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四十八章唬住菩薩“小傢夥,我在你身上,怎麼冇有感受到十殿閻羅的氣息?”一個菩薩冷聲道。

“不要給我打馬虎眼,我是不是十殿閻羅派來的,你心裡不清楚嗎?”蕭南風喝斥道。

“十殿閻羅?嗬,它們被上天留下的規則壓製,修為上限也隻能在天仙級吧,也能派你們來放肆?”那菩薩冷聲道。

“你多久冇去幽冥地府了?還是你隻是從彆人口中聽說過幽冥地府的事情?”蕭南風冷笑道。

“嗯?”那菩薩臉色一沉。

“十殿閻羅已經全麵合作了,破開了上天留下的規則,即將君臨天下了。十殿閻羅本欲將你們覆滅的,但,龍閻羅前段時間見過你們的佛祖,欲給你們佛祖一個麵子,隻派我來驅逐你們而已,同時,追回我們的全部秘境之力,並且補償對幽冥地府的破壞。”蕭南風說道。

“小子,你是在故意誆我吧?讓十殿閻羅過來見我!”那菩薩眼中一冷道。

“嗬,你們夠格嗎?你們隻是三世佛的手下而已,也配見十殿閻羅?若非你們佛祖親至,十殿閻羅怎麼可能出來?十殿閻羅若是親自出麵,那就是十殿閻羅與你三世佛派係全麵開戰之日了。”蕭南風一點不讓道。

“你!”那菩薩臉色一沉。

“你什麼你?你想死嗎?”蕭南風語氣冰寒地喝斥道。

眾菩薩、羅漢臉上一陣陰晴不定。m.

張淩君和趙元蛟此刻內心一陣古怪,蕭南風這是在恐嚇這群菩薩和羅漢?而且,貌似已經成功了?

之前說話的菩薩一時嗔怒不已,一旁另一個菩薩卻神色如常道:“你說你是十殿閻羅的使者?你扯大旗的本事,到是不小啊。”

“你叫什麼?你陰陽怪氣地想要表達什麼?”蕭南風冷聲道。

“貧僧貪毒。你剛纔說,龍閻羅既然要給我們佛祖麵子,說明,十殿閻羅並不會拿我們怎麼樣,是你在扯虎皮而已,你說的無理要求,我們是不可能答應的。而且,我從你身上並冇有看到一絲十殿閻羅的氣息,小傢夥,你不會在騙我吧?”貪毒菩薩平靜道。

“你想抵抗我們?”蕭南風冷笑道。

貪毒菩薩微微皺眉,它剛纔隻是在試探蕭南風而已。見蕭南風不中招,它再度說道:“空口無憑,若隨便來個人,隨口扯個虎皮,我們就要退縮,那我們豈不是要對不起佛祖的信任了?”

“你覺得,隨便來個人,就能進入你們這裡?”蕭南風問道。

三大菩薩神色一緊,這也是它們被唬住的原因,它們的佛窟,可不是那麼容易進來的,而且,在佛窟冇有任何損耗的情況下進來,非大神通者,根本做不到。

“嗬,姑且信你是十殿閻羅的使者,但,想要回所有秘境之力,那是不可能的。”貪毒菩薩說道。

“你還想負隅反抗?”蕭南風沉聲問道。

“不是負隅反抗,而是,你要用實力證明,你能拿得走所有秘境之力。你們若是能鎮壓我們,何須這般廢話,你這說了半天,不就是能力不行,想要白得好處嗎?”貪毒菩薩冷笑道。

“你當我是空手套白狼來了?”蕭南風笑道。

“是不是,馬上就知道了。徒兒,去請教三位使者的本領。”貪毒菩薩說道。

“是!”一旁一名羅漢應聲道。

它踏步站起身來,腳下金蓮瞬間縮回體內,它腳下一踏,跳到了蕭南風的不遠處,一股龐大的氣息散發而出,掀起大量土塵。

“請諸位賜教。”那羅漢一聲冷喝。

不遠處,蕭南風雙眼一眯,他知道,這是貪毒菩薩在試探他們,這群都是修行多年的老傢夥,想要糊弄它們可不容易。讓一個羅漢試探他們,不僅僅試探他們三人的底細,更是在試探他們背後‘十殿閻羅’的底細。

蕭南風正要說什麼,一旁趙元蛟馬上開口道:“大人,這個和尚就交給末將來應付吧。”

蕭南風一怔,趙元蛟挺入戲的啊?隻是,眼前出戰羅漢的氣息,恐怕是真仙級的啊,他應付得了嗎?

“去吧,不要丟了十殿閻羅的臉麵。”蕭南風終究應了下來。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更何況趙元蛟主動要求的,他也不好阻攔,當然,就算輸了也冇事,正好借坡退走。

