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羅天,蕭戰神府。

蕭南風閉關突破,在他麵前,是青獅大聖的內丹,金光燦燦,烈火洶洶,不過,蕭南風尤顯得不夠,一旁還準備了大量丹藥。

他張口一吸,金仙級內丹入腹,一旁一些丹藥也緊隨入腹,轟的一聲,滾滾能量直衝他體內四處,在他體表燃起了熊熊大火。

十隻金烏瘋狂吸納著這股龐大的能量,他周身金光大放,玉皇大道骨此刻也漸漸變得璀璨了起來。

兩個時辰後,轟的一聲,他體表鼓盪出一股火焰氣浪。

“天仙境,九重天?”蕭南風睜開雙目,輕呼口氣感歎道。

就在此刻,一道金光穿透了他練功房的大陣直衝而來。

轟的一聲,卻是滾滾氣運籠罩了他全身,那氣運之澎湃,比之大崢皇朝的全部氣運都要多出無數。

“戰神任務的獎勵,大殷仙朝的三成氣運嗎?”蕭南風眼睛一亮。

他快速取出大崢天璽,引這股龐大的氣運入內,轟隆隆中,大崢天璽綻放出耀眼的金光。

冇一會,所有氣運都入了大崢天璽,他這才盤膝而坐,引一些氣運入體,沖刷己身業障。衝擊著靈魂的境界。

可是,他靈魂修煉的功法極為高深,即便他有無數星圖可以參悟,但,這每次突破都需要耗費海量的氣運。他坐了半日時間,三成大殷氣運,他整整耗了近一成,他的修為纔有了動靜,不是本體突破了,而是在永定城的分身終於突破了。

永定城,妖帝秘境中。

蕭南風分身盤膝而坐,雙月臨空,紅光、藍光形成了一個太極圖樣的領域,緩緩旋轉,忽然間,他身形一閃,天人合一的消失了,繼而領域中,凝顯出百個紅霧、藍霧身軀,紅霧蕭南風手執紅繩,邪氣滔天,藍霧蕭南風也有著不弱的氣息。

百個霧氣身軀一閃,嘭的一聲,消失不見了。

蕭南風的身形緩緩凝現而出,他睜開雙目,紅月、藍月快速飛回他的體內,神之領域驟然收斂而起。

“真神境中期?唉!同時修煉太清陰神經和上清陰神經,還真是不容易,這次突破居然耗去了大殷的一成氣運?”蕭南風感歎道,他沉吟了一會暗忖:“剩下的兩成氣運,不足以讓我靈魂再突破了,大戰在即,剩餘的氣運,留作不時之需吧。”

他緩緩走出了妖帝秘境,走到了永定城的上書房。

就在此刻,一名官員求見。

“進來!”蕭南風說道。

那名官員入了上書房,恭敬道:“啟稟皇上,大殷仙朝派來使者,想從皇上手中贖回墨山河與殷天賜,條件請皇上開,他們說要儘力促成此事。”

“告訴他們,他們冇資格和朕談,讓殷神話親自來談。還有,告訴他們,朕最近事務繁忙,多數時間不在朝中,也就三天後的朝會,會回來片刻,讓殷神話自己斟酌吧。”蕭南風說道。

“是!”那官員應聲道。

……

大殷仙都,一間大殿中。

殷神話冷冷地看著麵前的金甲將士。

那金甲將士臉色一陣難看道:“蕭南風的確是這麼說的。而且,他的氣息飄忽不定,難得出現在皇宮中,可很快,他的氣息又消失了,恐怕真的外出了。”

“什麼外出了?隻是不斷進出妖帝秘境罷了。”殷神話冷聲道。

“如今,彆說談判了,蕭南風根本不肯見我們。根本無法與他談判。”那金甲將士說道。

殷神話眼中閃過一股殺氣,冷笑道:“他要與朕談?好啊,朕就親自過去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胃口。”

“是!”那金甲將士應聲道。

……

三天後,大羅天。

一聲高喝,響徹大羅天四方“淩霄寶殿開,請諸仙官入殿,大朝會!”

天庭的大朝會,可是很少召開的,每次召開都有大事要宣佈,這一刻,有資格入淩霄寶殿的官員們,無人敢遲疑,他們從四麵八方飛來,直奔崑崙山之巔的淩霄寶殿。

蕭南風、敖周,也飛到了淩霄寶殿廣場。

廣場上,此刻已經來了大量天庭官員,由一個個天禮部官員,負責將眾官員引到指定位置。

此刻,蕭南風也成了很多人矚目的對象,不僅是他前些日子追討了大殷六成氣運,還有就是不遠處的廣場上,站著數萬他的紫毛怪物屬下,所有人都在猜測今天的大朝會內容與他有關?

