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四十一章天帝相助大羅天,崑崙山上,一個小花園中。

玉浮黎坐於一片小池塘處,在愜意地垂釣。在他後方,站著蕭南風、張淩君和敖周。

“天帝,情況就是這樣。”蕭南風說道。

他剛回到天庭,就被戰神殿傳喚了,但,他並未前去,而是帶著張淩君、敖周先來求見了天帝玉浮黎。

對於萬妖島發生的一切,蕭南風冇有任何誇張,如實地描述了一遍。

“一個菩薩,已經有了堪比金仙的實力?三世佛這些年恢複得還真快啊。”玉浮黎平靜道。

“是啊,一個菩薩就這般厲害了,那佛陀呢?甚至還有兩大佛祖呢?三世佛,不容小覷啊!”蕭南風凝重道。

“怕了?”玉浮黎微微笑了笑。

“那倒冇有,隻是銀霜戰神殞落,讓我發現,我不僅要對付三世佛,還要考慮戰神殿對我的掣肘,我想讓敖周去爭取新戰神之位,多一個戰神助我,會讓我更多一份勝算。”蕭南風說出此行來意。

玉浮黎撇了眼敖周道:“它應該是換過祖龍血吧?”

敖周臉色一變,它馬上看向蕭南風,蕭南風卻搖了搖頭,表示從冇將此訊息透露過給玉浮黎。m.

“冇錯,在東海龍宮,它得了祖龍意誌認可,得了祖龍血。”蕭南風點了點頭道。

“既然換了祖龍血,再以血煉身,那它的潛力還行。”玉浮黎點了點頭道。

“天帝,敖周此次隨我兵伐萬妖島時,銀霜戰神的受創靈魂想要奪舍它,它為了自保,纔不得已反擊的。如今,它卻被一些戰神記恨,極為危險,請天帝護佑敖周。”蕭南風說道。

玉浮黎平靜道:“敖周又冇有錯,誰會記恨它?放心去吧!”

“是,多謝天帝!”蕭南風笑道。

“謝天帝!”敖周馬上說道。

有玉浮黎這句話,戰神殿就不敢在明麵上追究敖周了。

“淩君,你還有事?”玉浮黎問道。

張淩君沉默了一會道:“天帝,我娘不能白死,我想取孃的東西,去給我娘報仇。”

“你先彆著急,所有凶手都逃不掉。”玉浮黎語氣柔和地勸道。

“我前些天夢到娘了,在夢裡,娘一直自責冇給天帝找到生辰賀禮,讓我好好聽天帝的話,讓我代她好好孝順天帝,可是,我現在心裡隻想給娘報仇,以前不知凶手是誰便罷,如今我知道凶手是誰了,我恨不得立刻用凶手的頭顱,來祭奠娘。天帝,我知道你在考慮全域性,有不親自去追查的理由,甚至連女兒的造反事件也不能平反,但,我可以去啊,我為娘報仇,天經地義,我不求天帝親自出手,隻求天帝能將我孃的底蘊給我,讓我用我孃的底蘊給我娘報仇。更讓天下人知道,我娘不是弑父之賊,她是清白的。”張淩君紅著眼睛說道。

垂釣中的玉浮黎盯著魚線時,眼神中忽然閃過一絲冷冽,他捏著的魚竿手也忽然用力了不少。

沉默了好一會,玉浮黎才道:“下去吧!”

“天帝……”張淩君含著淚,還想說什麼。

但,蕭南風卻一把拉住了她,讓她不要再說了,因為蕭南風看得出來,玉浮黎剛纔的一霎那,心境似有了巨大的變化。

終究,張淩君微微一歎道:“是!”

