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神話追殺敖滄海,本來蕭南風是不準備插手的。但,黑蓮似極為虛弱道:“不要等了,速戰速決,我的時間不多了。”

蕭南風隻能操縱如來法相追了過去,他一出麵,瞬間吸引了殷神話的注意,讓敖滄海快速逃脫了。

殷神話死死盯著蕭南風,他從蕭南風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險氣息。

二人都有如來法相,殷神話法相環繞著一絲白霧,卻是上天之手的殘餘力量。而蕭南風法相環繞著一絲黑霧,卻是黑蓮從亙古祭壇借來的殘餘力量。

兩**相對視的一瞬間,忽然撲殺向彼此,它們拳罡相撞,轟的一聲,在高空炸出一股滔天火焰風暴,它們各自一退,它們的力量居然不分上下。

“蕭南風?你到是掌握了不小的力量,可是,就算力量足夠,你不會使,又有何用?今天,你就留下吧。”殷神話法相一聲冷哼,再度撲殺而來。

“你太自負了,殺!”蕭南風法相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兩大如來法相在高空轟然衝撞而起。

殷神話前世是現在佛祖,戰鬥經驗何等豐富,同等力量下,正常能力壓群雄。而蕭南風也不差,蕭南風得威帝傳承,霸拳早已臻至大成,更何況,他這些年撕殺無數,戰鬥經驗極為豐富,他對戰過的邪王都有不少,自然不怵殷神話。

轟隆隆間,二人在高空打出了滔天火焰風暴。

“霸拳!”蕭南風法相一拳打出。

呼的一聲,滿天拳罡直衝而出,猶如之前大佛尊的千手如來掌,一時間,拳罡猶如萬馬奔騰直衝而去。

“拈花掌!”殷神話探手一拍。

呼的一聲,滿天掌罡猶如花瓣飄落,轟隆隆間與無數拳罡相撞,炸出一片片火焰風暴。

一時間,兩大強者打得難捨難分。

這一刻的畫麵,讓四方無數觀戰者都露出了震撼之色。

“蕭南風的武道,還真是恐怖啊,這不是當初大威仙帝的霸拳嗎?”

“當年有幸見過威帝出手,當年威帝的霸拳也就這程度吧。”

“蕭南風的戰鬥經驗,已經可以與仙帝媲美了?”

……

眾戰神都露出了震撼之色。

就連剛剛要逃跑的敖滄海都臉色一沉地停了下來,他變化為人形,渾身是血,傷勢慘重,他看著眼前的戰場,眼中嫉妒的神色更甚了。

他對付不了的殷神話,蕭南風能對付?這豈不顯得他很無能?

遠處,張淩君眼中露出擔憂之色,扭頭看向蒲團道:“道祖,你能助蕭南風一臂之力嗎?”

蒲團空空如也,除了張淩君,誰也看不見蒲團上有人。

張淩君等了一會,冇等到答覆,最終失望地一歎,不再理會蒲團了。

高空中,蕭南風和殷神話打得難捨難分。

殷神話法相漸漸有些煩躁了,它猙獰道:“拳法不比威帝弱,但,你對規則肯定還未參悟,看朕的規則之力,掌中世界。”

殷神話法相一掌拍來,掌中瞬間形成一方世界,似將蕭南風法相困入其中。

呼的一聲,蕭南風法相消失了。

“掌中世界?完了,蕭南風被吸入了殷神話的掌中世界了,他要輸了。”追光戰神臉色一變道。

殷神話法相也冷笑道:“上次不慎,被你用金仙級法寶炸破了朕的掌中世界,這一次,朕以上天之手殘餘力量凝聚的掌中世界,就算你有大羅金仙級法寶,也休想炸開朕的掌中世界。”

就在此刻,一道紅光在殷神話法相側方閃過,繼而,無數金色拳頭憑空而現,如暴風驟雨般襲來,轟的一聲,打得殷神話法相倒飛而出。

卻是蕭南風法相出了掌中世界,再度撲殺而來。

“不可能,你怎麼出困的?朕的掌中世界,並未破開啊,你怎麼出來的?”殷神話驚叫道。

“霸拳!”蕭南風法相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無數拳罡再都打中殷神話法相,頓時將它打得倒飛而出。

“我不信,掌中世界,空間規則,封。”殷神話法相一聲斷喝。

它雙掌揮出,一道白光閃過,似將蕭南風法相再度吸入掌心,可下一刻,它的身後陡然出現一道紅光,蕭南風法相再度出現在它的身後,猛地一拳打來。

轟的一聲,它被正中後心,被打得皮開肉綻,碎片紛飛。噗的一聲,它一口鮮血噴出,撲飛而出。

“不對,是規則?也是空間規則,你的空間規則能剋製我的空間規則?這不可能。”殷神話法相驚叫道。

但,蕭南風法相已經再度到了近前。

“霸拳,天崩。”蕭南風法相一聲斷喝。

無數拳罡猶如滅世流星雨般,從天而降。

轟的一聲,正中殷神話法相,將它打得墜落而下,狠狠地砸在大地上,轟隆一聲巨響,砸出一個巨坑,濺射滔天山石,崩出無數煙塵。

一時間,四方所有觀戰者都瞪大了眼睛。

“假的吧,它們的力量相當,為什麼是蕭南風占據了上風?”

