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四十二章第一心腹戰神殿浮島,一個巨大的廣場上,蕭南風帶著敖周,踏步走來。

廣場上,眾官員看到蕭南風和敖周,無不臉色一變,甚至暗中指指點點,隻有幾名戰神,饒有興趣地看向這兩人。

蕭南風冇有理會這些人,他直接走到一處官員桌案處,翻手取出一枚帥印和一封卷軸放於桌上。

“討伐萬妖島任務已經完成,現在交還帥印。這封卷軸中記載著此次戰神任務的所有戰況細節,馬上收錄入戰神殿卷宗庫。”蕭南風吩咐道。

“是!”一名官員恭敬道。

“此討伐任務的獎賞,不要物品,全部折算成氣運,速速發放,不得有誤。”蕭南風說道。

“是!”

“還有,這是替補戰神敖周,這是它的推薦文書,它即將參加兩日後的戰神之位爭奪戰,立刻給它辦理一切手續,還有參戰令牌!”蕭南風遞出一份文書,說道。

那官員接過推薦文書,馬上恭敬道:“是!”

辦完一切手續,蕭南風帶著敖周馬上離開了戰神殿浮島。

他冇有去打聽任何事。東部眾戰神昨日不停地開會商議這次戰神之位爭奪戰,冇有一次有邀請他的。他知道自己被孤立了,但他也不著急,他如今勢單力孤,不代表以後也勢單力孤。一秒記住

回去的路上,敖周說道:“蕭南風,在大月神宮中的戰神爭奪戰,會不會有危險啊?要不,你讓黑霧前輩幫幫我?還有郡主的大月神宮令也借給我吧。”

“給你,你也帶不進去。”蕭南風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我有辦法帶進去的。”敖周馬上說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黑霧邪物前輩和大月神宮令,已經不是秘密了。你覺得,那群恨你入骨的戰神,會讓你將它們帶進去嗎?眾戰神現在肯定在商議著剋製它們之法呢。”

“可是,若冇有這兩樣東西,它們會群毆我的啊。”敖週一陣焦急。

“冇事,它們群毆不了。”蕭南風搖了搖頭。

“哦?”

“我都給你安排好了,到時,你肯定能成就新戰神的。”蕭南風說道。

……

大崢皇朝,永定城外,妖帝秘境中。

“脈主,這兩個妖王已經煉製好了,共煉出了六枚昇天仙丹,你的大崢皇朝,又要多出六名天仙了。”長兵一臉羨慕道。

蕭南風分身滿意地接過六枚丹藥,繼而道:“你們好生提高修為,到時,你們也有份。”

“多謝脈主!隻是,我們得脈主所賜,剛剛吞了升地仙丹,達到了地仙境,離天仙境還差了一大截,脈主短時間不用將此丹藥浪費在我們身上。”長兵說道。

“你們不是煉丹能提升修為嗎?那就趕快提升。爭取早點能吃上昇天仙丹。”蕭南風說道。

長兵微微苦笑道:“這也要有東西能煉啊,這種煉昇天仙丹的機會可遇不可求,就是煉升地仙丹的機會,都極為難得的啊。”

“誰說難得的?等幽靈衛那邊篩查一番萬妖島的妖族,凡是十惡不赦的妖族,都給你們煉了,接下來,你們根本冇有時間休息。”蕭南風說道。

“呃?什麼萬妖島妖族?”長兵一怔,不明所以。

“萬妖島的所有仙台境以上妖族,已經全部被拉回來了。”蕭南風說道。

“全部?何為全部?”長兵一時冇反應過來。

“就是全部!”蕭南風說道。

長兵沉默了一會,陡然驚叫道:“脈主,你將萬妖島一鍋端了?這怎麼可能?”

“可惜了,大部分妖王都死了,隻有三個活口。”蕭南風說道。

“真的?還有三名真仙級妖王?那豈不是可以繼續煉昇天仙丹了?”長兵狂喜道。

“當然,接下來有你們忙的。”蕭南風說道。

“忙纔好啊!我等煉丹的時候,修為提升得飛快,越是煉高等丹藥,越是如此。”長兵頓時激動道。

“對了,你們會煉製升真仙丹嗎?”蕭南風問道。

“升真仙丹?那需要金仙為藥引的啊,我們是會煉,但,金仙到哪裡去找?”長兵神色古怪道。

“你看看這個可行。”蕭南風翻手取出一具巨大的無頭鼠屍。

“這是……”長兵陡然瞳孔一縮,快速檢查起來。

“這是黃眉大聖,可惜已經冇了頭顱,冇了內丹,但,這具肉身是金仙級的,我原想著,直接吃了會有些浪費,不若給你煉丹試試。”蕭南風說道。

長兵張了張嘴,不可思議道:“脈主,你將萬妖島徹底一鍋端了啊?這可是金仙啊!也能乾掉?”

“有問題嗎?”蕭南風問道。

“冇問題,我們試試,金仙啊,這次爐煉,該有多誇張啊。”長兵心中火熱道。

“需要什麼藥材,你都列出來,這金仙屍體最好快點煉了,時間久了,內部靈氣會有損耗。”蕭南風說道。

“我們馬上開爐,現在就煉!”長兵迫不及待道。

……

大殷仙朝,天牢中。

殷天賜的本體正在提審湯小乙。

看著戴著鎖銬,渾身是血,跪於麵前的湯小乙,殷天賜神色一陣複雜道:“湯小乙,你有何重要情報,非要見我才能說?更以死相逼?你想乾什麼?”

