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片海麵上,烏雲蓋天,風暴四起,雷電如雨狂泄,轟擊著海麵上一個單薄的身影,那人正是趙元蛟,他在渡真仙劫。

在遠處一座海島上,站著蕭南風、張淩君和豐帝三人。

“前輩,你這些日子,還真是忙碌啊!你這一番殺戮下來,可給大殷仙朝製造了不小的混亂。”蕭南風笑道。

“我殺的人都是我昔日臣子,他們受我無數恩惠,卻在我大豐崩塌之時,幫著殷神話吞併我的疆土,他們該殺。”豐帝說道,繼而又問道:“怎麼,你看不過眼?”

“那到冇有,隻是感慨一下而已,你四處殺戮,奪得了大量好處,還幫我師兄提升了修為,我還要感激你呢。”蕭南風說道。

豐帝撇了眼蕭南風:“言不由衷,哼!趙元蛟的修為太弱了,我要奪舍他,自然要幫他提升一番修為,要不然,我怎麼用他的身體?其實,我更看好你,你若將身體借給我奪舍,我奪來的那些造化,可以全部用在你身上,幫你提高修為,如何?”

“還是算了,我可冇興趣。”蕭南風一口拒絕道。

“那真是可惜了。”豐帝眼神中依舊有些許不死心。

恰在此時,遠處趙元蛟正式渡過了天劫,劫雲翻騰,化為七彩造化,湧入了趙元蛟體內。

“不說了,我去幫他熟悉身體了。”豐帝說道。

說話間,他快速飛向趙元蛟,旋即奪舍了趙元蛟,繼而盤膝坐在海麵上,入定煉化著剛剛所得。

“豐帝去報複昔日的臣子,居然還要逼我們一起去。他盯我們,盯得可真緊啊。”張淩君說道。

“他現在對誰都不信任,生怕我們泄露了他出困的訊息。”蕭南風說道。

“他要乾什麼?”張淩君皺眉道。

“具體,我還不清楚,不過,我感覺,他所謀甚大。”蕭南風說道。

“哦?”

“他這人,極度危險。他的性格無法無天,應該不懼怕我們的背景,我猜想,他要去大殷朝都謀求什麼,為了不將事情鬨大,引得天庭來查,所以,纔沒對我們下殺手的。”蕭南風說道。

“你的意思是,等他將事情辦完了,有可能對我們下殺手?”張淩君神色一肅道。

“之前,算是我們救他出困的吧,我們對他有恩,可若非我們各有背景,他當時就將我們全部滅口了吧,你還對他抱有期待不成?這種人,善於偽裝,不要被他外表所欺騙了。”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瞳孔一縮,頓時點了點頭。

“放心,他想挾持我們,成為他的傀儡,他是失算了,我已經有了安排,我不會讓他得逞的。”蕭南風說道。

“需要告知天帝嗎?”張淩君問道。

“我已經寫了一封奏摺上報天帝了,隻是,暫時還冇有得到迴應。”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見蕭南風做事如此穩妥,本來不安的心緒也漸漸安寧下來。

數個時辰後,豐帝奪舍著趙元蛟的身軀,飛到了近前。

“果然,真仙之軀,行動起來方便了很多。蕭南風,你真不願我幫你提升修為?”豐帝笑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多謝前輩好意,我真不需要,前輩若是覺得差不多了,我們就啟程前往大殷朝都吧。”

“那就走吧!”豐帝笑著說道。

一行三人沖天而上,直奔大殷朝都而去。

兩日後,三人出現在了大殷朝都外。

遠遠的,能看到天空一片巨大的氣運雲海,氣運翻騰,浩瀚無邊。氣運雲海上爬著一條金色巨龍,龍頭匍匐在正南,龍尾延綿不知多少裡,根本看不到尾巴在何處,那是仙朝的氣運金龍,神威浩大,凶威無限。

“這比我當年的大豐氣運雲海要多出不少,你確定,你一次能讓殷神話割下六成給你帶走?”豐帝笑道。

“事在人為,萬一大殷仙帝良心發現了呢?”蕭南風說道。

豐帝露出一絲不屑,搖了搖頭道:“他三成氣運都不可能給你,你還想要六成?你簡直是癡人說夢。”

“前輩,又不讓你幫我去追討,你擔心什麼?”蕭南風笑道。

“我可冇擔心,隻是,我在想,我們該怎麼進入大殷仙都?”豐帝皺眉分析道。

氣運雲海下是大殷朝都,大殷仙都城牆高百丈,城牆上刻錄了大量的符文陣法,城牆遠去,不知囊括了多大的範圍,隱約能看到內部有著一座座懸空的浮島,盛況空前。

正南城門口,樹有巨碑,上書“大殷仙都”四個大字,同時,有著大量侍衛看守城門,對進出之人,做著篩查。

此刻,有仙人從內部飛出,有騎著巨大妖獸的修士進入城門,看上去無比熱鬨。

“這還用想?跟著我進去,就行了。”蕭南風說道。

豐帝搖了搖頭:“我們此行,必須要隱秘,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暴露身形。”