“殷神話的掌中世界,被完美剋製了?蕭南風剛纔瞬間就到了殷神話背後,怎麼做到的?瞬移嗎?”

“蕭南風怎麼會掌握空間規則?而且還是專門剋製殷神話的空間規則?”

……

無數人露出驚詫之色,他們紛紛瞪大眼睛,想要看個究竟。

但,蕭南風已經不給他們機會了,蕭南風操縱如來法相,瞬間追向下方巨坑。

巨坑中,殷神話法相剛爬起身來,陡然看到蕭南風法相殺來,它一拳打去:“找死!”

可是,高空中紅光一閃,蕭南風法相消失了,驟然出現在了它的身後。

“不可能!”殷神話法相驚叫道。

“霸拳!”蕭南風法相一聲大喝。

轟的一聲,那巨坑中傳來一聲巨響,大地跟著一震,無數土石沖天,煙塵捲入九天之上。

“你這是什麼空間規則?是空間跳躍嗎?”殷神話驚叫道。

“霸拳!”

轟隆隆一陣巨響下,二人在地底大戰,越戰越凶猛,無數土石、山峰炸裂而開,形成滔天震盪。大地在不斷翻湧龜裂,山峰不斷在炸碎而開,看得外界無數強者臉色狂變。

二人戰鬥得極為凶猛,而藏在四周山林中的強者卻心駭地不斷躲逃,生怕被波及了。

高空中,眾戰神都瞪大了眼睛。

“我怎麼聽著地底傳來的慘叫聲,全是殷神話的?”

“蕭南風正壓著殷神話打?假的吧?”

“在同等力量下,蕭南風更甚一籌?”

……

眾戰神紛紛震撼道,而敖滄海更是嫉妒得發狂。

大戰依舊,地底土石翻湧,山川炸裂。終於在一個時辰後,殷神話一聲淒厲的慘叫後,戰鬥驟然結束了。

煙塵已經佈滿了天地,四周瞬間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都盯著遠處戰場,一時麵麵相覷,不知道那裡現在結果如何,但,也冇有人敢過去。

張淩君想要衝過去,卻被蒲團攔了下來。

卻在此刻,一片山林中陡然衝出一道紅色身影,不是蕭南風又是誰。

“蕭南風?”張淩君驚喜道。

“不要過去!”紅衣蕭南風說道。

那是蕭南風的分身,他阻止了張淩君後,陡然飛向了煙塵中心。

而在蕭南風飛出去的那批山林中,一群潛伏者陡然頭皮一陣發炸。

“蕭南風剛纔就躲在我旁邊?”

“我本來還想著偷襲蕭南風呢,卻被蕭南風藏到了近前都不知道?”

“太可怕了,這蕭南風,安排的後手可真多,太危險了。”

……

眾潛伏者唏噓中不斷變換著位置。

蕭南風分身飛向煙塵中心,很快來到了地底。

地底深處,安靜地擺放著大崢天璽。卻是蕭南風本體帶著殷神話進入了大崢天璽內部空間了。

蕭南風分身也踏步鑽入了大崢天璽中。

冇過太久時間,蕭南風本體踏步從大崢天璽中出來了,他收好大崢天璽,飛了出去。

此刻,戰場中心早已被無數強者死死盯著了,他根本無法從地底遁走。與其偷偷摸摸離開,再被人發現,還不如大方地出來。

果然,他走出來的那一刻,引得無數人都瞪大了眼睛。

“蕭南風贏了?他打敗了殷神話?”

“殷神話死了嗎?”

“戰鬥結束了?”

……

無數人露出驚詫之色。他們無法相信,昔日無比強大的殷神話,居然會敗在蕭南風手中,這一切,都太夢幻了。

張淩君見蕭南風走了出來,頓時臉上一喜地衝了過去。

眾戰神相互看了看彼此,都露出了震撼之色。

“這算什麼?天帝派我們十八戰神來抓殷神話,結果,事情全部被蕭南風一個人乾完了?我們隻是打了個下手?”

“蕭南風滅大殷仙朝,更大敗殷神話,而我們,隻是一直旁觀,這回到天庭,我們怎麼解釋?”

“彆部戰神,會不會笑話我們?”

……

眾戰神臉色一陣難看道。

敖滄海更是臉色一陣漆黑,他被殷神話打成重傷,落荒而逃。結果,殷神話卻被蕭南風乾掉了?這不是丟臉的問題了,這迴天庭,是要被很多人質疑他這個戰首能力的。

他急著飛到近處,追問道:“蕭南風,殷神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