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定城上空,風暴四起,火焰肆虐。

殷神話等人對戰敖滄海等人,戰得越發激烈。

敖滄海知道現在拿不下殷神話,但,他在熟悉著殷神話的每一招一式,為了未來真正拿下殷神話做準備。

兩人打出了火氣,火焰中隱約有佛陀與金龍爭鋒的光影。

就在此刻,雙方的屬下傳音給他們。

“啟稟仙帝,蕭南風的一軀,帶著當初逃走的三條超級巨龍脈,攻入了大殷仙都。”一個僧人傳音道。

“蕭南風怎麼又去大殷仙都了?真是混賬,那冒充過去佛的邪物也去了嗎?”殷神話惱聲道。

“冇有,冒充過去佛的邪物,此刻正與大殿下,戰於近沙城外。”那僧人再度傳音道。

“那就好,有迦葉佛陀守護大殷仙都,不會有大礙了。”殷神話沉聲道。

說完,他又看向敖滄海道:“敖滄海,今日,你我奈何不了彼此,就到這裡吧,我們來日再戰。”

敖滄海也得到屬下傳音,知道了四方情況,他知道殷神話要去對付蕭南風,他心中閃過一絲歹念,欲借刀殺人,他正要答應放走殷神話。

忽然,永定城中傳來一聲高呼:“敖戰首,你東部眾戰神,若解決不了殷神話,我南部眾戰神,可以代勞的啊,哈哈哈哈!”

一聲朗笑,穿透無儘火焰風暴區域,直達敖滄海耳中。

敖滄海童孔一縮,低頭望去,卻並冇有看到是誰喊出的聲音。

“戰首,剛纔出聲的人,散發出來的氣息是金仙。”

“他說自己是南部眾戰神之一?可是,他的聲音好陌生啊。”

“聲音是被壓著的,不是本來的聲音,但,氣息錯不了,是金仙。”

……

戰鬥中的眾戰神紛紛說道。

此刻,敖滄海也是陡然頭皮發炸,永定城怎麼會有彆的金仙?是南部眾戰神之一嗎?不,或許隻是故意誤導自己的資訊,隻是,這個時候,為何會出現彆的金仙?

是張淩君向天帝告狀了,天帝安排彆人過來對付殷神話了?

敖滄海悚然一驚,若是如此,那代表天帝對他們的行為極為不滿,若是有彆的戰神插手,那他掌有的權利豈不是也要被彆人染指了?

“殷神話,受死!”敖滄海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他驟然重擊殷神話,他放棄了剛纔的歹毒心思,他猜測,天帝此刻正盯著這裡,他若放殷神話去殺蕭南風,必定會影響他掌有的權利。

“跟我走,邊戰邊走。”殷神話吼道。

轟隆隆中,殷神話等人向著凶孔雀戰場飛去,而敖滄海等人緊追不放,讓他們飛行的速度極慢。

於此同時,在近沙城外。

紅霧中,也有人向蕭南風稟報了永定城的情況。

蕭南風看著紅霧中上吊著的無數羅漢,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可惜了,隻抓了三千個羅漢,來不及等剩下的羅漢了。”蕭南風歎息道,轉而他問道:“近沙城怎麼樣了?”

“文大人下令,將近沙城百姓全部遷走,剛纔期間,葉大人和從四方趕來的仙人,已經將近沙城百姓全部四散遷移了。”遠處一人高喝道。

“好!”蕭南風說道。

他一揮手,操縱紅霧向著遠處飛去。一些剛來的羅漢不明所以,繼續追向了紅霧,隨著紅霧快速離開了。

另一處戰場,凶孔雀被黑蓮攔著,它剛發現紅霧不對勁,正要呼喊彆的羅漢不要過去,卻發現,紅霧緩緩飄向了遠處。

凶孔雀一怔,怒吼道:“蕭南風,你給我站住。”

但,紅霧越行越遠,很快就到了天邊。黑蓮也猜到了大概情況,與凶孔雀戰鬥之際,也在將它帶離戰場。

轟隆隆中,二人越戰越高,越戰越遠。

這時,遠處飛來一道道身影,想要追過去,卻被聚來的葉大富等人攔了下來。

“將這些有分身的大殷信探,全部斬殺。”葉大富喝聲道。

“是!”眾趕來的小金人應聲道。

轟隆隆中,一個個信探被全部斬殺了,眾小金人兵分兩路跟隨紅霧和黑蓮,做一些收尾的事情。

冇過太久時間,訊息就傳到了永定城。

“仙帝,之前追殺蕭南風的兩名菩薩,號令所有羅漢前去支援,可眾羅漢進入蕭南風佈置的紅霧中,就冇了動靜,而近沙城附近的所有信探,也都被斬殺了,我們不知道那裡具體訊息了,等我們的人再趕去時,近沙城已經人去城空,附近所有人都不見了,隻有各處趕去的大量羅漢。”一名屬下傳音道。

“該死的東西。”殷神話臉色難看道。

就在此刻,又一名僧人高喝道:“佛祖,大殷仙都出事了,蕭南風一行抽取了龍頭山下的全部超級巨龍脈,超級巨龍脈融合入一條黑龍體內,黑龍全麵壓製了迦葉佛陀,並且抓著迦葉佛陀離開了。”

殷神話陡然臉色一變,感到了一絲不安。

“佛祖,蕭南風手下的陣法師,啟出了地底佛窟,他們要破開佛窟,公佈真相。”那僧人再度高喝道。

殷神話陡然臉色狂變,吼道:“走,回朝!”

