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九十五章大鬨殷都蕭南風切換到了真神之軀,踏步飛到了大殷仙都的上空,一輪太上皓月浮空,滾滾暴風雪飄散而下,吸引得無數人抬頭望去。

“是蕭南風?他怎麼回來了?”

“仙帝不是四處在找他嗎?我聽說要對付他,他還敢回來?”

“冇弄錯吧?真是蕭南風嗎?”

……

無數人都露出驚詫之色。

大殷仙都的無數官員更是臉色一變,因為眾官員可是知道蕭南風抓了殷天賜和墨山河的,仙帝正在抓他的啊,他此刻回來?他找死嗎?

“大殷仙都的所有人聽著,殷神話追殺戰神,是為謀反,天帝已經下令,由我等東部十八戰神捉拿殷神話迴天庭,欽犯殷神話,還不出來束手就擒!”蕭南風一聲斷喝。

一聲高喝,讓大殷仙都的無數百姓都懵了。

“什麼情況?仙帝成欽犯了?”

“開什麼玩笑,他是胡說的吧?”

“蕭南風是來捉拿仙帝的?”

……

無數人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城中的官員卻是臉色一變,有人頓時喝道:“蕭南風,你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我們將你抓起來?”

“看好了,我是天庭戰神,代表了天庭,是來捉拿欽犯殷神話的,誰再敢放肆,即為殷神話同黨。”蕭南風一聲斷喝。

“拿下!”有人叫道。

呼的一聲,一群金甲將士沖天而上,向著蕭南風抓來。

蕭南風冇有動,他身後的黑蓮浮了出來,黑蓮化為過去佛的模樣,探手一掌打去,轟的一聲,一群金甲將士以飛來數倍的速度,被打得倒飛而回,無不口吐鮮血地墜落大地,濺起大量煙塵。

“堂堂仙帝,麵對天庭的抓捕,隻懂得龜縮不出嗎?殷神話,你已經被嚇破膽了嗎?”蕭南風一聲斷喝。

大殷仙都百姓儘皆神色一陣複雜。

“蕭南風,你可彆猖狂。”有人吼道。

大殷仙都中雖說不上萬眾一心,但,還是有很多人擁護殷神話的,如今,蕭南風如此踐踏殷神話的威嚴,自然很多人叫了起來。

“殷神話,你既然不出來,那我們就進來了。”蕭南風收起太上皓月,踏步向著龍頭山飛去。

“放肆,大殷仙都是你說進就進的地方?開啟大陣。”城中有人高喝道。

嗡的一聲,一個金色的結界將蕭南風和黑蓮擋在了外麵。

就在此刻,黑蓮所化的過去佛雙手合十,繼而,一陣陣索命梵音響徹虛空,就看到,大殷仙都的大陣搖搖顫顫,緩緩出現了一個卍字金符,蕭南風和黑蓮對著那卍字金符踏步而入,呼的一聲,二人就跨入了大陣中。

“不好,他們知道守城大陣的穿行之法。”有人驚叫道。

索命梵音響徹四方,又是一群將士沖天,但這一次,在索命梵音麵前,他們卻忽然捂著腦袋,露出痛苦的表情,他們頂著這股音波,居然無法靠近二人。

蕭南風二人,直奔大雷音殿方向而去,此刻,城中有著一些頂級強者頂著索命梵音到了近前,但,他們比黑蓮差遠了,被黑蓮一拳打出,就打飛回去了。

帝宮四方有著無數陣法,但,黑蓮似極為熟悉這些陣法,稍微撥弄,就將陣法崩散了。

眼看,二人就要抵達大雷音殿了。

就在此刻,一聲佛音響起。

“阿彌陀佛,閣下是誰,敢闖大雷音殿?”

這股佛音,形成一股金色音浪,沖天而上,轟的一聲,撞擊在索命梵音上,引得索命梵音一陣激盪。並且,虛空中再度傳來一陣不同的索命梵音,與黑蓮的索命梵音分庭抗禮了起來。

卻看到,大雷音殿口,不知何時出現了數名僧人,為首一名僧人周身金光大放,腦後一輪金色佛輪,氣息非凡,威壓四方。

“一個佛陀,三個菩薩,實力極為不凡。”黑蓮說道。

“大殷的頂級強者已經去了永定城,留幾個高手看家罷了,前輩,接下來,看你的了。”蕭南風說道。

“好!”黑蓮點了點頭。

黑蓮雙手合十,嘭的一聲,滾滾黑霧暴漲而起。

“嗬,一個金仙冒充了過去佛,也敢來大殷仙都放肆?既然來了,那就彆走了。”那佛陀說道。

說話間,佛陀和三名菩薩各打出一掌,四道掌罡沖天而上。

轟的一聲,四道掌罡崩散了大量黑霧,但,這股黑霧太過詭異,被炸散時,居然越發膨脹起來,轉眼間,就包裹了大雷音殿的四方。

“不對!”那佛陀陡然驚叫道。

卻是在黑霧中,某個威力極大的法寶,轟然崩碎了它們的掌罡,並且速度不減地直衝而來。

“小心,快逃!”那佛陀一聲斷喝。

呼的一聲,卻是那法寶發著萬丈紫金光芒,轟然鎮壓到了它們頭上。

兩個菩薩離得遠,它們動作極快,逃了出去,但那佛陀和另一名菩薩因為被法寶針對,首當其衝,根本來不及逃。

轟的一聲,它們被死死鎮壓而下。

“阿難佛陀!”逃出去的兩個菩薩驚叫道。

“禦璽?這是蕭南風的禦璽?該死,給我破!”那佛陀一聲大吼。

轟隆隆的巨響下,那佛陀全力頂著大崢天璽,可惜,此刻的大崢天璽威力太大了,禦璽的威力與氣運有關,此刻,大崢天璽中,擁有大殷仙朝昔日的兩成氣運啊,這是何等龐大的數量?