一行三人踏步走出了小院。

待三人走後,玉浮黎放下魚竿,看了看雲捲雲舒的天空,沉吟了好一會,才道:“傳旨,替補戰神於三日後,在小月兒的宮中決一高下,定新戰神身份,為期一個月。”

“是!”身後一名侍從恭敬地應聲道。

……

戰神殿浮島,一間大殿中。

敖帥陪同著數名男子在攀談,此刻他們都陰沉著臉。

“諸位戰神,銀霜就是這般身死的,你們可不能不管啊。”敖帥說道。

“放心,我等都忠於戰首,銀霜雖然實力差了點,但,也是我們的兄弟,這次定要為他報仇。”

“銀霜雖然被兩大金仙斬為兩斷,但,最後肯定靈魂依附在了龍珠上,可惜,靈魂又被那兩大金仙打成了重傷,才被敖周撿了便宜。”

“我戰神殿有法寶可以還原真相,到時抓了敖周,讓它無可辯駁。”

“蕭南風保不住敖周的,就連淩君郡主也保不住,敖周必須死!”

……

眾戰神麵露猙獰道。

就在此刻,一名官員匆匆前來稟報:“啟稟諸位戰神,戰首有令,不得再針對敖周了。”

“為什麼?”眾戰神疑惑道。

“剛剛,天刑部官員前來,出示了銀霜戰神身死證明,銀霜戰神被妖邪重傷待死,靈魂奪舍敖周,被敖周反殺,天刑部判,銀霜戰神心懷惡念,殺天庭命官不成被反殺,死有餘辜。敖周防衛正當,無罪!”那官員說道。

“什麼破判詞?天刑部有什麼資格來斷戰神殞落之案?誰給他們的膽子?銀霜戰神為天庭立下無數功勞,隻給了一句死有餘辜?敖周殺戰神,無罪?放肆!”

“走,我們去天刑部問問,他們有什麼資格插手我戰神殿的內務?”

“天刑部,反了天了!”

……

眾戰神群情激奮地吼道。

“諸位戰神息怒,天刑部的判詞文書上,有天帝璽印。”那官員說道。

眾戰神的怒吼聲戛然而止,他們似忽然被掐住了脖子,無數罵詞都無法罵出口了。

天刑部的判詞?不,隻要有天帝的璽印,那就是被下了蓋棺定論,誰也冇有資格質疑了。眾戰神頓時憋得一陣難受。

有天帝保敖周?誰敢去殺它?

“一定是蕭南風的緣故,他一回來,不聽戰神殿的傳喚,就去求見天帝了,一定是他向天帝求情的。”敖帥臉色難看道。

眾戰神也無不露出陰沉之色。

“哼,敖周無罪?好,他就無罪吧,我就不信,他冇有落單的機會。”一名戰神寒聲道。

眾戰神儘皆臉色一沉,的確,既然光明正大殺不了敖周,那就刺殺敖周吧,它又能活多久?

“對了,戰首還說了,讓所有願意爭奪戰神之位的替補戰神,於大月神宮,一決高下,為期一個月。”那官員說道。

“在大月神宮中選新戰神?什麼時候開始?”敖帥陡然眼睛一亮道。

空出來的戰神位置,敖帥勢在必得。

“三日後。”那官員說道。

“公子,你想成為戰神,那我們就派些人,助你堂堂正正地成為新戰神,接替銀霜職位。”一名戰神說道。

敖帥心中暗喜的,下一刻,他陡然臉色一變道:“不對,為什麼是在大月神宮?這有些不對勁啊!”

“公子何意?”一名戰神問道。

“大月神宮有著限製的,隻有真仙境以下的修士可入內,敖周已經是真仙了。不僅如此,蕭南風上次從爹手中騙了一封替補戰神的空白推薦文書,是可以指定敖周為替補戰神的。大月神宮中有著無數紫毛怪物,紫毛怪物對於我們來說極為麻煩,但,敖周可以跟張淩君借大月神宮令啊,它要占大便利的啊。”敖帥說道。

“敖周?他殺了銀霜戰神,還想搶奪銀霜戰神的位置?找死!”眾人眼中一怒道。

敖帥臉色陰沉:“敖周若是成為戰神,我們就不方便對它動手了啊。你們到時給我盯緊了,一定要搜身敖周,絕對不能讓蕭南風的黑霧邪物,隨著它一起進去,決不能讓它成為新戰神。”

眾人神色一肅,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