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三十章超級巨龍脈萬妖島廢墟中。

“動作要快,黃眉大聖隨時會回來。”蕭南風說道。

“是!”眾幽靈衛應聲道。

他們在快速架設著斬仙台。

“蕭南風,剛纔那什麼敖帥,看我的目光有些滲得慌啊?你知道他什麼情況嗎?”敖週上前問道。

“他也是龍族。”蕭南風說道。

“龍族?和我一樣是敖姓?難道是我家親戚?”敖周疑惑道。

蕭南風神色古怪道:“隻能你家姓敖,彆人不能姓敖嗎?”

“呃,那也不是,就是有些奇怪。”敖周神色古怪道。

“先彆管那麼多了,以後再說他吧,先辦我們的事。”蕭南風說道。

“對對,先撈好處,彆的以後再說,對了,這萬妖島下有什麼?大地龍脈嗎?”敖周好奇道。m.

“不錯,但不是普通的大地龍脈,是超級巨龍脈。”蕭南風說道。

“超級巨龍脈?嘶,那可是開了靈智的龍脈?靈氣之強,驚世駭俗的啊,一旦化形,即為金仙巔峰的啊。”敖周驚訝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天庭七十二戰神中,就有一位戰神是超級巨龍脈化形而成,實力滔天。”

“莫非是敖帥他爹,那什麼敖滄海?”敖周好奇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不是他。敖滄海來曆神秘,我還冇查到他的底細。”

“我聽說,但凡出現超級巨龍脈,都會被仙朝引入朝都,鎮壓國運的,這裡怎麼會有一條超級巨龍脈?”敖周好奇道。

“不清楚。不過,這條超級巨龍脈顯然冇有到化形的時候,而且,超級巨龍脈根本不會待在同一個地方,它會逃走。可這條超級巨龍脈似被固定在此,一定是下方有什麼東西約束著它。”蕭南風說道。

“還有彆的至寶?”敖周眼睛一亮道。

“不清楚,不過,一會我們就知道了,準備捕龍。”蕭南風說道。

“好!”敖週期待道。

不遠處的幽九說道:“皇上,斬仙台已經架設好了,隨時可以啟龍。”

“幽九,你來動手!”蕭南風說道。

“是!”幽九應聲道。

他按照蕭南風教他的方法,催動斬仙台,嘭的一聲,十八條縛仙索從斬仙台上衝出,瞬間鑽入大地。

轟隆隆的巨響下,斬仙台受到龍脈之氣的反饋,瞬間綻放耀眼的金光。

嘩啦啦的一陣聲響下,斬仙台再度冒出一根根縛仙索沖天、鑽地,發出陣陣轟鳴聲。

這一會功夫,斬仙台已經躥出百根縛仙索了,整個萬妖島都在顫動。

“昂!”

地底傳來一聲超級龍吟,整個萬妖島都是猛地一抖,四周海水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不止萬妖島,四周大片海島都跟著搖顫起來。

“這超級巨龍脈,威力還真恐怖啊,我們能收服它嗎?”一旁咕咕驚叫道。

“你擔心什麼,我們收服不了,不是有齊天盟大佬的嗎?剛剛齊天盟大佬不是殺得島上妖王死傷慘重嗎?彆擔心,我們待會放開了吃。”敖週一臉興奮道。

這時,蕭南風微微皺眉道:“百條縛仙索不夠,幽九,繼續釋放縛仙索。”

“是!”幽九應聲道。

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下,又是大片縛仙索沖天、鑽地,繼而引得大地越發劇烈地震動。

“昂~!”

地底龍吟聲越來越大,引動得四周海嘯也越發劇烈。

“起!”幽九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萬妖島猛地一跳動,炸出一個巨坑,一個龐然大物被驟然拉出了地麵。

那是一條長達萬丈的金龍,金龍出地,仰天一聲長嘯。

無數雲氣向它快速彙聚而來,形成一股巨大的圈形雲朵,環繞著它瘋狂旋轉,襯托得它氣勢滔天,龍威鎮世。

金龍的長嘯聲中似無比亢奮。

金龍想要飛走,但,除了金色的縛仙索捆著它,還有著一根粗壯的黑色鎖鏈從它炸出的巨坑中伸出,黑色鎖鏈死死鎖縛著它,讓它根本逃不掉。

金龍惱怒地底下頭來,看向萬妖島上的眾人。它雙目金光大放,似能洞穿眾人底細。一股恐怖的威勢驟然散發而出,逼得好多人連連後退。

“一群天仙?你們到是幫了我大忙,將我從裡麵解脫出來了。現在,你們給我將那根黑色鎖鏈斬斷,快去。”金龍一聲斷喝。

蕭南風等人一怔,這超級巨龍脈到是一點也不認生啊,這和以前捕捉到的大地龍脈有些不一樣啊?

“愣著乾什麼?想死嗎?”金龍目露寒光道。

“想死的是你,被斬仙台釋放的縛仙索捆著,你還敢命令我們?”敖周喝斥道。

金龍冷冷一笑,張口一吐,一道雷電直衝而出,轟的一聲,將斬仙台旁邊劈出一個大洞,無數土石紛飛,威力浩大,驚得敖周臉色狂變。

“我要毀了你這斬仙台,易如反掌,若不是這什麼縛仙索拽著我,與黑色鎖鏈較勁,我剛纔一口就將它劈了。”金龍猙獰道。

敖周臉色一變,低聲道:“蕭南風,不對勁啊,這超級巨龍脈太厲害了,貌似,就算有斬仙台也拿不下它啊,我們忽略了它的實力,它就算不能化形,這威力恐怕也要有金仙之威啊。我們能拿得下它嗎?”

