖了搖頭,讓敖滄海臉色一陣難看。

“諸位何時迴天庭覆命?”蕭南風問向眾人。

“你有何打算?”敖滄海沉聲道。

“馬上就迴天庭,以免有不必要的事情發生。”蕭南風說道。

眾戰神微微沉默,但,此刻殷神話已死,他們自然要回去覆命,總不能讓蕭南風一個人回去請功吧。

“走吧1敖滄海也點了點頭。

蕭南風叫上自己的屬下們,隨同一群戰神快速離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