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一十五章你這笨丫頭大羅天,一間小院中。

張淩君匆匆歸來,看到院中喝茶沉思的張非凡,笑道:“爹,我回來了。”

張非凡這才放下茶杯,看向張淩君,問道:“你去見到天帝了?天帝怎麼說?”

“我向天帝說了在紅月幻境遇到太清道祖的事情,天帝說,無妨。”張淩君說道。

“無妨?冇有其它話語了?”張非凡皺眉道。

“冇有了,僅此二字而已。我又問了我孃的事情,可是天帝卻不肯說。”張淩君歎息道。

張非凡喝了口苦茶,再度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語。

“爹,你怎麼了?”張淩君好奇道。

張非凡忽然看向張淩君問道:“你覺得蕭南風此人怎麼樣?”

“蕭南風?他修行天賦極佳,能力卓著,手段超群,是個厲害的人物。爹,你問他乾什麼?”張淩君笑道。

“我問的是,你對蕭南風的觀感如何?在男女之情上。”張非凡問道。一秒記住

張淩君頓時臉色羞紅道:“爹,你說什麼呢?我和蕭南風可是清清白白的。”

當然,當初第一次見麵,被蕭南風看光身子的事情不能算。

張非凡感歎道:“你們在大月神宮中發生的一切,我都瞭解了,蕭南風的所作所為,讓我很驚訝啊。”

“你是說,他在黑霧邪物幫助下打敗過去佛的事情?我後來也聽說了,真是不可思議。”張淩君感歎道。

張非凡搖了搖頭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是打敗過去佛之後的事情。”

“之後?”

“你處於昏迷狀態,而蕭南風一直守了你十多天,哪也冇去。他擁有大月神宮令,明明可以將大月神宮中的寶物占為己有,可他卻忍住了寶物誘惑,以你的安全為重,一步不離地守在你身邊,讓我刮目相看。”張非凡說道。

“呃,當時他或許擔心彆人搶奪吧?”張淩君回憶道。

“他是戰神,誰敢明目張膽地搶他東西?他不是忌憚那些人,而是以你的安全為重,他是個可以托付的人。”張非凡感歎道。

“呃?”

“你這丫頭,對打打殺殺有興趣,對男女之情,怎麼不開竅啊?”張非凡苦笑道。

“爹,你說什麼呢?孩兒如今是天庭郡主,天帝對我青睞有加,我又得到了太清道祖傳承,孩兒未來一定能沖霄直上,兒女私情隻會阻礙我成長。”張淩君說道。

“你以為你有不少靠山了?你可知道,再大的靠山,也有倒的時候,一旦靠山倒下,第一個壓死的就是你。”張非凡說道。

“爹,你這話什麼意思?”張淩君皺眉道。

“有些話,爹不便說,但,你是我的女兒,你娘臨走前最放不下的就是你,我不想你以後出事。我隻希望你不要好高騖遠,總覺得自己有多少靠山。你要記住,靠山支援你,也隻是對你施捨罷了,一旦,靠山不施捨你了,你怎麼辦?”張非凡說道。

“爹,你是說天帝和太清道祖,他們……”張淩君驚訝道。

張非凡卻伸出手,阻攔張淩君再說下去:“心裡知曉就行,不可落於言語,以免有大不敬之嫌疑。”

“嗯!”張淩君皺眉地點了點頭。

“你的確因為舉薦蕭南風為戰神,讓他欠了你一份人情,但,人情再多,總有還完的一天,你還指望蕭南風一輩子都幫你嗎?”張非凡問道。

張淩君微微凝重,她極為聰慧,馬上就理解了張非凡的意思。

“丫頭啊,還是我之前的問題,你對蕭南風感覺如何?你可排斥他成為你的道侶?”張非凡問道。

“爹,你怎麼問這種問題?我和蕭南風怎麼可能?”張淩君頓時羞紅了臉。

“我瞭解過蕭南風,蕭南風此人重情重義,恩怨分明,能力卓著,心有丘壑。韓冰蝶的女兒小雨,藍極光的女兒搖光,都與他有著一些兒女之情,但,他們一直恪守本分,潔身自好。小雨和搖光終究還冇有嫁給蕭南風,塵埃未定,此刻,你也有機會,而且機會很大。”張非凡說道。

“爹,你越說越離譜了,我總不至於連個道侶都找不到吧?”張淩君有些不舒服道。

“你這笨丫頭,你以為你是天地之主,所有好東西都等著你嗎?現在蕭南風就在你身邊,你不去爭取,等錯過了,你悔恨都冇機會了。”張非凡說道。

“爹,你中蕭南風的魔了?”張淩君哭笑不得道。

“你這丫頭,爹還能害你不成?爹幫你物色了好多年,也就這蕭南風能入眼的,而且近水樓台先得月,多好的機會啊。”張非凡說道。

“爹,你是覺得蕭南風修行天賦極佳,覺得他未來不可限量吧?”張淩君問道。

“爹若隻看重修為和修行天賦,這大羅天裡的強者如雲,為何爹誰也看不上眼?爹跟你說了,爹最看中他的品性,你們若成了,哪怕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也能替我好好保護你。”張非凡微微歎息道。

“爹,你想多了,孩兒暫時冇有兒女私情的想法,孩兒覺得,凡事都要靠自己,指望彆人不如強大自己。孩兒現在得天帝和太清道祖教導,孩兒一定會儘快提升自己,早日為娘平反的。”張淩君說道。

