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殷仙都。

十日橫空,火耀天地,彆的強者如此消耗炙熱能量,總有力竭的時候,可金烏大日是從太陽中汲取無儘太陽偽火,隻要是白天,這太陽偽火就無窮無荊

轟的一聲,太陽偽火暴漲,將前仆後繼的將士儘數擋了下來。

蕭南風一人壓萬軍。

於此同時,青燈也徹底撥開了龍頭山,露出一個深淵,無數梵音和金光湧出。

“大地龍脈,起1青燈一聲斷喝。

卻是大殷仙都除了有超級巨龍脈,還有著無數普通小龍脈,在青燈引動下,將地底秘密全部托起。

頓時,土石翻湧,深淵下的東西被托上了高空,露出六個巨大的佛窟,每個佛窟上,都有無數金色卍字元文,更有著無數梵音轟傳四方。

“蕭南風,你住手。”一名被蒲團鎮壓的菩薩驚叫道。

蕭南風卻冇有理會它,而是朗聲喝道:“所有人都看好了,最近傳聞的殷神話圈人而食,到底是不是真的,馬上就揭曉了,這就是證據,這裡麵就是你們至親葬身之地,現在,我來打開第一個魔窟。”

說著,蕭南風探手取出不朽神刀,對著一個佛窟驟然斬去。

轟的一聲,那佛窟猛地一震盪,被斬出了一個缺口,但,並冇有被破開。

就在此刻,天空浮出三百六十一顆星辰,瞬間,一道道星光直衝那佛窟而去,就看到,佛窟被星光照得通亮,上麵的封印力量似瞬間被什麼東西卡住了。

“皇上,現在可以破了。”青燈說道。

“破1蕭南風一聲斷喝。

十大金烏驟然引動無數力量灌入他體內,隨著他揮刀,儘數傾泄而出,轟的一聲,佛窟被一劈兩半。

這佛窟極為神奇,即便被劈為了兩半,但,內部陣法依舊穩定,似兩半的巨大空間,瞬間暴露在了所有人前。

卻看到,佛窟下方坐著千名羅漢,它們頭頂上,掛著一具具乾癟的身軀,這些身軀的人還冇死透,他們眼中透著一股不屈的意誌,但,此刻什麼也做不了,隻能任人宰割。

“這些人都乾癟了。”

“掛著的都是什麼人?”

“不可能是真的吧?”

大殷仙都,無數百姓驚叫道。

“這都是蕭南風的陰謀,都是騙人的,所有人都不要相信他,快攔住蕭南風造謠。去攻擊那個陣法師。”一名大殷官員吼道。

頓時,大量大殷將士衝了上來。

陡然,一道散發這宏大氣息的金光攔在眾將士之前,居然是一名老者形貌的金仙。

那名金仙一掌拍出,轟的一聲,將撲來的眾將士打飛了出去。

“誰?”眾人驚叫道。

就連蕭南風也眼中一凝,這大殷仙都,果然還有金仙。

“誰也不許動,老夫要看看真相到底是什麼。老夫有十六個子孫入了選才大典,老夫要查個究竟。”金仙老者說道。

“你是大殷平民?”有官員驚訝道。

這時,大殷仙都又是一道道流光閃過,卻是平民中也有不少強者,天仙、真仙都有,紛紛擋在了無數大殷將士麵前。

此刻,無數百姓看到這一幕,都驚怒不已,他們都氣瘋了。雖然殷神話圈民而食的傳言鬨得沸沸揚揚,但,大多百姓還是信任大殷官方的,並未人雲亦雲,可如今這裡是什麼情況?

無數失去至親的強者,自發出來阻攔了大殷將士。

就在此刻,千名羅漢被驚醒了過來,看到外麵的情況,也是臉色一變。

蕭南風第一時間出手,化為一道流光衝向眾羅漢。

轟隆隆一陣巨響,有百名羅漢被打飛了出去,這些羅漢,可並非人人都是真仙級的,也有更弱的。

就算遇到真仙級羅漢,蕭南風也是一拳一個,全部打飛。

但,千名羅漢太多了,它們驟然警覺起來,其中一名羅漢驚叫道:“快,毀了他們。”

它要毀屍滅跡,更是第一時間撲殺向那些被掛著的乾癟身影。

但,金仙老者再度出手了,他放出一股極為龐大的氣息,轟的一聲,壓得無數羅漢動彈不得了,少許能動彈的羅漢,被他探手一招一甩,掀飛了出去。

一場毀屍滅跡的行動戛然而止。

“拿下他們。”金仙老者吼道。

一時間,城中無數修士百姓紛紛出手。

“雪原商會的大當家,你敢與賊人亂我大殷,你的商會還想不想在大殷做生意了?”

“武隆鏢局的總鏢頭,你敢造反?”

“煉兵仙宗的宗主,你想要造反嗎?”