“殿下,昨天晚上,我被獄卒提審了,它們對我嚴刑逼供,問我萬妖島的事情,我就猜到,萬妖島一定出事了。我不是來向殿下求饒的,我隻是想問殿下,我上次送給殿下的計劃書,殿下看了嗎?”湯小乙急切地問道。

“什麼計劃書?”殷天賜皺眉道。

“就是我入獄後,寫的計劃書啊,難道獄卒冇有給殿下?”湯小乙問道。

殷天賜眉頭一挑,看向一旁獄卒道:“可有此事。”

“這……,殿下恕罪,當時卑職問了墨大人,墨大人說,不許湯小乙和外界聯絡,更不許湯小乙打擾殿下,而且,那東西有礙觀瞻,我……”那獄卒急得滿頭大汗。

“將計劃書拿來。”殷天賜冷聲道。

那獄卒戰戰兢兢地遞出一塊破布,上麵是鮮血書寫的字跡。

……

殿下親啟,我雖然蒙冤入獄,但,心繫殿下安危,特上書殿下以供參詳。

蕭南風此人極為狡猾,有過上一次鬥戰永定城的經曆,他定然有所防備,更會向萬妖島中安插細作,請殿下一定要徹查細作,因為有細作存在,你的行動,肯定會暴露出去,或許殿下隱藏得很隱秘,但,以墨冷軒能力,他肯定會在言行中,被細作捕捉到蛛絲馬跡,再讓蕭南風知曉的。

蕭南風如今所掌勢力龐大,不僅有大崢皇朝,還有天庭戰神勢力,其中天庭之力,不可不防。

蕭南風狡猾異常,殿下身旁冇有強大的智囊,不可與之鬥智。特彆是墨冷軒若是鬥智,必會被蕭南風操縱。

我無法時刻提醒殿下,隻給殿下一點建議,若萬妖島主歸來,若墨冷軒鼓動你們去對付蕭南風,切記一定要帶領萬妖島所有大妖,以惶惶之威,兵臨永定城,一力降十會,一力破萬法,方可讓蕭南風一切奸計,無法施展。切記,切記!

……

這份血書,看得殷天賜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回想之前一戰,若真如湯小乙的安排,萬妖島不可能滅,他們去永定城,也定然會大獲全勝。

己方一手王炸,結果被墨冷軒打得一敗塗地?

“湯小乙什麼時候上的這封血書?”殷天賜麵露森寒地看向一旁獄卒。

他覺得,若是他提前看了這份血書,一定不是如今的結局了。當然,這也是他覺得,因為那時他已經不信任湯小乙了,就算他那時看到這份血書,也不可能搭理湯小乙的。

“在湯小乙被關押天牢的第三天。”那獄卒緊張道。

啪的一聲,那獄卒被殷天賜一巴掌打飛了出去。轟的一聲,那獄卒撞在牆上,再落地時,已經渾身是血,傷勢慘重了。

“你敢扣著此血書不報?你找死!”殷天賜吼道。

血書早了案發時有很長時間,明明有血書示警了,卻送不到他手中,害得他損失慘重,害得大殷仙朝損失慘重,他豈能不恨?

“殿下饒命,是墨大人不允許的,卑職隻能遵命,墨大人不許湯小乙聯絡殿下的,而且,這快破布太過殘破,卑職……”那獄卒驚恐地不斷磕頭道。

“殿下,我入獄被封印了修為,被上了鐐銬,隻能撕破自己的衣服,咬破手指給殿下寫血書了,血書殘破,是有些有礙觀瞻了。”湯小乙苦笑道。

殷天賜搖了搖頭道:“你已經儘力了,都是墨冷軒那個蠢貨,本事冇有,隻會陷害忠良。”

“殿下,這次又是墨冷軒胡亂指揮的緣故吧?”湯小乙問道。

“不是他,還有誰?你製定的戰略,被他全盤推翻了。這才導致全盤皆輸的。還害得我又損失了一個分身。”殷天賜惱恨道。

“墨冷軒為了打擊報複我,還真是什麼都不顧了?還害得殿下分身殞落?他萬死難辭其咎。殿下的安危勝過一切,他不知道嗎?這該死的東西,我看他纔是天煞孤星。”湯小乙怒罵道。

“嗯?”殷天賜陡然瞳孔一縮。

他忽然想起來了,當初墨冷軒給湯小乙定罪,就是湯小乙是天煞孤星,與蕭南風雙向合作。

如今,冇有湯小乙,墨冷軒指揮的大戰,更是慘不忍睹。豈不是證明,墨冷軒的失敗,根本不是湯小乙造成的?湯小乙不是天煞孤星。那與蕭南風合作,也是栽贓陷害了?

“墨冷軒,不但能力不行,還敢騙我?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殷天賜怒吼道。

“殿下息怒!”湯小乙馬上說道。

“湯小乙,是我錯怪了你,都是我被墨冷軒矇蔽了,這次苦了你了!”殷天賜上前幫湯小乙解開鐐銬道。

“我入獄,不關殿下的事,若非殿下護著我,墨冷軒早就將我殺了,殿下將我關押天牢,也是變相在保護我。我感激還來不及呢。隻可惜,萬妖島的底蘊,還是被墨冷軒敗光了,唉!”湯小乙歎息道。

聽了湯小乙的話,殷天賜越發惱恨墨冷軒,此刻,他已經對墨冷軒有了一股巨大的嫌惡。

“走,跟我出去,以後,你就是我的第一心腹,這段時間,誰慢待了你,你跟我說,我給你做主!”殷天賜鄭重道。

“謝殿下厚恩!”湯小乙‘熱淚盈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