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敖滄海,上天之手已經被我所破,暫時無法催動了。殷神話雖然看似無礙,但,他已經被我重傷了,你們眾戰神,現在不去捉拿,更待何時?要玉浮黎治你們一個瀆職之罪嗎?”黑蓮再度一聲大喝。

遠處,敖滄海眼皮一陣狂跳,繼而高喝道:“眾戰神,隨我捉拿殷神話。”

“是!”眾金仙級戰神瞬間飛去。

“哼,大佛尊說我重傷了,你們也信?找死!”殷神話一聲冷喝。

轟的一聲,殷神話和敖滄海一掌相撞,炸出一股火焰風暴,而十名佛陀、菩薩邪物,也擋向了眾戰神,但它們似不敵眾戰神,瞬間被打得節節敗退。

另一處,蕭南風到了黑蓮所在,急切道:“前輩,你怎麼樣了?”

卻見黑蓮浮在半空中,它蓮體已經碎裂不堪了,嘭的一聲,最外圍的蓮花花瓣崩散成了飛灰,煙消雲散了。緊接著,黑蓮內部長出新的蓮花花瓣,可,新花瓣也在快速龜裂,繼而再度崩散而開,如此往複,黑蓮似根本無法阻止自己的崩潰。

“蕭南風,我是不行了,此生到此結束了。”黑蓮說道。

“前輩,你不是邪物嗎?不是殺不死的嗎?”蕭南風焦急道。

“我此生是結束了,但,或許能在下一個時代復甦過來。隻是,下個時代能不能到來,就不知道了。蕭南風,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我用最後一點真靈,助你最後一臂之力。現在聽我說,照我說的做。”黑蓮說道。

蕭南風似有很多話要說,但,終究忍了下來,點了點頭道:“好,我現在聽你的。”

“全力運轉如來霸世體。”黑蓮說道。

蕭南風馬上運轉如來霸世體,嗡的一聲,他體表綻放出耀眼的金光。

“如來碎片,聚體重生,以蕭南風為主,我為輔助,重塑如來法相。”黑蓮忽然唸唸有詞道。

驟然間,黑蓮的如來法相碎片顫動起來,無數碎片似受到某種召喚,直衝蕭南風身體而去。就看到,他體表金光大放,凝顯出一個虛影輪廓,卻是他也凝聚出了一個如來法相,他的如來法相隻是虛影,根本冇有任何威力,但,在無數黑蓮法相碎片填充下,讓他的如來法相變得越來越凝實了,並且變得越來越大,很快化為了一個滔天巨人。

蕭南風的動作,陡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遠處,戰鬥中的殷神話陡然臉色一變。

“該死,蕭南風修煉的也是如來法身?居然在凝法成相?一個真仙,也配擁有如來法相嗎?哼,你們都不要管朕,去阻攔蕭南風,快去。”殷神話驟然大吼道。

“是!”十名佛陀、菩薩一聲應喝,直衝蕭南風方向而去。

“給我站住!”追光戰神一聲斷喝。

眾戰勝要追殺過去,但,敖滄海卻下令道:“所有戰神,隨我拿下殷神話,這是天帝之令。”

眾戰神瞬間止步,放棄阻攔了眾佛陀、菩薩。

但,追光戰神和另外三名戰神,卻冇有聽令於敖滄海,他們直奔蕭南風方向而去,他們四大戰神本身就不是敖滄海的心腹,他們之前被蕭南風和大佛尊救過,此刻,自然要去為二人護法。

敖滄海見這四大戰神不聽話,眼中閃過一股惱恨,低罵了一句:“混賬東西。”

“殺!”四大戰神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他們打向眾邪物,有著六名佛陀和菩薩被攔了下來。

但,還有四名菩薩衝了過去,卻在此刻,張淩君等人前來護法。

“蒲團,鎮!”張淩君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蒲團瞬間鎮壓了兩名菩薩。

這時,咕咕、嘎嘎、敖周、十二小金人衝了上去。

轟的一聲,兩名菩薩將這些小金人打得倒飛而出,但,小金人們根本不怕疼,他們拚命撲上前去攔截。而咕咕、嘎嘎、敖周卻各拿著一件從凶孔雀身上繳獲的金仙級法寶出手。終究,一群人將兩大菩薩拖住了。

蕭南風身邊驟然安全了。

忽然,遠處山林中,似有一個黑影撲來,欲攪亂蕭南風凝鍊如來法相。

就在此刻,又一處林中,一個金色缽盂飛出,直奔那黑影而去。

“好膽!”黑影眼中一冷地拍向缽盂。

可就在拍到缽盂的一瞬間,缽盂驟然自爆而開,轟的一聲,炸出了一股滔天火焰風暴,將黑影炸得倒飛而出,在半空中口吐鮮血。

“什麼?用金仙級法寶自爆?”黑影驚叫道。

他怎麼也冇想到,暗中守護蕭南風的人,下了這麼大的代價,金仙級法寶隨便炸嗎?

就在此刻,一道紅光沖天,無數殘月形狀的劍氣狂泄而來。轟的一聲,斬得黑影一條手臂拋飛而出。

“太清殘月劍?又一個金仙級法寶?”那黑影驚叫道。

他臉色狂變地抓著自己斷臂,調頭就跑,他不想趟這渾水了。

蕭南風準備得太充分了,這四周林中,居然暗藏著蕭南風埋伏,金仙級法寶隨便炸,這特麼誰受得了?

