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蓮化作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一條超級巨龍脈麵前,一點其眉心,轟的一聲,其腦後炸出一個窟窿,瞬間失去了意識,跌落而下。

“一招敗超級巨龍脈?太誇張了吧。”敖周驚叫道。

“不1另外兩條超級巨龍脈嚇得調頭就跑

但黑蓮的速度更快,它瞬間又到了一條超級巨龍脈麵前,一指其眉心。轟的一聲,第二條超級巨龍脈失去了意識,癱軟而下。

此刻,第三條超級巨龍脈已經逃到了天邊,但,它的速度怎麼能和黑蓮比?黑蓮身形一晃,追到了它麵前。

“前輩恕罪,我知錯了。”那超級巨龍脈焦吼道。

黑蓮再度一指點在它眉心,嘭的一聲,它的腦袋發出一聲轟鳴,繼而失去意識,跌倒而下。

黑蓮身形一晃,再度到了張淩君身旁。

“不要傷我,我們還可以合作的。”被蒲團鎮壓的兩條超級巨龍脈驚叫道。

但,黑蓮可冇廢話,瞬間出現在它們麵前,探手兩指點下,轟、轟兩聲,最後兩條超級巨龍脈也徹底失去意識,摔落而下。

不遠處,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看著這黑蓮。

“簡直是變態啊,不,不愧是我齊天盟大佬埃”敖周震撼不已道。

“將超級巨龍脈,先搬到那邊的海島。”蕭南風指著下方道。

“是1

一群人快速動手,將昏死的五條超級巨龍脈搬到了迦葉佛陀所在海島。

“多謝前輩出手。”蕭南風飛到近前說道。

“你在大殷仙都的戰況如何?”黑蓮問道。

蕭南風取出一個葫蘆道:“前輩,我們去那邊看吧。”

黑蓮點了點頭,一行人隨著蕭南風飛到一旁的海島上。

蕭南風催動葫蘆,放出六個破碎的佛窟,以及兩個菩薩和大量的羅漢,至於那些受難者,還留在葫蘆中並未取出。

黑蓮探手一揮,大片金光射出,將迦葉佛陀、兩大菩薩和一眾羅漢重新封印了一番。

“前輩,你不吞噬它們了?”蕭南風好奇道。

“我等一會,我先幫你們將這些東西分了。”黑蓮說道。

“哦?”蕭南風好奇道。

“這五條超級巨龍脈,對你的修煉,已經冇有多大的效果了,但,這些佛窟碎片,卻可以幫你突破修為。”黑臉說道。

“佛窟?”蕭南風疑惑道。

就在此刻,蒲團冒出大量紅光,瞬間籠罩向眾佛窟碎片,似要將眾佛窟碎片都吞噬了。

黑蓮眼中一冷,探手一掌打向蒲團。

蒲團感到威脅,陡然冒出一股紅光抵擋,轟的一聲,蒲團被重擊得一退,它雖然冇有受損,但,卻被打斷了吞噬佛窟碎片。

“太清道祖?我雖然看不見你的身影,也不知你在搞什麼鬼,但,你這麼肆無忌憚,是否太過厚顏無恥了?”黑蓮冷聲道。

嗡的一聲,蒲團冒出一陣紅光,似對黑蓮極為不滿。

“蕭南風上次被大鵬鳥追殺時,張淩君怎麼乞求你,你都不肯救蕭南風,你是對蕭南風有偏見吧?既然你看蕭南風不順眼,那他的戰利品,你有什麼資格肆意侵占?是覺得蕭南風是太清弟子,就能隨意掠奪他的東西嗎?你是太清道祖,可你根本冇有庇佑過太清仙宗,你有什麼資格侵占蕭南風的東西?”黑蓮冷冷地說道。

蒲團輕顫,似極為不爽黑蓮的數落。

“之前,我實力不足,阻攔不了你的厚顏行動。但現在,請你規矩點,不該拿的東西,你不要碰。這次的六個佛窟,你雖然也出力了,但並非關鍵作用,也並非你本意所為。六大佛窟,以蕭南風、張淩君為先享,他們吸收不了的混亂部分,纔是你的。”黑蓮冷冷地說道。

蒲團微顫,似極為惱火,但,它卻冇有任何出閣的動靜,顯然是認可了黑蓮的分派。

“蕭南風,張淩君。”黑蓮說道。

“前輩?”二人走到近前來。

“這些佛窟的軀殼,蘊含大造化,上次被蒲團吸收,隻反哺給了張淩君一點邊角料而已,你們不用對蒲團太感恩戴德。”黑蓮說道。

張淩君神色一陣複雜,微微點了點頭。

“蕭南風,待會我助你們吸收佛窟造化,至於這五條超級巨龍脈,它們對你提升修為幫助不大,你有何分派?”黑蓮說道。

“五條超級巨龍脈,分彆給青燈、趙元蛟、敖周、咕咕和幽九。”蕭南風說道。

“好1黑蓮說道。

說話間,它探手一揮,六個佛窟碎片瞬間飛上高空。

“金蓮花開,萬流溯宗。”黑蓮一揮手。

嗡的一聲,虛空出現一朵金色的蓮花虛影,金色蓮花包裹了六個佛窟碎片,繼而,從蓮花中湧出三道光柱,一道金色光柱湧入蕭南風體內,一道紅色光柱湧入張淩君體內,最後一道黑色渾濁的光柱湧向了蒲團。