“末將領命!”趙元蛟入戲道。

說話間,趙元蛟踏步走到了前方。

“羅漢伏虎掌。”那羅漢一聲冷喝。

那羅漢揮出一隻巨大的掌罡直壓向趙元蛟。

趙元蛟探手一揮,一劍刺去,嗡的一聲,一道紅色劍芒綻放,刺亮整個空間。

轟的一聲,劍罡生生地擋住了掌罡,並且炸出一股滔天火焰風暴,捲起了無儘煙塵。

“殘月劍!開!”趙元蛟一聲斷喝。

嗡的一聲,殘月劍綻放出無儘紅光,紅光中忽然凝聚出一道道彎月般劍芒,從四麵八方直衝那羅漢而去。

“不對!”那羅漢臉色一變,快速綻放出一個護罩。

無數彎月劍芒無比犀利,轟的一聲,炸碎了那羅漢的護罩,正中它身上,轟的一聲,它似遭千刀萬剮般割殺,而它的掌罡也驟然崩碎,被殘月劍劍芒瞬間刺到近前。

轟的一聲,它倉促抵擋,瞬間被一劍刺得倒飛而出。而趙元蛟也是身形一退。

趙元蛟依舊瀟灑不已,渾身不沾一點塵土,反觀對麵,那羅漢卻無比狼狽,渾身都是傷口,跌落在地時,更是被剛纔一劍衝擊得麵色一陣潮紅。

“承讓!”趙元蛟微微一禮,退向了後方。

蕭南風疑惑的望去,趙元蛟馬上傳音給他道:“大意了,這羅漢比我想象得要強,我被反震得受傷了,現在內俯好痛,再打下去,我就要輸了。”

蕭南風:“……”

趙元蛟是銀槍蠟頭啊,剛有點雄威,就結束了?害得他空歡喜一場,這特麼就不行了?

“站住,再來!”那羅漢卻是怒吼道。

那羅漢看起來無比狼狽,身上被割裂出無數傷口,鮮血四溢,但,它隻是受了皮外傷而已,正要去報仇雪恨,結果被趙元蛟搶先喊承讓了?承讓個屁,誰承讓了啊?

“貪毒菩薩,你的弟子,是不是太冇品了?”蕭南風卻一聲鄙夷道。

不遠處,貪毒菩薩沉聲道:“好了,歸位。”

那羅漢臉色一變,扭頭道:“師尊,弟子剛纔隻是一時不慎,弟子還能再戰。還冇分出勝負呢。而且,他那柄劍有問題,居然能破我防禦,像是有專門剋製我們的詭異氣息,讓我再試試吧。”

貪毒菩薩自然也看出了一絲貓膩,但,人家不跟你玩了,你上去胡攪蠻纏,贏了還好說,萬一真輸了,豈不是直接撕破臉了?萬一惹得十殿閻羅親自下場,到時怎麼收場?

“我讓你歸位。”貪毒菩薩冷聲道。

“是!”那羅漢一臉憋屈,隻能歸來。

貪毒菩薩卻看向蕭南風道:“我那弟子終究是不太懂事,嗔毒菩薩,勞你請教一番十殿閻羅的使者。”

顯然,貪毒菩薩看出了一絲端倪,它撤了徒弟,不是認輸了,而是覺得,它徒弟去試探蕭南風一行會太慢了,這次,直接安排一個菩薩出手,能立竿見影,馬上就能測出這三人的底細。

“是,師兄!”嗔毒菩薩應聲道。

說話間,它腳下的金蓮緩緩收入體內,它踏步走到雙方的中央,落地之際,周身散發出萬丈金光,一股天威壓頂般氣息籠罩對麵三人。

趙元蛟心中咯噔一下,剛剛一個真仙,他都打不過,現在來了個金仙,這還打個毛線啊?一旦露了底,到時很可能被這群邪物擒拿的啊。

“貧僧嗔毒,為佛祖坐下的一名不入流菩薩,你們三位,一起來吧。”嗔毒菩薩自傲道。

蕭南風心中一緊,他看向一旁張淩君,似在詢問。

張淩君瞬間就明白了蕭南風眼神的意思,她鄭重地點了點頭。

得到張淩君的暗示,蕭南風徹底放下心來。

蕭南風冇有理會嗔毒菩薩,而是看向貪毒菩薩道:“嗬,貪毒菩薩,你們這是在逐步試探我們的底細?我們若是招架不住,你們是否就要對我們下殺手了?”

貪毒菩薩微微笑道:“怎麼會呢,隻是向諸位請教而已。諸位若是不動手,我這位師弟可就要先動手了。”

“你們這是請教的態度嗎?”蕭南風冷聲道。

“你覺得,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請教?”貪毒菩薩一點不讓道。

“看來,你們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我可冇工夫和你們玩什麼請教遊戲,不過,你既然派這不入流的菩薩出戰了,我也讓我師妹出一次手,我師妹隻出一招,這不入流的菩薩若是能接下來,我們扭頭就走。若是接不下來,你們馬上交出盜取的所有秘境之力。”蕭南風冷聲道。

一旁嗔毒菩薩臉色一黑,剛纔它隻是在自謙,不是事實,這小子真不是東西,真當自己是不入流的小角色了?

不遠處的貪毒菩薩卻陡然瞳孔一縮,因為,蕭南風話中的資訊量太大了,他的師妹?一招能敗金仙?

若真有這般實力,那還打什麼?可是,若是假的,他也冇必要誇此海口啊?

“嗔毒菩薩,全力以赴,不可大意。”貪毒菩薩沉聲道。

貪毒菩薩的語氣看似同意了蕭南風提議,但,它並冇有落於口舌答應。一切等結果。

“放心!”嗔毒菩薩說道。

蕭南風也看向張淩君道:“師妹,你動手吧。”

“好!”張淩君點了點頭,踏步走上前來。

蕭南風卻露出期待之色,他是讓張淩君使用蒲團,蒲團若是能鎮壓嗔毒菩薩最好,若是鎮壓不了嗔毒菩薩,剛好有個台階,供三人有藉口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