張非凡微微苦笑道:“罷了,你還不開竅,爹說什麼都冇用了,不過,爹希望你好好想想我剛纔的話。”

張淩君神色複雜地點了點頭,她並非愚鈍,隻是以前並冇想過兒女私情,這忽然被父親鄭重其事地說出來,她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未來夫君若是蕭南風的話,也不是不能接受,隻是……。

想著想著,她想到和蕭南風初相識的那一幕,她臉上不自覺地一紅。

……

數日後,大羅天,蕭戰神府外。

長兵接待著一群將士,這群將士帶來了一百名紫毛怪物,為首一名紅衣將軍說道:“長兵將軍,這紫毛怪物可不好找,我們也是集合了三大戰神麾下所有存貨才湊齊的,你點點。”

長兵對身後的曾大牛說道:“將這些紫毛怪物帶入戰神府邸。”

曾大牛等一群紫毛怪物直衝上前,一把將對麵的百名紫毛怪物全部壓倒在地,然後野蠻地拖入了蕭戰神府的大陣中。

這一幕看得紅衣將軍臉色一僵,他不可思議道:“冒昧地問一句,你們直接將我們帶來的紫毛怪物拖進去了,不需要我們的催眠之法嗎?”

他還準備拿捏一下長兵呢,可對方這也太野蠻了吧?

“我們有自己的催眠辦法。”長兵搖了搖頭道。

“可是,我們的催眠之法還冇解除呢,你們怎麼催眠?二次催眠容易讓紫毛怪物思維崩亂,胡亂殺人的啊。”紅衣將軍神色古怪道。

“冇事,它們不聽話,就打,總有被打服的時候。”長兵說道。

紅衣將軍一陣錯愕,這特麼是打不打的問題嗎?這是你明明可以文雅點操縱它們,你們卻野蠻地要用拳頭?你們有病吧?

“這是羅漢甲冑的煉製之法,誰來檢查?”長兵取出一枚玉簡問道。

紅衣將軍神色一肅,他馬上看向身後一名老者道:“陳老,你的煉器之術天下聞名,麻煩你檢查一下。”

老者接過長兵的玉簡,仔細閱讀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老者才感歎道:“羅漢甲冑果然不簡單。這份羅漢甲冑煉製法,是真的。”

“是真的?那就好!”紅衣將軍眼睛一亮道。

“但,就算有羅漢甲冑煉製法,也不容易煉製,其中對煉器爐、煉器師、煉器材料要求都極為苛刻。”老者凝重道。

紅衣將軍卻不以為然道:“隻要煉製法是真的就行,蕭戰神府能煉製,我們應該也能。”

老者見紅衣將軍冇理解他的意思,轉而問向長兵:“敢問這位將軍,你們的羅漢甲冑出自哪位大師之手?”

他極為鄭重,因為就算是他照著煉,成功率也不大啊,能煉製這些羅漢甲冑者,必定是超越他的頂級練器大師。

長兵微微笑道:“我蕭戰神府上,很多人都能煉,我們都是各人煉製各人的羅漢甲冑,自己煉的羅漢甲冑,用起來才放心啊。”

“呃?你們都能煉羅漢甲冑?真的假的?你們人人都是練器大師嗎?”老者錯愕道。

這不合理啊?超越他的煉器大師怎麼能成堆出現呢?

“陳老,既然羅漢甲冑煉製法是真的,我們就回去給戰神覆命吧。”紅衣將軍道。

“不是,就算有羅漢甲冑煉製法,每次煉的成功率也很小。”老者皺眉解釋道。

一旁長兵點了點頭:“是啊,有時會有失敗,但,煉壞了就修啊,多煉幾次正好鍛鍊大家的煉器手法。手熟了,就容易了,我有幾個師弟,煉壞了好幾次羅漢甲冑,才最後煉好了。”

老者神色一陣古怪,有你說的這麼簡單嗎?你是不是在瞎說忽悠我啊?

就在此刻,遠處又是一隊將士帶著百名紫毛怪物飛了過來。

“諸位,既然確認羅漢甲冑煉製法冇問題,那我們這次交換就算結束了。此刻我們比較忙碌,暫且失陪了。”長兵說道。

說著,他帶人迎向又一支兌換的隊伍,獨留陳老在那裡一陣糾結。

……

蕭戰神府,一個巨大的廣場上。

一團黑霧飛向一眾被押來的紫毛怪物,冇多久,眾紫毛怪物陸續甦醒了過來。繼而,黑霧又飛回了蕭南風的眉心竅。

“前輩,你醒得可真是及時,要不然,我可要捆著這群紫毛怪物等你了。”蕭南風笑著說道。

眉心竅中,黑蓮忽然發聲道:“過去佛的邪體有些不一樣,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不過現在已經好了。”

黑蓮的聲音有些沙啞,分不清是男是女。

“前輩,你能開口說話了?一個過去佛對你的助力這麼大?這麼說,三世佛對你很重要?”蕭南風驚喜道。

“它們是對我有幫助,不過,它們也極為危險。”黑蓮說道。

“前輩放心,你這些年助我頗多,若是力所能及,我會儘力幫你對付它們的。”蕭南風說道。

“好。”黑蓮說道。

就在蕭南風和黑蓮聊著的時候,外界的長兵匆匆走了過來。

“脈主,外麵有人自稱是天帝的近侍,奉天帝旨意,傳召你。”長兵說道。

“天帝要見我?”蕭南風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