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六百一十七章五龍翻臉東海上,黑龍與迦葉佛陀激戰,掀起了滔天海嘯。

迦葉佛陀雖然有金仙後期的實力,但,黑龍融合了五條超級巨龍脈,實力滔天,處處壓製迦葉佛陀,將迦葉佛陀打得傷勢越來越重,在海麵上綻放出滔天火焰風暴。

漸漸的,迦葉佛陀被重傷得毫無力氣了,轟的一聲,被轟擊墜落在一座荒蕪的海島上,崩碎了海島上無數石山。

噗的一聲,迦葉佛陀吐出一口鮮血,虛弱得已經冇了力氣。

黑龍瞬間到了近前,用祖龍秘法將它修為全部封印起來,才肯罷休。

“雖然廢了一番周折,但,還是將這邪物拿下了,多謝五位相助。”黑龍說道。

嘭的一聲,五條超級巨龍脈驟然從它體內飛了出來,它也變化為了人形。

五條超級巨龍脈一出,散發的強大氣息,激盪得四周海麵激盪不已。

“諸位,你們身上有殷神話留下的追蹤秘法,我和蕭南風在天庭的戰神府,可以給諸位暫居,殷神話不敢去天庭追殺你們,諸位可願隨我去天庭?”敖周說道

“去天庭躲殷神話?不用了。”一條超級巨龍脈冷笑道。

五條超級巨龍脈此刻都神色不善地看向敖周。

“你們想要乾什麼?”敖周臉色一變道。

一條超級巨龍脈說道:“你的血脈不對勁,居然能刺激得我等龍威暴漲數倍威力。剛剛,借你的血脈,已經破了殷神話留在我們身上的秘法。”

“也就是說,殷神話無法再追蹤你們了?那真是可喜可賀啊。”敖周說道。

“你體內的血脈是怎麼回事?”那超級巨龍脈冷冷地問道。

“快說。”其它超級巨龍脈一聲齊喝。

五龍猙獰,它們眼中儘是貪婪之光。

“諸位想要乾什麼?”敖周沉聲問道。

“你的血脈,與我有緣。”一條超級巨龍脈忽然說道。

“它的血脈是我的。”另一條超級巨龍脈冷聲道。

瞬間,五條超級巨龍脈凶視彼此,劍拔弩張,它們都想要搶奪敖周。

敖周沉聲道:“諸位,我和蕭南風是同盟者。你們可不要忘了,是我們救你們出困的,你們想要恩將仇報嗎?”

呼的一聲,一群超級巨龍脈一起再度看向它。

“蕭南風是幫我們出困了,可那又如何?我們就算被囚在大殷仙都,也不會死,隻是冇有自由罷了,待時機到了,我們自然會自己出困,蕭南風救我們也隻是多此一舉。”

“這次與蕭南風結盟,並非我們感激蕭南風,我們隻是不想被殷神話再捉拿而已。”

“剛剛,我們已經幫蕭南風對付了那個佛陀,也算是兩不相欠了,抓你算得了什麼?”

……

五條超級巨龍脈根本冇有一點感恩之心,無不凶神惡煞地看向敖周。

敖周卻不再說話,扭頭衝向大海,嘭的一聲,鑽入了大海中。

“跑?一個小小真仙,你能跑到哪裡去?給我出來。”

五條超級巨龍脈同時用尾巴拍向大海。轟的一聲,大海掀起滔天海嘯,無數海底生物被巨力衝擊而出。

但,敖周卻並冇有被巨力炸出,讓五條超級巨龍脈臉色一變。

“該死,這小東西秘法還真多。”

“彆給它跑了。”

“等抓到它,我們再鬥,大不了,它的血脈一分為五。”

“先抓到它!”

……

五條超級巨龍脈一聲大吼,嘭的一聲,衝入大海,追向敖周了。

也就在此刻,大海中陡然閃耀出無數藍光,包裹向五條超級巨龍脈,似一張藍色大網從海底冒出,將它們一網成擒。

“什麼?”眾超級巨龍脈驚叫道。

它們拚命掙紮著藍色大網,可是它們卻被捆縛得越來越緊。

這時,天空浮出三百六十一顆星辰,一眾星光從天而降,嘭的一聲,灌入了大網中。就看到,大網的網洞快速相連,形成一個藍色球形結界,轉眼間將五條超級巨龍脈徹底困在了其中。

“是陣法,有埋伏?”五條超級巨龍脈驚叫道。

這時,它們看到四周海麵上,出現了一道道人影,那些人影在全力催動著一杆杆陣旗。

這其中就有敖周、趙元蛟、咕咕、嘎嘎、幽九等人,他們催動一個旗陣,形成了大陣結界。

天空中,青燈也趕了過來,他引動周天星鬥之力,湧入旗陣中。

“找死,給我破!”一條超級巨龍脈吼道。

它猛地撞在藍色結界上,轟的一聲,撞得結界猛地一顫,出現了一道裂紋。

“青燈,結界裂開了。”敖周驚恐地叫道。

“我知道,冇事。”青燈在高空說道。

他探手一揮,無數星光瘋狂湧入藍色結界,將剛剛的裂紋快速修補而起。

“小東西,你抓那佛陀,故意來這片海域,是在這裡故意設好圈套埋伏我們?你們這些卑鄙的混賬。”一條超級巨龍脈吼道。

“呸,誰讓你們起了歹念?我們隻是自保而已。若你們不動手,我們也不會動用陣法。”敖周罵道。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一個小破陣,也想困我們?我們馬上就能破開!”一條超級巨龍脈吼道。