“想拿下我?你們還真是不知死活,若不是你們還有用,現在已經入我腹內了。”金龍猙獰道。

“你可是龍脈,還吃人不成?”敖周意外道。

“不信?你看!”金龍冷笑道。

說話間,金龍張口一吐,嘩啦啦的一陣聲響下,大量骸骨被吐了出來,散落一地,其中一些骸骨上更還有著一絲血肉粘連,似剛剛被消化不久。

“它真的吃人?”敖周驚訝道。

“這是剛剛,黃眉小兒帶回來給我吃的妖獸和人。該死的玩意,真當我是製造靈氣的奴隸嗎?天天餵我各種妖物,讓我給下麵那東西不斷提供靈氣,哼,等我出困,一定要吃了它。”金龍猙獰道。

“超級巨龍脈,是要用妖獸血肉餵養的?這還是大地龍脈嗎?”敖周震撼道。

蕭南風沉吟道:“黃眉大聖經常外出征伐各處妖窟、仙門,抓了無數強者,結果都莫名消失了,原來都是帶回來,餵了這頭超級巨龍脈?還有萬妖島時常有些妖族會莫名消失,原來,也是餵了它。”

“萬妖島下麵有什麼好東西嗎?居然囚禁一條超級巨龍脈溫養下方的東西?”敖周精光道。

這時,金龍似不滿敖周和蕭南風交流,猙獰道:“我說的話,你們冇聽到?快去斬斷黑色鎖鏈,再不去,我劈死你們。”

“閣下既然如此厲害,為何不自己口吐霹靂,斬斷黑色鎖鏈。”蕭南風喝聲問道。

金龍眼中一冷,張口一道雷電光柱劈來。速度之快,即便蕭南風都來不及躲。

轟的一聲,蕭南風被劈得倒飛而出,狠狠地砸在大地上,將地上砸出一個巨坑。

蕭南風的衣服更是被這道雷電光柱炸碎無數,身上一片焦黑。

“皇上!”四周眾人驚叫道。

“我冇事!”蕭南風從坑裡爬出來,臉色陰沉道。

“小傢夥,你居然能擋住我的霹靂?不過,剛纔我可冇有用全力,我若全力殺你,你必死無疑。現在,快去斬斷黑色鎖鏈,否則,我殺了你們。”金龍猙獰道。

蕭南風微微沉吟,而敖周卻對蕭南風低聲道:“這黑色鎖鏈肯定有問題,不能動,我們快走!”

“找死!”金龍猙獰地吼道。

它顯然聽到敖周的話了,它張口一吸,直衝敖周和蕭南風而去,呼的一聲,二人被吸上高空,似要被它一口吞下。

“救命啊!”敖周驚叫地拚命掙紮。

蕭南風卻臉色一冷道:“你敢吃我?所有人,現在撤!”

“是!”所有人都應聲道。

所有人全部跳入大海,似要潛走了。

“誰也彆走!”金龍驚怒道。

嘭的一聲,金龍一口將蕭南風和敖周噴飛了。

它似在等著眾人救命,眾人一撤,它可就要倒黴了啊。這時候,不得不中止吞下二人。

蕭南風落地,一聲高喝:“回來!”

“是!”

剛剛跳入大海的眾人,再度歸來,一起同仇敵愾地看向巨大的金龍。

金龍看向蕭南風,眼中閃過一股怨毒之色,但,它終究冇有再叫囂。

“斬斷黑色鎖鏈,我放你們走,否則,我殺光你們所有人。”金龍猙獰道。

“我們商議一下。”蕭南風沉聲道。

“不行,現在就去。”金龍喝聲道。

“那就魚死網破吧,你就算殺光我們所有人,又如何?我們隻是分身,本體在彆的地方,大不了損失一個身軀而已。”蕭南風沉聲道。

“你們都是分身?你敢騙我?”金龍一臉不通道。

“你可以試試,你敢殺我們任何一人,我們就不惜一切地逃跑。就算全部死光,也不會幫你斬黑色鎖鏈的。”蕭南風冷聲道。

金龍臉色一陣難看,它不太相信蕭南風的話,但,它不敢賭,隻能冷聲道:“給你們一炷香時間。”

蕭南風一揮手,用大霧遮蓋了眾人,同時,他閉目詢問眉心黑蓮。

“前輩,我隻是打探到這裡有條超級巨龍脈,可我冇想到這條超級巨龍脈,靈智和實力已經達到這種程度了,當真有些失算。前輩,你可知道那黑色鎖鏈是什麼,為何超級巨龍脈自己不願動手,需要我們動手?”蕭南風傳音眉心竅道。

眉心竅中,黑蓮緩緩旋轉道:“那黑色鎖鏈,是一種詛咒。它自己斬不斷的,越斬,詛咒纏繞它越緊。”

“它讓我們去斬黑色鎖鏈,是為了將詛咒轉嫁到我們身上?”蕭南風瞬間猜到了緣由。

“不錯,這條超級巨龍脈,被囚禁在此多年,性格早已扭曲,凶殘暴戾,我剛纔觀它看你們的眼神,充滿了貪婪、嗜血之色。隻是它還未出困,所以,纔有剋製罷了。一旦它出困了,你們一個也跑不了,恐將成為它的腹中之食。”黑蓮說道。

“前輩,你能附身控製它嗎?”蕭南風問道。

“不能,它有金仙之威,可擋我附身。”黑蓮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