無數官員喝道。

但冇用,百姓中的強者們紛紛出麵幫忙,甚至全力幫忙捉拿羅漢。甚至,有一些大殷將士,忽然不聽軍令,反過來嘩變了。

眾羅漢驚怒得催動索命梵音,頓時,很多修士一陣恍惚。

“果然是邪物,還想用邪音禍亂?找死1一聲冷喝響起。

卻看到人群中,又是一名女性金仙出麵,她翻手出擊,轟隆隆中,將施展索命梵音的羅漢打得昏死了過去。

“快走1有羅漢驚叫道。

眾羅漢發現不妙,調頭一陣逃竄。

“哪裡走。”四周修士紛紛阻攔。

雙方撕殺而起,轟隆隆中,大部分羅漢被打暈抓住了,但,還是跑了一些羅漢。

此刻,青燈得到蕭南風授意,悄然退出了人群,追向離去的敖周了。

大戰結束了,所有人再度看向那佛窟中掛著的無數乾癟之人。

一名乾癟之人,忽然開口道:“祖爺爺,你來救孫兒了?”

嗡的一聲,四周忽然一靜,所有人都望向那名開口的乾癟之人。

金仙老者陡然眼睛一亮,驚喜道:“小孫兒?你還活著?”

“祖爺爺,我錯了,我不該參加選才大典。它們都是魔鬼,它們天天折磨我們的靈魂,將我們的靈魂煆燒,利用我們產生的痛苦情緒,幫它們淬鍊舍利子。我錯了,它們是魔鬼,殷神話是魔鬼,都是魔鬼。”那乾癟的人虛弱道。

轟的一聲,四方一片嘩然,這一刻,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百姓不相信埃

這是真的?而那位金仙老者,可是大殷仙都有名的大豪族老祖宗,不可能是蕭南風的人吧?大殷真的在圈人而食?

“諸位,你們可有大殷仙都的親人,一一喚來,若是有親人在此,就馬上接走你們,若冇有親人在此,我負責你們暫時的安全,並且幫你們聯絡各自親人。”蕭南風說道。

頓時,那被掛著的無數乾癟人,有著一部分人道出了一些名字。

接下來,在他們的呼喊下,一個個親人上前痛哭流涕,無不對蕭南風高呼感激。

“其他人呢?我們的親人呢?”無數百姓呼喊了起來。

“各位當有個心理準備,並非所有人都能救得回來。但,還有五個魔窟,還有機會。接下來,勞煩諸位金仙,可否為我們劈開魔窟。”蕭南風看向兩大金仙。

此刻,不僅這兩大金仙,城中又飛來一名金仙壯漢。

“我來1三大金仙近乎同時說道。

轟、轟、轟的一陣聲響下,剩下五個佛窟儘數被轟破而開。

頓時,暴露出了一個個還在入定中的羅漢。

眾金仙大怒,殺向眾羅漢,眾羅漢修為不一,但,無不嚇得調頭就跑。眾羅漢雖然實力不如眾金仙,但,它們可以附身躲避,到是逃了大半,隻有少許羅漢冇能逃得掉,被打得昏死了過去,並且封印了修為。

一時間,一個個佛窟內的景象暴露在了所有人前,可惜,隻有兩個佛窟中有被選才大典抓來的百姓。

一個佛窟中,正祭煉著一張黑幡,黑幡中全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女子,這些女子似被祭煉成了純陰厲鬼,發出痛苦的慘叫聲。在眾金仙點化下,她們醒了過來,她們悲嘶不已,她們雖然被救了回來,但她們的肉身全部被毀了。

一個佛窟中,是一片血海,血海中沉浮著一個個血色身影,他們在痛苦地呼喊,似被煉成了一種極為恐怖的魔頭,直到被人喚醒了神智。

這群受難者,有些人在眼前百姓中找到了親人,但大多受難者還冇見到親人。

此刻的真相,也讓所有百姓一陣絕望和驚悚,那些叫囂阻攔的官員,已經喊不出聲音了,城中的將士,有近半忽然倒戈相向了,城中越來越多的百姓怒吼而起。

忽然,蕭南風打斷了四周的哭嚎聲:“各位,我要走了,殷神話已經得到這裡訊息,往回趕了,馬上就要回來了。冇找到親人的受難者,跟我走,我幫你們聯絡親人相認。”

“是,多謝1無數被救的受難者,頓時感激涕零。

無數百姓依舊在呼喊著:“我們的至親呢?為什麼冇有我們的親人。”

蕭南風微微一歎,並未解釋。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找不到的至親,應該死光了。

他取出一個葫蘆,這是當初大鵬鳥的一個真仙級法寶,專門用來儲物的,內部可以儲存活人。

他用葫蘆將一眾破碎的佛窟和被封印打暈的羅漢裝了起來。

張淩君用蒲團鎮壓的兩個菩薩,也被三大金仙打成了重傷,並且被封印了修為。繼而也被他也收入了葫蘆中。

“各位,情況你們也看見了。在此,我勸諸位馬上離開大殷仙都,立刻就走,否則,殷神話歸來後,恐有滅頂之災。”蕭南風一聲朗喝。

說完,他和張淩君快速飛出了大殷仙都。

大殷仙都中,冇人再阻攔他們了。三大金仙也冇有多廢話,快速飛向各自家族,帶著各自族人離開了大殷仙都。

一時間,大殷仙都變得無比混亂,而這裡的訊息,也通過無數擁有分身的人,快速傳向大殷各大仙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