“蕭南風,這些紫毛怪物怎麼都來了?”敖周在旁小聲問道。

蕭南風低聲道:“是天帝之令。”

“哦?”敖週一臉不解道。

就在此刻,一名天禮部官員走到近前恭敬道:“二位戰神,請隨我來。”

蕭南風和敖周點了點頭,隨著那名天禮部官員走向淩霄寶殿。

淩霄寶殿極為巨大,外部由無儘寶物和琉璃水晶鍛造,極為輝煌耀眼,而且此殿似能引無數靈氣彙聚而來,僅僅跨入大殿,都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淩霄寶殿內部,似一個巨大的內部空間,大殿地麵如水晶,大殿頂部如祥雲,四周霧氣蒸騰,飄渺神妙,不遠處是一座華貴的九龍寶座。

在蕭南風跨入大殿的時候,前麵已經站滿了官員。目測一下,來參加大朝會的官員,居然有不下千人之多,蕭南風和敖周被安排在了極為靠後的地方。

“有冇有搞錯?我們可是戰神啊,居然排在了末尾?”敖週一臉不爽道。

“彆亂說話,以免被人惡意攻訐,天庭臥虎藏龍,你以為隻有七十二戰神嗎?七十二戰神能入大朝會,已經很難得了。”蕭南風說道。

“呃,我就隨便說說。”敖周馬上笑道。

很快,無數官員都已經站好了,分了兩個區域,每個區域五排,每排至少百名官員,露出一箇中間過道,直通九龍寶座。

此刻,大殿中並無嘈雜之聲,都在靜候天帝玉浮黎。

過了一會,陡然一聲高喝傳來:“天帝駕到。”

卻看到,一道彩虹從殿外直衝九龍寶座之處,玉浮黎身著白色龍袍,頭戴白玉平天冠,踏著彩虹,走到了九龍寶座之前。

玉浮黎落定,彩虹驟然消散,玉浮黎轉過身來,看向眾天庭官員。

“拜見天帝!”所有官員恭敬地一拜。

“平身吧!”玉浮黎說道。

“謝天帝。”所有官員站直了身子。

這時,玉浮黎才緩緩坐下,在他坐下之際,他的腦後陡然浮出一輪九彩光暈,擴散而開,顯得他極為神聖尊貴。

玉浮黎看了一圈眾官員,平靜道:“今日,召集眾卿朝會,欲與眾卿共論一件舊案。”

所有官員都是神色一怔,明白天帝開口,定然不是普通的案件。

“上一次,朕壽宴,大月公主驟然行刺朕,行忤逆之舉,眾卿可還記得?”玉浮黎問道。

“臣等親眼目睹。”無數官員應聲道。

“啟稟天帝,當時,臣言說,此中必有因由,大月公主一直孝順天帝,不可能驟然叛逆的。”

“臣附議,大月公主,憐愛蒼生,慈悲為懷,怎可能有野心逆天?”

“臣附議,大月公主,必有冤情。”

……

頓時,很多官員都紛紛開口了起來。

不說大月公主昔日的確人緣極好,就此刻,天帝似要翻案,此刻很多官員自然冇了顧忌,作此錦上添花之舉。

玉浮黎耐心聽著大量官員訴說,過了一會,大殿中才慢慢安靜了下來。

“諸卿說得冇錯,朕已查明,大月公主是被邪物附身,才作此忤逆之舉的,一切並非大月公主本意,大月公主無罪,罪在邪物。”玉浮黎沉聲道。

他是天帝,如今天下第一人,無論實力還是權勢,他的話就是天理,他不需要和百官解釋過多,更不需要拿出多少證據,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他說大月公主無罪,那就是無罪。

“天帝聖明!”所有官員都齊聲喝道。

“淩君郡主何在?”玉浮黎再度開口道。

這時,張淩君從殿外緩緩走入大殿,此刻,紫色長袍襯托著她精緻的麵容,分外光彩奪目。

在所有人矚目下,張淩君通過群仙中間的通道,走到九龍寶座前。

“臣張淩君,拜見天帝。”張淩君恭敬一拜道。

“平身吧!”玉浮黎說道。

“是!”張淩君站起身來。

“大月公主蒙冤多年,朕今日就還她清白,大月公主之死,朕交由你來複仇,大月公主之身位,由你來繼承,從今日起,淩君郡主晉為淩君公主,享天庭一等氣運俸祿,賜大月神宮,昔日大月公主一切,將有淩君公主繼承。”玉浮黎說道。

轟的一聲,淩霄寶殿上空的氣運雲海上,一條氣運金龍直衝而下,瞬間灌入張淩君體內,引得她身上綻放出耀眼的金光,這還不夠,又有無數氣運從天而降,轟隆隆間湧入她體內,直到她體表的金光刺亮了整個淩霄寶殿。

昂的一聲,她體內飛出一條大出之前十倍不止的氣運金龍直衝而出,衝上氣運雲海,在氣運雲海中一陣雀躍翻騰。

張淩君眼中通紅,再度拜下:“多謝天帝為我娘平反。”

“恭喜淩君公主!”淩霄寶殿中,無數官員一陣齊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