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六百章戰神初殞蕭南風離開了敖滄海所在的大殿,但,大殿中眾戰神卻神色複雜了起來。

“戰首,要去嗎?”一名戰神問道。

“既然答應了出手,自然要去。”敖滄海說道。

“會不會有問題?”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們幾個過去。”敖滄海說道。

“是!”四人應聲道。

四名戰神出了大殿,踏步沖天而上,按照蕭南風剛剛給得地址,急速飛去。冇過太久時間,就到地方了,但,他們極為小心,用霧氣遮蓋己身,悄然停在了一座城池之外的山林中。

轟的一聲,那城池上空火焰滔天,風暴四起,此刻正在進行著激戰。

卻是葉大富等十二小金人,正圍攻一名黑色的猿猴妖。此城池的兩個方向,都各站著不少仙人,似乎等著猿猴妖與眾小金人分出勝負,再出手。

猿猴妖的氣息龐大,威力滔天,一拳拳打出,將小金人們不斷打飛出去。眾小金人雖然被打成了重傷,但還興奮地撲了過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憑你們也敢攔我?”猿猴妖吼道。

“不知死活的是你,我大崢皇朝有十八戰神坐鎮,你也敢來入侵我大崢?你是不想活了。”

“冇錯,有種打我啊,將我活活打死啊,你敢嗎?”

“打不死我,你就是孬種!”

“呸,還黑猿大聖呢,就是一個軟腳蝦,拳頭一點力氣都冇有。”

……

一群小金人不斷嘲諷著黑猿大聖。

“老子就打死你們!”黑猿大聖吼道。

轟隆隆間,十二小金人如天女散花般被打飛了出去,他們被打得渾身是血,慘烈至極,但,他們依舊亢奮無比,不斷衝向黑猿大聖。

此刻,躲在暗處的四大戰神對視了一眼彼此。

“黑猿大聖?這就是大殷五萬仙人大軍的統帥?以金仙之威收拾一群真仙,都這麼費勁嗎?”一名戰神皺眉道。

“小心點,以防有詐。”紫霜戰神說道。

“現在怎麼辦?要出手嗎?”那戰神好奇道。

紫霜戰神雙眼微眯道:“這群小金人可是蕭南風的王牌手下,讓他們繼續鬥下去,等死人了,我們再出手。”

“好!”另三名戰神應聲道。

他們是敖滄海的人,看著蕭南風手下的人死光了更高興,答應對付大殷金仙是一回事,但,什麼時候出手,可由他們決定。

就在四大戰神冷眼看戲的時候,陡然,葉大富朝他們方向喊道:“諸位戰神,救我們!”

遠處,四大戰神臉色一變,不明白自己躲藏得這麼隱秘,怎麼會被髮現了?

就在此刻,一個金缽驟然向四大戰神罩來。

“不好,有埋伏!”紫霜戰神臉色一變,一拳迎天。

轟的一聲,無數雷暴炸開,金缽一顫,被擋了下來,但,緊接著又是一朵金色蓮台飛來,繼而是大量金仙級法寶直衝四大戰神而去。

不僅如此,在一聲凶喝下,數道身影直衝而來,為首的是一隻大鵬鳥,它金光萬丈,速度極快,呼的一聲,就到了近前,一爪抓向一名手忙腳亂的戰神。

“該死,有埋伏,快通知戰首!”紫霜戰神吼道。

轟的一聲,眾人之處,炸出滾滾火焰風暴,將那一片山林都炸出了無數山體碎片,一群金仙級強者凶猛地大戰而起。

葉大富等人卻死死纏著那黑猿大聖。

黑猿大聖有心去協助其他大殷強者,但,它被小金人們拖著,也極為惱火。

“不知死活的東西,剛纔跟你們糾纏,隻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真當我殺不死你們嗎?殺!”黑猿大聖眼中一狠,喝道。

轟、轟、轟的一陣巨響下,十二小金人驟然被打得倒飛而出。這一次,他們各自口吐鮮血,傷勢慘重。

就在此刻,一團黑霧出現在黑猿大聖身後,黑霧中伸出一隻金色手掌,轟的一聲,正中黑猿大聖後心,將它打得倒飛而出,射向遠處一座大山,崩碎了那座大山。

“誰?”黑猿大聖驚叫道。

黑霧卻瞬間到了它近前,轟然重擊向它,轟隆隆中,四週一陣地動山搖。

“不!”黑猿大聖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繼而冇了聲息。

黑霧一閃,消失不見了。

剛剛,黑霧出現的一霎那,小金人們也帶著一群大崢仙人撲向了四周觀戰的大殷普通仙人了,小金人雖然不是黑猿大聖的對手,對付這些普通仙人還不是手到擒來?凶猛撕殺而起,一時間,血光四起,殺聲滔天。

就在此刻,天邊數道金光閃現,卻是剛剛有戰神屬下悄然趕來,看到不對,快速傳信給敖滄海了,敖滄海等人急速趕來。

“快走!”一聲大喝響起。

轟的一聲,火焰風暴戰場瞬間炸開,一個個大殷金仙沖天而上,向著天邊急速逃去。

“彆給他們跑了,快救青霜!”紫霜戰神怒吼道。

卻是四大戰神遭遇偷襲,其中三人渾身是血,傷勢慘重,而第四名戰神化為龍形,被大鵬鳥利爪穿體,帶著飛逃而去。

“孽畜,站住!”敖滄海眼中一冷,踏步追殺而去。

一群剛來的戰神,護在三大重傷戰神身側,問道:“怎麼回事?”

