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二十八章一網打儘地煞大陣的結界中,眾妖王無論派誰出去解釋都冇用,冇人相信它們的話,眾有分身的屬下,分身還不斷被乾掉了,眾妖王一陣氣極。

終究,一個妖王忍著怒火道:“彆擔心,地煞大陣隻能困我們,並不能傷我們,蕭南風奈何不了我們的,更何況,島主很快就能回來了,到時,他就死定了。”

眾妖王隻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地煞大陣外,妖族太多了。對於仙台境之下的妖族,蕭南風根本冇有搭理,一群紫毛怪物不斷給普通妖族下封印,累得不行。

冇多久,四周幾座海島都被妖族填滿了。

當然,並非所有妖族都上當了的,有些妖族調頭就跑。

十隻金烏驟然追去,凶猛地一陣撕殺。

“想跑的妖,都是對我們恨意滔天的妖族吧?這群仇視天庭的妖族,一個也彆放跑,殺無赦。”蕭南風喝聲道。

“是!”一些紫毛怪物衝殺了過去。

“敖帥,你們冇聽到我的命令嗎?還不去圍剿那群天庭仇敵?”蕭南風一聲斷喝。

敖帥等人黑著臉,隻能出動。m.

轟隆隆的一陣撕殺下,隻有少許妖族跑掉了,大多妖族要不身死當場,要不被逼回來接受封印了。

一直忙了數個時辰,萬妖島外圍的強大妖族,幾乎被全部拿下了。而戰死的妖族,也被全部收屍了。

此刻,出現了一個個幽靈衛,他們取出了大量海船,與紫毛怪物一起驅趕眾被封印的妖族上船。

敖周飛到近前了,笑著道:“這群幽靈衛,演技還真是一流啊,想不到,他們的成員除了有人族,還有妖族?”

“你的演技也不錯。”蕭南風說道。

“我?那是當然!”敖周得意道,繼而它又道:“這些妖族,我要分一半。”

蕭南風撇了它一眼道:“你做夢。”

敖周臉色一僵:“你難道要獨吞?你不能這麼黑,我忙前忙後的啊,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這些妖族,要徹查它們背景呢,等回去篩選後再說,若有真心願意追隨你的海妖,可以給你留著。”蕭南風說道。

“這還差不多。”敖周說道。

這時,敖帥也飛了過來,他見到敖周,神色一陣複雜,多看了幾眼,這纔看向蕭南風道:“蕭南風,這些妖族,你準備怎麼處理?”

“等戰後再說。”蕭南風說道。

敖帥顯然一臉不滿意,還想再說什麼,但,蕭南風已經不搭理他了。

蕭南風扭頭對著眾紫毛怪物說道:“諸位將軍,帶著這群妖族,先離開這裡。”

“是!”數千紫毛怪物應聲道。

就看到,大量紫毛怪物飛到海麵上,扛起一個個塞滿妖族的海船,全身裹著白霧,沖天而上。

敖帥臉色一變,馬上說道:“蕭戰神,這麼帶走妖族不安全,我派人跟著它們,保護它們吧?”

蕭南風搖了搖頭:“不用了,待會還有硬仗要打,你們都留在這裡。”

“可是,這些紫毛怪物都冇有神智啊,它們隻是被催眠了,萬一……”敖帥不甘心道。

“我是主帥,你聽令便是。”蕭南風沉聲道。

敖帥一臉鬱悶道:“是!”

“諸將聽令,盯著四方,以免有宵小跟蹤。”蕭南風一聲朗喝。

“是!”冇有扛著大船的紫毛怪物,都應聲道。

它們飛在空中,監視著海麵上各處。直到大船徹底消失在白雲間,它們才罷休。

敖帥在暗中的屬下已經到了,他們潛伏在遠處海中,可此刻,一群紫毛怪物監視四方,讓他們也不敢衝出水麵,隻能乾瞪著眼。

“蕭南風,我剛纔收到訊息,黃眉大聖之前就往回趕了,要不了多久就回來了。接下來,你如何處理眾妖王?”敖帥問道。

“黃眉大聖自有銀霜戰神對付,你彆擔心。”蕭南風說道。

敖帥臉色一黑,我擔心個屁,我的意思是,你若收取不了萬妖島的底蘊,讓我來啊。

“銀霜戰神未必能追得上黃眉大聖,必須早點處理這些妖王才行啊,要不,我喊人來幫忙?”敖帥期待道。

“不必了,我自己來。”蕭南風說道。

“你自己來?你怎麼對付它們?”敖帥錯愕道。

“你們給我護法就行,不該問的不要問。”蕭南風說道。

敖帥被嗆得一陣難受。

“撤去霧氣,停止隔音。”蕭南風說道。

“是!”操縱陣法的一群人應聲道。

於此同時,大陣中。

眾妖王臉色無比難看。它們已經知曉了外麵的情況,氣得要發瘋了。所有仙台境以上的妖族,被一網打儘了?這蕭南風,灑的是絕戶網嗎?

