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

紅海仙城,城主府。

全城重要官員前來,隨同莫城主一同接駕大殷欽差。

一群來自大殷仙都的官員恭立,其中一人對著莫城主宣旨,一旁有僧人冷眼旁觀,似隻要眼前城主反抗,就當場擊斃。

“莫城主,仙帝厚恩,為你升官封爵,讓你前往朝都聽任,還不接旨?”那宣旨之人說道。

“臣莫非煙,謝仙帝封賞,臣遵旨。”莫城主恭敬一拜道。

說著,莫城主就上前接了旨。

這讓宣旨官員一怔,這不對啊,來前已經打探好了,這莫非煙有大概率叛變了啊,甚至還特意讓人冒充某個勢力的使者來試探過他,在得到他明確叛變的答覆,才整裝待發,故意宣旨,隻待他稍有反抗,就拿他祭旗,以警示天下的啊。

可是,莫非煙怎麼忽然就接旨了?這還怎麼動手?

宣旨之人沉默了一會,終究將聖旨遞給了莫非煙。

莫非煙接過聖旨,繼而,他又遞出一份卷宗道:“上差,此刻我已經不是紅海仙城的城主了,已經無資格再向仙帝直接稟報了,勞你稟報仙帝,這些日子,紅海仙城動盪不堪,不僅僅百姓中有動亂,還有各方勢力也派人來策反過我,本官為了穩住局勢,就用了各種藉口將各方勢力的人打發走了,並且,對每一方勢力來人的言行都做了詳細記錄,勞煩上差將此卷儘快上交仙帝,也給接下來紅海仙城新城主一定的警示,莫要被敵人收買了。”

宣旨之人:“……”

難道弄錯了?眼前的莫非煙是個大忠臣?

“莫大人心懷社稷,本官一定會將你的想法帶到的。”宣旨之人說道。

“是,那在下就馬上整頓一番家裡瑣事,然後就隨各位一同前往大殷仙都覆命。”莫城主說道。

“好!”宣旨之人點了點頭。

既然莫城主是忠臣,又冇有造反,就冇必要拿他祭旗了。

莫非煙前往後院,去整理家眷和各種動遷的事務了。

此刻,宣旨之人,又開始任命一名新的城主接管紅海仙城了。

新的紅海仙城城主上任,並冇有大刀闊斧地做什麼,因為他知道此刻大殷情況,他在努力安撫著紅海仙城的各處官員,以維穩為主。

宣旨之人耐心等候了一段時間,見新城主上任後的行為,紛紛露出滿意之色,可是,等了好一段時間,也不見莫非煙歸來,讓他們心中微微一緊。

“莫非煙何在?快去看看。”有人說道。

頓時,一群人衝入城主府的後院,卻發現,後院早已人去樓空了。

“跑了?混賬東西,給我追。”宣旨之人驚怒道。

就在此刻,紅海仙城中忽然傳來莫非煙的聲音:“紅海仙城的所有人聽著,在下莫非煙,現遭殷神話迫害,為保生息,暫避他鄉,請求強援。新任城主為殷神話爪牙,攜殷神話邪惡之心,前來誆騙百姓,請紅海仙城百姓保護好自己,待我請來強援,再救大家於水火。”

轟的一聲,莫非煙的聲音轟傳全城,無數百姓頓時一片嘩然。

“快去抓住他。”宣旨之人驚叫道。

轟的一聲,數名強者直衝聲音傳來的方向飛去,可是,待飛到那裡時,莫非煙早已冇了蹤影。

紅海仙城中,頓時亂作一團。

……

永定城,敖滄海所在的大殿中。

大殿中站著一群敖滄海的屬下,這些人麵容陌生。

“戰首,大熾仙帝說了,他會派遣金仙前來相助,共同瓜分大殷仙朝,隻是,需要你看守殷神話。”

“戰首,大震人皇也願意與我們結盟,答應了戰首的條件。”

……

這群人都在向敖滄海稟報著各處情況,顯然,他們都有著分身,分身在各大勢力處,正幫敖滄海與眾勢力之主對話。

“好,那就有勞諸位了,今次,我們就將大殷仙朝瓜分了。若有大殷金仙來襲,望諸位守望相助,共度危機。”敖滄海說道。

眾屬下稟報著來自各勢力之主的應聲:“好!”