一時間,五條超級巨龍脈同時破陣,它們口吐霹靂,以龍身轟撞藍色結界。

轟隆隆間,藍色結界上的裂紋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猶如蛛網般,讓人望之心駭。

“青燈,這結界行不行啊?”咕咕一臉擔心道。

敖周也焦急道:“我就說地煞大陣不行吧,你們非要用此大陣,當初萬妖島中,地煞大陣隻能困住一群真仙而已。現在這五條超級巨龍脈,相當於五個金仙啊,要擋不住了。”

“地煞大陣是我請皇上特意從戰神殿借來的,地煞大陣的確困不住金仙,但,我用周天星鬥大陣與地煞大陣相融,威力成倍暴漲,可困金仙。”青燈說道。

“現在困著的不是一個金仙啊,是五個金仙啊,這藍色結界,都要崩了。”敖周焦急道。

青燈臉色一陣難看,但,他受修為限製,這已經是他能施展陣法威力的極致了。

“耐心等一會,蕭南風很快就要到了。”青燈說道。

“萬一蕭南風來遲了,這五條超級巨龍脈破開大陣,我們就要玩完了啊。”敖周鬱悶地吼道。

一旁嘎嘎說道:“敖周,閉上你的烏鴉嘴,有嚷嚷的力氣,你多催動一點力量在陣法上,不是更好?”

“就是,都長這麼大了,一點也不成熟,比我的嘎嘎寶貝差遠了。”一旁咕咕說道。

“我和青燈說話,關你們屁事。”敖周鬱悶道,繼而它又皺眉道:“一段時間不見,你們什麼時候也達到真仙境了?”

“我們是大崢的護國神獸,大崢有好東西,肯定先緊著我們啊,之前用金仙級妖族大聖屍體,煉了一些升真仙丹,我們自然被分派到了,你難道冇有嗎?”咕咕問道。

敖周臉色一陣難看,它當然冇有,它忽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憂傷。

“它肯定冇有,它又不是護國神獸,一個野路子,能有什麼福利?”嘎嘎說道。

敖周:“……”

為什麼每次和咕咕嘎嘎聊天,都很心累呢?自己累死累活、九死一生才達到的真仙境,可在咕咕嘎嘎麵前,隻是正常福利?真是太氣人了。

就在此刻,轟的一聲,五條超級巨龍脈崩碎了藍色結界。

“完了,它們出來了。”敖周驚叫道。

昂的一聲,五龍發出一聲震天咆哮。

“小東西,敢算計我們,你找死!”五條超級巨龍脈一起撲殺向敖周。

“又不是我一個人佈陣的,你們都衝我來乾什麼?你們神經病啊!”敖周氣極地吼道。

就在此刻,一個蒲團從天而降,轟的一聲,鎮壓在了群龍頭上,不過,群龍力量浩大,瞬間有三條超級巨龍脈逃了出去,隻有兩條超級巨龍脈被蒲團鎮壓了。

“蕭南風?”眾超級巨龍脈驚怒道。

卻是蕭南風和張淩君也趕來了。是張淩君用蒲團鎮壓了兩龍。

“諸位,你們過分了。”蕭南風冷聲道。

“你在這裡佈陣困我們,就不過分嗎?”一條超級巨龍脈冷聲道。

“敖周之前告訴我,他的血脈對超級巨龍脈也有奇效。我隻是防著你們,並非算計你們。你們若不翻臉,我這邊的佈置,也不會針對你們,是你們翻臉在先的。”蕭南風冷聲道。

“哼!”眾超級巨龍脈一陣冷哼。

這時,敖周匆忙躲到了蕭南風身後。

“彆跟他廢話了,他奈何不了我們的。”又一條超級巨龍脈說道。

三條超級巨龍脈一聲怒吼,向蕭南風撲殺而來。

“完了,蕭南風,現在怎麼辦啊?”敖周驚叫道。

蕭南風臉色一沉,取出大崢天璽。

就在此刻,一個金色身影閃現,擋在了蕭南風麵前。

轟、轟、轟三聲巨響,金色身影一連打了三掌,重擊得三條超級巨龍脈倒飛而出,傷勢頗重。

“誰?”三條超級巨龍脈驚吼道。

它們一抬頭,看到化為過去佛模樣的黑蓮,擋在了蕭南風麵前。

“殷明王耽擱了我一會,所以來遲了。”黑蓮說道。

“前輩來得很及時,剛剛好!”蕭南風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