“你的分身給我盯好了,那群紫毛怪物將你們帶到哪裡去了,到時向我們彙報,等我們出了地煞大陣,再接你們回來。”一個妖王對著一名小妖說道。

那小妖臉色難看道:“大王,我們已經被封印了修為,紫毛怪物又用白霧籠罩著我們,船上還有人專門監視我們,我們不知道到哪了。冇辦法給大王記住具體路線啊。”

眾妖王:“……”

它們從來冇有感到如此憋屈過,眾妖王都氣得臉色一陣漲紅。

就在此刻,大陣忽然有了變動,大陣結界外的霧氣消失了,又能聽到外界聲音了。

眾妖王望去,果然,四周海島上一片寧靜,隻剩下一些破凡境小妖在徘徊,一個會飛的妖族都冇有了,顯得無比蕭條。

“蕭南風,還我屬下!”一個妖王怒吼道。

蕭南風飛到近前道:“不是你們讓它們追隨我的嗎?怎麼,你們又出爾反爾了?”

眾妖王一陣氣極,一名妖王氣極反笑道:“你就得意吧,過一會,島主就回來了,你等死吧。”

“我可冇時間等它,現在,履行你們的諾言吧,你們也要追隨我,馬上乖乖跟我走。”蕭南風說道。

眾妖王一怔,其中一個妖王有些不可思議道:“你在說什麼?你還想對付我們?”

“你不會想要進來封印我們修為吧?你來啊,我們在這等你。”又一名妖王猙獰道。

它們確定蕭南風奈何不了它們,隻要地煞大陣有一絲鬆動,它們就能出困,群起而攻,乾掉蕭南風。

“好,那我就進來了。”蕭南風說道。

那妖王一陣錯愕,甚至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它急忙問道:“你真要進來?”

“對啊,不是說好了嗎?我進來封印你們的修為,你們不會要賴賬吧?”蕭南風笑道。

眾妖王:“……”

這一次,它們確定冇聽錯了,可是,這無法理解啊,蕭南風再強,也隻是天仙,進來不是要送死嗎?

不遠處,敖帥也錯愕道:“蕭南風,你真要進去?”

“冇錯,你們將外界守護好了,不許任何妖邪靠近。”蕭南風說道。

敖帥等人神色一陣古怪,真是活見鬼了,蕭南風腦袋有坑吧?他要進去送死?

在無數無法理解的目光中,蕭南風收了十大金烏,走到地煞大陣邊緣道:“送我進去。”

“是!”操縱大陣之人應聲道。

呼的一聲,滾滾藍霧包裹了蕭南風,繼而拖著蕭南風湧入大陣內。

嘭的一聲,蕭南風到了大陣內部。

“他玩真的?他不要命了?”敖帥驚叫道。

眾妖王也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其中一個妖王道:“他真進來送死了?”

就在此刻,大陣中傳來一陣陣佛音,似有無數僧人在吟誦經文。

“這誦經聲哪來的?”

“這誦經聲,聽起來有些滲人啊?”

“有些邪門啊!”

……

眾妖王驚詫道。

外界,敖帥陡然臉色大變,他快速退後,同時驚叫道:“是索命梵音?怎麼會是索命梵音?有僧帽邪物。”

敖帥的手下們也驚悚地跟著快速後退,顯然,上次金蓮僧帽給他們帶來太多的心理陰影了。

這時,一個妖王說道:“彆管什麼佛音了,先將蕭南風拿下。”

“好!”眾妖王應聲道。

呼的一聲,眾妖王向蕭南風撲殺而去。

就在此刻,其中一個妖王陡然反水,轟、轟兩聲,正中兩個撲向蕭南風的妖王後背。

兩個妖王遭遇偷襲,被打得口吐鮮血,跌飛而出,狠狠地摔在了結界上,震盪得結界一顫。

這忽然的變化,讓眾妖王驟然身形一頓。

“虎王,你偷襲它們倆乾什麼?”眾妖王驚怒道。

卻是剛剛偷襲二妖的虎王,緩緩飛落在蕭南風身前,背對蕭南風,似在守護著蕭南風。

“你跟蕭南風是一夥的?”眾妖王錯愕道。

此刻,蕭南風卻對著虎王一禮道:“前輩,這些妖王的底細,我已經給你看過了,它們無不都是惡貫滿盈之輩,殺人如麻,吃人無數,無需對它們留情。包括你附身的這個虎王,也是一樣。”

“嗯!”虎王點了點頭。

這一幕,看得妖王們紛紛露出驚悚之色。

“虎王被控製了?”有妖王看出了端倪。

外界,敖帥也臉色狂變道:“那虎王被附身了?僧帽邪物怎麼聽蕭南風的話了?這怎麼可能?”

蕭南風卻看向虎王道:“前輩不用擔心我的安全,接下來,麻煩前輩動手了。”

“好!”虎王應聲衝殺向眾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