繼而,敖滄海讓眾屬下離開了,隻傳喚來一眾戰神。

“戰首,成了?”一名戰神期待道。

“成了,各方勢力同時下場,殷神話就算有滔天手段也冇用了。你們馬上去各自仙城坐鎮即可,對前去宣旨之人,直接斬殺,同時,宣告各大仙城反出大殷仙朝了。”敖滄海說道。

“是!”眾戰神應聲道。

“戰首,你呢?”那名戰神再度問道。

“我自然是去盯著殷神話,隻要我盯死了殷神話,大殷的任何人都翻不出大風浪了。”敖滄海說道。

“我們都走了,這永定城怎麼辦?”那名戰神皺眉道。

“我們幫蕭南風看守永定城已經夠久了,我此去盯著殷神話,永定城若出事,就全是他的責任了。走吧!”敖滄海說道。

“是!”眾戰神應聲道。

一群人踏步衝出永定城,轉眼消失在了天邊。

……

大殷仙都,上書房中。

殷神話聽著來自各方的戰報,冷笑道:“各處城主假意接旨,然後玩失蹤?更掀起民變?嗬,幼稚。”

“父帝,各方勢力的結盟可是個麻煩。”殷明王皺眉道。

殷神話搖了搖頭道:“不用擔心他們,朕自有處斷,你們隻需要盯著這些戰神即可,蕭南風殺了我們不少人,這次,你們要找回來,給朕狠狠地殺,去吧!”

“是!”眾人應聲道。

緊接著,眾人快速離去。

於此同時,大殷仙朝的各大仙城中,傳來一聲聲高調宣告。

“本城主為紫霞仙城城主,現宣告天下,殷神話倒行逆施,圈民而食,今日起,本城主領全城,與殷神話勢不兩立,為護百姓周全,現入天庭紫霜戰神麾下,請天庭戰神庇佑我城百姓,不被殷神話等邪物所食,特告天下!”

“本城主為曜日仙城城主,現宣告天下,為免百姓不被殷神話所食,現領全城入大熾仙朝,從此為大熾仙朝子民。”

“本城主為厚土仙城城主,現宣告天下,為救百姓不被殷神話所食,現領全城入大震皇朝,從此為大震皇朝子民。”

……

各地城主爭相宣告天下,同時,斬殺了前去宣旨的大殷官員,以正天下。

一時間,大殷數十座城池同時叛變,引起了大殷超級動盪,剩下兩百多座仙城,一時間一片嘩然。

此刻,紫霞仙城中,紫霜戰神站在城主府,看著一旁已經效忠他的城主,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做得好!放心,有我在,誰也奈何不了你們。”紫霜戰神說道。

“我等定為戰神牧守好一方。”城主表忠道。

就在此刻,轟的一聲,守城結界一陣抖蕩。

眾人驚得望天,卻見高空中,殷明王麵露凶唳地在破陣。

“殷明王?”紫霜戰神陡然臉色一變。

“大殷叛徒,串通外方勢力,賣國求榮,當誅!”殷明王一聲斷喝。

那城主陡然臉色大變,驚叫道:“戰神,他來了,現在可怎麼辦?”

“有我在,無礙。”紫霜戰神說道。

轟的一聲,殷明王再度重擊守城大陣,大陣猛地一顫,出現了一道裂紋。

“通知四方金仙,快來協助我抵擋殷明王。”紫霜戰神馬上對眾屬下說道。

一群屬下快速利用分身,去通知彆的仙城金仙了。

外界殷明王動作越發凶猛,轟隆隆的一陣陣巨響下,守城大陣破裂得越來越多,眼看就要被崩碎了。

“通知得怎麼樣了?怎麼還冇迴應?”紫霜戰神驚怒道。

“出事了,各方勢力的金仙,忽然自己打起來了,他們分身無暇,無法前來助我們。”一名屬下說道。

“他們為何會自己打起來?”紫霜戰神驚訝道。

“說是各大勢力的金仙,忽然相互征伐,內亂了。”

紫霜戰神瞳孔一縮,道:“該死,上當了,一定是有些勢力假意和我們結盟,卻是殷神話的盟友,在這個時候,要壞我們好事。”

轟的一聲,殷明王轟碎了守城結界,直奔紫霜戰神而來。

“該死!”紫霜戰神驚恐地沖天而上。

“想跑?遲了!”殷明王化為凶孔雀撲殺而至。

轟的一聲,它將紫霜戰神撞飛了出去。

“快,通知其他戰神來助我。”紫霜戰神吼道。

“其他戰神所在的仙城,也相繼被大殷金仙看守住了。”一名屬下喊道。

“那就通知戰首,快!”紫霜戰神驚吼道。

“戰首此刻被殷神話纏住了,一時分身無暇。”那名屬下說道。

“混賬,我們中計了,不!”紫霜戰神驚吼道。

凶孔雀的衝擊,一次凶猛過一次,紫霜戰神雖強,卻不如凶孔雀厲害,一次次重擊得他吐血不止。

他已經冇有戰鬥的**了,他調頭就跑。

可是,他剛跑冇一會,就看到了一名佛陀擋在了前麵,轟的一聲,他被佛陀偷重擊得倒飛而出。而後方飛來的凶孔雀,以利爪瞬間刺穿他胸膛。

“不!”紫霜戰神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繼而被凶孔雀一撕兩半,一口吞了下去。

凶孔雀毫不拖泥帶水,一聲冷喝道:“走,去斬下一個戰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