“中計了,大殷的統帥黑猿大聖,故意和葉大富等人僵持,就是為了騙我們出麵,他們在暗處還埋伏著一群金仙,驟然偷襲我們,我們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紫霜戰神說道。

“殷神話這麼陰險?”眾人頓時一陣惱恨。

冇過太久時間,敖滄海從遠處飛了回來。

此刻,敖滄海手中抓著半截龍屍。

“青霜戰神,死了?”眾戰神驚訝道。

敖滄海看著這半截龍屍,臉色難看至極,寒聲道:“蕭南風,我知道你在這裡,你出來!”

呼的一聲,不遠處陡然飛來一個身影,不是蕭南風又是誰。

“戰首,青霜戰神殞落了?”蕭南風驚訝道。

“你是不是知道大殷會有大量金仙埋伏在此的?”敖滄海寒聲道。

“我不知道,我也是剛知曉的。殷神話太陰險狡詐了。”蕭南風矢口否認道。

紫霜戰神頓時叫道:“不對,之前是葉大富先發現我們的。你們肯定提前就知道了,你們在借刀殺人。”

“紫霜戰神,葉大富是在救你們,你看不出來嗎?”蕭南風說道。

“他救我?他若不暴露我們的位置,我們怎麼會被偷襲?”紫霜戰神怒喝道。

“諸位戰神,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戰首派你們來對付黑猿大聖,你們到了地方,為什麼要躲在暗處觀察?難道要等黑猿大聖殺光我的屬下,你們再出手嗎?”蕭南風質問道。

“我們要看清形勢,纔好動手。”紫霜戰神說道。

“放屁,你們那是在做蠢事。哼,大好的形勢,都被你們浪費掉了。”蕭南風說道。

“你說什麼?”紫霜戰神怒喝道。

“連葉大富都能發現你們的位置,一群埋伏在暗的大殷金仙察覺不到你們位置嗎?”蕭南風說道。

“我們……”紫霜戰神臉色一變。

他記得,他隱藏得很好啊,為何會被髮現了?

“你們若是早點動手,一同殺了黑猿大聖,那群大殷金仙,必定早早就跳出來了,你們未必會有死傷。可你們自作聰明,自以為躲起來了,卻暴露在所有人前,這不是明擺著讓大殷金仙偷襲你們嗎?若非葉大富提前呼喊你們,那群大殷金仙必定準備得更充分,偷襲得更完美,那時,死的就不止一個青霜戰神了,恐怕,四位戰神都無法倖免。葉大富一聲吼,逼得他們不得不提前偷襲,暴露了己身,救了你們的命,你還有臉怪責葉大富?”蕭南風喝斥道。

三大重傷的戰神臉色一陣難看,他們都看向敖滄海,一時不知如何解釋。

敖滄海看著手中的半截青龍屍體,神色冰冷道:“具體經過,我會查清楚的,所有設計害死青霜戰神的人,我都不會放過的。”

“對於青霜戰神的殞落,我非常遺憾,但,就在剛剛,那位前輩抵達這裡,幫我們斬殺了黑猿大聖。也算是幫青霜戰神報了一部分仇。”蕭南風說道。

說話間,他取出黑猿大聖的屍體,卻是剛剛黑蓮驟然出手,斬殺了黑猿大聖。當然,剛纔也是黑蓮發現了躲在暗處的四名戰神,黑蓮傳音給了葉大富,才造成瞭如今的局麵。

“你的那位邪物前輩,也來了?”敖滄海冷聲道。

“是,它剛剛又去追殺那群大殷金仙了,還未回來。”蕭南風說道。

敖滄海臉色一陣陰沉,他瞬間猜到了緣由,是大殷金仙們設局,被蕭南風知曉了,蕭南風順勢佈局,引他們與大殷金仙兩敗俱傷,而蕭南風漁翁得利。

“嗬,蕭南風,你好本事啊!”敖滄海冷聲道。

“戰首謬讚了,隻可惜之前紫霜戰神們故意延誤了戰機,他們若一來就圍殺黑猿大聖,就不會有此慘烈的結果了。”蕭南風說道。

敖滄海冷冷地看了眼蕭南風,扭頭道:“先回去吧!”

說著,敖滄海帶著半截龍軀,踏步飛向永定城方位,一群戰神冷冷地看了眼蕭南風,也緊隨而去了。

待眾戰神全部離去了,葉大富也飛了過來道:“皇上,此城池外的所有來襲大殷仙人,全部解決了。”

“還不夠,大殷金仙級強者都跑了,大殷恐怕要撤軍了,現在,按照先前的計劃,全力圍殺大殷五萬仙人大軍!”蕭南風說道。

“是!”葉大富等人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