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一十四章太清道祖還活著?魚鉤邪物終究隻是曇花一現,再也冇有出現過,但此刻,眾人不說被嚇破了膽,最少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這一等,就是十多日。

嗡的一聲,張淩君體表忽然冒出大量紅光。

“郡主要醒了?”有人驚訝道。

“為郡主護法。”蕭南風一聲沉喝。

“是!”長兵等人應聲道。

一群黃金羅漢和紫毛怪物紛紛將蕭南風所在地圍了一圈,不讓任何人靠近。

同時,蕭南風探手一揮,用霧氣遮蓋四周,隔絕了張淩君處的畫麵和聲音,看得眾將士臉色一僵,這蕭南風防備我們,防得有些過分了吧?

張淩君睜開眼睛的一霎那,一股龐大的氣息湧出,轟的一聲,將四周土石都全部掀開了。

外界,眾人感受到這股氣息儘皆臉色一變。

“這是靈魂的氣息?真神境的氣息?是蕭南風釋放魂力?他要乾什麼?”一秒記住

“蕭南風不會要對淩君郡主不利吧?”

……

眾人露出好奇之色,但,眾黃金羅漢和紫毛怪物擋在近前,他們也隻能先忍著。

張淩君醒了,她驚奇道:“蕭南風,你怎麼在這?之前那三個邪物呢?”

蕭南風馬上將之前發生的一切簡單描述了一番。

“讓一群真仙都惶恐不安的三個邪物,被你全部解決了?”張淩君有些不可思議道。

“都是眾人合力的緣故。”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神色複雜,但,心中卻是震撼。同時對蕭南風的能力越發感到驚奇。自己舉薦的這個戰神到底是什麼樣的妖孽?

“你是怎麼達到真神境的?你在紅月幻境是有奇遇嗎?”蕭南風好奇道。

“我在紅月幻境中,見到了太清道祖,得道祖點化了一些時日,才達到真神境的。”張淩君說道。

“什麼?太清道祖?”蕭南風悚然一驚道。

張淩君神色複雜地點了點頭,本來她是想保守這個秘密的,但,想到蕭南風也能進入紅月幻境,未來也可能遇到太清道祖,若一味隱瞞,反而容易產生芥蒂。她終究冇有隱瞞。

“你見到的是太清道祖本人,還是一段殘魂意念?又或者邪物之身?”蕭南風凝重道。

“我並不清楚。”張淩君皺眉道,繼而她好奇道:“既是太清道祖,那對我,對你,對太清仙宗來說不是好事嗎?你表情怎會有些忌憚?”

蕭南風搖了搖頭:“既是太清道祖,自是好事,隻是,此事來得太過蹊蹺,我要確定那是否真的是太清道祖,所以,此刻我也不便多說,但,此事,你最好要告知你父親和天帝。”

“哦?”張淩君有些不解道。

“你若信我,你就聽我的。若不信我,也隨意。”蕭南風說道。

太清道祖既然在紅月幻境,說不定此刻還能通過張淩君聽到他說的話,他哪裡敢說太清道祖的壞話?隻是,得張淩君信賴,他也要提醒張淩君,以免張淩君來日成為棋子而被莫名犧牲。至於張淩君願不願意聽他的話,那就看張淩君自己了。

張淩君眼中一陣陰晴變幻,她自然看出蕭南風並非是嫉妒她,稍微沉吟了片刻後,她猜到了緣由,點了點頭道:“好,多謝提醒!”

“郡主客氣了。”蕭南風微微笑道。

“隻是,眼前局麵當如何處之?”張淩君問道。

“能對付僧帽邪物,是我的運氣,如今這魚鉤邪物的出現,我未必再有運氣對付它了,我覺得,這裡不宜再冒險了,我們當需馬上出去。”蕭南風說道。

“可是……”張淩君有些不甘心道。

“最少現在我們不能再冒險了,我們實力還很弱。不僅要防著邪物,還要防著各路將士。”蕭南風再度說道。

張淩君神色一稟,點了點頭:“好吧!”

蕭南風將大月神宮令遞給張淩君,繼而探手一揮,撤去了四周大霧。

外界,一群將士紛紛看向張淩君。

“郡主,我們可要再探大月神宮?”有人期待地問道。

他們希望張淩君用大月神宮令打開四周的藏寶結界。

張淩君看著四周眾人,心中一陣不喜,誠如蕭南風所說,繼續查下去,不僅是冒著生命之險,還是給這群人占便宜。這裡都是孃的東西,憑什麼給這群人爭奪?

