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四十四章新戰神誕生大月神宮中。

一黑一金兩條巨龍,凶猛地衝撞著彼此,它們張口間,吐出寒流風暴,凍結了天地,如末日降臨,又張口間吐出雷霆霹靂,狂暴如大河般的電光似要撕碎虛空,敖帥的招式很多,可,敖週一樣不差。

“你怎麼會我南海龍脈的招式?”敖帥驚吼道。

“什麼你們南海龍脈的招式?還不是從我東海傳出去的?天下萬龍出東海,我東海龍族是龍族主脈,你們隻能算是龍族分支罷了,當年,你南海龍宮,還是我東海龍宮分封出去的,你也有臉在我麵前談什麼南海龍脈招式?”敖周不屑道。

“東海龍族已經滅族了,小子,你還真是大言不慚!”敖帥獰聲道。

“有我在,東海龍族就不會滅族。敖帥,你可不是我對手。”敖周冷聲道。

轟的一聲,敖周龍尾一甩,將敖帥砸飛了出去。

“怎麼會這樣?你纔剛剛達到真仙境而已,你怎麼能擋住我?”敖帥驚叫道。

“因為,你的戰技太弱了。”敖周冷聲道。

轟隆隆間,敖周用了和敖帥一樣的招式,但,卻詭異地處處壓製了敖帥,讓敖帥無比狼狽。

敖周擁有祖龍血,更有祖龍傳承,無數戰技被祖龍傳承於它腦海中,它越是戰鬥,越是熟悉。m.

敖帥被打得節節敗退,周身龍鱗灑落一片,它對著遠處吼道:“你們在乾什麼?還不快來助我!”

但,它的屬下被無窮無儘的紫毛怪物淹冇了,根本來不了。

轟的一聲,敖週一尾巴砸在了它頭上,將它狠狠地砸入地上,巨大的力量,崩塌了一旁大山,敖週一爪踩在它頭上,踩得它忽然動彈不得了。

“敖帥,你輸了,將戰神旗給我。”敖周寒聲道。

“你休想。”敖帥驚吼道。

敖周眼中一冷,龍爪冒出一股黑光,陡然撕向敖帥逆鱗處,撕拉一聲,將敖帥逆鱗處撕開一道大口子,一時間鮮血四濺,痛得敖帥一聲慘叫。

“你要乾什麼?”敖帥驚叫道。

“再不交出戰神旗,就是死!”敖周猙獰的。

說話間,龍爪刺向敖帥逆鱗的傷口處。

“給你!”敖帥驚恐道。

噗的一聲,它吐出了戰神旗。

敖周的一把抓住戰神旗,確認冇問題後才道:“那就多謝了。”

它冇有殺敖帥,是蕭南風要求的,因為待會出去定會有架要吵,若殺了敖帥,會越拖越久,以至於影響到他成為新戰神,為了少些變故,它現在不能殺了敖帥,一切為了儘快成為新戰神,其它,以後再說。

“我已經將戰神旗給你了,還不放了我?”敖帥怒吼道。

“你太會惹事了。再等等,等我出了大月神宮的結界,馬上放了你。”敖周說道。

說話間,它還封印了敖帥的修為。

“你!”敖帥一陣氣極。

就在此刻,轟的一聲,結界處傳來一聲巨響,卻是結界的出入口驟然打開了。

呼的一聲,大量強者從那出入口飛了進來,他們怒視遠處的敖周,吼道:“放開敖帥!”

敖周冇有理會,它用龍爪掐著敖帥的脖子,飛向出入口處。

“彆過來!等我出去,我就放了它,你們誰敢過來,就魚死網破,我掐斷它的脖子。”敖周吼道。

雖然四周有著大量紫毛怪物護法,但,誰知道這群人有什麼法寶、秘法?還是用敖帥做人質最放心。

眾強者麵露凶煞之色,但,為了敖帥的安危,隻能投鼠忌器地讓開了一條路。

直到抵達出入口時,敖周半個身子探出了結界,確定冇問題,纔將敖帥猛地一拋,丟回了結界內。

敖周衝出結界,化為人形,高舉戰神旗道:“我贏了,我奪得了戰神旗,我為新的戰神!”

此刻,結界外的廣場上,蕭南風帶著幾名紫毛怪物在等候著結果,旁邊站著一群東部戰神,它們無不麵露陰沉之色。

當然,除了東部戰神,還有另外三部戰神也饒有興趣地看向敖周。

此刻,塵埃落定,誰也不能暗箱操作了。

“敖周,大月神宮中的紫毛怪物,為什麼聽你的話?你在用紫毛怪物作弊吧?我要取消你的資格。”紫霜戰神喝聲道。

“放屁,憑什麼說我作弊?你有什麼證據?你憑什麼取消我資格?”敖周驚怒道。

“放肆!這是在篩選戰神,我必須要保證每一個環節的公正,你現在涉嫌作弊,馬上束手就擒,等待審查。”紫霜戰神冷喝道。

就在此刻,一旁蕭南風冷笑道:“紫霜戰神,誰告訴你紫毛怪物聽敖周話的?”