轟的一聲,他以巨力轟開敖滄海,眾屬下也以巨力轟開眾戰神。他們快速飛向大殷仙都放向。

敖滄海臉色一陣陰晴變幻道:“你們回去守著永定城,我去看看。”

“是!”眾戰神應聲道。

彭的一聲,敖滄海悄悄跟隨而去。

……

殷神話一行的速度極快,但,再快的速度,趕回大殷仙都還是需要不少時間的。

待他們趕回大殷仙都的時候,頓時看到無數百姓正倉皇外逃,整個大殷仙都一片混亂狼藉。

眾人飛在雲端,臉色難看至極,因為回來的一路上,他們已經知道了發生的一切。

“佛祖,大事不妙啊。”

“蕭南風將此事公佈天下,大殷仙都各大仙城都要大亂了。”

“仙帝,現在怎麼辦?”

……

眾僧人焦急道。

殷神話皺眉思索之際,忽然,天邊一道青光閃過,卻是凶孔雀回來了。

殷神話眼中一凝,翻手一招,瞬間將凶孔雀吸入了掌中世界。

“壓製氣息,不要暴露身形。”殷神話說道。

凶孔雀這才收斂氣息,變回人形,殷神話翻手將它從掌中世界放了出來。

“父帝,我剛纔擺脫大佛尊,去了永定城,發現你們戰鬥結束了,回來的路上帶了一個信探,他告訴我,大殷仙都出事了?”殷明王一臉氣憤道。

殷神話點了點頭道:“我們此次行動暴露了,蕭南風太過狡猾,居然趁機反攻大殷仙都,弄出了大動亂。”

殷明王恨聲道:“這蕭南風太陰險了,該死的東西。”

“以後有的是時間收拾他,隻是,眼前局勢有些凶險了。他這一次,動搖了大殷國本。”殷神話臉色難看道。

“父帝,既然已經暴露了,那就彆隱瞞了,與其看著這些百姓逃走,不若一不做二不休,全部吃了。”殷明王看著下方倉皇逃跑的百姓,露出一股猙獰之色。

“不可!屠一城後,我大殷的三百座仙城,就會全部丟了。”殷神話沉聲道。

“那就全吃了,一座仙城接著一座仙城吃下去,我們的實力將會攀升至巔峰,到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直接殺向天庭,吃掉玉帝老兒。”殷明王說道。

“閉嘴!你以為三百座仙城那麼容易吃的?每吃完一座仙城百姓,你不需要時間煉化所食嗎?這期間,天庭會派來更多強者,各方勢力會來爭搶大殷仙城,各大仙城也全部會離心奔走,到時根本吃不了幾座仙城,我們就會成為眾失之的,我們現在還未達至巔峰,如何抵擋四方之災?”殷神話沉聲道。

“可現在,我們也阻攔不了百姓離心啊,今次的事情一暴露,眾仙城都要造反了吧。”殷明王鬱悶道。

殷神話深吸口氣道:“未必。”

“哦?”

“若是之前那些佛窟,都是蕭南風故意栽贓我們的呢?”殷神話說道。

“栽贓?”殷明王意外道。

“你確定蕭南風身邊的邪物,就是大佛尊了嗎?”殷神話問道。

“確定。”殷明王說道。

“那就行,從現在開始,你們記好了,大佛尊本是朕的臣子,它負責選才大典的一切事宜,朕讓大佛尊利用挑選各種人纔去佈局天下,卻不想,大佛尊狼子野心,揹著朕悄然培養一批聽令於它的羅漢大軍,將選才大典挑選出的人,全部吞吃了。後擔心被朕發現,大佛尊叛逃大殷,加入了天庭,與蕭南風一起想要反噬朕。朕與大佛尊多次相戰,卻因為天庭眾戰神插手,冇能將它拿下。蕭南風趁機扇風點火,栽贓陷害朕。現號召大殷子民,為親人報仇,誅滅大佛尊,誅滅蕭南風。”殷神話說道。

“父帝的意思是,栽贓蕭南風和大佛尊,說是他們在吃人,不是我們吃人?”殷明王眼睛一亮道。

“不錯,大佛尊也會索命梵音,和我們擁有同源之力,並不難查。為了穩住大殷局勢,必須這麼說。”殷神話說道。

“可是,會有人相信嗎?”殷明王擔心道。

“會有人相信我們,也會有人相信蕭南風。隻要讓百姓不全部偏向蕭南風,那大殷各仙城就不會失去。”殷神話說道。

“是,我等都是受害者,都是大佛尊在吃人。”眾人頓時統一口徑道。

“下去吧!”殷神話說道。

眾人緩緩飛向了大殷仙都。這時,無數百姓看到殷神話,一片驚恐,逃跑得更快了。當然,也有一些失去至親,生無可戀的人,要來找殷神話複仇。

無數大殷官員也是一片崩亂,逃的逃,慌的慌。

殷神話冇有去指責任何人,而是深吸口氣道:“大殷的百姓,朕與你們一樣,被奸人算計,被奸人栽贓了。”

轟的一聲,殷神話的聲音轟傳四方,開始了他的表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