“各位,大月神宮內的危險,遠超我的預計,我不準備再深入了。我準備馬上離開這裡,誰若想留下,就留下吧,我將打開大月神宮結界,出口將為大家保留一炷香時間。”張淩君說道。

“什麼?郡主,為何不繼續探了?你有大月神宮令,完全可以暢通無阻啊,況且我們也不貪墨,郡主吃肉,我們喝點湯就行……”有人一臉焦急道。

張淩君根本不理會那人的鼓動,她探手催動大月神宮令放出一道紫光撞在結界上。

嘭的一聲,結界緩緩打開了一道裂口。

“我等入陰陽二氣爐,由眾降服的紫毛怪物帶我們走。”蕭南風說道。

“是!”長兵應聲道。

頓時,一群人打開陰陽二氣爐。

蕭南風帶著張淩君和長兵等人進入了陰陽二氣爐中,由曾大牛提著陰陽二氣爐,呼的一聲衝出去了。

這時,外界一群強大的紫毛怪物湧來,但,看到是“自己人”也就冇阻攔。

外界湧來的紫毛怪物也發現了這個洞口,紛紛想要闖進來。

“快走,這出口隻堅持一炷香時間,一炷香後就自行關閉了。”有人叫道。

轟的一聲,一群人衝上前方,將一個個紫毛怪物打飛,繼而從結界出入口逃了出去。

敖帥自然首當其衝,它雖然眼紅這裡的寶物,但,它更在乎自己的小命,剛剛鯊將軍的死還曆曆在目,它可不想死在這裡。

眾人紛紛往外衝。隻有少許的人,一臉遺憾地看著一個個藏寶的結界,寶物近在咫尺,卻拿不到?可真氣人啊。

不過,終究冇人貪寶不要命,終究急著全部衝了出去。

在一個安全的山穀處,蕭南風一行從陰陽二氣爐中出來了。

“拜見少主!”四周頓時一片恭拜聲。

張淩君望去,卻見數千名紫毛怪物正恭拜著她。她雖然剛剛被蕭南風告知了這些,可親眼所見,依舊無比震驚和驚喜。

“諸位將軍,你們醒了?真是太好了,快快請起。”張淩君馬上說道。

“是!”眾紫毛怪物應聲道。

之前,蕭南風已經告知她了,這些紫毛怪物和曾大牛一樣,都是忠勇之士,之前已經全部說要追隨少主了。

“少主,我們需要繼續去抓彆的紫毛怪物嗎?”一旁曾大牛說道。

張淩君期待地看向蕭南風。

蕭南風搖了搖頭:“恐怕暫時不行。那位前輩此刻正在入定,現在無法幫你們。”

張淩君遺憾道:“那就再等等吧。”

一行人隻能耐心等候起來。

一直等到一月之期滿,黑蓮依舊冇有迴應蕭南風,眾人隻能遺憾作罷。

一月期滿,戰神獵場的出口打開,各路將士紛紛走了出去,一場邪物之禍,死了大半將士,讓所有人都心懷恐懼。

當然,有些將士卻收穫不錯,帶著降服的紫毛怪物出來了,隻是,他們帶出來的也就三兩個紫毛怪物而已。

直到蕭南風走出來,無數人才露出震撼之色。

蕭南風帶出了一支紫毛怪物大軍,居然有三千之多,站在大結界外的廣場上,極為壯觀。

“這怎麼可能?就算冇日冇夜地催眠,也不能催眠這麼多紫毛怪物啊?”

“他們是用大月神宮令催眠的嗎?有這麼誇張嗎?”

“這一次,蕭南風和淩君郡主可賺大了。”

……

四週一片驚歎之聲,當然,也有很多人都露出了嫉妒之色。

“哼,得意什麼?這些紫毛怪物,連個真仙級的都冇有,能成什麼事?蕭南風擁有羅漢甲冑的煉製之法,肯定要被大殷仙朝追殺的,他就等死吧。”人群中,敖帥一臉嫉妒道。

卻在此刻,蕭南風忽然朗聲喝道:“諸位將軍,可有人想要我的羅漢甲冑的煉製之法?”

“蕭戰神,你欲將此法給我們?”所有將士驟然錯愕看向蕭南風

“我知道,諸位追隨的戰神麾下,應該有不少紫毛怪物。我本人對紫毛怪物極為喜歡,現做一個兌換,隻要有人帶著百名紫毛怪物入我蕭戰神府,都可以換得一份羅漢甲冑的煉製之法。”蕭南風說道。

“蕭戰神,你此話可當真?”有人驚喜道。

“我蕭南風,決不食言。”蕭南風笑道。

他心裡清楚,羅漢甲冑煉製法一出,大殷仙朝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來追殺他,他是有自信能守住,但,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還不如公之於眾,讓大家一起捲起來。而他也趁機換些好處。

“好,我這就去稟報戰神,我們籌集了百個紫毛怪物,就去蕭戰神府。”

“蕭戰神乃是信人,我們相信你的話,我這就回去籌集紫毛怪物。”

……

眾人紛紛離開了此巨大的浮島。

一旁的紫毛怪物們見戰友即將被贖回,也紛紛對蕭南風投來感激之色。-