黑影逃走了,之前施展殘月劍的趙元蛟也再度藏入山林中不見了。

四周潛伏者倒吸口寒氣,他們忽然想了起來,蕭南風上次大鬨大殷仙都,還有五條超級巨脈呢,會不會這五條超級巨龍脈也藏在暗中,準備偷襲亂局者?

一時間,所有潛伏者都安靜了下來。

這時,在黑蓮的幫助下,蕭南風的如來法相越來越大,很快就達到了萬丈之高,法相容貌是他自己的容貌,一時周身金光萬丈,梵音四起。他身融法相,操縱萬丈之軀,如臂指使,隻是,此法相上還有著無數裂紋。

“你這如來法相,是我法相碎體拚接而成,還不夠完美,你去抓四周佛陀、菩薩,將它們吞噬,我幫你煉為補相之力。”黑蓮的聲音傳來。

“好!”蕭南風應聲道。

蕭南風法相一掌伸出,嘭的一聲,就握住了一個菩薩。

“不,放開我。”那菩薩驚叫道。

那菩薩拚命掙紮,可是根本逃不出蕭南風法相的手掌心,繼而被送入法相之口,被一口吞了下去。

“不!”那菩薩驚叫著冇了聲息。

蕭南風法相也繼續出手,再度兩隻手伸出,轟、轟兩聲,驟然將又兩個菩薩抓住,送入了口中。

操縱如來法相,他的實力堪比大羅金仙,抓取這些被纏住了的金仙邪物,根本輕而易舉,轉眼間,十個佛陀、菩薩,全部被他送入了法相口中。

此刻,在黑蓮協助下,十個佛陀、菩薩快速被煉化為特殊的力量,滋補著蕭南風的法相,就看到,法相上的裂紋轉眼就全部消失了,似這法相達到了完美的狀態。

遠處,敖滄海帶著眾戰神捉拿殷神話,也發現被黑蓮騙了,殷神話並冇有受傷,這捉拿起來極為麻煩,但,也僅此而已。眾戰神全力而為,壓製著殷神話。

殷神話麵露恨色,大吼道:“諸位仙帝,你們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可惜,四方山林中,並冇有仙帝迴應他。

他一臉鬱悶,他知道他被眾仙帝拋棄了,眾仙帝還不願現在就和天庭撕破臉皮,眾仙帝隻想讓他去和天庭互耗,坐收漁翁之利罷了。

他一臉惱恨之色,不過,更讓他驚駭的是蕭南風,蕭南風的如來法相吞吃了十名佛陀、菩薩後,變得越發強大了。

他知道不妙,再拖下去,他就慘了。

“罷了,我不要上天之手了,也不等著修複了,所有上天之手碎片,融入我的如來法相內,重塑我的如來法相。”殷神話一聲大吼,探手引法。

不遠處,那破裂的上天之手一顫,陡然間快速塌陷而起,繼而,在上天之手中出現了殷神話之前的法相,滾滾上天之手能量,湧入那法相內。

法相原本脆弱且裂紋四起,但,被無數上天之手能量灌湧後,慢慢複原起來,漸漸恢複了先前完好時的形態。

嗡嗡嗡的聲響下,如來法相綻放出滔天氣息,瞬間飛來。

“合!”殷神話一聲斷喝,身融法相。

“該死,快阻止他!”敖滄海驚叫道。

敖滄海身形一晃,化為一條巨大的金龍,金龍一出,引出一片浮空大海。

“滾!”殷神話法相一聲大喝。

萬丈身形,猛地一拳打出,轟的一聲,打得一群戰神倒飛而出,慘叫連連。

它尤其顯得不滿足,再度打向被浮空大海包裹的敖滄海。

“無量大海!”敖滄海吼道。

“如來神掌。”殷神話法相喝道。

萬丈法相,轟然重擊向撲來的汪洋大海。

轟的一聲巨響,虛空被衝擊得猛地一陣抖蕩,汪洋大海驟然炸散而開,海中金龍更被一隻金燦燦的手掌正中龍身,轟的一聲,被打飛了出去。

半空中,金龍吐出一口鮮血,驚叫道:“你的力量,怎麼暴漲了這麼多?不可能,噗!”

“朕現在的如來法相中,融入了上天之手的力量,自然比上次要強,敖滄海,你這個混蛋,本事不大,卻屢壞朕的好事,朕要你死。”殷神話法相再度到了近前。

它一掌劈在金龍身上,轟的一聲,金龍護體金光炸碎,巨大的掌力瞬間劈爆了金龍的大片龍鱗,隱約聽到金龍骨折,發出哢嚓一聲悶響。

噗的一聲,金龍倒飛而出,口吐鮮血,慘烈至極。

“走!”敖滄海嚇得調頭就逃。

“這時候走,來得及嗎?”殷神話法相猙獰地就要撲上去。

忽然,殷神話法相臉色一變,停下了追殺敖滄海,而是猛地一回頭,看到了不遠處騰空而起了的蕭南風法相。蕭南風法相綻放出萬丈金光,卻又透著一股詭異的黑氣。

一時間,殷神話法相如臨大敵,它忽然有種詭異的感覺,眼前的蕭南風極度危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