無量氣運催動,再加上本身材質極為厲害,使得大崢天璽的鎮壓之力極為龐大。

轟隆隆間,整個龍頭山上都被鎮壓得巨顫起來,這一刻,鎮壓之力的封鎖下,它們就算逃都逃不掉。

“快來助我,他禦璽中是大殷仙朝的氣運,太多了,快!”那佛陀吼叫道。

逃出去的兩個菩薩臉色一變,頓時撲入黑霧中。

可是,一入黑霧中,就遇到了黑蓮出手。

轟隆隆間,黑蓮擋住了兩大菩薩。隨著這段時間吞噬的邪物菩薩越來越多,黑蓮的實力也在不斷攀升,此刻,以一敵二,居然不落下風。

黑霧中,轟鳴四起,震盪出滾滾火焰風暴席捲四方,衝擊得無數浮島都是一陣劇烈搖晃,全城都在大地震。

大殷仙都的頂級強者們都離開了,那些普通強者想要闖入黑霧中,可是,根本無法靠近,僅外圍的火焰風暴,就將他們全部卷飛了。

“不要吃我,不!”

一名菩薩陡然一聲慘叫,被黑蓮驟然吞噬而下了。

另一名菩薩臉色一變,調頭就逃出了黑霧區域。

“這時候,你逃得掉嗎?給我回來!”黑蓮冷聲道。

就看到,黑霧中伸出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嘭的一聲,將那菩薩抓了回去。

“該死,你是誰?佛祖回來,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那菩薩怒吼道。

“放心,我會找殷神話算賬的,他跑不掉的。”黑蓮冷聲道。

“不要吃我,啊!”

忽隆一聲,第二個菩薩被黑蓮吞噬了。

“現在怎麼辦?”被鎮壓的最後一名菩薩驚叫道。

“炸開蕭南風的禦璽,自爆,你快自爆!”那佛陀驚吼道。

“可是……”

“僵持下去的結果,就是我們被它吞了。我若自爆震開蕭南風的禦璽,你也不如他們,你根本逃不掉。不如,你自爆了,我能出去收拾他們,快!”那佛陀吼道。

那菩薩無奈,一聲大吼:“爆!”

“鎮!”蕭南風一聲大吼。

轟的一聲,整個龍頭山都是一陣劇烈搖晃。

蕭南風這一刻也不再吝嗇,所有氣運傾泄而下,他可不能讓那名佛陀跑了。

轟隆隆一陣巨響下,大爆炸結束了,禦璽依舊鎮壓著那名佛陀。

“你這禦璽是什麼材質?為何能承受這般多氣運的急速爆發?”那佛陀驚吼道。

蕭南風冇有理會那佛陀,而是對黑蓮說道:“前輩,我的氣運快要消耗光了,要快!”

“好!”黑蓮點頭道。

黑蓮快速化為原本形態,並且變得無比巨大,黑蓮底部洞口,猶如黑洞,從上而下,將蕭南風、大崢天璽吞噬而下,連帶著將大崢天璽鎮壓的佛陀一併吞下了。

蕭南風因為要催動大崢天璽,所以隻有等吞了那佛陀,他才能鬆手。

終於,在佛陀被吞下之際,大崢天璽也耗去了最後一絲氣運。嘭的一聲,失去了巨大的鎮壓之力。蕭南風和大崢天璽瞬間被那佛陀震飛了出去。

佛陀忽然自由了,它一掌打來:“蕭南風,受死!”

就在此刻,四周陡然產生一股吸力,呼的一聲,將蕭南風連同大崢天璽一起吐了出去,他瞬間到了外界,安全了。

此刻,佛陀依舊被困在黑蓮內部,它在瘋狂掙紮,拚命轟擊著黑蓮,似要將黑蓮崩碎了才罷休。但,黑蓮卻死死地困著它。

黑霧還在籠罩四方,黑蓮氣息依舊擋著外界無數大殷將士,但,眼看著黑蓮要與佛陀爭鋒,怕是護不了蕭南風太久了。

蕭南風毫不猶豫取出自己的斬仙台,架落在廣場上,繼而猛地一催動,嗡的一聲,大量金色鎖鏈從斬仙台衝出,那是一根根縛仙索,轟然間衝入龍頭山下,去開啟龍頭山下的超級巨龍脈了。

昂的一聲,龍頭山下傳來一聲滔天龍吟。

“不好,蕭南風在破壞我大殷的龍脈,快阻止他!”外界有大殷將士怒吼道。

轟的一聲,龍頭山一陣坍塌,一條金光燦燦的萬丈巨龍被從地底拉扯而出,嘭的一聲,落在蕭南風身旁。

超級巨龍脈一聲長嘯,昂的一聲,龍吟響徹整個天地,龍威隨之震盪**八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