“我若不暴露身形,如何向殷神話追討氣運?”蕭南風說道。

“你根本就追討不到一絲氣運,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等我尋了仇,或許可以幫你一二。”豐帝的語氣不容置疑道。

他不信二人能忤逆他的意誌。

“前輩為何不早說?”蕭南風皺眉說道。

“現在說也不遲啊,待會,我教你們易容,再抓個商隊,讓商隊的人帶我們進去。”豐帝說道。

“不,已經遲了。”蕭南風說道。

就在此刻,遠處陡然傳來一聲巨響,一道彩光沖天而上,炸散而開,化為絢麗的五彩光雨。繼而,大量大殷將士從城中跑了出來,同時無數仙樂響徹城南四方,一道道法術瑞氣沖天,一道道法術祥雲凝現浮空,如盛大典禮般,引得無數人矚目而來。

“大殷丞相,攜帝命,率百官,恭迎天使蕭戰神!”一聲高喝從遠處傳來。

卻看到,大量大殷官員飛出了城南,直奔蕭南風三人所在而來。

豐帝陡然臉色一變,他是準備悄悄入城,便宜行事的,哪裡會想到,一來就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啊,這不是他想要的啊。

“你出賣我?”豐帝陡然麵露殺氣地看向二人。

若非他奪舍著趙元蛟,並且自信能瞬間斬殺二人,他已經下殺手了。

“前輩,我是天庭使者,出使仙朝,自然要點排場的,要不然,我怎麼追討氣運?”蕭南風說道。

“就我們三人而已,有個屁排場啊?”豐帝怒道。

“誰說隻有我們三人的?我帶了一萬人,怎麼就冇排場了?”蕭南風說道。

“一萬人?哪來的一萬人?”豐帝錯愕道。

卻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城外軍營,飛來一萬名紫毛怪物,它們氣勢滔天,整齊威武,它們手執儀仗,快速飛到三人身後,一陣恭立。

“你這是你的儀仗隊?”豐帝眼皮一陣狂跳道。

特麼的,動靜鬨得這麼大,讓他怎麼做隱秘的事啊?

“前輩,你現在奪舍了我師兄,可不能露餡了,而且,天庭出使仙朝,禮不可廢,我必須要拿架子,要不然,會墜了天庭的名聲,你可彆讓我出醜啊。”蕭南風說道。

豐帝黑著臉,這一刻,他能怎麼辦呢?隻能先演著啊。

一旁張淩君卻心中好笑,她看蕭南風的眼神也有了一絲崇拜之色,就這麼光明正大地從豐帝挾持中崩開了一道口子?

此刻,遠處城樓上。

殷天賜帶著湯小乙等人也遠遠看著蕭南風的隊伍。

“這蕭南風,還真會擺譜?提前一個月,就讓他的屬下和天庭官員來了?”殷天賜冷聲道。

“是啊,天庭的天禮部官員,天天在城中散播訊息,說天庭將有天使將至,引得全城矚目,又讓一萬紫毛怪物駐紮在城外,鬨這麼大動靜,大殷若不鄭重接待,豈不是失禮於天庭,給天庭有找事的藉口?”湯小乙說道。

“蕭南風到底要來乾什麼?他就不怕我殺了他嗎?”殷天賜皺眉道。

“蕭南風此行一定有大目的,要不然,他怎麼敢來大殷仙都?不過,不管什麼目的,對我們來說,都是好事。”湯小乙卻笑道。

“對,是好事,他既然來了大殷仙都,那就彆走了。”殷天賜露出一絲冷笑道。

“隻是,殿下這次要小心,我之前看到墨冷軒挺激動的,想必,他又想到了什麼對付蕭南風的蠢招,殿下可要防著點他,以免連累我們。”湯小乙說道。

殷天賜雙眼一眯,點了點頭:“我豈能再相信墨冷軒的豬腦子?之前害得我還不夠慘嗎?”

“殿下英明,其實之前的一切意外,都是墨冷軒能力太弱了。我隻是一直想不明白,墨冷軒如此能力,怎麼在大殷仙朝走到高位的?”湯小乙不解道。

“他有個好爹。”殷天賜說道。

“哦?”湯小乙不解道。

“此事本是隱秘,但,告訴你也無妨。墨冷軒還有另一個身份,你看那邊那位,就是他爹。”殷天賜說道。

“大殷丞相,墨山河,是他爹?”湯小乙驚訝道。

“冇錯,墨山河是父帝最信任的臣子之一,他兒子墨冷軒蠢一點,又有誰能怪他?哼!”殷天賜說道。

“難怪了!”湯小乙皺眉道。

遠處,大殷丞相墨山河,帶著一眾官員,迎向了蕭南風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