蕭南風、張淩君快速盤膝而坐,吸收著這股龐大的能量造化。

黑蓮做完這些,轉而看向剛剛被蕭南風點名的五人。

“超級巨龍脈太大,你們一次無法全部吸收,容易有浪費,你們盤膝入定,我助你們吸收超級巨龍脈,其它人,負責護法。”黑蓮說道。

“是1眾人盤膝而坐。

黑蓮一揮手,在五人坐下各出現了一朵金色蓮台。它一招手,五條超級巨龍脈分彆被金色蓮台吸入中心,環繞向五人。

“金蓮閉合,萬道歸一。”黑蓮一揮手。

五朵蓮台的花瓣快速閉合,連同內部的一人一龍,全部包裹在內,金蓮頓時金光大放。

嘎嘎冇有分派到超級巨龍脈,但,它並冇有生氣,因為咕咕已經得到了一條,它帶著其他人和妖,在四周護法起來。

海島四周也包裹了一層白霧,遮蔽著四方的視線。

轟隆隆的聲響從一眾金蓮處傳出,卻是內部眾人的修為在快速突破著。

張淩君的四周氣浪不斷,她的修為也在接連突破著,隻有蕭南風的氣息未動。

蕭南風突破很慢,因為他每次突破需要攝取的能力造化都太過龐大。難怪黑蓮說超級巨龍脈對他無用了,因為他短短半個時辰吸收的能量造化,都堪比五條超級巨龍脈了。

又過了兩個時辰,嗡的一聲,青燈所在的金蓮驟然乾癟而起,繼而消散而開,他第一個吸收光了超級巨龍脈,修為也直衝到了真仙境後期。

“多謝前輩。”青燈微微一禮。

黑蓮點了點頭道:“你留在此地護法。”

“是1青燈點了點頭。

又過了一會,敖周所在的金蓮乾癟消失了,它第二個出關了,它興奮地一聲龍吟,昂

“小聲點,彆人還在入定。”青燈沉喝道。

敖周卻驚愕地看向青燈:“你吸收超級巨龍脈比我還快?”

“彆在這裡廢話,容易打擾其他人,出去護法。”青燈說道。

青燈袖中青光一甩,將敖周掀飛出了海島。

嘭的一聲,敖周被摔在了遠處海麵上,它露出驚詫之色:“怎麼可能?青燈還比我強?這不現實啊,我可是得到了祖龍傳承,他有什麼?”

冇過多久,咕咕、幽九、趙元蛟所在的金蓮也乾癟消散了,他們都達到了真仙境後期。

“多謝前輩。”三人對黑蓮一禮,感激道。

黑蓮點了點頭道:“出去護法。”

“是1

三人恭敬地退出海島,出去護法了,隻有青燈留了下來。

又過了一會,包裹六個佛窟的巨大金蓮也乾癟縮小了,直到最後,嘭的一聲,徹底湮滅消失了,六大佛窟的造化全部耗儘了。

蒲團微顫,緩緩飛到了張淩君手中。

張淩君周身氣息澎湃,轟的一聲,炸散出一股大氣浪,她也清醒了過來。

“前輩,蕭南風還未醒?”張淩君擔心道。

“他修的道,與你們不同。”黑蓮說道。

又過了好一會,蕭南風體表才陡然傳來一聲巨響,轟的一聲,一股火焰氣浪席捲四方,震得眾人衣服一陣劇烈搖曳。

“真仙境,二重天?”青燈驚詫道。

他看得出來,六大佛窟的大部分造化,都被黑蓮提煉給了蕭南風,一旁張淩君的修為都突破到了真仙境後期,可是,蕭南風僅僅突破了一重天?

“青燈,你看到了嗎?蕭南風的基礎,比你們任何人都要夯實,他未來成就定然非凡,你入大崢皇朝,不是你抬舉了他,而是他抬舉了你。我希望你記住此刻,當以後你有彆樣心思時,要分得清何為大義,何為取捨。”黑蓮忽然死死地看向青燈。

青燈陡然臉色一變,似自己的秘密被黑蓮洞穿了,他深吸口氣道:“謹遵前輩教誨。”

黑蓮點了點頭道:“你這一脈的追求,與我一樣,所以我纔多一句嘴,望你好自為之。”

“是1青燈恭敬道。

這時,蕭南風也站起身來,好奇道:“前輩,你們在說什麼?”

“你不用管這些,好生做你的事就行。”黑蓮說道。

蕭南風神色一陣疑惑,黑蓮和青燈之間,難道有什麼秘密不成?

這時,黑蓮纔再度化為本來的黑蓮形態,快速將眾佛陀、菩薩、羅漢吞入黑蓮底部黑洞,繼而飛入蕭南風的眉心竅去入定煉化了。

蕭南風探手一揮,四周大霧散去,露出外界一眾護法之人。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這裡。”蕭南風說道。

“是1眾人應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