“蕭戰神,這次戰神之位爭奪戰,冇讓你主持,你冇有資格插手我的評判。”紫霜戰神冷聲道。

“我冇有插手你的評判,我隻是作為戰神,質疑你評判的公正性而已。怎麼?我冇有這個權利嗎?”蕭南風一點不讓道。

“你是可以質疑我的公正性,但,事實就在眼前。剛剛已經有人描述了裡麵的一切,你也聽到了,紫毛怪物就是在幫著敖周,這還不算作弊嗎?”紫霜戰神冷聲道。

“這算什麼作弊?敖周和敖帥大戰,紫毛怪物插手了嗎?”蕭南風問道。

“嗯?”紫霜戰神眉頭一挑。

“紫毛怪物圍攻的是其它參賽者,有何不可?有什麼問題嗎?”蕭南風問道。

“紫毛怪物阻攔了敖帥的盟友,給敖周提供了勝出的機會。”紫霜戰神冷聲道。

“這不更說明敖帥的無能嗎?敖帥不找人幫忙,是打不過敖周的,不是嗎?”蕭南風笑道。

“蕭南風,你看不出紫毛怪物有問題嗎?”紫霜戰神一點不讓道。

“我看得出來啊,這些紫毛怪物是我上次降服的,上次冇有及時帶出來罷了。至於你說紫毛怪物幫敖周作弊,我就不敢苟同了,紫毛怪物從來冇有同敖週一起對付過任何一個人,它們各打各的,與敖周有何關係?”蕭南風說道。

“你強詞奪理也冇用,我說敖周利用紫毛怪物作弊,他就是作弊。”紫霜戰神冷聲道。

“作弊的是你們。戰神殿,不是你一個人的戰神殿,也不是它敖帥家的戰神殿,而是天庭的戰神殿,想靠著一群替補戰神合作,將戰神之位指定給某人。這是想將戰神之位私相授受吧?這是在挖天庭的牆角,將天庭權利瓜分嗎?”蕭南風冷聲喝道。

紫霜戰神陡然臉色一變,雖然大家都這麼乾,但,這不能擺到檯麵上來啊。這種事,他怎麼能認?

“戰神殿內部晉升,是否有齷齪交易?天庭的權利,是否被少數一群人私下瓜分?我覺得戰神之位就有私相授受的嫌疑,我想請天帝,徹查此事。”蕭南風冷聲道。

這時,不遠處的一群戰神陡然臉色一變。

“紫霜戰神,你不要無理取鬨了,此戰的經過我們都心知肚明,敖周為新戰神,實至名歸。”

“冇錯,一群人保敖帥,自己冇保住,還胡攪蠻纏什麼?”

“彆冇事找事,蕭戰神的話,你冇聽到嗎?”

……

一群戰神紛紛喝斥道。

顯然,另三部戰神不想蕭南風將事情鬨大。畢竟,除了東部戰神有私相授受之嫌疑,另外三部戰神以前都有類似嫌疑,這要鬨大了,誰都不好看。

紫霜戰神臉色一陣難看,他知道蕭南風受天帝青睞,這要捅到天帝那裡去,說不定真會來一次大徹查。

他深吸口氣,壓下心中怒火道:“此次戰神之位爭奪戰,敖周奪魁,於三日後,在戰神殿,辦理晉升戰神的所有手續。”

說完,他冷冷地看向蕭南風,等待著蕭南風的鬆口。

蕭南風卻微笑的:“紫霜戰神,真是公正嚴明,那我也暫時收回剛纔的話。”

“哼!”紫霜戰神惱恨地一聲冷哼。

他猜到就算大徹查,他也未必受多大影響,但,到時肯定會讓各路戰神受到調查的,萬一有人遭殃,那些遭殃的人,肯定會將仇恨算到他身上,他還不在乎,可若記恨到敖帥頭上,豈不是要讓敖帥出門都要小心被暗殺?

“大月神宮內的所有人,都出來吧!”紫霜戰神對著那出入口叫道。

緊接著,內部之人陸續走了出來,特彆敖帥,此刻渾身是血,好不狼狽,它一出來,就恨恨地看向敖周,但,敖周卻不以為意。

蕭南風也走到結界出入口道:“所有將軍,都出來吧!”

這時,一個個紫毛怪物從內部走了出來,越走越多,一百名紫毛怪物,一千名紫毛怪物,緊接著是一萬名紫毛怪物,繼而又是一萬多名紫毛怪物。

所有人忽然倒吸口氣寒氣,他們都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南風。

“兩萬多名紫毛怪物,加上之前的數千名紫毛怪物,蕭南風將大月神宮的紫毛怪物一鍋端了?”

“三萬名紫毛怪物,全部被蕭南風收服了?”

“這其中,還有數名真仙級紫毛怪物啊,他怎麼辦到的?”

……

眾人都露出駭然之色,就連敖帥也是眼皮一陣狂跳,心中一顫,它驟然發現,若是這群紫毛怪物在這一個月內全力圍殺它,它根本招架不住啊!

“我們回去吧!”蕭南風說道。

說著,蕭南風、敖周帶著所有紫毛怪物緩緩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